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虎父无犬子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虎父无犬子

  方继藩已经清醒了,处处都要钱啊。

  可是【明朝败家子】有什么办法呢。

  当初,是【明朝败家子】自己教他们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也是【明朝败家子】自己教授他们,要脚踏实地,心系贫苦。

  自己让弟子们,做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做一个有益于天下苍生的【明朝败家子】人。

  现在……

  方继藩道:“去准备吧,这账,挂在四洋商行上头,四洋商行经略海外,拿出一点银子来,也并无不可。好了,给本少爷滚。”

  王金元还想说什么,可听到一个滚字,就好像方继藩扔出了飞盘,嗖的【明朝败家子】一下,他便跑了。

  方继藩摇摇头,不禁唏嘘。

  过了一个时辰,宫里来人,召方继藩入宫觐见。

  方继藩哪里敢怠慢,匆匆入宫。

  弘治皇帝手里头,也拿着一份奏报,是【明朝败家子】锦衣卫自天津卫送来的【明朝败家子】。

  他低头,沉吟,不语。

  方继藩行了礼,弘治皇帝却是【明朝败家子】恍然不觉。

  方继藩无奈,只好尴尬的【明朝败家子】站在一旁。

  萧敬低眉顺眼的【明朝败家子】站在弘治皇帝一侧,垂着头,大气不敢出。

  弘治皇帝方才抬头,看了方继藩一眼:“刘文善真是【明朝败家子】个善人啊。”

  “陛下……”方继藩想解释一点什么。

  弘治皇帝摆摆手:“朕让他去流通宝钞,他倒是【明朝败家子】好,去周济西洋百姓了。”

  方继藩道:“陛下,儿臣以为……”

  弘治皇帝又摆手,随后打断方继藩道:“你想解释什么?”

  “……”

  方继藩良久,摇摇头:“儿臣不想解释什么。”

  弘治皇帝苦笑:“其实……也不必解释,他做的【明朝败家子】,不正是【明朝败家子】这普天之下,圣人所传授的【明朝败家子】道理吗?只是【明朝败家子】这道理,人尽皆知,可是【明朝败家子】……真正肯去做的【明朝败家子】人,却是【明朝败家子】不多。”

  方继藩尴尬的【明朝败家子】道:“陛下的【明朝败家子】意思莫非是【明朝败家子】,我们之中一个出了一个傻子,他居然真照着书里去做了。”

  弘治皇帝瞪了方继藩一眼:“此事,对四洋商行会有何影响。”

  “儿臣担心,年底的【明朝败家子】报表,会有些难看。”方继藩老老实实的【明朝败家子】道。

  弘治皇帝道:“不会跌太多吧。”

  “理应不会。”

  “可以确认吗?”

  “这……想来可以吧。”

  弘治皇帝叹口气:“由着刘文善去吧,朕已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了。或许……他是【明朝败家子】对的【明朝败家子】,错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朕,错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我们。”

  弘治皇帝将奏报搁到了一边:“宝钞的【明朝败家子】推行,至今还没有眉目,这才是【明朝败家子】令朕所担心的【明朝败家子】,朕看过刘文善的【明朝败家子】《货值论》,此书认为,大明要制天下,当效始皇帝,始皇帝书同文,车同轨,此后,才有了天下一统的【明朝败家子】基业。可到了如今之天下,强行同文同轨,实为不智,就如那交趾,交趾本与我大明同文,自称小中华,大明要制服它,尚且花费了无数的【明朝败家子】功夫,文皇帝在时,耗费无数的【明朝败家子】钱粮,最终却抱憾而归,到了朕手里,才勉强调遣精兵良将,灭安南,置郡县,这些年来,交趾依旧还有反复叛乱的【明朝败家子】消息,交趾如此,西洋如此之大,就更不必提了。”

  “因此,他的【明朝败家子】构想是【明朝败家子】,先推行宝钞,宝钞合一,则商货通,这同文同轨,也就只是【明朝败家子】时间的【明朝败家子】问题了。”

  “朕读了此书,深以为然,战争……终究不是【明朝败家子】长久之计。”

