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手到擒来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手到擒来

  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话令弘治皇帝很不满意。

  这个家伙啊……

  什么都好,就是【明朝败家子】懒。

  你有这么多挣钱的【明朝败家子】本事,怎么就不用在正道上呢?

  弘治皇帝见这方继藩,似乎是【明朝败家子】一根筋的【明朝败家子】下卖他的【明朝败家子】花,心里不禁透着失望。

  多么好的【明朝败家子】孩子啊,误入歧途了。

  只是【明朝败家子】身为天子,自也不便再‘点化’他什么。

  弘治皇帝微笑:“嗯,朕等你的【明朝败家子】经府,拿出点本事来,倘若再这般无所事事,朕要罚的【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便行礼:“儿臣遵旨。”

  方继藩和朱厚照告辞而出。

  朱厚照为方继藩抱不平:“老方,父皇也太不仗义了,你这般的【明朝败家子】大功臣,就因为偷了点懒,便要罚你,这啥意思?”

  方继藩感慨道:“或许,是【明朝败家子】因为陛下想银子想疯了吧。”

  朱厚照听罢……觉得有理,咧嘴笑了:“哈哈……本宫一直怀疑自己不是【明朝败家子】亲生的【明朝败家子】,可现在一听,却觉得……嗯……可能还真是【明朝败家子】亲生的【明朝败家子】,本宫也想银子想疯了,卖点地,挣点银子,怎么就这么难呢。”

  他见方继藩皱眉:“老方,你在想什么?”

  方继藩忧心忡忡道:“我在担心白莲教,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他们窃取了这么多的【明朝败家子】火药,肯定有大图谋,似我这般,功勋赫赫,且又为国公,在民间有极高声望,人人对我感激涕零的【明朝败家子】人,岂不正是【明朝败家子】这些白莲教匪眼中的【明朝败家子】眼中钉吗?他们一定要除我而后快,只有杀死了我,他们才可以安心的【明朝败家子】犯上作乱,我有些担心,不但担心自己,还担心公主殿下和正卿的【明朝败家子】安危,倘若让他们得逞,这可就糟糕了,我的【明朝败家子】性命没了倒也罢了,男儿为国而死,能为朝廷尽忠至生命的【明朝败家子】尽头,实是【明朝败家子】我方继藩平生所愿,可是【明朝败家子】再想到,这世界上若是【明朝败家子】没有我,多少人要跟着遭殃哪,想到这些我便心急如焚。”

  朱厚照想了想:“为啥白莲教匪不是【明朝败家子】想刺杀本宫呢,本宫也很重要啊。我会织毛衣,本宫名声也很好……”

  方继藩瞪着朱厚照:“殿下,这个时候,还有闲心开玩笑吗?大祸临头啦,你还吃这个干醋。”

  “好好好。”朱厚照不愿和方继藩争辩,便道:“这个好办,你多派信得过的【明朝败家子】护卫,随时保护你,你且放心,若是【明朝败家子】人手还不足,东宫的【明朝败家子】禁卫,本宫也调拨一批来。怕个什么。不过与其被动,不如主动出击,将这些教匪,一网打尽。”

  方继藩颔首道:“我也是【明朝败家子】这样想的【明朝败家子】,我这便命王金元去打探这些贼子的【明朝败家子】行动,他们敢来京师,我叫他们有去无回。”

  朱厚照点头,乐了:“这才是【明朝败家子】嘛,所以本宫叫你不要担忧,你偏生如此。”

  方继藩道:“我这也是【明朝败家子】为了苍生百姓啊,百姓们离不开我,没有臣,谁来给百姓们建房子来住呢。”

  朱厚照沉默了很久:“其实……本宫可以继承你的【明朝败家子】遗志的【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

  …………

  王金元听说有人要行刺少爷,整个人几乎都要炸了。

  他自觉地自己是【明朝败家子】少爷身边心腹中的【明朝败家子】心腹,那些乱臣贼子,保不齐会先从自己身上开刀,于是【明朝败家子】乎,他忙是【明朝败家子】将新城上上下下的【明朝败家子】学员们招来,命他们去查教匪。

