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榜首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榜首

  打了这一百分之后。

  林敬言自此,便再也没有遇到任何一百分的【明朝败家子】人了。

  或许是【明朝败家子】因为有了这一百分,再看其他的【明朝败家子】考卷,六十三、七十一、四十五、三十二、五十九……

  这成绩……真是【明朝败家子】惨不忍睹。

  以至于他批阅到了最后,便觉得后头的【明朝败家子】试卷,愈发的【明朝败家子】索然无味起来。

  哪怕是【明朝败家子】有一个卷子,竟是【明朝败家子】考了八十三分,林敬言心里,也丝毫没有波澜。

  什么玩意,错了好几道题,看看人家。

  ……

  一宿过去。

  众考官将所阅之卷统统交至明伦堂。

  考官们汇聚一起,议论纷纷。

  谢迁显得很高兴,这一场考试,终于要落下帷幕了。

  他和周院士对视了一眼。

  周院士微笑。

  谢迁咳嗽:“此次……想来,有不少人才吧。”

  “有呢,下官这里,阅了一卷,此生厉害,许多人都不及格,唯独他,一骑绝尘,竟是【明朝败家子】有八十六分。”一个考官道。

  八十六分。

  考官们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竟……恐怖如斯。

  有考官苦笑:“老夫这里,只有一个七十八分,再高,就没有了。”

  “下官这里,也是【明朝败家子】如此。”

  考官们七嘴八舌。

  谢迁依旧面带笑容:“考卷比较难嘛,这都是【明朝败家子】诸位先生们,群策群力出的【明朝败家子】题,若是【明朝败家子】能轻易高分,岂不显得诸先生们水平不够,有这样的【明朝败家子】高分,已是【明朝败家子】极了不得了,老夫倒是【明朝败家子】很想知道,这位八十六分的【明朝败家子】人,是【明朝败家子】谁,真是【明朝败家子】令人期待啊,周院士对老夫说,这数学,凭借的【明朝败家子】,不只是【明朝败家子】苦学,还有天赋,甚至……还需一点点的【明朝败家子】运气,少了哪一样,都不成,其难度,绝不在科举之下,其中……天赋最是【明朝败家子】紧要,出了这么多道题,时间又如此的【明朝败家子】紧凑,多少人,到收卷时,连题都做不完,这需多大的【明朝败家子】才思,才能做完题,且还要做到没有错漏呢,这八十六分,必定是【明朝败家子】个俊才,才智无双。”

  谢迁狠狠的【明朝败家子】夸了一通。

  考官们纷纷点头。

  他们自己看着那些数字,就头晕脑胀呢,想想看那些考生,真是【明朝败家子】了不起啊。

  只有林敬言像见了鬼似得,如木桩子那儿,站在那一动不动,整个人出了神。

  本来有人说八十六分的【明朝败家子】时候,许多人纷纷称赞,他就想说我这儿还有一个一百分的【明朝败家子】。

  可谢公一席话,让他开始怀疑人生。

  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自己批阅错了?

  、“好了,将卷子都收来,老夫与两位院士,还要继续核定。得赶着明日放榜,诸公们,大家这几日,都辛苦了。”谢迁微笑,心里却很激动。

  方才周院士怎么说的【明朝败家子】,有人能得八十五分,便算是【明朝败家子】奇迹。

  你看,八十六都出来了。

  他眉飞色舞,庆幸大明人才鼎盛。

  众考官纷纷捧着自己所阅之卷,送到了谢迁的【明朝败家子】案头上。

  谢迁左右四顾,却是【明朝败家子】脸微微一沉,他看到了林敬言:“怎么……”

  林敬言这才回过神,他忙朝谢迁行了个礼:“谢工,下官万死,只是【明朝败家子】……只是【明朝败家子】……下官这里,有一份卷子,实是【明朝败家子】……实是【明朝败家子】……”

  “取来。”

  林敬言将卷子奉上。

  谢迁低头,打开,看过之后,倒吸一口凉气。

  而后,他一脸无语的【明朝败家子】看着周院士。

  周院士觉得古怪,不禁上前一步,含笑道:“不知,是【明朝败家子】什么卷子,竟会古怪,怎么……”

