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一网打尽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一网打尽

  请了陈田锦落座,陈田锦显得心不在焉。

  方继藩笑脸迎人的【明朝败家子】道:“你那奏疏,我略有耳闻。”

  提到这里,陈田锦顿时就像是【明朝败家子】要炸了一般,反应极为激烈起来:“哼,怎么,我身为命官,难道还不能上奏了?这是【明朝败家子】本官的【明朝败家子】职责,齐国公,老夫知你圣眷正隆,且还位高权重,可是【明朝败家子】……我不怕你,我行得正,坐得直,来啊,你炸了我家啊……”

  方继藩不禁无语。

  自己好好跟他说话,这厮为啥反应这般的【明朝败家子】强烈,比他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脾气更不好呀。

  方继藩今儿倒是【明朝败家子】弄出来十足的【明朝败家子】耐心,又露出笑容:“哎呀,陈公,陈公……不要这样,有话好好说,我并没有指摘陈公的【明朝败家子】意思,只是【明朝败家子】说……陈公向陛下提出了若是【明朝败家子】监察职权,落入了我之手,难免会造成西山这边的【明朝败家子】权柄过大的【明朝败家子】问题,这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陈公说的【明朝败家子】。”

  “不错。”陈田锦冷着脸继续道:“历来巧立名目的【明朝败家子】所谓京察,听来都是【明朝败家子】好的【明朝败家子】,可是【明朝败家子】谈古论今而言,总不过是【明朝败家子】排除异己的【明朝败家子】工具而已,怎么,还不能说了?”

  瞧瞧人家这脾气。

  方继藩继续耐着性子,笑吟吟的【明朝败家子】道:“所以才请你来呀。”

  陈田锦瞪着方继藩,看方继藩一直笑盈盈的【明朝败家子】,总觉得这家伙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按了什么坏心思,便冷笑道:“不要以为可以威胁老夫,大不了,鱼死网破。”

  方继藩咳嗽:“陈公怎么这么想我呢?我的【明朝败家子】意思是【明朝败家子】,此次京察,还有京察章程的【明朝败家子】修订,我希望能够借助陈公,陈公是【明朝败家子】个正直的【明朝败家子】人,宇内皆知,可谓之德才兼备,所以希望陈公也来一齐帮忙修订京察的【明朝败家子】章程,并且主导京察。你看,陈公不是【明朝败家子】担心有人排除异己吗?现在好了,有陈公这样正直的【明朝败家子】人在,还担心排除异己吗?”

  陈田锦一愣,眼中闪过惊异。

  他今儿是【明朝败家子】单刀赴会,本来是【明朝败家子】做好了拼命的【明朝败家子】准备的【明朝败家子】。

  可现在……怎么听着,不太对劲啊。

  陈田锦皱眉道:“你的【明朝败家子】意思是【明朝败家子】?”

  “对,我就是【明朝败家子】这个意思。”方继藩笑着道。

  陈田锦一脸怀疑的【明朝败家子】看着方继藩:“呵……可别是【明朝败家子】故意拉拢老夫吧。”

  方继藩便道:“像陈公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才,且还能如此正直,听说摹久鞒芗易印窥门生故吏,还遍布天下,在咱们弘治朝有几人可以和陈公相比,不错,我就是【明朝败家子】要拉拢陈公,正是【明朝败家子】因为看重了陈公正直这一点。”

  陈田锦心里不由犹豫了起来。

  他捏着胡须,面上变幻不定,其实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话,听着还是【明朝败家子】很舒服的【明朝败家子】。

  若是【明朝败家子】平常人夸奖他,倒也罢了。

  可这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啊,方继藩这狗东西,对谁都是【明朝败家子】不客气,却对他这般客气,莫非……当真是【明朝败家子】被老夫的【明朝败家子】正直所感染?

  这京察……若是【明朝败家子】成为了的【明朝败家子】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工具,可就不妥了。可若是【明朝败家子】老夫也参与此事,如此……岂不让人放心?

  哎,老夫不出,奈苍生何。

  再者说,朝中自己确实有不少的【明朝败家子】门生故吏,自己不参与,让这姓方的【明朝败家子】蛮干,自己的【明朝败家子】门生故吏们怎么办?

