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赐死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赐死

  ?江言疼的【明朝败家子】龇牙咧嘴,痛得眼冒金星,最令他寒心的【明朝败家子】却是【明朝败家子】陛下的【明朝败家子】态度。

  陛下犹如怒目金刚一般,令他吃痛之余,内心深处竟是【明朝败家子】说不出的【明朝败家子】绝望。

  他啊呀一声,捂着脑袋,拜倒在地:“陛下……陛下……”

  情况太出人意表,百官们俱都惊呆了。

  一股前所未有的【明朝败家子】惶恐气氛,弥漫在所有人的【明朝败家子】心头。

  他们满心的【明朝败家子】不可思议,却又大气不敢出。

  却见弘治皇帝手持着扳手,疾行几步,他的【明朝败家子】扳手指向如一滩烂泥的【明朝败家子】江言,怒不可赦的【明朝败家子】道:“朕的【明朝败家子】庙堂里,还有多少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还有多少……”

  江言哭了,自己可是【明朝败家子】……可是【明朝败家子】……堂堂的【明朝败家子】……

  “萧伴伴,取簿子来。”

  萧敬也吓着了,他从未见过陛下如此大怒。

  他不敢怠慢,立即取出了一份簿子。

  “打开,念!”

  弘治皇帝厉声道,视线依旧如利刀般的【明朝败家子】在江言的【明朝败家子】身上。

  萧敬打开了簿子,带着几分惊惧,磕磕巴巴的【明朝败家子】道:“经查实,如意钱庄涉案银款牵涉百官者有:寿宁侯、建昌伯,银:一百九十三万两。刑部主事吴建生,委其侄投银:十三万七千两……”

  萧敬一个个念,终于念到了江言:“都察院佥都御史江言,委其族人江正,投银十三万七千二百两……”

  这些人……统统都是【明朝败家子】和江言相关的【明朝败家子】,几乎所有的【明朝败家子】宾客都牵涉到了其中。

  其实……要一个个的【明朝败家子】核实,很难。

  可自从让江言做了钦差,却容易多了,厂卫这边只盯着谁和江言走得近,对于翻案之事,谁最为积极,再锁定目标,进行查实,几乎是【明朝败家子】一查一个准。

  毕竟,若是【明朝败家子】没有牵涉到此事的【明朝败家子】人而言,这件事过去也就过去了,哪怕是【明朝败家子】重新翻案,也和自己无关,自己在旁看个热闹便是【明朝败家子】。

  可关系到自己巨额利益的【明朝败家子】人就不一样,听闻有重新取回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利益的【明朝败家子】可能,可不跳得欢吗?

  他们要嘛上书,夸奖江言秉公办事,要嘛和江言突然变得亲昵起来,暗暗鼓励江言把这差事往他们有利的【明朝败家子】方向去办。

  可现在……

  这簿中叫到一个人的【明朝败家子】时候,班中,即有人打了个寒颤,惶恐的【明朝败家子】拜倒在地。

  到了这个份上,人家连你牵涉到了银子具体数目都说的【明朝败家子】清清楚楚,还想抵赖吗?

  一会儿功夫,这奉天殿里,便跪下了六七十人。

  弘治皇帝看着这些人,觉得好笑,平时他们,可个个都是【明朝败家子】一副谦谦君子的【明朝败家子】样子,没日没夜的【明朝败家子】拿圣贤书反复挂在自己嘴边,天天振振有词,要做君子,君子……呵……

  “朕害怕啊……”弘治皇帝眼带讽刺,忍不住的【明朝败家子】打了个寒颤:“见了这些名册,见了你们的【明朝败家子】所为,朕是【明朝败家子】害怕到了极点。朝廷哪里亏欠了你们,朕哪里亏待了你们,可是【明朝败家子】你们哪,为了一己之私,就敢做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事。眼前这个人,你们想来是【明朝败家子】不认得的【明朝败家子】,可是【明朝败家子】朕认识,他叫陈忠,他久在边镇,为我大明立了汗马功劳,他的【明朝败家子】腿,便是【明朝败家子】在那时残的【明朝败家子】,朕要问问你们,而今他是【明朝败家子】老无所依,那九两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他的【明朝败家子】救命银子,而你们这些在京里锦衣玉食的【明朝败家子】人,你们做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什么?”

