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治世能臣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治世能臣

  方继藩是【明朝败家子】很理解朱厚照的【明朝败家子】。

  他的【明朝败家子】野心比弘治皇帝要大的【明朝败家子】多。

  弘治皇帝是【明朝败家子】希望守着一亩三分地,老婆孩子热炕头,是【明朝败家子】被动式的【明朝败家子】,放眼一看,原来还有黄金洲,为了让自己后代们也能老婆孩子热炕头下去,没法子了,只好去拼一拼。

  朱厚照不同。

  朱厚照属于那种,成日耍剑,到处寻觅敌人的【明朝败家子】那种。

  方继藩叹了口气,迎着朱厚照炙热的【明朝败家子】目光。

  “哎,殿下啊殿下,该说摹久鞒芗易印裤什么好呢。若是【明朝败家子】陛下得知实情,我该怎么办,我还有很多银子没花干净呀。”

  朱厚照拍了拍他的【明朝败家子】肩:“我们是【明朝败家子】朋友,所以才告诉你,你直说了吧,干不干?”

  方继藩想了想,点头:“最后一次。出事了,你来顶,我负责殿后。”

  朱厚照眉开眼笑:“就知道你讲义气。”

  “当然。”方继藩道:“这是【明朝败家子】祖上传下来的【明朝败家子】,我有跟你讲过,我大父在土木堡……”

  “别提土木堡!”朱厚照舆图摊开:“你细细看着,王不仕会带人,往哪里登陆?”

  方继藩叹了口气,只好低着头,看着舆图:“我觉得最大的【明朝败家子】可能是【明朝败家子】塘沽。”

  朱厚照摇头:“不会,塘沽的【明朝败家子】登陆,是【明朝败家子】最稳妥的【明朝败家子】,可是【明朝败家子】王细作既然是【明朝败家子】细作,断然不会引着西班牙人从塘沽登陆,我看……极有可能是【明朝败家子】在大沽口登陆,这里和塘沽隔河相望,是【明朝败家子】绝佳的【明朝败家子】登陆地点,不过,他想来也知道,我大明在此,屯驻了军马,想来,可能就在大沽口了。”

  方继藩摇头:“我看……不对,王细作要取信西班牙人,就绝不会冒险欺骗他们,因为他无法确定,西班牙是【明朝败家子】否有其他获取消息的【明朝败家子】渠道,最好隐藏自己的【明朝败家子】方法,恰恰是【明朝败家子】……七分真,三分假。这狗东西,居然没将登陆地点写明。”

  朱厚照乐了:“管他在哪里登陆呢,这两处,都布置重兵便对了。”

  方继藩笑了笑,没有做声。

  次日,弘治皇帝摆驾,率群臣至天津卫。

  天津卫已初现了大港的【明朝败家子】雏形。

  连片的【明朝败家子】货栈,都拔地而起,未来,这里将会有一条铁路联通,港口处,到处都是【明朝败家子】船坞,疯狂的【明朝败家子】建造着帆布木船和蒸汽舰船。

  四洋商行的【明朝败家子】总部,就布置于此。

  未来,无数的【明朝败家子】货物,将自内陆通过铁路远远输送至这里,向南,可以通过运河,将货物输送至江南,向西,则通过海运,再经四洋商行将货物送至天下各处。

  当然。

  现在的【明朝败家子】四洋商行,拿着从股市里圈着,不,是【明朝败家子】筹来的【明朝败家子】银子,正在疯狂的【明朝败家子】下订单,他们对商船的【明朝败家子】需求极大,以至在这里,新政虽然还未开始,却早已有无数的【明朝败家子】商贾聚集,各色的【明朝败家子】匠人,慕名而来。

  大量的【明朝败家子】订单,催生了造船业。

  因为需赶工期,船坞不得不重金招募各色的【明朝败家子】船匠。

  再加上蒸汽机船的【明朝败家子】建造,耗费更是【明朝败家子】惊人,西山书院毕业的【明朝败家子】不少的【明朝败家子】学员,都供职于此。为了就近制造,在这里,西山钢铁作坊,已在这里建立了巨大的【明朝败家子】炼钢厂,而且一再扩建。

  这里……一副欣欣向荣的【明朝败家子】局面。

  弘治皇帝此前来过天津卫,此次抵达天津城,站在城楼上,登高眺望,看着这从前一望无际的【明朝败家子】原野,而今,已成了数不清的【明朝败家子】住宅和作坊,他心里叹息了一句:“新政之威,竟已波及至了津门。”

  朱厚照乐呵呵的【明朝败家子】道:“都是【明朝败家子】四洋商行和蒸汽船带来的【明朝败家子】,唐寅呢,唐寅不是【明朝败家子】在此督造舰船吗,人去了哪里?”

