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裂土开疆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裂土开疆

  方继藩历来对封地是【明朝败家子】极敏感的【明朝败家子】。

  倒不是【明朝败家子】不想。

  而是【明朝败家子】不能。

  想想当初,朱允炆为了削藩,亲叔侄都反目,杀了个血流成河。

  更不必说,异姓的【明朝败家子】封地了。

  朝廷对于宗室尚且如此,能给方家封地吗?

  怎么瞧着,都像是【明朝败家子】猪肥了,要洗刷刷一下,吃一顿好的【明朝败家子】,然后宰了过年的【明朝败家子】节奏啊。

  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内心千回百转后,立即道:“陛下何出此言,臣父子二人,对陛下赤胆忠心,风里雨里、刀山火海……”

  奉承话虽好听,但是【明朝败家子】说话也是【明朝败家子】耗时间的【明朝败家子】。弘治皇帝压压手打断方继藩道:“朕的【明朝败家子】意思是【明朝败家子】……你立了这么多功劳,朕也没有什么可赏赐的【明朝败家子】,方家历代为我大明建功立业,怎么可以不给予重赐呢?”

  “从前,朕对你是【明朝败家子】吝啬了一些。”

  嗯,很有道理,说的【明朝败家子】大大的【明朝败家子】实话。

  方继藩下意识的【明朝败家子】点头,又连忙摇头:“不,不,不,陛下对儿臣,真是【明朝败家子】没的【明朝败家子】说,吝啬二字,不知从何说起?”

  弘治皇帝笑了笑,他保持着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节奏,继续道:“你知道是【明朝败家子】为何吗?因为朕觉得你当时还太年轻,年纪轻轻,给你厚赐,只怕养成你骄纵的【明朝败家子】性子啊。”

  “朕呢,只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这都是【明朝败家子】朕的【明朝败家子】至亲,是【明朝败家子】朕的【明朝败家子】骨血。女儿嫁给了你,朕自将你当做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儿子看待。”

  说到此处,弘治皇帝站起来:“何况,你立下如此功劳,你的【明朝败家子】那些门生弟子,哪一个不是【明朝败家子】为朝廷效忠,奋不顾身,都是【明朝败家子】有汗马功劳的【明朝败家子】啊。而这些,又何尝不是【明朝败家子】你的【明朝败家子】功劳?朕一直都在想一件事,现在算是【明朝败家子】想通了,你也老大不小啦……你是【明朝败家子】方家人,朕的【明朝败家子】女儿,也是【明朝败家子】方家的【明朝败家子】人,方家……该有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宗庙了。”

  方继藩:“……”

  宗庙和宗祠是【明朝败家子】两个概念。

  宗祠是【明朝败家子】一般家族供奉祖宗的【明朝败家子】地方。而一旦升格成了庙,那只有皇帝和裂土封疆的【明朝败家子】国王才有资格的【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感觉有点冷,越来越觉得……有点儿危险的【明朝败家子】气息。

  他张口想要说什么。

  弘治皇帝道:“此时你一定心里很是【明朝败家子】不安。”

  方继藩又立即摇头:“陛下怀柔远人,德泽四海,儿臣在陛下面前,如沐春风,岂会有不安的【明朝败家子】心思,儿臣心里很踏实。”

  弘治皇帝露出微笑。

  他是【明朝败家子】很了解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

  他沉默片刻,又继续道:“今时不同往日了,朕一直都在想一个问题。这天下有万邦,我大明自居其中,要做这天朝上国,天朝之外,数不尽的【明朝败家子】疆土,我大明可以尽收吗?不可以,这天下太大了,连大明都不可以将其彻底收入囊中的【明朝败家子】地步。因此,大明自然还是【明朝败家子】那个大明,那个天朝上邦!其余诸邦,自是【明朝败家子】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也。”

  缓了一下,弘治皇帝拿起一旁的【明朝败家子】茶盏喝了一口茶,又道:“朕又在想,那万邦之国君,既不读孔孟,又与我大明,非同文,又不同种,朕……怎么可以信任他们呢?既然不可信任,那么为何,朕的【明朝败家子】至亲,不可以开疆裂土,却令他们称孤道寡?”

