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千金散尽还复来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千金散尽还复来

  教训啊,这是【明朝败家子】血泪的【明朝败家子】教训。

  弘治皇帝为之痛心疾首,毕竟,一旦银子找不回来,后果实在太严重了。

  谁能想到,这背后的【明朝败家子】风险,竟会如此之大呢。

  不只是【明朝败家子】损失银子的【明朝败家子】事,差点就引起民生动荡。

  弘治皇帝沉着脸,命人将那陈政押了上来。

  在百官的【明朝败家子】瞩目之下,陈政入殿。

  他已是【明朝败家子】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虽是【明朝败家子】色目人的【明朝败家子】样子,可细细看来,却发现这个人,并不像有什么过人之处,可就这么一个普通人,却将满朝公卿和万千百姓,耍弄得团团转。

  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心沉下去,他倒是【明朝败家子】更希望陈政有一个英伟而睿智的【明朝败家子】样子,能骗到朕的【明朝败家子】人,怎么能是【明朝败家子】这么一个平庸之辈呢。

  可偏偏,事实如此。

  陈政此时已是【明朝败家子】磕头如捣蒜,一味求饶。

  弘治皇帝定定的【明朝败家子】看着陈政,冷然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贼子也有今日?”

  陈政带着凄惨之色道:“当初……当初……罪人便知有问题,倘使立即脱身,也不是【明朝败家子】没有脱身的【明朝败家子】可能。”

  陈政的【明朝败家子】话有些令人意外,弘治皇帝惊诧。

  只见陈政老泪纵横:“罪人以贪欲而诱骗天下人,可最终自己也因贪欲而自投罗网。罪人虽觉得有些不对,可为了这暴利,却不得不继续逗留,这……正是【明朝败家子】罪人今日取死之处。”

  百官们听在耳里,俱都沉默了。

  这话太扎心了……

  当初大家纷纷投入进如意钱庄,不正因为这贪欲吗?

  陈政明明察觉到了危险,却还抱有期望,拼了命也要将银子取兑出来,这又何尝不是【明朝败家子】欲壑难填呢?

  弘治皇帝心里咯噔一下。

  他回首过往,现在猛地清醒起来,朕,不也是【明朝败家子】如此吗?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若以罪而论,朕与诸卿何尝无罪,人犯了贪心,哪怕明知其中有诸多不合理之处,却依然奋不顾身,这不但是【明朝败家子】此次的【明朝败家子】教诲,当要引以为戒,以后也当三省吾身。”

  被人耍弄了,又损失了那么多银子,弘治皇帝本是【明朝败家子】恨不得将陈政千刀万剐,现在却突然没了心思。

  神色淡淡,只一挥手,弘治皇帝命人将陈政押下去,责令三司会审,明正典刑。

  见过了陈政,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心情反而平复了许多,而后目光落在了王不仕的【明朝败家子】身上,眼中的【明朝败家子】欣赏之色越来深厚,道:“王卿家挣有万贯家财,却没有因这万贯家财而蒙蔽了心智,此番又立有大功,诸卿以为,当如何赏赐?”

  百官们亦是【明朝败家子】禁不住暗暗看着王不仕。

  王不仕的【明朝败家子】面上则是【明朝败家子】平静得可怕,似乎毫无所动。

  这个人,真的【明朝败家子】很让人羡慕啊。

  不但富可敌国,就因为跟着方继藩查一个案子,便立了大功,可谓是【明朝败家子】名利两得了。

  王不仕摇头道:“陛下,臣些许功劳,陛下若有厚赐,臣不敢受。”

  他顿了顿,本来所有人都以为,王不仕不过是【明朝败家子】谦虚之词,却听王不仕道:“臣此前不过是【明朝败家子】个书生意气的【明朝败家子】翰林,哪里晓得什么经国兴家之道,自从读了刘先生的【明朝败家子】国富等巨著,方才开窍,刘先生虽非臣授业恩师,可臣这些投资理家的【明朝败家子】学问,却统统是【明朝败家子】从他身上学得。”