  “这大明就是【明朝败家子】一栋屋子,朕予你们高位,让你们来修补修补这屋子,你们呢,你们不但拼了命的【明朝败家子】在给这屋子堆柴垛子,给这屋子提来了一桶桶火油,你们还想在这屋子里点火啊!

  “你们这是【明朝败家子】恨不能见这屋子烧了,毁我大明江山的【明朝败家子】社稷,世上怎么会有尔等这般的【明朝败家子】负心之人。你们当初金榜题名时,所作的【明朝败家子】漂亮文章里写着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什么?你们平日里,口口声声的【明朝败家子】说家国天下……家国天下!”

  弘治皇帝怒目一张,逡巡着每一个人。

  众臣惊惧万分,纷纷拜倒:“臣万死。”

  听到这臣万死三个字。

  弘治皇帝没来由的【明朝败家子】,竟是【明朝败家子】滋生出绝望。

  万死二字,他听了太多太多,可是【明朝败家子】……口称万死的【明朝败家子】人,一般都不会死。

  弘治皇帝冷然,在锦墩上坐下。

  他凝视着对面的【明朝败家子】陈忠,陈忠不敢看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眼睛。

  弘治皇帝高声道:“陈忠,朕来问你,若是【明朝败家子】大军出师不利,吃了败仗,如何?”

  陈忠下意识的【明朝败家子】就道:“斩!”

  弘治皇帝道:“倘是【明朝败家子】军中有人临阵脱逃,将身边袍泽弃之不顾的【明朝败家子】,又如何?”

  突然提到了军中,让陈忠诸多的【明朝败家子】回忆,顿时涌入脑海,他显得比从前自信了一些:“斩!”

  “残害百姓呢?”

  “按军令,亦斩!”

  弘治皇帝闭上眼睛,抿着唇,沉默了。

  百官们诧异的【明朝败家子】看着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猛地张眸:“可惜……朝堂不是【明朝败家子】军中,是【明朝败家子】以才藏污纳垢,真听厌了这些君子之言,不是【明朝败家子】君子之言不该听,也非君子之言不合朕心,而是【明朝败家子】朕……心冷了啊,这么多的【明朝败家子】大道理,都是【明朝败家子】说给朕听的【明朝败家子】,这么多的【明朝败家子】圣人之言,这些道理,哪一样不是【明朝败家子】只要按着道理去做,就可以大治天下,可以让百姓们安居乐业,可是【明朝败家子】……自古军民,就曾未见过盛世是【明朝败家子】什么样子。思来想去,便是【明朝败家子】江言的【明朝败家子】人,贪婪无度,残害百姓,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当诛!”

  诛字出口,江言吓着了,脸色霎时的【明朝败家子】煞笔一片,眼睛发直起来,竟已忘了绝望般的【明朝败家子】恐惧,立即道:“臣……冤枉……冤枉……”

  “没有人冤枉你。”弘治皇帝平静下来,目中如古井无波。

  他站起来,看着地上的【明朝败家子】江言,一字一句道:“朕不诛你的【明朝败家子】三族,也不杀你的【明朝败家子】亲族,你自己犯下的【明朝败家子】错,你自己来担当,这时候你再鸣冤,便是【明朝败家子】将朕的【明朝败家子】最后一丁点善心也磨去了。”

  江言恐惧得脸色越加惨然,他顿时明白了陛下的【明朝败家子】意思。

  这已是【明朝败家子】宽大了。

  还想闹吗?

  有什么资格呢?

  他绝望的【明朝败家子】抬头,看着噤若寒蝉的【明朝败家子】殿中之人,突然之间,他似乎也想到当年寒窗苦读时,也曾有过抱负。似乎在金榜题名时,也曾踌躇满志,可是【明朝败家子】……那是【明朝败家子】许久之前的【明朝败家子】事了,后来……

  他哆嗦着,缓缓的【明朝败家子】将脑袋埋在了肩下,磕了个头:“臣……臣……”

  眼泪在这一刻,洒下来,江言握紧了拳手,坚持着,继续道:“臣谢陛下恩典。”

  弘治皇帝背着手,再没有看江言一眼:“所有牵涉的【明朝败家子】官吏,统统罢黜,永不叙用!”

