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帝王之师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帝王之师

  方继藩和太子竟是【明朝败家子】亚圣……

  众人翰林们,内心震撼无比。

  其实圣人要出世之说,早在数年前,就在江南开始盛行。

  某种程度而言,这更像是【明朝败家子】一群失意文人们的【明朝败家子】精神寄托。

  他们深信在名教被篡改的【明朝败家子】面目全非之际,定会出现一个力挽狂澜的【明朝败家子】圣人,重新恢复旧的【明朝败家子】秩序。

  可渐渐的【明朝败家子】,这样的【明朝败家子】流言在南方流传的【明朝败家子】越来越广,越来越甚嚣尘上,便连京师,也开始受到了波及。

  无数人心心念念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等着一个圣人出现。

  这也滋生了某些怀有野心的【明朝败家子】人。

  倘若上天真的【明朝败家子】没有让一个圣人出世呢?

  那么,有人开始想要炮制出一个圣人。

  王佐,就是【明朝败家子】最理想的【明朝败家子】对象。

  王佐或许没有这样的【明朝败家子】野心,可架不住有许多人,想要借助他的【明朝败家子】名望和忠直,将他推到风口浪尖上去。

  可哪里想到……当答案揭晓的【明朝败家子】时候,这圣人,竟是【明朝败家子】天子。

  而天子之后,竟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和朱厚照。

  人们面面相觑,错愕的【明朝败家子】看着满面红光的【明朝败家子】弘治皇帝。

  再看看方继藩。

  最后,他们目光落在了王佐身上。

  呀,王部堂再喷血。

  大口大口的【明朝败家子】血水,喷洒出来,溅在地面上,染红了他浑身,这样血淋淋的【明朝败家子】画面让人觉得瘆人。

  可是【明朝败家子】暂时,大家的【明朝败家子】心思,没有放在这王佐身上。

  而是【明朝败家子】有人睁大了眼睛,看着李朝文,似乎在期待他说下去。

  弘治皇帝惊讶的【明朝败家子】扬眉,郑重的【明朝败家子】问道:“是【明朝败家子】吗?太子和继藩?”

  弘治皇帝同样很震惊。

  他们这样不着调的【明朝败家子】人也可以成为亚圣吗?

  李朝文却是【明朝败家子】脸不红,眼不眨的【明朝败家子】,一脸正色道。

  “陛下,此乃天意,臣不过是【明朝败家子】据实禀奏而已,若是【明朝败家子】臣由虚言,天厌之。”

  让一个方外之人,发出天厌之这样的【明朝败家子】毒誓出来,那么……再没有人怀疑李朝文的【明朝败家子】真假了。

  毕竟,李朝文已经让所有人证实了他的【明朝败家子】神通,而这神童,绝非人力可为,只有上天才可以做得到。

  既然上天有灵,身为方外之人的【明朝败家子】李朝文,又怎么敢轻易以老天的【明朝败家子】名义来发毒誓,甚至是【明朝败家子】……弄虚作假呢?

  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事,这李朝文绝对不敢忽悠的【明朝败家子】。

  老天无眼啊。

  有人在心里发出了感慨。

  可无论心里如何吐槽,谁也不敢反驳,再多的【明朝败家子】言语反驳,也是【明朝败家子】无力的【明朝败家子】。

  毕竟黄河的【明朝败家子】水都清了,这不就说明,李朝文说得都是【明朝败家子】真的【明朝败家子】嘛!

  没人在敢反驳,在敢有半分的【明朝败家子】质疑了。

  方继藩惭愧了。

  他汗颜道:“老天爷竟这样垂青于我吗?李师侄,话可不能乱说,这样说来,我心里惭愧的【明朝败家子】很,我何德何能,怎么能忝居于太子殿下的【明朝败家子】下座,更遑论,与陛下相列了,这定是【明朝败家子】骗人的【明朝败家子】,我不接受,我决不接受。”

  李朝文倾佩的【明朝败家子】看了一眼方继藩,心里感慨万千,师叔这样有大神通的【明朝败家子】人,还能保持着如此的【明朝败家子】谦逊,实在是【明朝败家子】很难得啊。

  虽然亚圣之说,不过是【明朝败家子】自己趁热打铁,师叔事前并不知情,而现在,他不能接受,可不成。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师叔建新学,桃李满天下,为朝廷培养了无数人才。奉圣天子之命,下西洋,历经千难万阻,正因有师叔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辅佐,圣天子才能大治天下,圣天子若是【明朝败家子】周文王,师叔就是【明朝败家子】姜太公,师叔怎么可以谦虚呢,小道为了参透这天机,已是【明朝败家子】折寿了十年,师叔……万万要接受啊。”

