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发财了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发财了

  弘治皇帝听罢,面上变得晦暗不明起来。

  作为皇帝,也是【明朝败家子】人,当然也不可能不爱钱。可……

  他手轻轻的【明朝败家子】搭在御案子上,一脸的【明朝败家子】平静,却是【明朝败家子】突然道:“还是【明朝败家子】不妥当,岂有将我大明有功名的【明朝败家子】读书人赠与他国的【明朝败家子】道理,这于理不合,说不通。”

  哎……

  方继藩有些失望,有银子也不成啊。

  可……这不是【明朝败家子】银子能解决的【明朝败家子】事儿。

  弘治皇帝在此刻,心里也不禁觉得惋惜。

  但是【明朝败家子】,堂堂天子,这么做,确实很是【明朝败家子】不合适。

  方继藩却对此,有了浓厚的【明朝败家子】兴趣。

  苏莱曼居然喜欢儒生,这是【明朝败家子】好事啊。

  方继藩顿了一下,便郑重其事的【明朝败家子】道:“可是【明朝败家子】陛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奥斯曼虽为西夷,却也是【明朝败家子】人啊,岂有不教化他们,让他们放任自流的【明朝败家子】道理呢?天下四海之地,理应仁义广播,现下苏莱曼王子倾慕大明,欲行仁政,这有何不可呢?”

  方继藩总能把话说得很漂亮,弘治皇帝心思又有一些动了。

  听着,倒居然颇有道理。

  他踟蹰着:“以什么样的【明朝败家子】名义呢。”

  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脑子转得快,立马就道:“可以以遣使的【明朝败家子】名义,组织一支规模庞大的【明朝败家子】使团,陛下亲自征辟这些学贯古今的【明朝败家子】博学之士,此后再以使节的【明朝败家子】名义前往奥斯曼,这不就成了?”

  弘治皇帝一愣……

  是【明朝败家子】啊,若只是【明朝败家子】派出使团的【明朝败家子】名义,岂不是【明朝败家子】正好,至于这些人将来肯不肯回来,这就不是【明朝败家子】自己关心的【明朝败家子】事了。

  弘治皇帝虽有些举棋不定,最后还是【明朝败家子】点点头:“哎……此事……朕不想多管,朕乃天子,也不能事事关心。”

  方继藩自然明白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意思了。

  这事儿,站在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立场,确实不好管的【明朝败家子】太多。

  方继藩主动便请缨道:“儿臣愿为陛下代劳,陛下放心罢,儿臣一定能将此事办的【明朝败家子】漂漂亮亮的【明朝败家子】。”

  弘治皇帝呼了口气,意味深长的【明朝败家子】道:“有什么事,要及时奏报。”

  方继藩道:“陛下放心,这些大儒,都是【明朝败家子】我大明的【明朝败家子】至宝,儿臣无论如何也不会随意贱卖的【明朝败家子】,有什么消息,定是【明朝败家子】随时奏报,免得陛下担心。”

  “去吧。”

  弘治皇帝算是【明朝败家子】解决了一桩心事。

  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事交给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女婿,还是【明朝败家子】很令人放心的【明朝败家子】,方继藩最擅长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这个。

  方继藩也是【明朝败家子】真心想帮弘治皇帝分忧的【明朝败家子】,不过……他得了旨意,其实还是【明朝败家子】有些懵逼的【明朝败家子】。

  这苏莱曼……乃是【明朝败家子】雄主啊,怎么会对这儒学有兴趣?

  而且还如此大张旗鼓,引进人才?

  人才……

  这是【明朝败家子】人才嘛?

  方继藩一路浑浑噩噩的【明朝败家子】想着,猛地,眼睛一亮,似乎一下子有了思路。

  这事儿,得先寻太子再说。

  朱厚照听说有挣银子的【明朝败家子】事,庄稼也不顾了,气喘吁吁的【明朝败家子】赶了来。

  “老方,人也可以卖呀。”

  “做人牙子,是【明朝败家子】要被人戳脊梁骨的【明朝败家子】。”方继藩板着脸:“我大明买卖奴婢的【明朝败家子】事,我一直都看不惯,正想着如何革除这个弊病呢,太子殿下怎么说这样的【明朝败家子】话。”

  朱厚照挠挠头,坐下道:“可是【明朝败家子】……”

  “殿下,苏莱曼王子,希望能够带一批大儒西归,陛下的【明朝败家子】意思呢,倒是【明朝败家子】同意了,只是【明朝败家子】朝廷却又不便出面,这才将此事,交给了臣。臣请殿下来,是【明朝败家子】想商量此事。”

  朱厚照就忍不住道:“这苏莱曼,瞎了眼吗?”