  百官之中,有人突然瘫倒在地。

  似乎也有人于心不忍,尤其是【明朝败家子】见着这江言和某些人的【明朝败家子】惨状,想要开口,说点什么。

  弘治皇帝突然微笑,看向诸人:“朕知道,诸卿之中见此情此景,难免心凉,觉得朕太刻薄,太寡恩。是【明朝败家子】啊,朕见这江言,见这些人,哪一个,朕不曾面熟呢,江言曾在翰林院,朕就见过他,现在他在此涕泪横流,何其悲惨,他是【明朝败家子】大臣,和朕有过数面之缘,靠朕近,而那些……遭他毒手的【明朝败家子】百姓呢,朕若是【明朝败家子】不见陈忠,那么这些百姓,对朕而言,就是【明朝败家子】远在天边之人,身边的【明朝败家子】人痛哭,但凡是【明朝败家子】血肉之躯,岂会无动于衷,可是【明朝败家子】那远在天边之人,与朕隔绝于宫墙,他们眼泪哭干了,朕也瞧不见,是【明朝败家子】以,若不见陈忠,朕只见江言这般的【明朝败家子】恸哭,见他肝肠寸断,朕也会心软。”

  弘治皇帝顿了一下,继续道:“可若是【明朝败家子】能因此人的【明朝败家子】哭换来千万百姓的【明朝败家子】笑颜,此时,诸卿还会心软吗?你们如何想,朕不知道,朕也知道今日之后,少不得要有人骂朕暴虐,可又如何?”

  他轻蔑一笑,眼中是【明朝败家子】决然之色:“今日起,吏部上一道京察的【明朝败家子】章程上来,这以往的【明朝败家子】京察,还是【明朝败家子】太轻了,需严苛一些才好。”

  京察………

  又是【明朝败家子】京察的【明朝败家子】文章……

  方继藩心里也忍不住咯噔了一下,陛下……这是【明朝败家子】要干啥?

  这京察,认真起来,可不是【明朝败家子】玩儿的【明朝败家子】。方继藩最有印象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明史中的【明朝败家子】一次京察。

  也就是【明朝败家子】正德皇帝登基之后,刘瑾那狗东西,既为了显示自己的【明朝败家子】权力,同时又想震慑百官,不知吃错了什么药,也在这京察上头做文章。

  以往的【明朝败家子】京察制度,其实大多已经形同虚设,可到了刘瑾手里,这京察居然认真起来,借着京察,刘瑾汰撤了不少人。

  当然,这京察也成了此后刘瑾的【明朝败家子】罪状,说他是【明朝败家子】结党营私之类。

  最终……刘瑾被反噬,下场极惨!

  而现在……欧阳志代替了刘瑾,承皇帝之命,开始约束百官……

  方继藩面上一沉,眼眸里多了一丝幽深……欧阳志的【明朝败家子】下场,会比历史上的【明朝败家子】刘瑾好吗?

  欧阳志在方继藩冒出了无数念头之后,方才镇定自若的【明朝败家子】出班,一字一句道:“臣……遵旨!”

  弘治皇帝满意的【明朝败家子】看了欧阳志一眼。

  若没有欧阳志这般大公无私之人,这京察的【明朝败家子】重任,他还真不知该托付到谁的【明朝败家子】手里。

  弘治皇帝道:“先拟一道章程……”

  说着,他目光一转,意味深长的【明朝败家子】看了方继藩一眼:“最好和你的【明朝败家子】恩师商量一下,他或许会有主意。”

  百官已是【明朝败家子】心里打鼓。

  可再听让欧阳志和方继藩商量一下,许多人的【明朝败家子】心里直接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明朝败家子】要落到姓方的【明朝败家子】这狗东西手里了啊。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重生之财源滚滚  重活一次  经典语录  武帝重生  超品巫师  官居一品  都市之神级宗师  99养生网  择天记  遮天  医统江山  神道丹尊  妖神记  玄界之门  全民领主  唐砖  逆天邪神  盛唐风华  修真聊天群  寒门崛起  作文大全  魔界的女婿  贞观大闲人  神藏  手术直播间  开天录  极道天魔  剑来  IT百科  网游之修罗传说  无敌天下  师士传说  大医凌然  全球高武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