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五百零三章:斩草除根

第一千五百零三章:斩草除根

  这苏锦所言,不过是【明朝败家子】最粗浅的【明朝败家子】道理。

  其他的【明朝败家子】儒生,个个面上没有丝毫的【明朝败家子】表情。

  因为这在他们看来,苏锦的【明朝败家子】水平,实在是【明朝败家子】太低了。

  可是【明朝败家子】……

  这番话,却依旧还是【明朝败家子】致命的【明朝败家子】。

  苏锦将苏莱曼皇帝捧得极高,处处都是【明朝败家子】以苏莱曼皇帝至高无上为前提,每一句话里,都是【明朝败家子】为苏莱曼皇帝的【明朝败家子】利益为准则。

  是【明朝败家子】以,当他问出你们是【明朝败家子】何居心的【明朝败家子】时候,这就诛心了。

  你们不以皇帝的【明朝败家子】面子和利益为考虑,却处处都在若是【明朝败家子】继续新制,对于臣民们会怎么样,臣民们会如何抱怨,那么……你们的【明朝败家子】眼里,还有苏莱曼皇帝吗?

  苏莱曼坐在御椅上,面上深不可测,目光却也落在了这些旧臣们的【明朝败家子】身上。

  当通译将苏锦的【明朝败家子】话一五一十的【明朝败家子】翻译给了旧臣们听时。

  这些旧臣们,却是【明朝败家子】炸开了锅。

  有人道:“哼,你们是【明朝败家子】什么人,你们不过是【明朝败家子】东方的【明朝败家子】蛮子,不信神明,在此蛊惑苏丹……”

  苏莱曼听到此人依旧还称呼自己为苏丹时,眉微微的【明朝败家子】一挑,却依旧不露声色。

  这人继续慨然道:“这里是【明朝败家子】我们的【明朝败家子】故土,我的【明朝败家子】家族,可以追溯到卡伊时代,从那时起,我的【明朝败家子】先祖们就在神明的【明朝败家子】指引之下,追随苏丹作战,现在你们一群外邦人,竟在此指责我的【明朝败家子】居心?苏丹……”他看向苏莱曼,咬牙切齿的【明朝败家子】道:“您还记得您的【明朝败家子】父亲吗?您的【明朝败家子】父亲在世的【明朝败家子】时候,曾与我一道游猎,并肩作战,我们曾在匈牙利作战,曾在……”

  苏莱曼面无表情,似乎是【明朝败家子】在权衡。

  “住口!”一个儒生站出来:“坐在你面前的【明朝败家子】,乃是【明朝败家子】皇帝陛下,皇帝则,至尊也,他的【明朝败家子】父亲,乃是【明朝败家子】先大行皇帝,上天之子,你也配与他并肩?你说摹久鞒芗易印裤的【明朝败家子】祖先,追随皇帝的【明朝败家子】列祖列宗,乃是【明朝败家子】神明的【明朝败家子】旨意,哼,我大奥斯曼皇帝,便是【明朝败家子】神明,在天下人眼里,即是【明朝败家子】如此,敢问,你的【明朝败家子】神明是【明朝败家子】谁?”

  “胡说!你胡说。”这个卡夏,已是【明朝败家子】愤怒了,犹如一头愤怒的【明朝败家子】狮子,他攥着拳头,怒视着这儒生。

  可这儒生,却也是【明朝败家子】一脸凛然正气。

  “够了!”突然,苏莱曼皇帝开口了。

  他站了起来,眯着眼睛,依旧还是【明朝败家子】气定神闲:“现在所议的【明朝败家子】,乃是【明朝败家子】平叛之事。”

  他用的【明朝败家子】乃是【明朝败家子】汉话。

  于是【明朝败家子】通译忙是【明朝败家子】向旧臣们翻译。

  苏莱曼皇帝又道:“可是【明朝败家子】尔等,却在此做口舌之争,诚如苏先生所言,朕将亲率禁卫军讨伐不臣,将这些乱臣贼子,悉数诛灭,只有他们所有亲族的【明朝败家子】血,才可以洗刷他们的【明朝败家子】罪孽。至于你,阿克约尔,你竟敢在朕面前如此的【明朝败家子】造次,如此侮慢朕,是【明朝败家子】不将朕放在眼里吗?”

  这叫阿克约尔的【明朝败家子】人,不禁敬畏的【明朝败家子】后退了一步,可似乎又有一些不甘。

  苏莱曼凝视着他,苏莱曼的【明朝败家子】眼睛里,杀机毕现,这可怕的【明朝败家子】眼睛,令人生畏。

  苏莱曼继续道:“朕早就下旨,所有人,都将改汉名汉姓,你可改了吗?”

  “我……我的【明朝败家子】父亲已经赐予了我姓氏。”

  苏莱曼眼神却是【明朝败家子】平静了下来,他口吻平和的【明朝败家子】道:“那么,我要求你学习汉话,你可曾学习过吗?”

  “我……”

  “你还自称我!”

  “我……臣……”

  “你仗着自己祖先的【明朝败家子】功劳,就敢如此的【明朝败家子】无礼,将朕的【明朝败家子】话,统统没有放在眼里,你可知罪。”

  阿克约尔正色道:“我向上天起誓……”

  “来人!”

  数十个禁卫军此刻,已是【明朝败家子】虎视眈眈,他们按着腰间的【明朝败家子】弯刀,如狼似虎的【明朝败家子】冲进来。

  “拿下他!”

