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天诛地灭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天诛地灭

  ?方继藩最恨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数典忘祖的【明朝败家子】人。

  没有祖先,哪里来的【明朝败家子】自己啊。

  这等改名换姓之人,简直就是【明朝败家子】人间渣滓。

  碰到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也就是【明朝败家子】他们运气好,没有碰到方继藩,否则,以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性子,非要将其打死不可。

  王金元听说少爷要知会官府捉拿数典忘祖之人,顿时心便觉得有些寒。

  果然,少爷是【明朝败家子】不能得罪的【明朝败家子】啊。

  他忙道:“是【明朝败家子】,小人知道了,少爷放心,小人便是【明朝败家子】挖地三尺,也要将这些姓方的【明朝败家子】,统统都挖出来。”

  方继藩这才气顺了一些,自从融入进了方家的【明朝败家子】大家庭里,因为亲戚们多了,难免会有一些不肖的【明朝败家子】,惹得方继藩火冒三丈,不过细细想来,成日动气,不值得的【明朝败家子】,还是【明朝败家子】要以理服人为好,对于实在不可救药的【明朝败家子】,固然是【明朝败家子】要坚决的【明朝败家子】严惩,将这老鼠屎从肉体上清理出方家大家庭的【明朝败家子】队伍,可绝大多数方家人,还是【明朝败家子】承袭了老祖宗们老实忠厚的【明朝败家子】传统,哪怕是【明朝败家子】犯一些小错,也是【明朝败家子】可以原谅的【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道:“明日就动身,不要耽搁,我怕夜长梦多,多带一些人手去,江西布政使司各地府衙,统统先派人去抄录好黄册,这黄册抄录好了,事先备份,就算有人想要更改黄册,妄图改头换面,也由不得他们,除此之外,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准备一笔恰久鞒芗易印慨,要打通三教九流,凡是【明朝败家子】方家人聚集的【明朝败家子】渡口、码头、关卡,都要严防死守,切切不可有漏网之鱼。龙虎山那里,让我那师侄也要打个招呼,正一道在江西布政使司势力极大,既是【明朝败家子】沟通了阴阳,也连接了城乡,且徒众诸多,让他们协助。”

  方继藩说着,伸出手掌,缓缓将手指握起,最后攥紧拳头,目中闪过精光,咬牙切齿道:“我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亲人,一个都别想跑。”

  王金元忙是【明朝败家子】记下,仔细思量,原来少爷早就准备好了,自己只要奉命行事就成,如此看来,少爷是【明朝败家子】已在江西布置了天罗地网,诚如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佩服,佩服,少爷比老天爷还厉害。

  …………

  焦芳疲惫的【明朝败家子】被人送到了一处客栈。

  在西山医学院救治之后,很快,厂卫登门,开始了审讯。

  毕竟,这新药是【明朝败家子】在焦家炸开的【明朝败家子】,窃取新药,本就是【明朝败家子】大罪。

  焦芳内心的【明朝败家子】痛苦依旧,他木然的【明朝败家子】看着这些如狼似虎的【明朝败家子】差役,心知,自己若是【明朝败家子】稍稍答错,大限便至了。

  最终,求生的【明朝败家子】欲望,还是【明朝败家子】占据了他的【明朝败家子】身体,他一口咬定,新药藏匿在自己家中,自己完全不知情,自己每日按时当值,并不知家中发生了什么。

  焦家有七十四口人,到底是【明朝败家子】谁偷窃了新药,谁也没有实打实的【明朝败家子】证据,偏偏其他的【明朝败家子】七十三人,都死了个干净,可谓是【明朝败家子】死无对证。

