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明察秋毫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明察秋毫

  萧敬颔首点头。

  不过……萧敬见陛下态度不明,却不禁心里打鼓。

  事实上,昨夜厂卫就已经疯了,不断的【明朝败家子】带了条子,顺着宫门的【明朝败家子】门缝将条子递进来,想要听候萧敬的【明朝败家子】指示。

  萧敬也很为难啊,让厂卫立即干涉,干涉个啥,西山书院的【明朝败家子】那些人都是【明朝败家子】疯子,厂卫会挨揍的【明朝败家子】。

  可若是【明朝败家子】不干涉,放任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事发生,又显得失职。

  当然,这里最重要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陛下的【明朝败家子】态度。

  在不明确陛下的【明朝败家子】心意之前,贸然的【明朝败家子】行动,这都是【明朝败家子】极为不智的【明朝败家子】。

  萧敬心思复杂,匆匆而去。

  不久之后,弘治皇帝升座,召百官。

  于是【明朝败家子】谢迁为首,李东阳其后,再有各部尚书,率百官觐见。

  众臣行礼。

  弘治皇帝微笑:“昨夜,朕听京里传来轰响,又有厂卫夹带着条子,不断的【明朝败家子】传入宫中,不知何事?”

  谢迁等人,心思复杂,他们越来越看不懂陛下了。

  马文升、张升人等……也各怀着心事。

  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行为,是【明朝败家子】极恶劣的【明朝败家子】。

  这已经不是【明朝败家子】谁是【明朝败家子】谁非的【明朝败家子】问题了。

  而在于,你认为你是【明朝败家子】对的【明朝败家子】,你就可以如此吗?

  那要皇上做什么,要朝廷做什么?

  此时,有人出班道:“陛下,方继藩昨日擅自调兵,围了江府,此后大肆打杀。”

  有人带队就好办多了……

  接着就又有人道:“陛下,齐国公居然在民宅之内动用了火药,火药之威无穷,震动了京师。”

  “陛下……齐国公凌辱钦差江言,迄今,江言父子,生死未卜。”

  “陛下啊……这齐国公口称,他便是【明朝败家子】王法。”

  “陛下……齐国公竟将朝廷命官塞进了囚车之中,以至斯文丧尽。”

  “陛下……”

  这一桩桩,一件件,骇人听闻。

  自洪武高皇帝开始,到现在,骄横的【明朝败家子】权臣数之不尽,却也不至如此。

  “陛下……”左都御史站了出来。

  他是【明朝败家子】御史的【明朝败家子】首领,而江言毕竟是【明朝败家子】他的【明朝败家子】下官,他有理由站出来,说这么一两句:“陛下,无论是【明朝败家子】任何的【明朝败家子】理由,方继藩竟敢如此,将朝廷法度置之度外,这都是【明朝败家子】谋逆大罪。倘若姑息,人人都效仿他,从此之后,国将不国,社稷安在?”

  此言一出,这才是【明朝败家子】最厉害的【明朝败家子】。

  某种程度而言。

  已经没有人去管顾孰是【明朝败家子】孰非了,而是【明朝败家子】单凭方继藩如此胡作非为,就应该治他死罪。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意味不明的【明朝败家子】道:“噢,原来是【明朝败家子】如此。”

  接着,他又道:“江言人在哪里?来人,去传。还有方继藩人等,一并传来。”

  百官陷入了沉默。

  没有人吭声。

  李东阳的【明朝败家子】判断是【明朝败家子】对的【明朝败家子】。

  陛下让刘健去养病,本就是【明朝败家子】有保护之意。

  现在闹出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事,若是【明朝败家子】刘健这内阁首辅大学士在,作为百官之首,只怕非要在此表明立场不可。

  他甚至已经有些羡慕刘健拥有如此圣眷了。

  等了很久,终于……那江言被人抬了来。

  江言衣衫褴褛,一脸惨然的【明朝败家子】模样,到了这奉天殿,顿时滔滔大哭:“陛下,陛下啊……臣奉钦命行事,不知何故,得罪了那方继藩……而今臣已被那方继藩折腾得家破人亡,家破人亡哪……”

  他声音哽咽,眼泪如泛滥的【明朝败家子】江水般的【明朝败家子】落了下来。

  显是【明朝败家子】昨夜一宿未睡,再加上他被人绑了一晚上,手脚已经麻木了,他惨然哀道:“恳请陛下,为臣做主。”

  接下来的【明朝败家子】话,已经说不下去了。

  群臣见了江言,心里不禁瘆然,看看,多惨啊,堂堂的【明朝败家子】御史清流,堂堂的【明朝败家子】钦差,居然被折腾到这个地步,不少人的【明朝败家子】心里流露出了兔死狐悲之心。

  弘治皇帝见了,也不禁微微皱眉。

  “方继藩为何要如此?”