  此言一出,旧臣们哗然,他们错愕的【明朝败家子】看着苏莱曼。

  显然,他们低估了这个年轻人。

  禁卫们毫不迟疑。

  这来源于奥斯曼禁卫军的【明朝败家子】军制。

  禁卫军并非来自于奥斯曼本族的【明朝败家子】军马,而是【明朝败家子】从被征服的【明朝败家子】巴尔干斯拉夫人家庭中,选出一些最强健的【明朝败家子】男童,接受军事训练,组成一支称为新军的【明朝败家子】部队。

  这些人被称之为苏丹亲兵,他们的【明朝败家子】成员定期接受评选和审查。他们是【明朝败家子】奥斯曼帝国最有战斗力的【明朝败家子】军人,首选主要是【明朝败家子】希腊人、保加利亚人、阿尔巴尼亚人、塞尔维亚人及波斯尼亚人以及斯拉夫人。若士兵有才能,可被提升至卡夏,甚至国相。这些新军是【明朝败家子】奴隶,也是【明朝败家子】军队的【明朝败家子】中坚,以残忍和纪律严明著称。

  因而,对于他们而言,他们唯一侍奉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奥斯曼的【明朝败家子】君主,他们甚至不关心他们忠心的【明朝败家子】到底是【明朝败家子】皇帝还是【明朝败家子】苏丹,更不关心,皇帝希望他们学习什么语言,皇帝让他们学习土耳其语,他们便学习,让他们学习汉话,学习儒学,他们也绝不会有丝毫的【明朝败家子】疑虑。

  毕竟……无论是【明朝败家子】什么语言,都和他们的【明朝败家子】母语没有关系。

  而只有忠诚于皇帝,也只有皇帝,才可以给予他们一个未来。

  禁卫拿住了阿克约尔,将他拖了出去。

  “今日就议到此吧,准备集结军队,昭告天下,讨伐叛乱,任何人胆敢从叛,都将被诛灭。”

  旧臣们此时惶恐不安,纷纷告退。

  待所有人都走了。

  苏莱曼又回复了温和之色,他依旧是【明朝败家子】一个有修养的【明朝败家子】人,无论是【明朝败家子】微笑还是【明朝败家子】愤怒,在内心深处,都是【明朝败家子】自己左右权衡过的【明朝败家子】结果。他绝非是【明朝败家子】鲁莽之辈!

  一旁,一个负责记录的【明朝败家子】儒生也预备告退。

  苏莱曼突然叫住他:“你叫什么?”

  “学生陈晔。”

  “噢。”苏莱曼笑吟吟的【明朝败家子】道:“方才你一直都在为起居做注,听说摹久鞒芗易印裤们有修史,并且让后人以史为镜的【明朝败家子】传统,这是【明朝败家子】一个伟大的【明朝败家子】传统,因而,朕也愿意,请你来记录我的【明朝败家子】言行,好让后世人知道。只是【明朝败家子】,你在记录时,见我拿下了阿克约尔,你怎么想呢?”

  “吾皇圣明,明察秋毫,自有明断。”

  苏莱曼颔首点头。

  这些儒生们说话很好听,处处都维护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利益,这是【明朝败家子】自己最直观的【明朝败家子】感受。

  “你不必害怕,可以畅所欲言,朕该拿这阿克约尔怎么办,他出自一个显赫的【明朝败家子】大家族,如他所言,他的【明朝败家子】先祖们,就已立下赫赫功勋,而他还曾和我的【明朝败家子】父亲……有着极深厚的【明朝败家子】友谊。”

  陈晔看了苏莱曼一眼:“其实,陛下已经有了答案。”

  “有了答案?”

  “是【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当陛下下令拿下他的【明朝败家子】时候,其实就已经头了答案,此人家族实力雄厚,乃是【明朝败家子】显赫的【明朝败家子】名门,陛下既然拿下了他,此人一定心怀怀恨,若是【明朝败家子】陛下放过了他,不啻是【明朝败家子】放虎归山,现在旧臣之中,依旧有许多人对陛下的【明朝败家子】举措心怀不满,他们还拿过往的【明朝败家子】功绩,要挟陛下。现在……不正是【明朝败家子】杀鸡吓猴的【明朝败家子】大好时机吗?”

  “陛下啊,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若是【明朝败家子】不能做到斩草除根,那么将来……”

  苏莱曼瞬间明白了什么。

  他深深的【明朝败家子】看了这个孱弱的【明朝败家子】儒生一眼:“真的【明朝败家子】有必要吗?倘若阿克约尔还保持着忠诚呢?”

  “陛下的【明朝败家子】一切旨意,都需以维护社稷个纲纪为准,一个阿克约尔,或者说,一个家族,即便再显赫,与社稷相比,孰轻孰重。”

  苏莱曼的【明朝败家子】眼里,已掠过了一抹杀机。

  他平静的【明朝败家子】道:“你说的【明朝败家子】对。”

  ………………

  第三章送到,求月票。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经典语录  大符篆师  盛唐小相公  三界红包群  金庸网  作文吧  极品透视  工作总结  大唐仙医  将夜  修罗武神  玄界之门  秦吏  寒门崛起  经典语录  作文大全  漂亮女人  太初  超级兵王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无敌天下  免费算命网  医道无双  牧神记  庆余年  赘婿  中国会计网  天天美食  最强特种兵王  星辰变  史上最强店主  异世界的美食家  大唐承包王  天影  女性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