  方继藩觉得朱厚照实在是【明朝败家子】口没遮拦,他叹了口气:“任何人来了我大明的【明朝败家子】京师,尤其是【明朝败家子】这新城,都难免要生出向往之心啊,这是【明朝败家子】人之常情嘛,这个苏莱曼王子,以臣观之,也算是【明朝败家子】一个有理想的【明朝败家子】人,他想要效仿学习,自是【明朝败家子】情有可原。”

  “一开始,臣也不明白为啥苏莱曼竟会着了那些大儒的【明朝败家子】道,可细细思来,也不是【明朝败家子】完全没有道理的【明朝败家子】,殿下您想想看,苏莱曼王子到了京师,是【明朝败家子】谁接待?接待他的【明朝败家子】人,又是【明朝败家子】什么身份,他到了鸿胪寺,若是【明朝败家子】想要访问贤才,向人询问,人家告诉他的【明朝败家子】,又会是【明朝败家子】什么人。此后,他去拜访那些贤才之后,这些贤才,又会对他说什么话?”

  朱厚照顿时恍然大悟:“懂,懂了。”

  方继藩又道:“这会使这苏莱曼产生一个认知,那便是【明朝败家子】,大明之所以富庶强大,与自己国家最不同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大明推行的【明朝败家子】乃是【明朝败家子】圣人之学,圣人之学的【明朝败家子】继承者,乃是【明朝败家子】这些大儒,是【明朝败家子】这些大儒缔造了我大明的【明朝败家子】太平盛世。正因如此,他需求访富强之道,就必定会寻到这些儒生了。”

  朱厚照想了想,笑道:“别说这些有的【明朝败家子】没的【明朝败家子】,你就直说,你打算怎么卖吧?”

  “这不是【明朝败家子】卖。”方继藩痛心疾首的【明朝败家子】道:“这是【明朝败家子】奉旨加深两国之间的【明朝败家子】文化交流,是【明朝败家子】传播圣学,这是【明朝败家子】天底下,最紧要的【明朝败家子】事。我方继藩不客气的【明朝败家子】说,我自己又何尝不是【明朝败家子】读书人呢?人是【明朝败家子】有根的【明朝败家子】,就好像大树一样,我的【明朝败家子】学问,也是【明朝败家子】根本,自是【明朝败家子】承袭了这上千年的【明朝败家子】圣学,才有今日,桃李满天下。”

  “殿下,以后不要再在臣面前提到买卖这个字眼了。”

  朱厚照懂了,点点头:“可是【明朝败家子】……老方,这样将人推到火坑里,会不会不太好?我的【明朝败家子】意思是【明朝败家子】,能换多少钱来着?”

  方继藩呷了口茶,慢悠悠的【明朝败家子】道:“钱的【明朝败家子】事,不是【明朝败家子】最紧要的【明朝败家子】,最紧要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这些儒生们,若是【明朝败家子】去了奥斯曼,定能发挥巨大的【明朝败家子】作用。”

  朱厚照嘲弄的【明朝败家子】笑了笑:“呵,只怕他们人一到,便被杀头了吧?”

  方继藩摇头,认真的【明朝败家子】道:“殿下有没有想过,为何自汉独尊儒术以来,这儒家之学可以传承千年而不倒?”

  朱厚照一愣,显然还没明白。

  方继藩淡淡道:“如此百折不饶,却还有这般强大的【明朝败家子】生命力,这自是【明朝败家子】因为,它有可取之处啊。”

  当然,到底有什么可取之处,方继藩却不能和朱厚照说。

  儒家并不能用好坏来形容。

  某种程度而言,圣人之学,对于农业社会而言,有着极大的【明朝败家子】生命力。

  这千年以来,孔子的【明朝败家子】学说,统统被修改的【明朝败家子】面目全非,可是【明朝败家子】呢……为何任何统治者,无论是【明朝败家子】汉人,又或者是【明朝败家子】其他的【明朝败家子】民族,一旦入住中原,便立即与圣人之学,一拍即合呢。

  这个学问,一直都在变。

  从孔孟的【明朝败家子】‘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草芥,则臣视君如寇仇。’再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其实孔孟之学,一直都在进行过渡。

