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大喜临门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大喜临门

  明伦堂里鸦雀无声。

  所有人错愕的【明朝败家子】看着弘治皇帝。

  他们脑子还是【明朝败家子】有点转不过弯来。

  我们这只是【明朝败家子】借古讽今,不不不,是【明朝败家子】借奥斯曼,讽一下大明而已。

  身为一个儒者,一个有风骨的【明朝败家子】文人,这不是【明朝败家子】理所当然的【明朝败家子】事吗?

  可陛下这啥意思,还当真了?

  弘治皇帝看着这些哑口无言的【明朝败家子】士人们,激动的【明朝败家子】道:“朕也希望知道礼仪之邦该是【明朝败家子】什么样子,更想知道,奥斯曼诸先君主们有何贤明之处,诸卿去后,不必急着回来,好生在那里学习,此次,朕有劳你们了。这所关系到的【明朝败家子】,乃是【明朝败家子】大明的【明朝败家子】国本大事,朕为了促成此事,定要不惜一切代价,诸卿们想来也是【明朝败家子】仰慕奥斯曼久矣,此去,必定能如鱼得水。”

  “至于有人说身体有所不便的【明朝败家子】,这自是【明朝败家子】无碍,我大明的【明朝败家子】车马,可免去颠簸,噢,倘若诸卿还有亲眷要通往,那更是【明朝败家子】再好不过了,朕一直听诸卿说,我大明有诸多失德之处,可到底失德在哪,如何解决,朕却无头绪,正需诸卿当朕的【明朝败家子】眼睛和耳朵,去听,去看。至于诸位沿途的【明朝败家子】照料,这自是【明朝败家子】无碍的【明朝败家子】,朕也知苏莱曼王子最是【明朝败家子】礼贤下士,将诸卿奉若圭臬,这沿途定是【明朝败家子】悉心照料。好啦,朕还要去向太皇太后问安,近来她身子偶有不适,今日就议到此。”

  用给太皇太后问安的【明朝败家子】理由,简直就是【明朝败家子】无懈可击,懒得跟你们说,反正已经决定了,以后你们也别想见着朕了,准备上路就是【明朝败家子】了。

  方继藩在一旁,已是【明朝败家子】乐开了花,就差向弘治皇帝欢呼了,好不容易把欢喜之色压下,却是【明朝败家子】道:“陛下……不知翰林院这里将名册记下了没有。”

  此时,翰林院侍讲学士王不仕便上前,手持一个簿子道:“此次入翰林面圣的【明朝败家子】士人,在入院之前,其姓名,籍贯,年岁,家中老小情况,所得功名,统统都记录在案,陛下,齐国公,所有人都在这簿子里,绝无遗漏,陛下在此,臣等岂敢有漏网之鱼。”

  弘治皇帝满意的【明朝败家子】点头,你看……这便是【明朝败家子】自己女婿口中所言的【明朝败家子】精准打击了吧,果然是【明朝败家子】一网打尽。

  真不是【明朝败家子】一般的【明朝败家子】快意……

  弘治皇帝道:“很好,有劳了,接下来的【明朝败家子】事,交齐国公处置吧。”

  说着,毫不犹豫的【明朝败家子】在众人拥簇之下,匆匆而去。

  留在这明伦堂内外的【明朝败家子】儒生们,到现在还缓不过劲来。

  那陈静业整个人像是【明朝败家子】彻底的【明朝败家子】石化了。

  他脑子里搜检着方才的【明朝败家子】话,在想,为啥陛下会认为这是【明朝败家子】自己想去奥斯曼的【明朝败家子】意思?

  那可是【明朝败家子】万里之外啊。

  要经过无数的【明朝败家子】黄沙和戈壁。

  更不必说,那里的【明朝败家子】人到底是【明朝败家子】一群什么蛮子,也只有天知道。

  至于那位苏莱曼王子,自己虽成日将他挂在嘴边,也不过是【明朝败家子】想向别人证明,你看,这奥斯曼国的【明朝败家子】王子都慕名而来,拜访过老夫……

  可也仅此而已。

  他还跪在地上,陛下虽走了,他却像是【明朝败家子】爬不起来。

  方继藩留下来,外头早有许多卫士冲了进来,当有七八个卫士横刀在方继藩身前的【明朝败家子】时候,方继藩才道:“都还愣着做什么,为免夜长梦……不,未免好事多磨,择日不如撞日,赶紧送他们归西,东西就不必收拾了,放心,衣食住行的【明朝败家子】所用之物,我都准备好了,车马也已预备,先将他们送去玉门关,而后再等苏莱曼王子会和,再和苏莱曼王子一道归西便是【明朝败家子】了。”

