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君子不出恶言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君子不出恶言

  方小藩瞪着方继藩。

  方继藩看着桌上的【明朝败家子】空盘子:“……”

  他想了想,道:“你怎么会饿呢?”

  “什么?”方小藩不解。

  方继藩认真的【明朝败家子】道:“哥明明看你,方才做题做的【明朝败家子】认真,一面做题,一面吃了桌上的【明朝败家子】糕点。”

  方小藩厉声道:“你骗人,我没有吃!”

  方继藩溺爱的【明朝败家子】摸了摸她的【明朝败家子】头:“你吃了,我亲眼看见的【明朝败家子】。好了,我们不计较这个,这只是【明朝败家子】旁枝末节,大考在即,你万万不可将这心思,放在这无用的【明朝败家子】吃喝上,不就是【明朝败家子】吃的【明朝败家子】吗?哥这就让人给你张罗,你继续做题,等一会儿,就有的【明朝败家子】吃了。”

  方继藩丢下一句话,嗖的【明朝败家子】一下,溜了。

  方小藩摸了摸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肚子。

  很难受啊。

  不过……

  她很快又被桌上的【明朝败家子】试题所吸引。

  两个时辰,做了十几题,慢是【明朝败家子】慢了一些,问题主要出在各种验算上头。

  她深吸一口气,没时间了,继续。

  取出一旁的【明朝败家子】草稿,继续对照着题,不断的【明朝败家子】验算。

  若遇到了有意思的【明朝败家子】题,她不禁发出咯咯的【明朝败家子】笑声,就好像刘瑾吃西瓜的【明朝败家子】样子。

  …………

  弘治皇帝低头看着最新送来的【明朝败家子】奏报。

  对于一切事关到幸福集团股价……,不事关到幸福集团西征这等国家大事,弘治皇帝是【明朝败家子】格外关切的【明朝败家子】。

  他拿着王守仁的【明朝败家子】奏报,虽然对于里头的【明朝败家子】许多军事安排,都不甚懂,不过这并不妨碍弘治皇帝想尽办法,挑出一条毛病来,好似如此,才可让自己安心。

  弘治皇帝放下了奏报,朝着刘健等人微笑:“诸卿家,朕听说,内阁要筹办一场数学竞赛,竟还要借用贡院来作为考场?”

  刘健一脸惭愧:“新学之中,也是【明朝败家子】有不少学问,是【明朝败家子】有可取之处的【明朝败家子】。老臣人等,也不尽都是【明朝败家子】迂腐之人,若是【明朝败家子】对国家有利的【明朝败家子】事,岂可不提倡呢?”

  蒸汽机车出来了。

  蒸汽船出来了。

  蒸汽纺织机也出来了。

  这么多的【明朝败家子】玩意,既让人震撼,可又何尝,不在改变所有人的【明朝败家子】思维。

  现在哪怕是【明朝败家子】最顽固的【明朝败家子】士人,至少在京师,也不敢说新学一无是【明朝败家子】处了。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数学的【明朝败家子】妙用,朕岂有不知,这些日子朕在想,原来……这世上,到处都充斥了数学和验算,这圣学,固然为体,可天下诸学,便如这数学,却可经国济世,你们的【明朝败家子】想法,是【明朝败家子】极好的【明朝败家子】,到时,成绩出来之后,将名列前茅的【明朝败家子】名录,送到朕的【明朝败家子】面前来,朕正在用人之际,求贤若渴啊。”

  刘健等人忙道:“是【明朝败家子】。”

  “不过……”谢迁在一旁道:“考试之中,有一个麻烦。”

  “麻烦?”弘治皇帝一愣,看着谢迁:“能有什么烦恼,让谢卿家还需报到朕这儿来。”

  “此次主考官,就是【明朝败家子】老臣,下头有人来报,说是【明朝败家子】有一个来应考的【明朝败家子】,打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西山算学院的【明朝败家子】名义,此人……叫……方小藩……”

  弘治皇帝乐了,怎么和小藩同名了。

  谢迁道:“此人……还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女子。”