  渐渐的【明朝败家子】,开始越来越迎合君主。

  某种程度而言,学问是【明朝败家子】没有国界的【明朝败家子】。

  因为任何一个君主,但凡是【明朝败家子】对儒家有了兴趣,有了了解,都会喜欢这门学问。

  它要求了臣子们无限的【明朝败家子】忠臣,并且以仁义的【明朝败家子】思想,用道德的【明朝败家子】宣传,来约束百姓,这对一个疆域广大的【明朝败家子】农业帝国而言,非常重要,因为任何一个地方发生叛乱,都可能动摇整个帝国的【明朝败家子】元气,而仁义之学,本是【明朝败家子】最廉价的【明朝败家子】稳定剂。

  他们还建立起了一套完全围绕于君权的【明朝败家子】系统,维持君主的【明朝败家子】绝对统治。

  更不必说,他们拥有一套完整的【明朝败家子】理论体系,在这个体系之内,他们几乎是【明朝败家子】立于不败之地的【明朝败家子】。

  他们也特别能战斗,引经据典,各种历史上的【明朝败家子】前车之鉴,信手捏来。

  这么一群人,任何皇帝见了,几乎没有不喜欢的【明朝败家子】理由。

  若是【明朝败家子】引进了一批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去。

  奥斯曼的【明朝败家子】君主们,怕是【明朝败家子】见了他们,再看看从前的【明朝败家子】那些卡夏们,心理上会偏向谁,已经不言自明了。

  雄才大略的【明朝败家子】苏莱曼,喜欢上他们,正是【明朝败家子】这个道理。

  当然,方继藩甚至料想到,这些人十之八九,会遭到奥斯曼的【明朝败家子】卡夏们疯狂的【明朝败家子】反对。

  对于这种反对……方继藩乐呵呵的【明朝败家子】笑了。

  论起战斗力,那群卡夏或者说军阀们,和大儒们相比,只要这些卡夏不敢造反,大儒们能把他们按在地上摩擦至死,然后指着他们的【明朝败家子】鼻子,大吼一声,还有谁?

  如此丰富的【明朝败家子】斗争经验,绝不是【明朝败家子】那群大老粗们可以相比的【明朝败家子】。

  在后世,有一个专业名词,叫做‘物种入侵’。

  这么铺天盖地的【明朝败家子】儒生们若是【明朝败家子】去了奥斯曼,方继藩几乎可以保证,那些弱鸡们,会被大儒们吊打。

  这可是【明朝败家子】延续了上千年,不断演化,甚至创造了‘农业封建社会巅峰’的【明朝败家子】一群人。

  方继藩信心十足的【明朝败家子】道:“殿下,你信不信,不用十年,奥斯曼上上下下,便会遍地学馆,这些被送去的【明朝败家子】大儒,统统都会成为苏莱曼的【明朝败家子】肱骨之臣,自此之后,奥斯曼定是【明朝败家子】盛行儒学,成为礼仪之邦?我……这怎么是【明朝败家子】害他们呢,我是【明朝败家子】成就他们一番功名啊。”

  朱厚照目瞪口呆。

  他琢磨了很久,还是【明朝败家子】觉得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话有点不可思议。

  就凭那些家伙?

  哼,本宫一个可以打他们一千个。

  他们除了反反复复的【明朝败家子】念四书五经之外,有个什么本事?

  他眼中有着鄙视之色,摇头道:“不信。”

  “赌点什么?”方继藩信誓旦旦的【明朝败家子】看着朱厚照。

  朱厚照想了想,亦是【明朝败家子】信心满满的【明朝败家子】样子:“镇国府……就赌镇国府,若是【明朝败家子】本宫输了,这镇国府便送你了。”

  ………………………

  这几天老虎在云南,更新可能会不稳定,请大家见谅了哈!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大主宰  星座网  不败战神  将夜  大医凌然  黄金瞳  全职法师  校园全能高手  小学生作文  中学生阅读网  修真聊天群  开天录  官途  明朝败家子  独步成仙  盛唐风华  国色芳华  大唐仙医  盛唐小相公  励志名人名言  棉花糖小说网  秦吏  唐朝工科生  医道无双  三寸人间  励志故事  全民领主  管理资料下载  唐朝工科生  择天记  莽荒纪  99养生网  造梦天师  寒门崛起  众安驾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