  厂卫倒是【明朝败家子】没有焦芳上刑,将焦芳的【明朝败家子】供状,原原本本的【明朝败家子】送入宫中。

  很快,宫中就来了消息。

  焦芳家人窃取新药,理应严惩不贷,奈何尽都咎由自取,因此做罢。焦芳受株连,罢官,降为庶民。

  事到如今,一切都已没有了。

  焦芳自南镇抚司出来,浑浑噩噩,他穿着旧衣,蹒跚着走在这繁华的【明朝败家子】街道上,从前坐在马车上,居高临下的【明朝败家子】看着这芸芸众生,总觉得街道上的【明朝败家子】人,并不清晰和真切,可如今,他也归于众生之列,这等感受,实是【明朝败家子】令人酸楚。

  傍晚十分,他在客栈简单的【明朝败家子】洗漱之后,抵达了西山。

  特来拜见方继藩。

  听了门子来报,方继藩很意外。

  焦芳这老贼,这么快就放出来了?

  放出来也就罢了,居然会敢找上门来?

  这是【明朝败家子】找死。

  方继藩气定神闲,决定会一会他。

  刀斧手自是【明朝败家子】有的【明朝败家子】,足足一百多个,统统埋伏在屏风、帷幔和耳室。

  只要稍有动静,便可将他剁成肉酱。

  方继藩却是【明朝败家子】摆出空城计,表面上,这厅中只有他一人,他好整以暇的【明朝败家子】喝茶,面露微笑。

  焦芳入厅,居然没有大哭和大闹,而是【明朝败家子】复杂的【明朝败家子】看了方继藩一眼,而后,作揖行礼:“草民焦芳,见过齐国公。”

  方继藩道:“坐。”

  焦芳依言坐下,他很颓废,双目浑浊,家中遭了如此巨大的【明朝败家子】变故,换做任何人都无法承受,可他毕竟是【明朝败家子】焦芳,在激动和大哭大闹,且还差点面临生命危险之后,终于,他接受了这个难以接受的【明朝败家子】事实。

  “焦公寻我,何事?”

  “哎。”焦芳道:“盗窃新药,才致今日,焦家家破人亡,这怪不得齐国公,要怪,只怪老夫教子无方。”

  方继藩一头雾水,这老东西,到底想做什么?

  焦芳道:“老夫宦海浮沉了数十载,既看多了背信弃义,也见多了世态炎凉,因而,老夫只学到了一个道理。”

  方继藩低头呷了口茶,随他讲。

  焦芳顿了顿,随即道:“那便是【明朝败家子】: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这些年来,正因为如此,老夫才利益熏心,过去的【明朝败家子】事,是【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非非,因果得失,本以为老夫只要利己,便可立于不败之地,可哪里想到……哎,聪明反被聪明误,可见便连上天,都容不下老夫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

  他一脸悲凉,说到此处,忍不住用长袖去擦拭眼角,破家之痛,实是【明朝败家子】如锥刺心,痛不可言。

  方继藩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呵……这世上,自有公道,哪怕举头三尺没有神明,可善恶有报,我方继藩是【明朝败家子】相信的【明朝败家子】。一个人,若只想着自己,实是【明朝败家子】不堪为人。”

  “老夫已经受到了报应。”焦芳痛苦的【明朝败家子】闭上了眼睛。

  “你能明白就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老夫已是【明朝败家子】老了,垂垂老矣,而今,已是【明朝败家子】失去了一切,现在回首,一切成空,哎……到了老夫这个地步,也只能结个茅庐,了此残生。”

  方继藩道:“我可以借你一点柴草。”

  你看,时时刻刻不忘做点好事,一直都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为人的【明朝败家子】准则。

  焦芳张眸,却只顾着自说自话:“可是【明朝败家子】,若只如此,老夫又觉得,这一生,做的【明朝败家子】恶多了一些,老夫来之前,本想进入龙泉观修行,可听说,进入龙泉观修行价格不菲,三百两银子,才可换一个道牒,进入内院,还要交两百两。”

  方继藩:“……”

  焦芳叹口气:“老夫没钱,也想开了,既要改邪归正,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明朝败家子】好事,为何一定要执着于在寺庙和道观呢,无论在哪里,只能心怀善念,便可为这世间,添几分光彩。”

  方继藩见他说的【明朝败家子】云里雾里,不由道:“你到底说什么?”