  李朝文一脸虔诚的【明朝败家子】说道。

  方继藩心里真是【明朝败家子】惭愧的【明朝败家子】很,看看左右,弘治皇帝似乎对此,并不反感。其他翰林,个个低垂着头,默不作声。

  那王佐,竟是【明朝败家子】不吐血了,居然让方继藩觉得有点遗憾。

  方继藩道:“我虽有赤胆忠心,也有爱民之心,所谓德如高山仰止,可是【明朝败家子】能力,却是【明朝败家子】有限,哎……”

  一声叹息。

  弘治皇帝背着手,心里却颇有几分陶醉。

  原来太子……竟也可以成为亚圣。

  他的【明朝败家子】心目中,方继藩才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德才兼备的【明朝败家子】人。

  而太子嘛……他会个啥?

  无论如何,这对皇家而言,有着莫大的【明朝败家子】好处,对于清除新政的【明朝败家子】障碍,推而广之,更是【明朝败家子】如虎添翼。

  弘治皇帝心里喜滋滋的【明朝败家子】,他不禁朝李朝文颔首点头。

  “李真人实是【明朝败家子】得道高人,敕命,李真人授予大真人号。”

  李朝文一愣。

  这真人和大真人是【明朝败家子】不同的【明朝败家子】。

  天底下,有许多的【明朝败家子】真人,可在正一道里,大真人只有一个,那便是【明朝败家子】张家的【明朝败家子】传人,也即是【明朝败家子】张天师。

  自己哪里敢和天师并列,这是【明朝败家子】欺师灭祖啊。

  李朝文忙拜倒:“臣之所学,尽为天师所授,岂敢加以大真人号,与天师并列,臣惶恐,恳请陛下收回成命,臣能被朝廷授予真人之号,已是【明朝败家子】仰慕圣天子恩,感恩戴德了。”

  李朝文拒绝的【明朝败家子】十分果断。

  这不是【明朝败家子】好玩的【明朝败家子】事。

  李朝文还是【明朝败家子】晓得厉害的【明朝败家子】。

  这是【明朝败家子】正一道的【明朝败家子】规矩,而他,只希望能够安安生生,做他的【明朝败家子】真人而已。

  能因师叔的【明朝败家子】原因,而一步登天,已是【明朝败家子】心满意足。

  弘治皇帝诧异。

  其他翰林面面相觑。

  看来……这位李真人,不但得了道,竟还不慕名利。

  境界之高,深不可测。

  弘治皇帝显然对李朝文的【明朝败家子】姿态很满意,世上少有这种清心寡欲的【明朝败家子】人,他又对着李朝文颔首。

  “不成想,你还有此心思,既如此,那么,卿依旧为真人吧,来啊,赐予龙泉观金三千万,赐土地田庄三万亩。”

  李朝文才松了口气,于是【明朝败家子】,叩谢皇恩。

  弘治皇帝道:“这圣人,朕不稀罕……”

  他说到这里。

  其他的【明朝败家子】翰林们又错愕了。

  那吐完了血的【明朝败家子】王佐也不禁愣住了,满脸诧异的【明朝败家子】看着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道:“朕乃天子,何须做圣人呢?朕的【明朝败家子】职责,不过是【明朝败家子】敬天法祖,下安黎民而已,圣人之号,不过是【明朝败家子】锦上添花。只不过,既然这是【明朝败家子】上天之命,朕也只好勉为其难的【明朝败家子】接受了。英国公年纪老迈,朕不忍心他操劳,不过此时,是【明朝败家子】非常之时,朕思虑再三,还是【明朝败家子】需劳动他动身,前往祖庙,祭祀列祖列宗,向列祖列宗们,上祭表,告知今日之事,如此,也算是【明朝败家子】告慰了列祖列宗们的【明朝败家子】在天之灵了。”

  弘治皇帝看向方继藩。

  方继藩朝弘治皇帝笑,笑得很开心。

  弘治皇帝板着脸:“如李真人所言,卿乃朕之姜太公,乃朕的【明朝败家子】左膀右臂,卿万万不可为此而沾沾自喜。”