  “家里还有亲戚在的【明朝败家子】,你们先走,路上可以修书嘛,这是【明朝败家子】极重要的【明朝败家子】使命,关系重大,临行之前,为了防止机密外泄,以至惹来不必要的【明朝败家子】麻烦,所以你们先走,将来你们若有需要,便将你们的【明朝败家子】一家老小,统统的【明朝败家子】送去。都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动身哪,不要磨蹭啦,这是【明朝败家子】高兴的【明朝败家子】事,怎么一个个苦瓜着脸,像是【明朝败家子】死了NIANG一般。”

  有了护卫在前,方继藩底气十足,露出令士人们憎恶的【明朝败家子】面目。

  那陈静业听到立即要走,顿时要昏厥过去,口不择言的【明朝败家子】道;“姓方的【明朝败家子】,姓方的【明朝败家子】,这一定是【明朝败家子】早有图谋。”

  “什么图谋,没有!”方继藩理直气壮的【明朝败家子】道:“奥斯曼乃是【明朝败家子】礼仪之邦,送你们去,且还负有钦命,好吃好喝的【明朝败家子】供养你们,你们居然还说图谋。怎么,看我方继藩不起呀,瞧着我有脑疾好欺负,想讹诈到我的【明朝败家子】头上?”

  “你……你……”

  这头话还没说完,另一边,大量的【明朝败家子】禁卫就已经出现了。

  一辆辆的【明朝败家子】车马,统统的【明朝败家子】进入了翰林院的【明朝败家子】马厩。

  在这里,儒生们被禁卫们严谨的【明朝败家子】看押着上车。

  四五人一辆车,人一进去,门一关,直接自外头锁死。

  无论里头的【明朝败家子】人怎么拍打着车厢,也无人去管。

  人一满,一下都不带停歇,车子直接便走。

  随即,新的【明朝败家子】车立即补充进来。

  这些禁卫,在此之前,都是【明朝败家子】经过了专业的【明朝败家子】操练的【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在某些方面是【明朝败家子】个很谨慎的【明朝败家子】人,这是【明朝败家子】陛下交代下来的【明朝败家子】事情,就不能把事情办砸了给陛下添乱了。

  所以此前,方继藩在西山模拟了一个翰林院的【明朝败家子】环境,而后进行操演。

  车马怎么进,怎么出,如何在不伤人的【明朝败家子】情况之下,控制着人登车,锁车之后如何处理。

  若是【明朝败家子】没有专业的【明朝败家子】协调,这乱哄哄的【明朝败家子】场面,是【明朝败家子】根本控制不住的【明朝败家子】。

  当然,另一方面,手续却还是【明朝败家子】要齐全的【明朝败家子】。

  这又不是【明朝败家子】人牙行,这是【明朝败家子】朝廷的【明朝败家子】钦命,手续还是【明朝败家子】要办的【明朝败家子】。

  这边,欧阳志已出现了。

  他乃吏部尚书,按着钦命,他亲自带着文吏,在这儿现场办公。

  印绶,任命,统统都准备好了。

  一个人上车,填上名字,籍贯,直接盖印。

  啪叽一下,一个委任便算是【明朝败家子】办妥了。

  此次是【明朝败家子】以使团的【明朝败家子】名义,使团上下诸官,根本来不及进行甄别,来确定职位的【明朝败家子】高低。

  没法子,只好统统以礼部大使和副使的【明朝败家子】名义授官。

  欧阳志办事很认真,他伏在案牍上,专心致志的【明朝败家子】提笔,周遭各种喧哗和哀嚎声,他一概都听不到。

  很快,一长串的【明朝败家子】车马,便朝着翰林院出发,直接出城,护卫他们的【明朝败家子】有禁卫,还有几个专职的【明朝败家子】医学院学员和负责膳食的【明朝败家子】伙夫。