  方继藩道:“刘文善虽爱胡乱发善心,可看问题,却是【明朝败家子】准的【明朝败家子】,儿臣也不喜欢打打杀杀,所谓好战必亡、忘战必危,历来好战的【明朝败家子】,没有一个长久的【明朝败家子】,吾皇圣明,虽恃强而不凌弱,善战,却无赫赫之功,浩荡天恩,如甘霖而下,四海之地,若知陛下怜悯之心,必当生生世世,铭记陛下恩德。”

  弘治皇帝挥手:“朕乏了。”

  方继藩行礼,告退。

  近来朱厚照心思都在研究院里,顺天府的【明朝败家子】事,渐渐上了轨道,这么多官吏都在忙碌,好似也不缺一个方继藩。

  方继藩现在每日是【明朝败家子】让人去顺天府点个卯,便算是【明朝败家子】尽了顺天府少伊的【明朝败家子】责任了。

  从宫中出来,左右无事,索性便去军事书院,到了门口,又怕太惹人主意,坐在车里,让人去将方正卿叫出来。

  方正卿个头已高了许多,和方继藩倒是【明朝败家子】一个模子里出来的【明朝败家子】,只是【明朝败家子】他皮肤黝黑了不少,身上多了几分阳刚之气,穿着一身军服,威风凛凛,腰间还佩着一柄刀,走起出来,身上的【明朝败家子】衣甲哗哗作响。

  听说父亲来探望自己,他显得高兴极了。

  西山军事学院,现在招募的【明朝败家子】,多是【明朝败家子】勋贵子弟,也有不少英烈之后,前些日子,弘治皇帝下旨,命宗室子弟入学。

  这方正卿,也算是【明朝败家子】皇恰久鞒芗易印孔国戚,自然也被招募了进去。

  进了书院,便如进了诏狱,一年到头,也沐休不了几天,成日都在书院里,每日操练,学习新的【明朝败家子】军事理论。

  这书院的【明朝败家子】领头人,乃是【明朝败家子】朱厚照,方正卿身子结实了许多,再加上,此前在保育院,他本就有行伍的【明朝败家子】经验,倒是【明朝败家子】不觉得吃苦。

  见了方继藩,方正卿行了个军礼,双手抱拳,身子却是【明朝败家子】绷直:“父亲。”

  方继藩上下打量着他:“你的【明朝败家子】母亲,老是【明朝败家子】在为父的【明朝败家子】面前念叨,说摹久鞒芗易印裤入了军事书院,整日不着家,她对你挂念的【明朝败家子】很,想送一些东西进书院去,让你补补身体,书院里也禁绝外头的【明朝败家子】食物,怎么样,在书院里如何。”

  方正卿道:“前两日小考,儿子名列前茅,得了嘉奖。”

  “是【明朝败家子】吗?”对于嘉奖,方继藩显得有些怀疑,这书院上上下下,除了名誉院长之外,哪一个不是【明朝败家子】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徒孙辈,天知道这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看在自己的【明朝败家子】面上。

  方继藩语气缓和:“进了这里,吃了不少的【明朝败家子】苦吧。”

  “还好。”方正卿道:“就是【明朝败家子】许久不见从前的【明朝败家子】朋友,心里……”

  方继藩正色道:“皇孙是【明朝败家子】未来的【明朝败家子】皇帝,他能成日和你一般胡闹吗?”

  方正卿乖乖点头:“是【明朝败家子】,儿子错了。”

  方继藩才笑吟吟的【明朝败家子】看着方正卿,恢复了几分慈父的【明朝败家子】模样:“为父除了来看你之外,还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这消息,你别乱说。”

  “啊?”

  方正卿看着方继藩。

  方继藩轻描淡写道:“前几日,总觉得你的【明朝败家子】母亲,有些异样,像是【明朝败家子】……有身孕了,不过这只是【明朝败家子】可能,现在也说不得准,消息未确认,为父也不好胡说,谁都没有告诉,只是【明朝败家子】让你的【明朝败家子】母亲,好生的【明朝败家子】养着,怎么样,惊不惊喜?”