  方继藩慢慢的【明朝败家子】开始明白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意思了。

  分封?

  这似乎是【明朝败家子】效法周朝的【明朝败家子】先例啊。

  周武王灭周之后,事实上,周王朝的【明朝败家子】核心统治区域并不大,九州之地,遍布了先商时期的【明朝败家子】遗民以及东夷和各种异族。

  在周天子看来,放眼看去,这九州,遍布了敌人。

  为了开拓疆土,分封制便孕育而生。

  无数周天子的【明朝败家子】族人和功臣们,被分封到各处,让他们建立城邦,去开辟新的【明朝败家子】疆土,在九州之地上,大大小小的【明朝败家子】诸侯国建立起来,他们以血缘为纽带,以周礼为规范,向上,听从周天子的【明朝败家子】号令,向下,治理国人百姓,对外,则披荆斩棘,与夷人作战。

  现在大明的【明朝败家子】情势,与周天子的【明朝败家子】时代,竟有些相似。

  现下的【明朝败家子】内阁制,虽可统御两京十四省,甚至是【明朝败家子】各都司,可是【明朝败家子】,再远的【明朝败家子】距离,想要维持统治,就达到了极限了。

  譬如昆仑洲,倘若有一日,大明得到了昆仑洲的【明朝败家子】土地,这昆仑洲距离大明有万里之遥,那里发生了任何事,等他们的【明朝败家子】奏疏报上来,已过去了一年半载,这一年半载里,再等内阁进行票拟,皇帝做出了裁决,诏书送到了昆仑洲,啥事都凉了。

  而唯一解决的【明朝败家子】办法,就是【明朝败家子】大明在那里,需要一个能够做决策的【明朝败家子】代理人,这个代理人必须得有权威,毕竟,若是【明朝败家子】权威不足,这万里之外,谁肯服气他?

  可是【明朝败家子】权威是【明朝败家子】建立在生杀夺予之上的【明朝败家子】,那么,一旦一个人拥有了绝对的【明朝败家子】权威,既掌握了军队,又可以提拔官员,甚至还可随时罢免甚至是【明朝败家子】对人动用刑罚,那么……这个人是【明朝败家子】什么?

  是【明朝败家子】王!

  当然,大明既然觉得,册封这样的【明朝败家子】藩王,好像很麻烦,大不了,这块地,不要了。

  可是【明朝败家子】地不要了……在这里,依旧还会有一个王,因为只要有人,最终会形成统治者。

  这个统治者,几乎是【明朝败家子】当地的【明朝败家子】土人,他和大明没有任何的【明朝败家子】关联,甚至连语言都不相同。

  那么相比于,皇帝册封自己的【明朝败家子】亲族,显然这个‘外人’不是【明朝败家子】最好的【明朝败家子】选择。

  想来,正因为如此,弘治皇帝才起心动念,有了这个念头。

  从前在人们心目中,所谓的【明朝败家子】天下,只有九州之地,于是【明朝败家子】乎,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酣睡。

  而如今,天大地大,思维也就不同了。

  弘治皇帝看着方继藩若有所思的【明朝败家子】样子,笑吟吟的【明朝败家子】道:“朕这些日子想明白了。所以……”他的【明朝败家子】脸色认真起来,继续道:“朕打算召年轻的【明朝败家子】宗室统统入西山军事学院读书学习,让他们慢慢的【明朝败家子】学吧,将来……或许会有用的【明朝败家子】上的【明朝败家子】地方。方正卿……”

  弘治皇帝说到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外孙,他手指轻轻的【明朝败家子】磕了磕案牍:“朕也有意让他入军事学院读书,他是【明朝败家子】朕的【明朝败家子】外孙,也是【明朝败家子】朕的【明朝败家子】骨肉……你明白朕的【明朝败家子】意思吗?”