  这些学员,和许多灾民关系极好,几乎是【明朝败家子】灾民们的【明朝败家子】传声筒,他们见王金元唉声叹气的【明朝败家子】样子,有人道:“这些贼子,胆大包天,王掌柜不要急,师公身边,有这么多人保护他,想来可以安全无虞。”

  王金元跺脚:“可是【明朝败家子】老夫身边,却没有人几百个禁卫随时保护啊,所以,要赶紧拿住贼子,否则,我料定这些贼子,必定会拿我开刀,我乃少爷身边的【明朝败家子】腹心之人,一旦我没了,少爷行事,便多有不便,犹如断了少爷一臂,他们倘若刺杀少爷不成,势必要将主意打到老夫的【明朝败家子】身上,所以……行动一定要快,半分都慢不得,少爷已经明言了,立即发出悬赏,除此之外,要发动新城上上下下所有人,定然不要给这些贼子,有机可趁的【明朝败家子】机会。”

  众人听罢,都觉得有理。

  纷纷同情的【明朝败家子】看着王金元。

  紧接着,大家开始背诵这白莲教匪的【明朝败家子】特征,譬如平时如何行事,家中会供奉着什么塑像,说话的【明朝败家子】语气如何……

  他们一一记下之后,便开始走街窜户,通知各家。

  当初的【明朝败家子】灾民们,早已在京师安顿了下来。

  绝大多数人,都已有了工作,食堂已经撤了,因为各自已经有了养家糊口的【明朝败家子】谋生能力,是【明朝败家子】以,不再需要救济。

  在这京师的【明朝败家子】生活,虽也辛苦,可比之当初,不知好了多少倍。

  不只如此许多人开始得了西山钱庄的【明朝败家子】优惠贷款,只交了一些首付,便买下了西山建业搭建起来的【明朝败家子】宅子。

  这种宅子,当然不能和宫城附近的【明朝败家子】宅邸相比,事实上,宅子就宛如一个小盒子,巴掌大,方圆不过十几丈,卖价,也不过八九十两银子而已,付了几两银子,其余的【明朝败家子】钱,慢慢的【明朝败家子】还。

  可无论如何,大家总有了一个遮风避雨的【明朝败家子】地方。

  在这附近,有医院,有学堂,有整齐的【明朝败家子】道路,甚至……连顺天府也搬了来,这导致八九十两银子的【明朝败家子】房价,涨到了一百二十多两。

  于是【明朝败家子】乎许多人开始美滋滋起来,毕竟,生活有了希望。

  在这个时代,对于庶民而言,希望是【明朝败家子】极奢侈的【明朝败家子】事。

  绝大多数人,在一个小小的【明朝败家子】洞天里,一辈子都走不出方圆三十里之内,去的【明朝败家子】最远的【明朝败家子】,也不过是【明朝败家子】市集而已,读书是【明朝败家子】别想的【明朝败家子】,哪怕一家人艰辛的【明朝败家子】劳作,还需承担沉重的【明朝败家子】杂役,可换来的【明朝败家子】,也不过是【明朝败家子】勉强糊口的【明朝败家子】粮食,而倘若遭遇到了任何的【明朝败家子】天灾,便有了全家死绝的【明朝败家子】风险。

  因而,每到灾年,不知多少面黄肌瘦的【明朝败家子】孩子,头上插上了草标,用几乎低廉到令人发指的【明朝败家子】价格贱卖,竟也无人问津。哪怕是【明朝败家子】在丰年,人的【明朝败家子】价格高一些,可其价格,依旧高不到哪里去。

  这个时代,是【明朝败家子】禁止随意屠杀牛的【明朝败家子】,因为牛是【明朝败家子】极宝贵的【明朝败家子】资源,而与之相比,绝大多数时候,在牙行里,人的【明朝败家子】价格,甚至不及一头牛。

  此时,一听到有人要行刺齐国公,新城的【明朝败家子】百姓顿时炸开了。

  以至于每一个人的【明朝败家子】眼睛,都好似是【明朝败家子】多了一重警惕,但凡是【明朝败家子】外乡人来,或是【明朝败家子】觉得异常的【明朝败家子】,便毫不犹豫的【明朝败家子】报官。