  方继藩连连点头。

  “儿臣诚惶诚恐已是【明朝败家子】来不及,哪里敢骄傲自满。”

  弘治皇帝满意极了,面上露出喜悦的【明朝败家子】笑意来,随即他便开口说道:“如此甚好,你既也有文名,朕近来,一直都在思考着一件事,现在,却可以放心交给你了。”

  方继藩心里嘀咕,陛下成日琢磨这有的【明朝败家子】没的【明朝败家子】,很操劳啊。

  弘治皇帝背着手道:“皇孙年纪日渐长大,可在朕眼里,毕竟还是【明朝败家子】个孩子,从此往后,你便言传身教,做他的【明朝败家子】授业之师吧,让他在你身边,多听听你的【明朝败家子】教诲。”

  方继藩一愣。

  说起来,皇孙进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保育院,这一层关系之中,方继藩属于皇孙的【明朝败家子】开蒙老师。

  这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十分紧密的【明朝败家子】关系。

  不过……现在……弘治皇帝让自己做的【明朝败家子】,却是【明朝败家子】皇孙的【明朝败家子】授业恩师。

  这又是【明朝败家子】一层新的【明朝败家子】关系,蒙师是【明朝败家子】让皇孙开蒙,让他懂得学习。而授业恩师,就不同了,这是【明朝败家子】属于一对一的【明朝败家子】关系,彼此之间,可比父子一般。

  反正就是【明朝败家子】……事关到皇孙的【明朝败家子】事,方继藩一概可以管。

  皇帝这是【明朝败家子】要让自己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平生所学,统统传授给皇孙。

  那王佐听到此处,眼里,竟是【明朝败家子】闪过了一丝恐惧。

  这样说来,天子若是【明朝败家子】驾崩,接着,便是【明朝败家子】太子那个魔头登基,等太子驾崩,便是【明朝败家子】皇孙,也就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影子,克继大统。

  祖孙三代,都要和理学要仇啊。

  三代,足以改变天下的【明朝败家子】大势。

  完蛋了。

  他已来不及呜呼哀哉,居然觉得,本是【明朝败家子】有些缺血的【明朝败家子】自己,竟好像,又有感觉了,还是【明朝败家子】那熟悉的【明朝败家子】味道,喉头一甜,噗……

  鲜血四溅。

  方继藩本是【明朝败家子】要叩谢,见王佐这般,不禁喊到:“呀,王部堂又流血了,这是【明朝败家子】病入膏盲的【明朝败家子】征兆,来人,来人,我看他的【明朝败家子】肺定是【明朝败家子】有损,要紧急手术,开膛破肚不可。”

  王佐头晕目眩之中,听到这些话,已是【明朝败家子】吓得浑身汗毛竖起,张着溢血的【明朝败家子】口,含糊不清道:“我无病,我无病。”

  方继藩哪里会理会他,依旧朝人吩咐道。

  “不可讳疾忌医,来人,将他抬去医学院。”

  外头,有差役听了吩咐,哪里敢怠慢,匆匆抬了人,便要走。

  王佐发出了凄厉的【明朝败家子】大喊:“我无病,我无病……”

  这声音,由近而远。

  可那凄惨的【明朝败家子】声音,却如绕梁一般,至今没有在堂中散去。

  面如死灰的【明朝败家子】翰林们,仿佛在耳畔,还能听到这凄厉的【明朝败家子】吼叫,都不禁打了个寒颤,果然……报复来了。

  他们已经可以想象,被绑在手术台上的【明朝败家子】王佐,被人用锋利的【明朝败家子】刀子,剁成肉碎的【明朝败家子】模样了。

  想到这里,他们的【明朝败家子】身体竟是【明朝败家子】不由的【明朝败家子】发颤。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盛唐小相公  琴帝  锦衣夜行  天涯八卦  雪中悍刀行  全本小说网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无限进化  中药大全  凡人修仙传  天影  手术直播间  汉乡  神墓  全本书屋  五行天  寒门崛起  健康报网  逆天邪神  超级学生  史上最强店主  万古天帝  修真聊天群  锦衣夜行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寒门崛起  神道丹尊  落秋中文  莽荒纪  盘龙  混沌剑神  重活一次  魔神狂后  中华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