  江言凄然道:“臣不知。”

  弘治皇帝道:“朕委你重任,发生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事,也实在难以预料,方继藩人来了吗?”

  这时,外头终于有宦官道:“太子、齐国公方继藩、吏部尚书欧阳志觐见。”

  这三人入殿,随即拜倒。

  弘治皇帝见了这三人。

  欧阳志依旧还是【明朝败家子】面无表情。

  事实上,就察言观色的【明朝败家子】角度而言,欧阳志这个人是【明朝败家子】可以完全忽略的【明朝败家子】。

  朱厚照昂首阔步,走在最前,犹如骄傲的【明朝败家子】小公鸡,啊,不,更像是【明朝败家子】得胜的【明朝败家子】大将军。

  方继藩则显得低眉顺眼了许多,低着头,碎步入殿。

  “见过陛下。”

  三人同时拜倒,行大礼。

  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目光先是【明朝败家子】落在了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身上。

  “方卿家。”

  “臣在。”方继藩声音温雅,甚至今日居然寡言少语起来。

  弘治皇帝道:“诸卿所奏,都属实吗?”

  “回禀陛下,理应………属实吧。”他依旧低着头,一副惭愧的【明朝败家子】样子。

  显然,这一次改变了策略,有点跟以往不同了。

  弘治皇帝皱眉:“方卿家带人去了江府,将江宅炸了?”

  方继藩耿直的【明朝败家子】应:“是【明朝败家子】。”

  “跋扈到了自称自己是【明朝败家子】王法的【明朝败家子】地步?”

  “是【明朝败家子】。”

  “你有什么可争辩的【明朝败家子】吗?”弘治皇帝凝视着方继藩。

  方继藩战战兢兢的【明朝败家子】样子:“儿臣……没有什么可以争辩的【明朝败家子】,这是【明朝败家子】万死之罪,儿臣心知肚明,恳请陛下降罪于儿臣。”

  “……”

  这……有点,不……是【明朝败家子】很不对劲啊。

  若是【明朝败家子】以往的【明朝败家子】方继藩,只怕非要口若悬河,或者是【明朝败家子】自称自己有脑疾,自己是【明朝败家子】孩子。

  可是【明朝败家子】今日,竟然出其不意的【明朝败家子】乖巧恭顺,对于所有的【明朝败家子】罪状,统统都是【明朝败家子】供认不讳。

  弘治皇帝淡淡道:“卿可知道,此乃万死之罪。”

  方继藩依旧很无害的【明朝败家子】样子的【明朝败家子】道:“知道,儿臣已经做好了最好的【明朝败家子】打算。”

  那跪在一旁的【明朝败家子】江言听了,悲痛的【明朝败家子】眼中闪过一丝亮光,心里突然燃起了一丝希望。

  方继藩啊方继藩,昨日你不是【明朝败家子】很嚣张的【明朝败家子】吗?你不是【明朝败家子】很得意的【明朝败家子】吗?

  现在咋了。

  他咬牙切齿着,只恨不得将方继藩碎尸万段。

  于是【明朝败家子】他道:“陛下……”

  弘治皇帝突然怒视着江言,厉声道:“朕没有让你说话。”

  江言:“……”

  弘治皇帝皱眉。

  若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以往的【明朝败家子】性子,他少不得要觉得方继藩这是【明朝败家子】明知故犯,性子太张狂了,哪怕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有理,也要好好的【明朝败家子】敲打一下,磨一磨他的【明朝败家子】锐气。

  可现在……这方继藩低眉顺眼,乖乖认错,且是【明朝败家子】对所有的【明朝败家子】罪行一概认了,这反而让弘治皇帝意识到,问题绝不只是【明朝败家子】表面这样简单。

  弘治皇帝道:“方继藩,在此之前,你有没有得过太子的【明朝败家子】诏令?”