  方继藩站在一旁,心里也很热切,最亲爱的【明朝败家子】弟子,唐寅就在此啊,师徒二人,许久不曾相见了。

  弘治皇帝微笑,这里的【明朝败家子】风有些大,可是【明朝败家子】他的【明朝败家子】兴致盎然,回头,朝着百官道:“此地的【明朝败家子】地价,一定已经暴涨了吧。”

  百官们一个个缩着脖子,说实话,天气太寒了,风又大,他们有些受不了,可一听地价……他们一个个懵了。

  是【明朝败家子】啊,当初若是【明朝败家子】在这里囤了地……

  这样看来,这京师门户,未来大明的【明朝败家子】第一大港口,连接运河和铁路以及海运的【明朝败家子】超级枢纽,将来会是【明朝败家子】什么前景呢?

  自己真是【明朝败家子】眼瞎。

  方继藩微笑。

  弘治皇帝目光落在方继藩身上:“继藩,你笑什么?”

  方继藩苦瓜脸:“没笑……”

  朱厚照在旁美滋滋的【明朝败家子】道:“父皇不要问他,问了他,他也不敢说,当初,老方和儿臣,尤其是【明朝败家子】儿臣,借贷了大笔银子,将这天津卫的【明朝败家子】土地,买下了三四成,你看,父皇,从大沽口到这里,再到那儿,这些地,统统是【明朝败家子】我们的【明朝败家子】。”

  他手舞足蹈的【明朝败家子】笔画,一脸美滋滋的【明朝败家子】样子。

  弘治皇帝:“……”

  他接着,嗔怒的【明朝败家子】看了方继藩一眼,仿佛在说,为何当初没有带上朕。

  方继藩立即道:“陛下,儿臣……儿臣……”

  弘治皇帝摆摆手:“罢了,这是【明朝败家子】你们年轻人的【明朝败家子】事。”

  他表现的【明朝败家子】很宽容。

  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眼光是【明朝败家子】极好的【明朝败家子】,当然,他绝不会独享,总是【明朝败家子】会带着太子。以太子后知后觉的【明朝败家子】性子,这经济之道,弘治皇帝是【明朝败家子】不指望他能有所开窍了,有方继藩带着,弘治皇帝放心。

  倒是【明朝败家子】身后,百官们个个倒吸着凉气。

  卧槽……齐国公这狗东西……

  有人拉了拉王不仕的【明朝败家子】袖摆,低声道:“王学士,你也买了。”

  王不仕手推了推墨镜,冷酷的【明朝败家子】道:“世上的【明朝败家子】银子是【明朝败家子】赚不完的【明朝败家子】,赚钱的【明朝败家子】方法,有一万种,天津卫,不是【明朝败家子】老夫可以操作的【明朝败家子】。”

  问的【明朝败家子】人,本还想奚落一下王不仕。

  你不是【明朝败家子】很能挣银子吗?

  你买了没有。

  可一听王不仕的【明朝败家子】话,顿时像受了一万点的【明朝败家子】暴击。

  一万种……

  王不仕……你也是【明朝败家子】个狗东西。

  王不仕只是【明朝败家子】微笑,他说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大实话。

  他有很多种方法挣银子,可天津卫的【明朝败家子】银子,烫手,究其原因,是【明朝败家子】因为这里受西山和四洋商行的【明朝败家子】影响太大,表面上看,是【明朝败家子】一本万利,可其规划,却全部操持在太子和方继藩之手。

  当初自己没有多少本钱时,可以豪赌。可一旦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资本形成了规模,那么重资压在天津卫的【明朝败家子】土地上,反而不是【明朝败家子】最佳的【明朝败家子】选择了。

  只有大学士沈文,一脸幽怨的【明朝败家子】看着朱厚照的【明朝败家子】背影,眼里眨了眨,仿佛是【明朝败家子】在说,还钱!