  说到这里,他眼睛已经可以看到试卷了。

  而后,周院士身躯一震。

  他沉默了。

  周院士的【明朝败家子】脸色蜡黄,有一种被人按在地上摩擦的【明朝败家子】感觉。

  我堂堂数学院士,西山书院的【明朝败家子】佼佼者,齐国公的【明朝败家子】徒孙,何等的【明朝败家子】不凡,在数学界,可谓是【明朝败家子】呼风唤雨,人尽皆知。

  可是【明朝败家子】……

  “这……这……”周院士抬头,看着谢迁。

  谢迁脸色极难看。

  许多考官都懵了。

  却听谢迁一字一句道:“一……百……分……”

  “什么……”考官们哗然:“是【明朝败家子】一百分。”

  八十六分,人们都以为是【明朝败家子】极限了。

  谁曾料到,竟是【明朝败家子】一百分。

  傻子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卷子,可曾泄露吗?”谢迁脸色凝重起来。

  “不,不可能。”所有的【明朝败家子】考官都摇头。

  且不说,这是【明朝败家子】谢迁主考。

  而且,因为协办的【明朝败家子】部门有户部,还有地方上的【明朝败家子】保定布政使司,更有西山书院,这三家,可都是【明朝败家子】大明最有威信的【明朝败家子】地方。

  不只如此,为了以示公正,所采取的【明朝败家子】考试之法,用的【明朝败家子】都是【明朝败家子】科举的【明朝败家子】方法。

  几乎可以说,完全杜绝了作弊。

  即便是【明朝败家子】出题,那也是【明朝败家子】先将所有的【明朝败家子】考官,统统都圈禁起来,每人出一些,最后汇总到谢迁这里,谢迁进行封存。

  倘若说试题泄露。

  那么,泄露试题的【明朝败家子】人,就只有谢迁了。

  谢迁堂堂内阁大学士,以公正而闻名天下,几乎所有人都敢说,就算是【明朝败家子】谢迁的【明朝败家子】亲爹来,谢迁也断然不会将此题泄露出去。

  毕竟……人家搭上的【明朝败家子】,可是【明朝败家子】一辈子的【明朝败家子】清名啊。

  谢迁脑子里,立即梳理了一遍。而后,他自己都已深信……除了自己,不可能有任何泄题的【明朝败家子】可能了。

  谢迁看向周院士:“周院士认为,世上可能有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吗?”

  周院士脸色极难看:“除非……是【明朝败家子】天纵之才,却不知,这个才子是【明朝败家子】谁!”

  谢迁面上阴晴不定。

  他最后,一拍案,当机立断道:“无论如何,这断然不会有泄题和作弊之虞,这一点,老夫可以保证。诸公,大家将这一份试卷,好生再核验一遍,确定是【明朝败家子】否有错误,若是【明朝败家子】没有……此卷不必说了,定是【明朝败家子】名列榜首。明日……照常放榜,谁有质疑,就来质疑老夫吧。”

  呼……

  众考官钦佩的【明朝败家子】看了谢迁一眼。

  谢公果然是【明朝败家子】刚直啊。

  虽然大家都知道,考了一个一百分,可能会引发质疑。

  可有了谢迁亲自背书,这就完全不同了。

  内阁大学士,断然你不会因为这么一场数学竞赛,赌上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名誉和数十年打熬的【明朝败家子】尊贵身份。

  “是【明朝败家子】。”

  所有人都忙碌起来。

  周院士亲自拿了这一份卷子,一个题一个题的【明朝败家子】查验。

  他是【明朝败家子】内行人,眼睛飞速的【明朝败家子】看过去,越看,越是【明朝败家子】心惊。

  接着,他忍不住发出了感慨:“就算有人泄题,想要将答案做的【明朝败家子】如此漂亮,那也是【明朝败家子】天纵之才啊,除了我的【明朝败家子】师公,再没有人比此人,更令我钦佩了。”