  王不仕而后叹了口气,带着几分感触道:“可若只读书,是【明朝败家子】万万不够的【明朝败家子】,须知国富论一切都建立在一个秩序良好的【明朝败家子】商业环境之下,若只有书中所学,却无工商的【明朝败家子】兴旺,臣即为巧妇,也是【明朝败家子】无米下炊。因而臣不过是【明朝败家子】依附于新政之下的【明朝败家子】皮毛而已,侥幸得了些许家财,不值一提,可饮水思源,其根本,还在于方家门下欧阳部堂首开新政以及刘文善先生的【明朝败家子】恢弘巨著,此次查办钦案,更是【明朝败家子】齐国公出力最多,臣唯一值得称道之处,也不过是【明朝败家子】略尽了绵薄之力,拿出了些许银子出来而已,若只因如此,陛下便予厚赐,臣……受之有愧。”

  前头对于欧阳志和刘文善的【明朝败家子】吹捧,大家自动略过。

  可后头那一句,不过略尽绵薄之力,拿出了些许银子出来而已……而已,却听着,让人觉得心里堵得慌。

  有比这更扎心的【明朝败家子】吗?

  五百万两银子啊,是【明朝败家子】些许钱财?

  退赃还要亏两百万两呢,这……才绵薄之力?

  这是【明朝败家子】人说的【明朝败家子】话吗?

  弘治皇帝默然,眼中目光幽幽,不知在想着什么。

  此时,方继藩却道:“陛下,臣以为理当众赏,所谓千金买骨,若是【明朝败家子】王不仕拿出了五百万两银子,协助查办钦案,尚且不赏,自此之后,还有谁敢为朝廷效命呢,请陛下明查。”

  弘治皇帝眼中顿时亮了几分,心里笃定起来,颔首点头道:“礼部议定赏赐吧。”

  弘治皇帝说罢,看向了礼部尚书张升一眼。

  张升立马叩首道:“臣遵旨。”

  弘治皇帝随即又道:“至于齐国公的【明朝败家子】功劳,也要议一议,明日报到朕这里来。”

  “遵旨。”

  弘治皇帝交代过了,看了方继藩一眼:“退赃之事,还是【明朝败家子】方卿家和王卿家来,定要秉公而行。”

  …………

  众臣告退。

  方继藩随着人流走出大殿,他的【明朝败家子】弟子欧阳志和王不仕便跟在他的【明朝败家子】身后,亦步亦趋。

  欧阳志低着头,不发一言,猛地,他抬首起来,方才想到,好像自己又被人夸奖了。

  方继藩看了一眼自己这个木讷的【明朝败家子】弟子,不禁感慨,很心疼他,拍拍他的【明朝败家子】肩道:“近来吏部如何?”

  欧阳志想了想:“尚可。”

  欧阳志在外人眼里,是【明朝败家子】个油盐不进的【明朝败家子】人,反正无论怎么夸他,他都是【明朝败家子】一脸面无表情的【明朝败家子】样子,以至于吏部上下,人人都明白,欧阳部堂不喜溜须拍马。

  可在方继藩看来,自己这个首席大弟子,只是【明朝败家子】反应有点慢而已。

  反应慢点好,慢有慢的【明朝败家子】好处。

  他既然说了尚可,方继藩也没什么说辞了。

  走了老半天,方继藩忍不住又驻足:“最近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有什么难处?”

  欧阳志想了想,摇头:“没有。”

  “噢。”方继藩点头,继续前行。

  前行了数十步,方继藩终于忍不住了,又驻足:“你说实话,谁欺负了你?”

  欧阳志沉默了片刻:“恩师,没有人欺负学生。”

  方继藩便忍不住龇牙:“既如此,你吏部尚书退朝之后,不往崇文门去,跟我来午门做什么?”