  朱厚照没有察觉到身后的【明朝败家子】异样,他的【明朝败家子】手伸出来,如数家珍一般,指指点点:“父皇,你看那儿,靠近运河,会修一片的【明朝败家子】路网,与铁路连接,将来,数不清的【明朝败家子】货物,会在这里卸货。不只如此,铁路还将延伸至大沽口,大沽口将会建起一座巨港,用于货物的【明朝败家子】吞吐。塘沽那里,则会有许多的【明朝败家子】船坞,主攻的【明朝败家子】乃是【明朝败家子】造船业,那里现在已有六十多个船坞了,大大小小的【明朝败家子】,当然,最大的【明朝败家子】,还是【明朝败家子】西山造船局,用以制造最新的【明朝败家子】蒸汽船……现在天津卫这里,涌入的【明朝败家子】流民是【明朝败家子】最多的【明朝败家子】,这里对人的【明朝败家子】需求也是【明朝败家子】最大,甚至远超了京师和通州等地。”

  朱厚照笑嘻嘻的【明朝败家子】道:“当然,这还多亏了唐寅,父皇你是【明朝败家子】不知道,从前驻扎于此的【明朝败家子】官吏,没几个顶用的【明朝败家子】,这天津将来的【明朝败家子】前途如此远大,怎么能放心交给他们手里打理。可唐寅不同,唐寅乃是【明朝败家子】东方不败舰队指挥,又是【明朝败家子】朝廷的【明朝败家子】钦命大臣,他来了这里,自然而然,这天津卫,也就他说了算了,这里的【明朝败家子】海防、政务、造船,现在都是【明朝败家子】唐寅管着,哎呀,唐寅是【明朝败家子】个好人呀,儿臣很喜欢他。”

  方继藩鄙视的【明朝败家子】看了朱厚照一眼,忙将脸别到一边去。

  这个臭不要脸的【明朝败家子】东西,所谓的【明朝败家子】喜欢唐寅,带着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利益成分,太子这么多身家都压在天津卫,希望都寄托在唐寅身上,能不喜欢吗?

  自己就不一样,自己对唐寅的【明朝败家子】喜爱,是【明朝败家子】纯粹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不沾有任何利益色彩的【明朝败家子】,也是【明朝败家子】深沉的【明朝败家子】。师生之情,有如父子,用汉高祖刘邦的【明朝败家子】话来说,就是【明朝败家子】‘乃公也’,白话一点:我是【明朝败家子】你爹。

  弘治皇帝微笑:“唐寅性子不错,就是【明朝败家子】有时,有些迂腐,不过……确实是【明朝败家子】个可造之材。”

  弘治皇帝也夸奖了唐寅一句。

  正说着,有宦官来:“陛下,唐学士到了。”

  唐寅真正的【明朝败家子】官职,乃是【明朝败家子】翰林学士,钦命统领东方不败舰队,负责舰船的【明朝败家子】督造,招募水兵。

  弘治皇帝听罢:“来,叫上来吧。”

  唐寅一脸疲惫的【明朝败家子】样子,人也清瘦了许多,匆匆登上了城楼,见了弘治皇帝便拜:“臣见过陛下。”

  接着,他抬头,看了方继藩一眼,目光之中,带着惊喜。

  弘治皇帝板着脸:“唐卿家,朕御驾到此,你倒是【明朝败家子】一位贵人,不但不来迎驾,反而姗姗来迟,怎么,还要朕命人将你用轿子抬来吗?”

  唐寅汗颜,忙道:“陛下来的【明朝败家子】急,臣接到消息的【明朝败家子】时候,人在塘沽,一路赶来,不料还是【明朝败家子】迟了,臣万死,恳请陛下恕罪。”

  弘治皇帝方才也不过是【明朝败家子】试探而已。

  见唐寅风尘仆仆的【明朝败家子】样子,想来,定是【明朝败家子】赶来的【明朝败家子】。

  弘治皇帝便道:“起来吧,方才,太子正在夸奖你,说摹久鞒芗易印裤是【明朝败家子】一个能臣,太子,是【明朝败家子】吗?”

  朱厚照笑嘻嘻道:“父皇说的【明朝败家子】极是【明朝败家子】。”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第一星座网  秦吏  大唐仙医  开天录  太初  官居一品  漂亮女人  电视指南  造化之门  圣龙图腾  星辰变  魔神狂后  医统江山  中华养生网  异世界的美食家  管理资料下载  大明春色  贞观大闲人  斗战狂潮  tplink  史上最强店主  独断大明  夜天子  电脑爱好者之家  落秋中文  盛唐风华  大唐承包王  超级兵王  不败战神  神墓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文大全  笔趣阁小说  巫神纪  伏天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