  这一思量,陈田锦心里放松起来,便凝视着方继藩道:“如何参与制定,又如何实施?”

  方继藩自是【明朝败家子】在就准备好了要说的【明朝败家子】话,道:“太子殿下为首,除此之外呢,我与衍圣公为副,遴选十三人,为京察使,大家群策群力,添砖加瓦,如何?”

  陈田锦身躯一震,连衍圣公都被这狗东西请来了?

  他脸上认真起来,道:“如何做到职权分明?”

  方继藩笑吟吟的【明朝败家子】道:“当然是【明朝败家子】凡事都得咱们关起门来商量着办,多数人同意,即可。”

  “哪十三人?”

  方继藩从袖里取出了一个簿子。

  陈田锦接过了,一看,里头有英国公,有成国公,居然还有寿宁侯,好在到此再无其他勋贵了。此后还有一个宦官,叫刘瑾,还有欧阳志,嗯?还有宫里的【明朝败家子】萧敬公公,有锦衣卫指挥使牟斌……内阁那儿没人,吏部却还有右侍郎梁储,又大理寺卿,有刑部侍郎。

  这里头,牵涉到的【明朝败家子】人,可谓是【明朝败家子】包罗万象,除太子、齐国公和衍圣公之外,其余之人,牵涉到的【明朝败家子】有内廷、厂卫、军中还有各部。

  方继藩道:“除了某些宦官和寿宁侯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之外,其余的【明朝败家子】,统统都是【明朝败家子】我大明的【明朝败家子】栋梁,且素有两袖清风的【明朝败家子】美名,陈公,你看,如何?”

  陈田锦动心了,可他还是【明朝败家子】不放心,忍不住道:“齐国公,你这里头不会有什么……”

  实在是【明朝败家子】对方继藩没好印象,不得不令他迟疑呀。

  方继藩这次倒是【明朝败家子】收起了笑脸,气咻咻的【明朝败家子】道:“哼,你既要说我方继藩排除异己,现在请你一道来修订京察的【明朝败家子】章程,主持京察,你却又在此推三阻四,怀疑我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居心!”

  陈田锦老脸微微一红,心里想,倘若是【明朝败家子】如此,倒也未必是【明朝败家子】坏事,先应着,走一步看一步。

  于是【明朝败家子】他咳嗽一声便道:“好吧,老夫只好勉为其难。”

  方继藩这才大喜:“有了陈公,这就好办了,区区京察,还不是【明朝败家子】水到渠成?有陈公这样正直的【明朝败家子】人主持此事,才能让人放心,我这便上书请陈公兼任京察使一职,以后这京察之事,还要请陈公放心才是【明朝败家子】。”

  陈田锦总是【明朝败家子】觉得方继藩好像藏着什么阴谋。

  可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来。

  细细的【明朝败家子】想过了方才的【明朝败家子】名册,似乎觉得没什么不妥。

  再则,京察确实是【明朝败家子】大事,陛下决心已定,与其徒劳的【明朝败家子】反对,还不如……也混进来,既保护了自己和自己的【明朝败家子】门生故吏,或许还可以……

  他心定了,却不愿和方继藩再多啰嗦,而是【明朝败家子】起身告辞。

  陈田锦自然是【明朝败家子】不愿多和方继藩为伍的【明朝败家子】,至多也就公务往来,他可不想因这狗东西坏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名声。

  …………

  方继藩一一开始拜访,包括自己和太子还有衍圣公,十三个京察使便算是【明朝败家子】敲定了。

  寿宁侯是【明朝败家子】奔着京察使有钱粮领,兴冲冲的【明朝败家子】来的【明朝败家子】。

  刘瑾也日夜兼程的【明朝败家子】在回京的【明朝败家子】路上。

  衍圣公府得了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书信之后,立即回以了一封热情洋溢的【明朝败家子】书信,在这封私信之中,衍圣公表达了多年来对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敬仰之情。因此,也在上书预备动身至京。

  英国公和成国公,终究是【明朝败家子】抹不开面子。

  萧敬和牟斌,正愁这京察没自己什么事呢,一听齐国公竟肯接纳,当然求之不得了。

  至于吏部、刑部和大理寺,这本身就关系到了他们权责所在,自是【明朝败家子】想躲也躲不了。

  何况还有这等好事,怎么错失良机,自己成为了京察使,至少这京察之中,自己便暂时是【明朝败家子】安全的【明朝败家子】。

  …………

  过了几日,方继藩就带着一本章程入宫觐见了。

  弘治皇帝见了方继藩,直接当头就问:“京察之事,如何?”

