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一个都别想跑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一个都别想跑

  根本的【明朝败家子】问题,就在于专业性啊。

  说白了,当下的【明朝败家子】御史和大理寺,大多都是【明朝败家子】金榜题名的【明朝败家子】读书人,读了半辈子的【明朝败家子】四书五经,进了翰林院,此后进入都察院或者是【明朝败家子】大理寺。

  对于所谓的【明朝败家子】律法,他们甚至未必比小吏要清楚。

  既然如此,那么索性引入一股新风气,招募一批年轻人,进行专业的【明朝败家子】培训,让他们负责这些事。

  各个京察之间互不干预,你搜你的【明朝败家子】证,他查他的【明朝败家子】。

  一旦有了足够的【明朝败家子】证据,直接呈送京察使。

  京察使有十三个人,说穿了,就是【明朝败家子】给这些小京察们进行撑腰的【明朝败家子】。

  虽然最终总是【明朝败家子】饶不过天子。

  可至少……以往的【明朝败家子】时候,对于官员的【明朝败家子】监察,不过是【明朝败家子】靠着所谓的【明朝败家子】御史弹劾,现在……却开始正规化了一些。

  弘治皇帝大抵看过了章程,随即抬头:“这样可以做到万无一失了吗?”

  显然,弘治皇帝对于这件事是【明朝败家子】很重视的【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则道:“陛下,想要万无一失,很难,所谓人心隔肚皮,这世上最难辨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忠奸。”

  弘治皇帝皱眉,道:“这么说来,好像也无什么用?”

  “有用。”方继藩信心满满的【明朝败家子】道:“据臣所知,许多官员,可谓是【明朝败家子】肆无忌惮。将欺压百姓,当做是【明朝败家子】家常便饭,哪怕是【明朝败家子】其家里的【明朝败家子】一条狗,都猖狂无比。可有了监察,儿臣不敢保证他们绝不会贪墨钱财,也不敢保证他们不会徇私舞弊,可是【明朝败家子】……却可令他们收敛许多。”

  弘治皇帝眼眸一张:“嗯?收敛?”

  方继藩点着头,道:“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从前因为无所顾忌,所以哪怕只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小吏,都可堂而皇之的【明朝败家子】随意拉着街边的【明朝败家子】小民索要钱财,可有了监察之后呢,他们或许还会搜肠刮肚的【明朝败家子】进行贪墨,只是【明朝败家子】方法却绝非如此粗暴了,小吏如此,上官亦如此。任何事都不可能是【明朝败家子】一蹴而就的【明朝败家子】,冰冻三尺也非一日之寒,若指望陛下下一道旨意,就可清除所有的【明朝败家子】弊害,这未免有些想当然。”

  方继藩顿了顿,接着道:“倘使儿臣乃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小商贾,每日出入,都受小吏直接索要财物,碰到了官司,哪怕是【明朝败家子】受了冤屈,也只凭父母官的【明朝败家子】心情,先打一顿再说,我会如何想?”

  “可因为有了震慑,小吏们便不敢如此明目张胆了,可能……只有人托求他们头上,他们才敢遮遮掩掩的【明朝败家子】索取一些好处,暗中给人输送一些利益。而若是【明朝败家子】遇到了官司,父母官虽是【明朝败家子】心情糟糕,却也多有一些顾忌,哪怕是【明朝败家子】心里偏袒罪犯,也不敢做的【明朝败家子】太过,表面上维持着公正,这对小民而言,难道不是【明朝败家子】巨大的【明朝败家子】进步吗?”

  弘治皇帝很认真的【明朝败家子】听着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分析,眼中渐渐亮了几分,大有恍然大悟之感:“有一些道理,朕不能清除所有的【明朝败家子】弊害,却可将罪大恶极者清除掉,让那些胡作非为者得到严惩,如此,才可让人收敛,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话说的【明朝败家子】好。想不到你竟还懂治大国如烹小鲜的【明朝败家子】道理。”

  方继藩嘿嘿笑道:“陛下宽厚仁慈,躬行节俭,不近声色,且又勤于政事,重视司法,大开言路。不只如此,还驱逐奸佞,勤于政事,励精图治……儿臣在陛下身边学习,岂有不开窍之理。”

