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兴我大明者,太子也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兴我大明者,太子也

  呼……

  翻到了第七页……

  弘治皇帝居然看到了自己。

  嗯……是【明朝败家子】一幅画像,头戴通天冠,穿冕服,端坐其上,威势十足。

  居然还有自己……

  自己该是【明朝败家子】喜还是【明朝败家子】忧呢?

  这逆子,真是【明朝败家子】胆大包天,这岂不是【明朝败家子】骑在了朕的【明朝败家子】头上?

  天地君亲师,你占了前头六页,朕却在……

  弘治皇帝抬眼,狠狠的【明朝败家子】瞪着朱厚照。

  这太胡闹了,这是【明朝败家子】书本啊,是【明朝败家子】要教授给孩子们的【明朝败家子】,若是【明朝败家子】别人看了,那么……这岂不是【明朝败家子】君臣父子纲常乱了吗?

  朱厚照眨眨眼。

  仿佛感受到了父皇的【明朝败家子】愤怒。

  不过他却是【明朝败家子】老神在在:“父皇,儿臣知道父皇的【明朝败家子】意思,父皇一定是【明朝败家子】想问……那个,那个……为何父皇的【明朝败家子】画像,却在后头,哎……哎……父皇注意看看,朝下看。”

  弘治皇帝半眯着眼睛朝下看去。

  却见那画像下头,写着赫然的【明朝败家子】一行字:“第一页……”

  “……”

  然后他翻回了朱厚照那幅真正第一页的【明朝败家子】朱厚照骑马照,那下头,却写着‘第二页’。

  这几乎形同于是【明朝败家子】掩耳盗铃,侮辱人智商了吧。

  弘治皇帝还是【明朝败家子】忍不住道:“真是【明朝败家子】岂有此理。”

  朱厚照忙是【明朝败家子】解释道:“父皇,这不怪儿臣哪,儿臣起初排版时,父皇就该在最前的【明朝败家子】,可是【明朝败家子】那些该死的【明朝败家子】印刷匠人们,弄错了,儿臣就想,这印都印了,可不能糟蹋了银子,重新印过不是【明朝败家子】?要不,若是【明朝败家子】父皇实在是【明朝败家子】生气,那么索性将那印刷作坊上上下下几百人,统统抓来,砍了他们的【明朝败家子】脑袋,来给父皇赔罪吧。”

  弘治皇帝想要张口。

  最终,喉头滚动了一下,忍了!

  他只淡淡道:“下一版的【明朝败家子】课本,先送宫中,朕朱批之后,才准印刷。”

  朱厚照顿时眉开眼笑,心里说,没有下一版了,这辈子都用这一版。面上却带着笑意,恭顺的【明朝败家子】说道:“儿臣遵旨。”

  弘治皇帝继续向下看,到了第八页,却是【明朝败家子】见着了方继藩,方继藩头戴方巾,穿着儒衫,儒雅的【明朝败家子】模样,跃然于纸上。

  天地君亲师,方继藩创西山书院,乃是【明朝败家子】当下不知多少读书人的【明朝败家子】祖师爷,可谓是【明朝败家子】桃李满天下,这里头,有他的【明朝败家子】画像,倒也说的【明朝败家子】他过去。

  再往后翻,第一篇文章乃是【明朝败家子】百家姓,此后是【明朝败家子】千字文,再之后,则是【明朝败家子】三字经,紧接着,便是【明朝败家子】诗词,李白,杜牧之类……

  弘治皇帝细细看着,却发现,这课本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明朝败家子】滋味,到底是【明朝败家子】什么滋味呢,他努力的【明朝败家子】回想着。

  想了很久,弘治皇帝才突然有了觉悟。

  这课本看似简单,却是【明朝败家子】先易后难,从最初的【明朝败家子】百家姓,再到简单一些的【明朝败家子】诗词,紧接着,越来越深,这先易后难,想来是【明朝败家子】让学生们慢慢的【明朝败家子】理解消化,表面上很简单,实则里头的【明朝败家子】每一篇文章和诗词,都是【明朝败家子】经过仔细的【明朝败家子】推敲的【明朝败家子】。

  虽然方才被朱厚照的【明朝败家子】小动作,弄得自己哭笑不得。

  可着课本看完,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心里却是【明朝败家子】翻江倒海。

  太子要做的【明朝败家子】这些事,都是【明朝败家子】前无古人。

  沉吟了很久,无数的【明朝败家子】念头在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脑海中掠过。

  弘治皇帝突然点头:“兴我大明者,太子也。”