  粮食也预备好了……这毕竟是【明朝败家子】朝廷的【明朝败家子】命官,虽然礼部的【明朝败家子】大使和副使官,不过是【明朝败家子】九品和从九品,几乎不入流,可毕竟是【明朝败家子】钦差,人数虽然多,却也不能看轻了。

  …………

  方继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明朝败家子】速度将人送走,翰林院里的【明朝败家子】诸翰林们,是【明朝败家子】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明朝败家子】。

  他们一个个瞠目结舌的【明朝败家子】看着这一切,那哀嚎声,还在他们的【明朝败家子】耳畔回荡着,一想到这个,他们就禁不住打起了寒颤,整个人觉得冷飕飕的【明朝败家子】,脖子都发凉起来。

  他们甚至已经不敢私下里议论了,一个个躲在各自的【明朝败家子】公房里,虽然明知道这公房,方继藩肯定不会进来的【明朝败家子】,却还是【明朝败家子】觉得,那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眼睛,如影随形,好像随时要破门而入一般。

  他们战栗着,伏在公案上提笔,可手却颤抖的【明朝败家子】厉害,墨水如雨篷一般滴落。

  方继藩却好像了却了一桩心事。

  欧阳志将所有的【明朝败家子】手续已办好,王不仕那儿,也送上了名册。

  方继藩很认真的【明朝败家子】将这手续和名册两相对照,在确定了无误之后,这才放下,伸了个懒腰,心情舒畅的【明朝败家子】道:“总算又办了一件利国利民之事,有了这些人在奥斯曼的【明朝败家子】考察,想来,一定能让我大明吸取不少的【明朝败家子】经验和教训,倒是【明朝败家子】辛苦你们啦。”

  王不仕不禁觉得毛骨悚然起来,看了方继藩一眼,立即道:“齐国公有命,下官哪里敢称劳,这是【明朝败家子】奉旨而行,乃是【明朝败家子】忠君之事,份内而已。”

  方继藩笑了:“不错,不错,小王啊,你很有前途,我越来越欣赏你了。”

  王不仕立马诚惶诚恐的【明朝败家子】道:“岂敢,岂敢。”

  方继藩接着道:“现在也不过两千多儒生而已,还差六七百个,我既已答应了苏莱曼王子,定要一诺千金才好,你们啊,有空闲就多去打听有没有想做官的【明朝败家子】读书人,又或者想要去奥斯曼的【明朝败家子】,这奥斯曼可是【明朝败家子】个好地方啊,君主贤明,礼贤下士,他们那里,十之八九是【明朝败家子】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了。这么好的【明朝败家子】地方,我大明的【明朝败家子】士人千千万万,无穷无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总会有人有兴趣的【明朝败家子】。”

  王不仕汗颜,默默的【明朝败家子】擦了擦额上的【明朝败家子】冷汗。

  倒是【明朝败家子】欧阳志,面无表情,对此,没有丝毫的【明朝败家子】表示。

  ……

  一个时辰之后,苏莱曼被诏入了宫中。

  苏莱曼对此,已略有耳闻,显得极为激动。

  一下子就已经准备好了两千多人,而且其中还不乏有他所敬仰的【明朝败家子】一些大儒,这令他更是【明朝败家子】激动得不能自制。

  此次乃是【明朝败家子】私下的【明朝败家子】传见,苏莱曼见着弘治皇帝,还有刚刚抵达宫中,站在弘治皇帝身边的【明朝败家子】方继藩时,见他们二人都穿着便服,苏莱曼忙行礼道:“小王见过皇帝陛下。”

  说着,他朝方继藩抱有善意的【明朝败家子】颔首点头,眼里露出了感激之色。

  …………

  上飞机了,在机场上赶的【明朝败家子】,这几天东奔西跑,还是【明朝败家子】会保证稳定更新的【明朝败家子】.

  :。: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IT百科  完美世界  凡人修仙传  逆天邪神  全民领主  超级吞噬系统  天影  独步成仙  据说娱乐网  经典语录  无敌天下  男性健康  万古神帝  仙逆  最强特种兵王  全职法师  金庸网  南方财富网  大王饶命  工作总结  超级拍卖行  医女小当家  九星毒奶  超级吞噬系统  圣墟  独断大明  王者时刻  盛唐风华  带着仓库到大明  五行天  好名字  明朝败家子  太监武帝  手术直播间  贞观大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