  顺天府里,则是【明朝败家子】人满为患,到处都是【明朝败家子】来报官的【明朝败家子】,还有忙的【明朝败家子】脚不沾地的【明朝败家子】差役,倾听来者的【明朝败家子】描述,而后确定其是【明朝败家子】否可疑,此后还有人,专门负责去拿捕。

  整个新城,可谓是【明朝败家子】热火朝天。

  一日功夫,竟抓了三百多个可疑之人。

  在旧城里,也没好到哪儿去,甚至在人流最大的【明朝败家子】火车站站台上,新城和旧城兵马司的【明朝败家子】人员,也纷纷开始进行盘查。

  整个京师,鸡飞狗跳。

  锦衣卫这儿……有点懵。

  牟斌本来想趁此机会,立个大功,早就命各千户所,开始行动起来,锦衣卫上下有上万人,这么多的【明朝败家子】人手,本以为此次是【明朝败家子】手到擒来,可谁曾料想到……

  “牟指挥……卑下早就盯着一个货郎觉得其可疑了,因而一直都在暗中盯梢他,本想看看,他还与什么人接触,可谁料到,他今早,就被顺天府拿去了,据说是【明朝败家子】有他人检举了他,到现在,这人还没有放出来。”

  “还有一个店铺,新城千户所,一直注意他们了,可正午,一群差役呼啸而至……人就带走了。”

  “最惨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刘千户,刘千户为了在指挥面前露露脸,决心亲自带着几个自家的【明朝败家子】兄弟,装扮成了寻常百姓,在街头巷尾暗查,可谁晓得,不知道被哪一个丧尽天良的【明朝败家子】人检举了,十之八九,是【明朝败家子】觉得刘千户人等,颇为可疑,于是【明朝败家子】,又有差役们来,这些顺天府的【明朝败家子】差役们凶得很哪,刘千户一见不对头,大水冲了龙王庙了,便想逃,那千户呼喝一声,便有数十上百个差役和路边的【明朝败家子】闲汉子将他们追出了四条街,被人按住,就是【明朝败家子】一顿猛打,血都吐出来了,刘千户要亮明身份,他们还不信哪,呼呼几下又是【明朝败家子】几巴掌,说什么若是【明朝败家子】锦衣卫为何要跑,定是【明朝败家子】贼子无疑了,一旁的【明朝败家子】百姓也跟着打,然后被带去了顺天府,回来的【明朝败家子】时候,身上没有一处不是【明朝败家子】淤青。”

  牟斌:“……”

  “牟指挥啊,这下头的【明朝败家子】弟兄会们,可还怎么查哪,现在暗探不敢出门,怕被人当成是【明朝败家子】教匪,明探走上街头去,还未查到谁可疑,人就被人拿走了,这没法干了啊。”

  牟斌深吸一口气。

  在从前,他眼里哪里看得起顺天府啊。

  可现在不一样,他是【明朝败家子】丝毫不敢招惹顺天府,还有那个刘千户,倘若是【明朝败家子】从前,大水冲了龙王庙,锦衣卫肯定不罢休的【明朝败家子】,可现在……

  牟斌发现自己,现在连吱都不敢吱一声。

  锦衣卫再凶,凶得过太子,凶得过方继藩吗?

  牟斌皱眉:“厂卫越发不被陛下所重视,倘若连这分内之事,都不及顺天府,外头最新的【明朝败家子】话你们没听说过吗?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若是【明朝败家子】办不好这个差,我们当真要回家卖红薯了。”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唐砖  极品透视  中华养生网  超级吞噬系统  女性健康  励志名人名言  从零开始  字幕库  帝道独尊  牧神记  工作总结  回到地球当神棍  大王饶命  带着仓库到大明  巫神纪  超神机械师  大道朝天  银行信息港  极道天魔  寒门崛起  无尽丹田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全本书屋  医统江山  天涯八卦  修真聊天群  天下第九  穿越小说  大道争锋  医道无双  天影  蜡笔小说  大主宰  经典古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