  方继藩摇头:“没有,都是【明朝败家子】儿臣擅自做主。”

  此言一出,反倒又让朱厚照懵了。

  不是【明朝败家子】说好了的【明朝败家子】吗?

  他顿时叫道:“有啊,有的【明朝败家子】……就在老方身上,父皇搜搜看就知道,儿臣亲自写的【明朝败家子】。”

  “说老实话。”方继藩却是【明朝败家子】很坚持的【明朝败家子】道:“没有,太子对此,一点都不知情。”

  朱厚照气极了,瞪着方继藩,从袖里哐当一下,摔出了一个扳手。

  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目光复杂起来。

  这玩意,昨夜里的【明朝败家子】宾客们,都觉得眼熟。

  又是【明朝败家子】这玩意……

  弘治皇帝站了起来,不理睬朱厚照,只盯着方继藩:“你为何要如此?”

  “因为……”方继藩深吸一口气,才道:“因为江言拿了儿臣的【明朝败家子】叔伯,儿臣……大怒之下……”

  “你何时来的【明朝败家子】叔伯。”弘治皇帝一脸诧异,显然对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回答有些始料未及。

  你们姓方的【明朝败家子】,不都送去了黄金洲吗?

  你方继藩,现在是【明朝败家子】天煞孤星啊。

  在这里,还有父系的【明朝败家子】亲戚?

  方继藩点头道:“有的【明朝败家子】。”

  “此人是【明朝败家子】谁?”

  方继藩道:“他的【明朝败家子】名字,不足挂齿。”

  越是【明朝败家子】如此,弘治皇帝越是【明朝败家子】觉得蹊跷。

  这里头,肯定有诸多的【明朝败家子】隐情。

  他本以为方继藩是【明朝败家子】因为不忿江言钦差任上的【明朝败家子】胡作非为。

  当然……这本就是【明朝败家子】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计划。

  可是【明朝败家子】这个计划,却因为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胡作非为打乱了。

  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心里泛起了几分好奇,便道:“那么就召此人前来,朕要亲眼看看,此人是【明朝败家子】谁。”

  说着,他朝萧敬看了一眼。

  萧敬点头会意,立即去办了。

  百官们个个依旧沉默。

  这件事,他们已经插不上话,只等最后的【明朝败家子】结果。

  那江言心下却是【明朝败家子】冷笑。

  他很清楚,方继藩现在是【明朝败家子】在抓救命稻草,任何一丁点的【明朝败家子】机会都不肯放过。

  说自己拿了他的【明朝败家子】叔伯,呵呵……这样的【明朝败家子】借口,他也找得出。

  就算拿了,那又如何?老夫这是【明朝败家子】秉公办事。

  你方继藩就能如此胡作非为?

  就想借此来脱罪?

  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视线在江言的【明朝败家子】身上落了落,显得很焦虑和不耐烦。

  此事……很棘手。

  当然……他心里自有自己的【明朝败家子】主张。

  对于江言此人,自是【明朝败家子】厌恶到了极点。

  方继藩所做的【明朝败家子】,不过是【明朝败家子】过份了一些而已。

  可是【明朝败家子】……

  正在弘治皇帝一脸焦躁的【明朝败家子】时候。

  却有人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明朝败家子】入殿。

  弘治皇帝定睛一看,怔了怔。

  此人……竟是【明朝败家子】有些面熟。

  可是【明朝败家子】……

  此人虽是【明朝败家子】换了新衣,却明显看到他的【明朝败家子】面上裸露出来的【明朝败家子】肌肤,伤痕累累,或许是【明朝败家子】因为伤势不轻,所以他固然固执的【明朝败家子】行走入殿,可每走一步,身体却都是【明朝败家子】用一种奇怪的【明朝败家子】姿势。

  弘治皇帝眼眸一张!

  陈忠……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国色芳华  医道无双  中学生阅读网  国色芳华  金枝绕东宫  完美人生  大符篆师  第一课件网  开天录  超神机械师  免费算命网  锦衣夜行  寒门崛起  大主宰  赝太子  创世中文网  史上最强赘婿  秦吏  极道天魔  电脑爱好者之家  盘龙  锦衣夜行  龙组兵王  盘龙  励志名人名言  唐砖  寒门崛起  论文大全网  超品巫师  中学生阅读网  大唐承包王  将夜  全职武神  武极天下  超品巫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