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朗朗读书声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朗朗读书声

  弘治皇帝面上没有表情,接受了百官的【明朝败家子】跪拜。

  随即他轻描淡写的【明朝败家子】道:“方卿家,王卿家,随朕在此走走。”

  这所谓的【明朝败家子】走走,都是【明朝败家子】预先准备好了的【明朝败家子】。

  除了说这么几句,他自始至终没有对百官说其他话,背着手,默默的【明朝败家子】带着人离开了百官们的【明朝败家子】视线。

  弘治皇帝一宿未睡,眼里布满了血丝,精神却还算不错。

  到了一处殿角,在这里,萧敬早已预备好了车马,更挑选了数十个力士,有这些人,再加上王守仁,足以保证弘治皇帝和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安全。

  弘治皇帝上了车,却招呼方继藩一道上来。

  方继藩登车,行了个礼:“陛下……”

  弘治皇帝却是【明朝败家子】自顾自的【明朝败家子】道:“朕昨夜看着太祖高皇帝的【明朝败家子】神位,一直在问,这八股取士,乃太祖高皇帝所创,而今已百五十年,今八股已妨碍了国家,于社稷已没有了好处,朕有心改弦更张,不知太祖高皇帝是【明朝败家子】否会见怪。”

  方继藩听他这样说,顿觉得阴风阵阵,这话挺渗人的【明朝败家子】啊!

  方继藩道:“那么……”

  不待方继藩把话说下去,弘治皇帝就又道:“可是【明朝败家子】高皇帝没有任何的【明朝败家子】回音。”

  方继藩:“……”

  方继藩松了口气,他就怕听弘治皇帝说太祖高皇帝开口说话啊。

  若是【明朝败家子】陛下这样说,要嘛,这是【明朝败家子】太祖高皇帝从棺材里爬了出来,这是【明朝败家子】棺材板压不住的【明朝败家子】节奏啊。要嘛……就是【明朝败家子】太祖高皇帝依旧还在天上,而弘治皇帝疯了。

  无论是【明朝败家子】任何一种结果,都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不乐于看到的【明朝败家子】。

  弘治皇帝自是【明朝败家子】不知道方继藩活跃的【明朝败家子】心思,手指头拍打着沙发,口里道:“太祖高皇帝既然没有回音,那么……就是【明朝败家子】他已默认了。”

  “对,对,对……”方继藩小鸡啄米似的【明朝败家子】点头:“倘若太祖高皇帝不肯,定要反对,他老人家既是【明朝败家子】优哉游哉,可见是【明朝败家子】乐观其成的【明朝败家子】,陛下真是【明朝败家子】圣明哪,儿臣……”

  弘治皇帝摆摆手:“太祖高皇帝毕竟是【明朝败家子】朕的【明朝败家子】祖先,朕做什么事,无论是【明朝败家子】他喜不喜,只要他在天有灵,自会庇佑。朕唯一担心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此举是【明朝败家子】否必要……且先去了庐州,再做决定吧。”

  方继藩点头,心里不禁想,这庐州说是【明朝败家子】现在学风鼎盛,知府教化有方,百官称颂,却也不知真假。

  很快,车马便至庐州的【明朝败家子】地界,毕竟这里距离凤阳并不远。

  弘治皇帝等人,先至府城。

  这府城之内,倒还井然有序。

  弘治皇帝下了车,左右张望,萧敬连忙上前道:“陛下,是【明朝败家子】否通知庐州知府。”

  弘治皇帝早有打算,摇头道:“暂且不必,朕来此,只是【明朝败家子】听一听读书声。只是【明朝败家子】不知这里可有书院?”

  “想来是【明朝败家子】有的【明朝败家子】吧。”萧敬话里犹豫,显得不太自信。

  方继藩便道:“何必要寻书院呢,哪一个书院里没有读书人?不妨就一家家的【明朝败家子】走走,且看有几个读书的【明朝败家子】。”

  这……

  萧敬忍不住幽怨的【明朝败家子】看了方继藩一眼。

  这家伙就是【明朝败家子】成天出馊主意啊,还总习惯给他找麻烦。

  一家家的【明朝败家子】走,对于萧敬而言,安防的【明朝败家子】压力极大,而且何时能走完?这不是【明朝败家子】存心给他找不自在吗?

  弘治皇帝听罢,竟是【明朝败家子】认可起来,颔首点头:“卿家所言不是【明朝败家子】没有道理,都说这庐州,处处都是【明朝败家子】朗朗读书声,只需一个个去问问,便是【明朝败家子】了。”

  弘治皇帝带着微笑,竟是【明朝败家子】来了兴趣。

  他现在对新学的【明朝败家子】思想了解得很深刻,深谙深入民间的【明朝败家子】道理。

  于是【明朝败家子】弘治皇帝朝萧敬道:“可带来了庐州的【明朝败家子】舆图?”