  方继藩明白了,于是【明朝败家子】心里轻松起来。

  是【明朝败家子】啊,皇帝总不能把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外孙给宰了吧,他忙道:“陛下圣明。”

  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唇边又露出了笑意,道:“从前呢,朝廷是【明朝败家子】唯恐这宗室有本事,现在,朕则是【明朝败家子】生怕宗室们没有一技之长啊。当然……现在……说这些还早了一些,朕等你的【明朝败家子】好消息。还有……”弘治皇帝拉下脸来:“为何秀荣自生了正卿之后,一直没有动静。”

  “这……”方继藩张大口,想要解释点什么。

  弘治皇帝淡淡的【明朝败家子】道:“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你也有问题,和太子一样?那么……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去医学院里看看,做个手术?”

  方继藩打了个寒颤,整个人如遭雷击,脸唰的【明朝败家子】一下就白了,他两条腿顿时软了,啪嗒一下,整个人无力的【明朝败家子】瘫跪在地,声音哽咽又恐惧:“不,不用,儿臣……儿臣会努力的【明朝败家子】!”

  弘治皇帝嗯了一声,难得见到方继藩这家伙这般的【明朝败家子】怂样,居然让弘治皇帝心里暗爽,他颔首点头:“记住了,你是【明朝败家子】数代单传,是【明朝败家子】要挑起家业的【明朝败家子】,这多子,才能多福,知道了吗?”

  “儿臣一定埋头苦干、发愤忘食、夜以继日、持之以恒、继之以死!”方继藩脑袋啪嗒一下,磕在了砖石上,信誓旦旦的【明朝败家子】道。

  弘治皇帝方才满意:“这便好,你要明白朕的【明朝败家子】苦心。”

  “儿臣明白。”

  弘治皇帝吁了口气:“你和朕是【明朝败家子】一样的【明朝败家子】人哪,朕只有一个太子,可是【明朝败家子】,你还有机会。”

  方继藩听出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无奈。

  似懂非懂的【明朝败家子】样子,点点头。

  他悻悻然的【明朝败家子】告退出去,等出奉天殿时,觉得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后襟,凉飕飕的【明朝败家子】,好可怕。

  想到陛下交代的【明朝败家子】大事,方继藩不敢怠慢,忙是【明朝败家子】将刘文善和刘瑾父子找来。

  刘瑾容光焕发,不过显然……他瘦了许多。

  见了方继藩,变恨不得立即拜下来舔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脚丫子。

  方继藩踹他一脚:“狗东西,没吃饭吗?怎么瘦了?”

  “孙儿……孙儿……”刘瑾一边低头揉着自己被踹中的【明朝败家子】膝盖,一面委屈的【明朝败家子】道:“孙儿改啦,孙儿不贪吃啦。”

  方继藩背着手:“站一边,好好听着。”

  “是【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看向刘文善,叹口气。

  刘文善忙道:“恩师,何故叹息?”

  方继藩道:“我在想西洋诸国的【明朝败家子】事,陛下下旨,命西山钱庄推广宝钞,你看,这宝钞如何推广。”

  “有两策。”刘文善气定神闲。

  “说来听听。”

  刘文善道:“其一,徐徐图之……”

  呃……

  方继藩有点无语,怎么像是【明朝败家子】抄袭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啊,方继藩道:“其一就不必说了,其二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破坏他们本身的【明朝败家子】货币体系,趁虚而入。”

  刘文善忙道:“恩师真是【明朝败家子】英明,不错,前者需耗费大量的【明朝败家子】时日,后者……能快一些,多则三年,少则一年半载,就可有成效。”

  方继藩微笑:“果然,不愧是【明朝败家子】我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弟子,为师越来越欣赏你了。”

  …………

  一个和老虎当初一起入行的【明朝败家子】朋友,相识了八年,今天,开新书了,书名叫《明朝大纨(WAN)绔(KU)》,欢迎品鉴。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第一序列  笔趣阁  笔趣阁小说  重生之财源滚滚  落秋中文  穿越小说  不朽凡人  万道成神  九星毒奶  斗战狂潮  剑来  中华康网  大唐承包王  字幕库  三界红包群  全本小说网  大明春色  诡秘之主  民国谍影  漂亮女人  独步成仙  健康报网  带着仓库到大明  异界无敌系统  凡人修仙传  个性说说  逆天邪神  独断大明  中药大全  剑来  神墓  恶魔法则  超品相师  玄界之门  人道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