  弘治皇帝却是【明朝败家子】皱眉:“朕知道,哪怕是【明朝败家子】要做到这些,也是【明朝败家子】不易,到时难免会重重的【明朝败家子】阻力,继藩……朕很担心你啊。”

  方继藩坦然道:“此事有益社稷,对天下百姓,亦有莫大的【明朝败家子】好处,儿臣自是【明朝败家子】尽心竭力。至于阻力,当然是【明朝败家子】有的【明朝败家子】,甚至可能,儿臣还遭致无数人的【明朝败家子】报复,可这不算什么……”

  弘治皇帝低头,又看了一眼章程,不禁道:“这里头竟还有陈田锦?此人……不是【明朝败家子】刚刚反对过……”

  方继藩便道:“陈公只是【明朝败家子】就事论事,他的【明朝败家子】品行高洁,素来为儿臣所敬仰,公是【明朝败家子】公,私是【明朝败家子】私,私底下,儿臣对他却是【明朝败家子】敬佩有加,似他这般刚直之人成为京察使,这事才可水到渠成。”

  弘治皇帝眼中不由带着赞许之色,感慨道:“想不到,你竟还有这样的【明朝败家子】心胸。”

  方继藩也同样感慨:“儿臣和这位陈侍郎谈过,深深为他的【明朝败家子】刚正不阿所折服,在我心里,他就像儿臣的【明朝败家子】兄长一般,儿臣对他,是【明朝败家子】抱有感情的【明朝败家子】。”

  弘治皇帝颔首,最终定夺道:“既如此,那么就放手去干吧。”

  放手去干……我的【明朝败家子】手伤了啊。

  方继藩心里琢磨着,暗暗感慨古人的【明朝败家子】落后,工伤竟无赔偿,实在是【明朝败家子】说不过去。

  不过方继藩还是【明朝败家子】很高兴,有了陛下的【明朝败家子】恩准,事情一切也就水到渠成了。

  慎重的【明朝败家子】挑选了一百个年轻人,这些年轻人,大多品性不错,且都在西山读书,抽调出来之后,随即便开始进行培训。

  另一方面,便是【明朝败家子】索要钱粮了,这么多个京察,将来总要有银子才可以办公。

  他们需在各地租赁房子,还需雇佣一些人手给他们打下手。

  当然……必须得有绩效才是【明朝败家子】,谁能办出案子,且案子的【明朝败家子】证据详实,并且得到了上头京察使的【明朝败家子】核准,当真能靠着真凭实据,扳倒地方官吏,这便记功。来年,给予的【明朝败家子】经费,自会增长,可若是【明朝败家子】连年都办不出点什么东西,或是【明朝败家子】好不容易办下来,结果发现,所搜之证竟是【明朝败家子】无法定罪,这绩效最差的【明朝败家子】,直接裁撤。

  说穿了,在方继藩看来,奖金和经费,就是【明朝败家子】这些京察们的【明朝败家子】油门。

  为了让自己更有名气,成为佼佼者,有更充裕的【明朝败家子】经费,这些京察们就必须拼了命的【明朝败家子】往前冲。

  而十三个京察使的【明朝败家子】职责,恰恰就成了刹车,得检验罪证,确定人证物证的【明朝败家子】确凿,签发搜索相关的【明朝败家子】命令等等。

  这群年轻人,大多朝气蓬勃,得知自己即将要成为实习的【明朝败家子】京察,个个都激动得不得了。

  他们开始熟读大明律,学习侦查和搜证的【明朝败家子】技巧,甚至……如何招募线人,辨明检举人的【明朝败家子】真伪等等。

  一个多月的【明朝败家子】培训之后,这些人便各自领了一笔银子,开始干活了。

  事实上……

  这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如鱼得水的【明朝败家子】好时代。

  因为这个时代的【明朝败家子】贪渎或是【明朝败家子】欺压百姓,几乎是【明朝败家子】不需要遮遮掩掩的【明朝败家子】。

  人们堂而皇之的【明朝败家子】将数不清的【明朝败家子】银子,以冰敬、碳敬的【明朝败家子】名义,送到各家的【明朝败家子】府上,又或者,打着各种名目欺压小民的【明朝败家子】事,可谓是【明朝败家子】屡见不鲜。