  宫里有许多的【明朝败家子】城门,比如弘治皇帝出入s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大明门,外朝觐见,则为午门,而一般若是【明朝败家子】当值的【明朝败家子】大臣觐见,因为崇文门最靠近各个部堂和官署,因而,都是【明朝败家子】自崇文门出入。

  欧阳志一直尾随着方继藩,方继藩便想着他有话要说,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受了人欺负,受了委屈,本以为欧阳志的【明朝败家子】腼腆的【明朝败家子】人,所以难以启齿,方继藩给他很多机会,就想让他说出来。

  谁知道,这狗一样的【明朝败家子】东西,啥事没有,那跟来做什么?

  浪费他作为恩师的【明朝败家子】关怀心吗?

  欧阳志这才抬头看了看,不禁一拍额头,一脸惊讶的【明朝败家子】道:“哎呀,恩师,学生万死,学生光顾着跟着恩师,忘了该走崇文门了。”

  “学生告辞。”

  欧阳志似乎怕被方继藩责备,面上露出羞愧难当的【明朝败家子】样子。

  方继藩那口边狗一样的【明朝败家子】东西,面对这么个门生,终究是【明朝败家子】没有出口,换上了笑容:“去吧。”

  说起来,他最心疼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欧阳志的【明朝败家子】,欧阳志平时寡言少语,可叫他做什么,他总是【明朝败家子】不折不扣的【明朝败家子】执行,人是【明朝败家子】群居动物,每一个人都会被身边的【明朝败家子】人所影响,只要是【明朝败家子】人,就会有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小心思,唯独欧阳志,心无杂念,也绝不会被周遭的【明朝败家子】人所影响,这他娘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一个人才啊。

  …………

  退赃的【明朝败家子】事,进行的【明朝败家子】很快。

  银子如数押解过来。

  而后命所有受害者,统统拿了当初投入进如意钱庄的【明朝败家子】单据进行登记。

  如意钱庄这里,也已查抄到了账簿,一笔笔的【明朝败家子】账进行比对,都是【明朝败家子】由算学院的【明朝败家子】生员抽调来的【明朝败家子】。

  紧接着,开始将赃款进行发放,先从最小额的【明朝败家子】开始。

  百姓们得知可以退赃,一下子安静了,且西山钱庄在各处也都承办起了退赃的【明朝败家子】业务,这赃退得极快。

  不出意外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王不仕又发财了。

  百姓们的【明朝败家子】投资恰久鞒芗易印傀道并不多。

  如意钱庄曾吸入了大量的【明朝败家子】资金。

  现在这些资金统统退还回来,人们的【明朝败家子】手里又有了闲钱,一琢磨……也就是【明朝败家子】股市,虽也有涨跌,可毕竟……还是【明朝败家子】可信的【明朝败家子】。

  在如意钱庄案发之后,引发了股价的【明朝败家子】下跌之后,退赃的【明朝败家子】消息传出第二日,便开始上涨。

  这批受害之人,有了如意钱庄的【明朝败家子】教训,哪怕是【明朝败家子】拿着银子进入了股市,也大多显得稳妥了许多,不敢投入大起大落的【明朝败家子】新股,而是【明朝败家子】寻觅那些较为稳妥的【明朝败家子】股票投资。

  恰恰……

  王不仕所投资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这些较为稳妥的【明朝败家子】股票,且还是【明朝败家子】长期持有。

  在所有人一脸同情的【明朝败家子】看着王不仕,觉得王不仕做了冤大头,劝慰王不仕的【明朝败家子】时候。

  王不仕照旧摘下了墨镜,口里哈着气,而后取出丝帕来擦拭着墨镜,却云淡风轻的【明朝败家子】道:“无妨,多亏了退赃,老夫所持的【明朝败家子】股票,又挣了三五百万两银子。”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

  :。: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武帝重生  逆天邪神  黄金瞳  重活一次  龙组兵王  手术直播间  武帝重生  好名字  琴帝  异常生物见闻录  医女小当家  超凡传  全球高武  网游之邪龙逆天  系统供应商  雪中悍刀行  男性健康  网游之修罗传说  IT百科  莽荒纪  佣兵的战争  寒门崛起  明朝败家子  完美世界  妖神记  太监武帝  秦吏  大族激光  将夜  逆天邪神  北宋大表哥  超品相师  雪中悍刀行  房贷计算器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