  “哎。”焦芳道:“老夫是【明朝败家子】想说,虽是【明朝败家子】已到了油尽灯枯之时,老夫却还是【明朝败家子】希望,以此生洗清自己的【明朝败家子】罪孽,自此洗心革面。”

  方继藩显得不耐烦:“噢,知道了,做你的【明朝败家子】好事去吧,送客。”

  焦芳道:“老夫还有一些做善事的【明朝败家子】想法。”

  “滚开,我方继藩不需要你的【明朝败家子】善事!”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忍耐,已到了极限。

  他一声滚开,刀斧手已经就位了。

  再不走,就砍翻他。

  焦芳:“……”

  焦芳只好叹了口气,道;“其实,还有一件事,是【明朝败家子】关于西山钱庄的【明朝败家子】贷款的【明朝败家子】。”

  这一次轮到方继藩懵逼了,敢情这狗东西,是【明朝败家子】为了这个?

  焦芳沉痛的【明朝败家子】道:“老夫左思右想,如此巨款,老夫想来,是【明朝败家子】永远还不上,地,还给钱庄,老夫……苟延残喘,在这世间,也已是【明朝败家子】无亲无故,还请齐国公,看在老夫洗心革面的【明朝败家子】份上……”

  说着,他哽咽着,哭了。

  人混到了他这个地步,怎么能没有触动呢。

  他已一无所有,且那钱庄的【明朝败家子】债务,压的【明朝败家子】他透不过气来。

  人世间最悲惨的【明朝败家子】事,莫过于此。

  他哽咽着,老泪扑簌而下,接着,跪倒在地:“齐国公开恩哪。”

  方继藩抽抽鼻子,是【明朝败家子】怪可怜的【明朝败家子】,似乎,从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身上,也榨不出油来,方继藩叹口气:“走吧,走吧,地我收了,一笔勾销,哎,我方继藩就是【明朝败家子】心太软。”

  焦芳如蒙大赦,千恩万谢,微微颤颤而去。

  世间没有了那个吏部侍郎焦芳,却多了一个安贫乐道的【明朝败家子】焦老翁。

  方继藩唏嘘不已,看着他的【明朝败家子】背影,虽然自己感觉自己好像是【明朝败家子】被套路了,可又如何呢?这个世上,最难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做一辈子的【明朝败家子】好事,而恰恰,方继藩就是【明朝败家子】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

  刀斧手们从耳室里出来,一个个看向方继藩。

  人们赞颂着方继藩:“公爷真是【明朝败家子】慈悲为怀啊。”

  “论起来,焦氏也是【明朝败家子】神农之后,说不定,五千年前,是【明朝败家子】一家呢。”

  “啥?”方继藩打了个哆嗦,他看着那喜滋滋的【明朝败家子】家伙。

  这人吓了一跳,忙是【明朝败家子】战战兢兢:“学生……学生……”

  方继藩一拍大腿,豁然站起,眼睛放光:“不错,神农氏直系为焦姓,这……也是【明朝败家子】我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亲人哪,快,拦住他,别让他走了,立即给我绑结实了,给我送上船去,老是【明朝败家子】老了点,可毕竟血脉相连,打断了他的【明朝败家子】骨头还连着筋。”

  方继藩此时,不禁扼腕,太遗憾了,新药炸死了焦家七十多口,不然……

  ………………

  第三章送到,嗯,还有……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超级学生  圣墟  诡秘之主  超级神基因  飞剑问道  超品相师  酒神  汉祚高门  从零开始  万古神帝  天涯八卦  笔趣阁  超凡传  据说娱乐网  最强特种兵王  明朝败家子  开天录  三界红包群  混沌剑神  妖神记  明朝败家子  南方财富网  情话网  如意小郎君  我欲封天  全球高武  超品巫师  男性健康  无限进化  超级拍卖行  回到明朝当王爷  修真四万年  星座网  调教大宋  太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