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用药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用药

  这小宦官拜在地上。

  听了萧敬问起:“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太子和齐国公,领着一群大夫,乌泱泱的【明朝败家子】来,说是【明朝败家子】有什么药……”

  他的【明朝败家子】话,倒是【明朝败家子】令弘治皇帝和萧敬对视了一眼。

  萧敬心疼的【明朝败家子】看了一眼已是【明朝败家子】气若游丝的【明朝败家子】弘治皇帝。

  他咬咬牙:“快请他们进来,不过……却是【明朝败家子】要小心了,不可让他们靠近。”

  ……

  一群大夫们,一个个感慨着皇宫的【明朝败家子】宏伟。

  这是【明朝败家子】新皇宫,是【明朝败家子】咱们的【明朝败家子】祖师爷建的【明朝败家子】,了不起啊,从前远远眺望,还不觉得什么,现在置身其中,竟是【明朝败家子】别样的【明朝败家子】感受。

  大家都显得紧张,此番被太子殿下和方继藩带入宫中来,他们本是【明朝败家子】激动不已。

  新药已经制出来了,将近一个月功夫,无数人不知疲倦,日日夜夜的【明朝败家子】进行反复的【明朝败家子】研究。

  有了培育霉菌的【明朝败家子】方法,有了一个大致的【明朝败家子】方向,在经过了数百次的【明朝败家子】试错之后。

  当有人小心翼翼的【明朝败家子】将肺痨的【明朝败家子】病毒里注入这新的【明朝败家子】霉菌之后,病菌开始渐渐的【明朝败家子】从组织里脱落。

  当时整个研究所,都沸腾了。

  朱厚照寻了人来临床,研究了一番,已经来不及等那病人是【明朝败家子】否好转,在确认对身体无害之后,便拉着方继藩,入宫觐见。

  至于这些医学生,既是【明朝败家子】带来打下手,也是【明朝败家子】带来临床的【明朝败家子】。

  医学生们对于治任何‘疑难杂症’,都有浓厚的【明朝败家子】兴趣。

  这主要得益于求索期刊。

  谁第一次见证了治疗肺痨,那么……在此基础上,论文通过的【明朝败家子】几率就极大。

  一群人,至奉天殿。

  奉天殿显得萧索,因为陛下不希望将此病,在宫中传播开来,这些日子,他都在奉天殿里养病,寻常人等,不得靠近皇帝五十步。

  当值的【明朝败家子】宦官,锐减了不少。

  朱厚照急匆匆的【明朝败家子】入殿,抬头看了弘治皇帝一眼,鼻头有点发酸。

  这已一个多月不见了,心思都扑在新药上头,可若是【明朝败家子】说不急,却是【明朝败家子】假的【明朝败家子】。

  朱厚照拜下:“儿臣见过父皇。”

  弘治皇帝只看了朱厚照一眼,他已极虚弱了,胸口像堵了棉花,只微微颔首。

  接着,朱厚照起身,大手一挥:“准备。”

  一声令下。

  医学生们顿时开始忙碌了起来,有人出去床榻,有人准备了架子。

  有人打开了药箱,有人取出了针,用镊子放入了消毒的【明朝败家子】药液里。

  每一个人,激动的【明朝败家子】脸微微发红,却又有些害怕。

  方继藩道:“请陛下下殿,来……躺在这里。”方继藩顿了顿,见弘治皇帝没什么动静,便又道:“陛下只和萧公公在此,太子殿下的【明朝败家子】性子,陛下岂会不知,陛下,三思啊。”

  这是【明朝败家子】威胁。

  赤裸裸的【明朝败家子】威胁。

  什么三思。

  不就是【明朝败家子】说,以太子的【明朝败家子】蛮劲,说不准亲自把弘治皇帝拽下来。

  是【明朝败家子】自己下来,还是【明朝败家子】太子动手,陛下看着办吧,我方继藩,是【明朝败家子】无能为力了。

  弘治皇帝顿时有一种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明朝败家子】感觉。

  他和萧敬对视一眼,萧敬跪下:“陛下,事到如今,试一试,又何妨呢,奴婢……扶陛下下殿。”

  说着,他起身,小心翼翼将弘治皇帝搀扶起来。

  弘治皇帝既是【明朝败家子】无奈,却也知道,太子定是【明朝败家子】为了这一场医治,花费了无数的【明朝败家子】心思。

  别人家的【明朝败家子】儿子,所谓的【明朝败家子】孝心是【明朝败家子】哭的【明朝败家子】死去活来,到病榻之前,尽心服侍。

  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儿子,却是【明朝败家子】连续一个多月,没有丁点的【明朝败家子】踪影。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十分配合的【明朝败家子】起身:“朕只担心,此病染给了厚照和继藩。”

  朱厚照笑嘻嘻的【明朝败家子】从袖里取了一个口罩:“陛下,有这个就成了。”

  所有人都戴上口罩。

  萧敬有点发懵。

  戴口罩可以免感染……为何不早说?

  他硬着头皮,将弘治皇帝搀扶下殿。

  而后,睡下。

  朱厚照便道:“平时三更半夜也不睡觉,清早又起得这么早,还不爱吃牛肉,你看看,这百病就滋生了。”

  弘治皇帝居然摆出了和王勇一样,生无可恋的【明朝败家子】表情。

  “先来看看病情到了何等的【明朝败家子】地步,张嘴。”

  还来?