  “带,带了。”

  弘治皇帝接过舆图,只大抵的【明朝败家子】辨明了街坊,手随意一点:“去看看。”

  弘治皇帝当头寻到了此处,一面对方继藩道:“此乃府城之地,最是【明朝败家子】热闹,能居城中者,虽非都是【明朝败家子】富户,却也勉强是【明朝败家子】殷实人家,且此乃江南之地,本就学风鼎盛,朕倒要看看,这些读书人平时如何读书,读什么书。”

  弘治皇帝兴致盎然,他乐于见到读书人,也喜欢深入民间,去听一听那些读书人对自己的【明朝败家子】看法。

  弘治皇帝所指的【明朝败家子】街道是【明朝败家子】在城隍庙附近,任何一处城市的【明朝败家子】城隍庙,都是【明朝败家子】三教九流混居之所,那里所居住的【明朝败家子】人,虽不是【明朝败家子】什么富贵人,却因为地处城中繁华,却也不算落魄。

  一排排的【明朝败家子】屋宇连绵,迎面而来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孩子,赤着足,正把手指伸进口里,口水自是【明朝败家子】流出来,虽是【明朝败家子】半大,却还不知羞羞的【明朝败家子】穿着一个肚兜,光着腿。

  弘治皇帝徐步走过去,瞧了孩子一眼,便驻足。

  弘治皇帝露出了笑容:“你家住哪儿?”

  孩子不情愿的【明朝败家子】将手指头从口里拔出来,朝弘治皇帝凶巴巴道:“你横个?我一板觉给你耸屁的【明朝败家子】了。”

  弘治皇帝面上的【明朝败家子】笑容渐渐消失。

  此地,距离中都凤阳很近。

  老朱家作为天子,因而这官话,乃是【明朝败家子】凤阳官话,弘治皇帝对这孩子所说的【明朝败家子】话,真是【明朝败家子】再熟悉不过了,虽然有些口音不同,却也相近。

  这话的【明朝败家子】意思是【明朝败家子】……我一脚把你踹死。

  方继藩也听得明白,口里道:“咦,你怎么可以骂人,你这没家教的【明朝败家子】孩子,我像你这么大的【明朝败家子】时候,我……我……”

  呃,有点说不下去了……方继藩这时猛地想到,自己像这孩子这般大的【明朝败家子】时候,好像也不咋地。

  这孩子听方继藩训斥他,却是【明朝败家子】抬腿踹了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脚板,不等方继藩反应,却是【明朝败家子】一溜烟,赤足狂奔……跑了。

  “这狗东西!”方继藩骂骂咧咧道:“我和你没完了,你等着罢,君子报仇,一日都嫌早,我若是【明朝败家子】不打死你,我方字倒过来写。”

  萧敬笑吟吟的【明朝败家子】道:“齐国公,只是【明朝败家子】个孩子嘛。”

  弘治皇帝竟是【明朝败家子】无言,似乎……确实不能将那孩子怎么样。

  只是【明朝败家子】……好像这庐州给他的【明朝败家子】印象……

  他索性,让人敲开了第一家的【明朝败家子】家门。

  开门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个妇人,吊着眼,只看了一眼敲门的【明朝败家子】萧敬:“谁呀?”

  萧敬细声细语道:“我乃书馆里的【明朝败家子】先生,不知舍中……可有人读书吗?”

  “没有……”妇人依旧上下打量萧敬。

  萧敬回头看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已走到第二家去了。

  这不问不知道,一问……却连敲了十几家人,竟没一个读书的【明朝败家子】。

  到了第十五家,门打开,听说是【明朝败家子】读书人来拜访,主人的【明朝败家子】眼睛却是【明朝败家子】亮了:“有,有,有,有读书人的【明朝败家子】,我表叔的【明朝败家子】远方外甥,听说就是【明朝败家子】个读书人,他家有七百多亩地哩,远近闻名,连县里的【明朝败家子】县丞也去他家喝酒。我绝不骗你,若是【明朝败家子】不信,你去打听打听李家庄的【明朝败家子】李二爷,那可是【明朝败家子】远近知名的【明朝败家子】人。”

  弘治皇帝:“……”

  ………………

  第四章送到,求月票。

  :。: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从零开始  极品全能学生  开天录  女性健康  伏天氏  全职武神  作文吧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开天录  全球高武  极品家丁  如意小郎君  人道至尊  金庸网  女性健康  恶魔法则  全职法师  我的1979  落秋中文  寒门崛起  好名字  天涯八卦  民国谍影  金庸网  官居一品  秦吏  医道无双  择天记  超级神基因  经典语录  励志故事  电视指南  史上最强店主  无尽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