  方继藩却是【明朝败家子】道:“臣见陛下的【明朝败家子】气色不太好,可又有什么事吗?”

  弘治皇帝对方继藩素来宽容,听方继藩话里对他的【明朝败家子】关心之意,便道:“是【明朝败家子】那奥斯曼国之事,他们的【明朝败家子】王子来了京师,可到了鸿胪寺,却又不急着觐见,成日在京里闲逛,朕担心此人在刺探什么,觉得此人别有图谋。”

  方继藩却是【明朝败家子】笑了笑道:“来了就是【明朝败家子】客,随他瞎转悠便是【明朝败家子】,许多东西,靠瞎转悠,也刺探不出什么,就说摹久鞒芗易印壳蒸汽机车,送到他们的【明朝败家子】面前,他们也弄不明白。是【明朝败家子】了,这王子叫什么来着?”

  一旁的【明朝败家子】萧敬道:“苏莱曼。”

  苏莱曼……

  方继藩顿时心里一惊。

  这个人……在整个欧亚非大陆,是【明朝败家子】最著名的【明朝败家子】君主啊,他在欧亚非大陆交界处的【明朝败家子】地位,相当于中原的【明朝败家子】唐太宗。

  “怎么,继藩听说过此人?”

  弘治皇帝见方继藩面色又异。

  方继藩摇头:“不曾听说过。”

  弘治皇帝便笑了:“也罢,不谈此人了,继续说摹久鞒芗易印裤的【明朝败家子】京察之事。”

  方继藩便拿出一个初定的【明朝败家子】章程:“陛下,这是【明朝败家子】臣关于京察的【明朝败家子】草章。”

  弘治皇帝接过了章程,却依旧看着方继藩:“你直说便是【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便道:“要京察,首先要做到服众,若是【明朝败家子】在京察的【明朝败家子】过程中不公,或者有什么瑕疵,到时,难免就有人将其视为排除异己了。因此……臣的【明朝败家子】意思是【明朝败家子】,所有参与京察的【明朝败家子】官吏,都从年轻的【明朝败家子】读书人那里挑选,而且还要让他们先培训学习一些日子,学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我大明的【明朝败家子】律令,除此之外,还有京察搜证的【明朝败家子】方法。这些人,可称之为京察官,再此之后,再令他们各自进行调查,譬如接受百姓的【明朝败家子】检举,而后,再进行搜证,最终拟定出案卷,此后,再呈送京察使。这京察使的【明朝败家子】人员,有太子殿下,有儿臣,也牵涉到了宫里,各部,如此,大家一道翻阅卷宗,进行核实,最终,将案情定巚,呈送宫中,由宫中作最后的【明朝败家子】定夺。”

  “其中最关键的【明朝败家子】问题,就在于专业,从前御史弹劾,往往是【明朝败家子】捕风捉影,这样终究是【明朝败家子】不妥的【明朝败家子】,没有详实的【明朝败家子】证据,没有搜证,贸然定罪,总是【明朝败家子】不妥。西山书院这里,可以负责进行培训一批人才,至于其他的【明朝败家子】细节,都在章程之中,陛下一看便知。”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创世中文网  娱乐大头条  天道图书馆  造梦天师  说说大全  莽荒纪  第一课件网  超级吞噬系统  帝道独尊  中国玉米网  九州风机  无敌天下  无疆  好名字  全职武神  伏天氏  逆天邪神  修真聊天群  第一星座网  独断大明  花百科  五行天  不朽凡人  寒门崛起  天天美食  最强特种兵王  超级吞噬系统  剑来  医道无双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民国谍影  超品巫师  都市之神级宗师  棉花糖小说网  黄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