  弘治皇帝眼睛落在方继藩身上。

  方继藩在一旁,笑嘻嘻的【明朝败家子】道:“陛下,配合太子殿下便是【明朝败家子】。”

  弘治皇帝轻车熟路,张嘴,而后啊的【明朝败家子】一声。

  朱厚照便翻白眼:“没叫你‘啊’,你偏要‘啊、啊、啊’,自作聪明,和一个孩子一样。”

  弘治皇帝:“……”

  方继藩在一旁,取了一根绳子,绑住了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胳膊。

  而后,另一边,已有医学生取了针来了。

  见着这针……

  弘治皇帝心里想,还好,这一次不是【明朝败家子】刀子,朕这一次……是【明朝败家子】幸运的【明朝败家子】……

  可朱厚照已是【明朝败家子】一针,扎入了弘治皇帝胳膊上。

  这猝不及防的【明朝败家子】一针下来……疼痛感竟比动刀子要疼的【明朝败家子】多,弘治皇帝骤然浑身像是【明朝败家子】炸了一般,发出了啊的【明朝败家子】声音。

  一针下去之后,世界清净了。

  几十个大夫个个既是【明朝败家子】激动,又有几分胆怯的【明朝败家子】探头探脑,看着弘治皇帝。

  “这……这……咳咳……这是【明朝败家子】什么药,竟要扎入身体里。”

  “这是【明朝败家子】儿臣历经了千辛万苦,和继藩一道研究出来的【明朝败家子】新药,此药,叫啥?”朱厚照看向方继藩。

  方继藩道:“还没想好名字。”

  “管他叫什么呢,反正……能有效果便好了。”朱厚照手里拿着棉团,塞住了弘治皇帝针口的【明朝败家子】位置,似乎是【明朝败家子】因为针口太粗了,以至于这鲜血有点止不住。

  弘治皇帝脸色苍白,尤其是【明朝败家子】平躺,这平躺着,更觉得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呼吸困难,总想咳嗽,可又咳不出。

  他迷迷糊糊的【明朝败家子】看着朱厚照。

  这家伙……却还像一个没心没肺的【明朝败家子】少年郎一般。

  再加上方继藩在旁贼头贼脑的【明朝败家子】样子……

  “哎……”

  弘治皇帝居然露出了欣慰的【明朝败家子】笑容。

  无论如何……

  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儿子和女婿,为了治病,花费了这么多功夫,看看他们憔悴的【明朝败家子】模样,想来……已经许多日子,不曾睡过好觉了。

  凭着这个,此病能不能治好,又有什么关系摹久鞒芗易印控。

  这是【明朝败家子】不治之症,弘治皇帝不曾巴望太多。

  只要临走之时,尽力少一点遗憾便好。

  他咳嗽之后,气顺了少许,而后看向朱厚照:“朕诏你入宫,你竟不来。”

  “父皇不是【明朝败家子】早知道了吗?我在制药啊。”

  “可……”弘治皇帝觉得自己心又跳的【明朝败家子】厉害,朱厚照总能让他情绪激动,他甚至怀疑,这肺痨,是【明朝败家子】被朱厚照气的【明朝败家子】:“此等千钧一发之时,倘若朕不治,你不在榻前,若是【明朝败家子】有失,当如何?”

  朱厚照道:“我还有皇兄弟吗?父皇,你还私下里生了儿子呀,不然,你只有我一个儿子,倘若有失,担心什么?我还巴不得有人敢来抢夺天子位呢,到时我立即跑去山东,不,我要跑去大漠去,振臂一呼,教幸福集团数十万兵马,还有天津卫水师听我号令,我杀入京师,将这些乱臣贼子,杀个片甲不留,诛戮他们九族。”

  这样一说,朱厚照居然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

  他做梦都希望有人能够叛乱,好让他这英雄有了用武之地,别人是【明朝败家子】投笔从戎,朱厚照是【明朝败家子】投手术刀捡起大刀来从戎。

  弘治皇帝摆出了王勇一般,生无可恋的【明朝败家子】样子,顿时觉得这个世界,索然无味。

  萧敬见了,忙道:“哎呀,陛下这是【明朝败家子】怎么了,陛下这是【明朝败家子】怎么了?”

  “正常的【明朝败家子】,正常的【明朝败家子】。”边上一个医学生认真的【明朝败家子】道:“用了这药,都会引发抑郁之症,过一段时间,也就缓解了。”

  萧敬万万想不到,一个小大夫,敢在这里插嘴,拉着脸:“你是【明朝败家子】何人,有什么资格敢说这样的【明朝败家子】话。”

  医学生很认真的【明朝败家子】道:“在下吴烨,在西山医学院,非正常人类研究所公干,齐国公,乃学生师祖。”

  萧敬:“……”

  吴烨继续道:“陛下现在的【明朝败家子】症状,和当初临床的【明朝败家子】一个患者,相似极了,因此,请公公放心,这是【明朝败家子】此类药物的【明朝败家子】正常反应。”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就爱读小说  第一序列  花百科  好名字  卡徒  经典古诗词  帝道独尊  修真聊天群  超级吞噬系统  民国谍影  努努书坊  天下第九  龙组兵王  斗战狂潮  雪中悍刀行  修真聊天群  伏天氏  秦吏  盛唐小相公  剑来  圣墟  手术直播间  笔趣阁  调教大宋  魔界的女婿  重活一次  全职高手  全本小说网  医统江山  民国谍影  完美世界  超神机械师  99养生网  完美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