  他留下了这番话,便再没有说什么。

  默默的【明朝败家子】起身,朝牟斌一个眼色。

  牟斌会意,忙道:“陛下起驾回宫了。”

  朱厚照和方继藩忙是【明朝败家子】恭送弘治皇帝摆驾。

  等弘治皇帝上了车,远去了,朱厚照才朝方继藩美滋滋的【明朝败家子】道:“怎么样,我就说了,父皇也喜欢这样的【明朝败家子】插画的【明朝败家子】,哈哈,唐寅这个家伙,还是【明朝败家子】很有一手的【明朝败家子】啊,将本宫绘的【明朝败家子】栩栩如生,难怪父皇见了,竟有兴我大明者,太子也的【明朝败家子】感慨。哎呀,这样一想,本宫觉得这番话,该印在下一版的【明朝败家子】课文里才是【明朝败家子】,本宫以后不叫太子啦,叫中兴太子,明儿就去刻一个印去,这可是【明朝败家子】父皇说过的【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吁了口气,一脸无语的【明朝败家子】看着朱厚照,他一直在怀疑,朱厚照是【明朝败家子】个脑残,而且症状还不轻。

  方继藩便正色说道:“好啦,太子殿下,咱们做正经事,你饿不饿。”

  “饿了。”朱厚照瘪了瘪嘴,做出一副饿坏的【明朝败家子】神色。

  很好,果然还是【明朝败家子】有共同语言的【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心里倍感欣慰。

  陛下对于太子的【明朝败家子】夸奖,已是【明朝败家子】不胫而走。

  兴大明者,太子也。

  这短短的【明朝败家子】一句话,看似是【明朝败家子】轻飘飘,却又沉重无比。

  显然,这是【明朝败家子】陛下顺天府的【明朝败家子】认可。

  顺天府虽然破坏了官不修衙的【明朝败家子】规矩,也虽然开设公学,教授的【明朝败家子】却是【明朝败家子】新学的【明朝败家子】学问,总让一群老古董们看了生气。

  可是【明朝败家子】,又能如何呢。

  无可奈何花落去,人家既有宫中支持,又很凶,要钱有钱,要人有人,民心在彼,这浩荡的【明朝败家子】潮流,已不是【明朝败家子】几个酸秀才可以阻挡的【明朝败家子】了。

  而此时,保定巡抚欧阳志奉旨,交卸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职责,随后,入京。

  抵达京师时已是【明朝败家子】傍晚,当日是【明朝败家子】不可能面圣的【明朝败家子】了。欧阳志先来见方继藩。

  师徒二人,许久不曾见了。

  欧阳志见了方继藩,纳头拜下,眼里热泪盈眶,哽咽道:“学生见过恩师。”

  欧阳志是【明朝败家子】个有良心的【明朝败家子】人。

  他比任何人都珍惜自己的【明朝败家子】恩师。‘

  没有恩师,自己不过是【明朝败家子】个小秀才,而如今,却是【明朝败家子】封疆大吏,受了恩师的【明朝败家子】传授,自己才有了今天,想到自己在保定布政使司所作所为,再多的【明朝败家子】成绩,终究也是【明朝败家子】饱受质疑,若非是【明朝败家子】恩师在京里为自己遮风避雨,挡着那些明枪暗箭,哪里轮得到自己在保定大刀阔斧。

  欧阳志泪洒了衣襟。

  恩师他老人家……越发的【明朝败家子】显得年轻了。

  反而是【明朝败家子】自己……已有了几分老态。

  毕竟,已经年近四旬了。

  方继藩坐在椅上,朝他点头:“嗯,不错,不错,你回来了,还记得为师,很不错。”

  这话却让欧阳志颇为恐惧。

  什么叫还记得为师,莫非是【明朝败家子】恩师责怪我不恭吗?他不敢抬眸卡方继藩,而是【明朝败家子】诚惶诚恐道:“弟子在保定,无一日不谨记着恩师的【明朝败家子】教诲,也无一日,不挂念着恩师,这几年,弟子繁忙于公务,操劳于案牍,疏忽了侍奉恩师的【明朝败家子】职责,实是【明朝败家子】弟子该死。”

  方继藩吁了口气,心里想,他怎么怕成了这个样子,我这个做恩师的【明朝败家子】,难道这样可怕吗?