  偷偷摸摸之类的【明朝败家子】事,压根就不存在。

  因而,所谓的【明朝败家子】搜证技巧,也根本就不存在。

  各个京察,开始不断的【明朝败家子】接受检举,四处开始寻找人证物证,强抢民女的【明朝败家子】,直接索要钱粮的【明朝败家子】,甚至是【明朝败家子】寻常的【明朝败家子】小吏,京察们几乎都不放在眼里。

  这些光天化日之下所发生的【明朝败家子】事,可谓是【明朝败家子】触目惊心。

  人们对此,也早已习以为常。

  数不清的【明朝败家子】罪证和卷宗,犹如雪片一般,堆砌的【明朝败家子】满满有一个屋子。

  而此时……方继藩就立即请了朱厚照来。

  在顺天府的【明朝败家子】一个小院落里,朱厚照再将所有的【明朝败家子】京察使,统统都招了来。

  这些京察使们,对于京察……其实没有太多的【明朝败家子】概念,只是【明朝败家子】偶尔会有一些公文送到他们手里,告诉他们事情进展到了哪里。

  有时,也请他们去坐一坐,大家群策群力,看看有什么对京察的【明朝败家子】看法。

  现如今……

  十三个京察使汇聚一堂。

  衍圣公孔闻韶来了,逢人就笑,是【明朝败家子】个很随和的【明朝败家子】人。

  英国公张懋和成国公二人,对这事不太懂,自觉得自己是【明朝败家子】来凑数的【明朝败家子】。

  寿宁侯在一旁,则是【明朝败家子】叫嚷着饿了,朱厚照瞪了这舅舅一眼,他才住了口。

  欧阳志自是【明朝败家子】很安静的【明朝败家子】坐在角落。

  至于梁储,依旧还是【明朝败家子】一副与世无争的【明朝败家子】样子。

  萧敬也不情不愿的【明朝败家子】来了,且还很不情不愿的【明朝败家子】和刘瑾坐在一起。

  他虽面带微笑,心里却不免嘀咕,咱是【明朝败家子】什么人,他刘瑾是【明朝败家子】什么人,咱在宫里一手遮天的【明朝败家子】时候,你刘瑾算个屁,现在……竟还平起平坐起来,哎……人生啊……

  锦衣卫都指挥使牟斌板着脸,面上带着阴鸷。

  陈田锦却显得颇为得意,悠然的【明朝败家子】捋须。能坐在这里的【明朝败家子】人,都不是【明朝败家子】等闲之辈,自己受方继藩这狗东西的【明朝败家子】敬重,不过……

  陈田锦还是【明朝败家子】觉得这京察雷声大雨点小啊,这样也很好,还是【明朝败家子】不要折腾的【明朝败家子】好,既有了一个京察使之名,又免去了麻烦,这岂不是【明朝败家子】好?

  方继藩见到了陈田锦,就笑吟吟的【明朝败家子】和他打招呼:“陈公,你好呀。”

  陈田锦就抿着唇,故意别过脸去,一副少来套近乎,老夫和你没啥关系,别坏了老夫的【明朝败家子】清名。

  方继藩竟也不恼,太子坐在首位,方继藩咳嗽一声:“太子殿下,人都来齐了,现在是【明朝败家子】否可以开始定巚案卷了。”

  朱厚照倒是【明朝败家子】显得很激动:“好,现在起,所有人都不得离开,直到将这三百多桩弊案定巚之后,才可离开,这外头已派兵值守啦,一只苍蝇也别想飞出去。”

  太子殿下一席话,顿时引发了许多人的【明朝败家子】窃窃私语。

  咋回事?

  什么三百多桩案子?

  定巚个啥?

  为啥不让人走?

  陈田锦心一沉……不对啊。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笔下文学  伏天氏  超品相师  三界红包群  王者时刻  娱乐大头条  笔趣阁  好名字  全民领主  修真聊天群  广东高考网  回到明朝当王爷  锦衣夜行  神道丹尊  超级吞噬系统  广东高考网  玄界之门  大医凌然  仙逆  锦衣夜行  明朝败家子  魔神狂后  经典语录  汉乡  佣兵的战争  独步成仙  重活一次  中国玉米网  太监武帝  史上最强店主  中药大全  全职法师  北宋大丈夫  秦吏  武帝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