  ………………

  方小藩吃着蜜瓜。

  这是【明朝败家子】河西走廊种植的【明朝败家子】,而后快马加鞭的【明朝败家子】送到了京里来。

  她爱吃甜食。

  这让方继藩很担忧。

  妹子会不会发胖啊。

  于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抢着将瓜吃了七七八八,又夺过她手里啃了一半的【明朝败家子】瓜,呼噜噜的【明朝败家子】啃了干净。

  方小藩气鼓鼓的【明朝败家子】看着方继藩,大叫:“嫂……”

  方继藩捂着她的【明朝败家子】嘴,道:“别瞎嚷嚷,为你好,这是【明朝败家子】为你好,你要节食,少吃一点,不然嫁不出去的【明朝败家子】,这是【明朝败家子】咱们方家的【明朝败家子】损失啊,我们要以家族利益为重。”

  方小藩:“……”

  方继藩放开了手,摸了摸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肚皮:“你看为兄,肚子有些胀了,河西送来的【明朝败家子】瓜,不好吃,太甜腻,我要修书去河西,批评一下他们,老是【明朝败家子】送些乱七八糟的【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东西来。小藩……你为何爱数学。”

  “宫里无聊,我就数寝殿外头的【明朝败家子】花草,数着数着,没喜爱上花草,爱数数了。”

  方小藩决定原谅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兄长。

  这个年纪的【明朝败家子】少女,往往也有大度的【明朝败家子】一面。

  方继藩不禁感慨:“这是【明朝败家子】天意啊。”

  “不过……”方继藩朝方小藩眨眨眼:“小藩啊,你既喜欢,却知不知,单纯的【明朝败家子】做题,未必有意思,不如……咱们创造新的【明朝败家子】数数方式。”

  “什么?”方小藩眼睛一亮。

  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数学,停留在上一世的【明朝败家子】高中阶段,就这……还忘了个七七八八。

  所以西山算书院几乎是【明朝败家子】野蛮生长出来的【明朝败家子】,爱咋咋地,自己去摸索吧。

  可是【明朝败家子】……虽然……方继藩讨厌数学,对数学敬而远之,但是【明朝败家子】,这不妨碍,方继藩用上一世有限的【明朝败家子】一些记忆,去启发方小藩。

  “来,咱们里头说,院子里太凉了,为兄和你谈一谈。”

  方继藩一面说,一面开始搜肠刮肚。

  难得有这么一个神奇的【明朝败家子】妹子。

  不启发一下她,说不过去啊。

  当然,启发归启发,到底她能不能开窍,顺着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思路,继续钻研下去,这就不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所能左右的【明朝败家子】事了。

  只能说,全凭天意吧。

  方继藩手舞足蹈,对着方小藩比划了老半天。

  方小藩起初,觉得兄长肯定在开玩笑。

  可慢慢的【明朝败家子】,突然,她仿佛开始自走到了新的【明朝败家子】大门口。

  只是【明朝败家子】,这个大门却是【明朝败家子】关的【明朝败家子】严严实实的【明朝败家子】,还上了七八道锁。

  但是【明朝败家子】这不妨碍,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她张大着眼睛,如痴如醉,脑袋瓜子,也开始飞速的【明朝败家子】运转。

  可是【明朝败家子】,在这神游之中,她开始处处碰壁,因为……她发现,自己的【明朝败家子】亲哥虽然好像隐隐约约给自己指出了一条道路,可是【明朝败家子】……继续深想下去,却发现……此路不通。

  呼……方继藩说的【明朝败家子】口干舌燥,忍不住呷了口茶:“听懂了吗?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想法。”

  方小藩如老僧坐定一般,没反应。

  哎呀……这就有点糟糕了,塞进去的【明朝败家子】东西太多,脑残了?

  …………

  第四章送到,求月票。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极品全能学生  经典古诗词  第一课件网  官途  造化之门  三界红包群  棉花糖小说网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女性健康  网游之邪龙逆天  好名字  武帝重生  传奇经纪人  大族激光  修真四万年  全职法师  伏天氏  天才相师  大符篆师  唐砖  超级学生  秦吏  健康报网  金枝绕东宫  黄金瞳  理财知识  天道图书馆  汉祚高门  凡人修仙传  完美人生  大主宰  雪中悍刀行  黄金瞳  魔天记  魔界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