  他细细想来,自己并不是【明朝败家子】凶神恶煞之人哪!

  哎……

  想不通,欧阳志怎地如此怕自己,不过也没关系,徒弟对自己有敬畏之心,还是【明朝败家子】好的【明朝败家子】,因而他便朝欧阳志招手。

  “起来吧,不要如此,你坐下,来,喝口茶。”

  欧阳志沉默片刻,方才起身,欠身坐下。

  方继藩道:“此次陛下诏你回京,想来是【明朝败家子】另有布置,只是【明朝败家子】……为师在想,接下来,接替你在保定推广新政的【明朝败家子】新任巡抚,可有人选了吗?这保定布政使司,关系重大,陛下到时,一定会询问你的【明朝败家子】建议,你心里可有人选。”

  欧阳志沉默。

  方继藩觉得和他交流会气死自己,拉长了脸,等他反应过来。

  欧阳志才道:“恩师,弟子已经有人选了,此次挑选的【明朝败家子】人选,不是【明朝败家子】别人,乃是【明朝败家子】杨一清。”

  方继藩吓着了,卧槽,杨一清,这人不是【明朝败家子】和自己有仇的【明朝败家子】那位吗?

  他当初可是【明朝败家子】山西巡抚,此后进了都察院,为了对抗新学,甚至不惜去做一个通州的【明朝败家子】知州,可谁料到,最后他弄的【明朝败家子】一塌糊涂,弘治皇帝大怒,贬他为通州的【明朝败家子】一个小吏。

  这家伙……居然还能咸鱼翻身?

  他当我方继藩是【明朝败家子】啥了,真以为我是【明朝败家子】方大善人哪。

  见恩师脸色更不好看,欧阳志耐心道:“杨一清自为通州小吏之后,工作极为负责,学习的【明朝败家子】很快,进步神速,他先在通州下辖的【明朝败家子】县里做文吏,此后几经升迁,对于工商业的【明朝败家子】了解,已不在其他人之下了,而且他是【明朝败家子】一个有独当一面的【明朝败家子】才干之人,学生在保定,有时也会焦头烂额,虽然身边有不少得力的【明朝败家子】人才,可这大局观最强的【明朝败家子】便是【明朝败家子】他,此后他接任了县令,保定府通判等职,也一直做的【明朝败家子】极好,保定布政使司在一年多前,建起了一个新区,意在与京师对接,一年多前,那里只是【明朝败家子】不毛之地,是【明朝败家子】他来主持着这新区,其政绩,在保定布政使司所辖的【明朝败家子】州府还有各县,都是【明朝败家子】一等一的【明朝败家子】。”

  欧阳志又沉默,而后道:“不只如此,他对新学,也有建树,曾多次因新政和新学之事,请教学生,起初的【明朝败家子】时候,学生还指导他,到了后来,他竟能举一反三,来为学生解惑了。此人是【明朝败家子】个大才,而今已是【明朝败家子】洗心革面,且是【明朝败家子】政绩卓著,官声极佳,所以学生以为,他是【明朝败家子】当下最适合的【明朝败家子】人选。”

  方继藩:“……”

  杨一清确实是【明朝败家子】个有真本事的【明朝败家子】人。

  他本就是【明朝败家子】个做过封疆大吏的【明朝败家子】人,还管理过马政,当初之所以获罪,根本原因就在于他有属于他的【明朝败家子】时代局限性。

  而一旦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他意识到从前的【明朝败家子】路走不通了,开始真正放下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高高在上的【明朝败家子】姿态,俯身去学习新学和新政,他所爆发出来的【明朝败家子】潜能,与他此前的【明朝败家子】人生经验结合一起,某种程度而言,绝不是【明朝败家子】那些平庸之人可以相比的【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吁了口气。

  人精就是【明朝败家子】人精啊。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努努书坊  逆天邪神  重生之财源滚滚  tplink  回到地球当神棍  笔趣阁小说  励志名人名言  庆余年  落秋中文  牧神记  星战风暴  大族激光  修真聊天群  逆天邪神  武动乾坤  金庸网  至尊重生  恶魔法则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魔神狂后  无尽丹田  作文吧  民国谍影  金枝绕东宫  健康报网  神藏  头条新闻  作文大全  锦衣夜行  说说大全  吞噬星空  莽荒纪  大主宰  魔界的女婿  贞观大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