  “呀……”方正卿猝然无备。

  方继藩眼里放光。

  不过……这消息暂时还不敢确认,可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内心深处,又何尝不想开枝散叶呢。

  自己现在还年轻,还有希望。

  “说不清,你要多一个兄弟了。”

  “呀……”方正卿一脸懵逼的【明朝败家子】看着父亲。

  方继藩板着脸:“怎么,你不高兴。”

  “没,没有。”方正卿摇头:“只是【明朝败家子】……消息来的【明朝败家子】太突然。”

  方继藩叹口气:“为父又何尝不觉得突然呢,当然,此事,谁都不可说。”

  “噢。”方正卿点头。

  方继藩拍拍他的【明朝败家子】肩:“好好的【明朝败家子】在书院里读书,将来,学了一身本事,才可光大家业,我们方家,是【明朝败家子】积善之家,世世代代,清清白白,为国尽忠,守境安民,你的【明朝败家子】曾祖如此,你的【明朝败家子】大父如此,为父也是【明朝败家子】如此,为父将来能传给你的【明朝败家子】,未必是【明朝败家子】什么乱七八糟的【明朝败家子】爵位,也未必是【明朝败家子】什么富可敌国的【明朝败家子】财富,真正最宝贵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列祖列宗们的【明朝败家子】声名,还有为父教授你的【明朝败家子】为人处世之道,正卿啊正卿,高贵的【明朝败家子】人格,才是【明朝败家子】根本,你谨记着为父的【明朝败家子】话,知道了吗?”

  方正卿挠挠头:“呀……”

  方继藩恼羞成怒:“你又呀什么?”

  方正卿道:“爹,你不打算将爵位和家财传给我了呀?”

  方继藩脸青一块红一块:“粗俗!”

  方正卿幽幽道:“人家载墨,还有皇帝要继承呢。我啥都没有吗?不给就不给,可道理不是【明朝败家子】这样的【明朝败家子】理,我是【明朝败家子】你儿子啊,亲的【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叹口气道:“你要气死你爹,你这个蠢货,听不懂为父的【明朝败家子】话外音,滚蛋。”

  方正卿道:“不给可以明说,大不了我自个儿去建功立业,可自小到大,你今日讲这个道理,明日讲那个道理,又打又骂,我是【明朝败家子】你儿子,这是【明朝败家子】该当的【明朝败家子】,可打了骂了,东西都给别人,这是【明朝败家子】为人父该做的【明朝败家子】事吗?”

  方继藩要吐血。

  方正卿一甩头:“不给就不给,等我从书院肄业了,就去黄金洲,去投奔大父,跟着大父,去给咱们大明打江山去。”

  方继藩捂着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心口:“从小就让你好好的【明朝败家子】学习,这汉语博大精深,深不可测,你这狗东西,书读到狗肚子里了,竟是【明朝败家子】不能理解。罢了,我当没你这个逆子。”

  方正卿想甩头,又不敢,乖乖的【明朝败家子】道:“好吧,儿子错了,儿子给父亲赔罪。”

  啪嗒跪下,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方继藩才好受了一些:“你要挣功名,这想法是【明朝败家子】对的【明朝败家子】,不能躺在祖宗的【明朝败家子】功劳簿子上混日子,咱们方家,要一代比一代强,好了,懒得和你交流,鸡同鸭讲,进书院去吧。”

  “噢。”方正卿抬头,看了一眼方继藩,欲言又止:“父亲,你也要多保重身体,早睡早起。”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医道无双  我的1979  经典语录  神道丹尊  减肥方法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医道无双  寒门崛起  造梦天师  锦衣夜行  房贷计算器  太初  武极天下  笔趣阁小说  tplink  圣龙图腾  从零开始  太监武帝  国色芳华  秦吏  个性说说  巫神纪  笔下文学  头条新闻  佣兵的战争  九鼎记  圣墟  无敌天下  逆天邪神  第一星座网  北宋大表哥  笔趣阁小说  魔神狂后  开天录  天下第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