  弘治皇帝脸微微一变。

  谢迁咳嗽,尴尬的【明朝败家子】道:“经查,她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妹子。陛下啊,没听说过,女子来应考的【明朝败家子】,科举没有,其他的【明朝败家子】考试,也不曾有,这……这……这有些坏了规矩啊,可是【明朝败家子】……此前考试的【明朝败家子】章程之中,并没有言明,女子不可应考,何况,又牵涉到了齐国公……所以……”

  这也确实是【明朝败家子】内阁的【明朝败家子】疏忽,当时制定考试的【明朝败家子】标准时,人们刻意的【明朝败家子】忽视掉了女子会来应考的【明朝败家子】事,既然没有规定女子不能来考,那么……

  弘治皇帝脸色铁青,呵斥道:“继藩这是【明朝败家子】胡闹,这是【明朝败家子】他的【明朝败家子】亲妹子,他怎么忍心,这般坑害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妹子,让他妹子这般抛头露面,怎么,他还洋洋自得吗?一个女子,考什么试,这像什么话?”

  “老臣,也是【明朝败家子】这样说的【明朝败家子】。”谢迁躬身:“只是【明朝败家子】……那方继藩说,这是【明朝败家子】张皇后娘娘的【明朝败家子】安排。”

  弘治皇帝:“……”

  殿中,顿时沉默下来。

  静寂无声。

  良久。

  弘治皇帝才道:“这个……这个……张皇后……主要还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不像话。”

  “是【明朝败家子】啊,是【明朝败家子】啊,齐国公……太……”刘健连连点头,不过说到太字的【明朝败家子】时候,突然想起了自己远在黄金洲的【明朝败家子】儿子,然后……就哑火了。

  李东阳咳嗽一声,他是【明朝败家子】大学士兼户部尚书,因此,这一次考试,他得避嫌,不过……他担忧的【明朝败家子】道:“陛下,老臣听说,宫外头,成立了一个妇人联合会,现在在四处招募人手,还说……要为天下妇人讨要什么什么公义,还说,谁说女子不如男。还有……还说……要提倡废除纳妾呢。据说,这妇人会的【明朝败家子】会长,便是【明朝败家子】皇后娘娘……”

  弘治皇帝脸都绿了。

  看着三个老臣,一脸尴尬的【明朝败家子】看着自己。

  弘治皇帝更加尴尬,老脸一红。

  外头可都有传言,说是【明朝败家子】弘治皇帝惧内。

  这惧内,在这个时代,对于一个大男人而言,是【明朝败家子】极可耻的【明朝败家子】事。

  更何况,还是【明朝败家子】天子。

  好嘛,这下好了,原来这还只是【明朝败家子】流言蜚语,现在算是【明朝败家子】将惧内坐实了,废黜纳妾,朕不是【明朝败家子】现成的【明朝败家子】表率吗?

  “荒唐!”弘治皇帝哆嗦着嘴皮子:“这又是【明朝败家子】谁出的【明朝败家子】馊主意。”

  “臣想……”李东阳哭笑不得,他不敢去看弘治皇帝,可是【明朝败家子】不看,又好像觉得自己心里有鬼,可看了,见弘治皇帝无地自容的【明朝败家子】模样,眼睛和他对视,这不就更显得自己心里有鬼,是【明朝败家子】在嘲笑陛下吗:“臣想,则十之八九,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怂恿的【明朝败家子】。”

  不是【明朝败家子】这个狗东西是【明朝败家子】谁?

  这狗东西真的【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人啊。

  他自己是【明朝败家子】驸马,这辈子是【明朝败家子】别想真纳妾了,公主殿下的【明朝败家子】身份,又比他的【明朝败家子】身份高,好嘛,他吃不上饭,他就把大家的【明朝败家子】锅都砸了,狗东西这是【明朝败家子】丧尽天良啊。

  弘治皇帝铁青着脸:“他们只是【明朝败家子】胡闹,过一些日子,就消停了。”

  三个内阁大学士,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可现在,似乎也没什么说辞,一个个沉默寡言的【明朝败家子】样子。

  张皇后……确实不好招惹。

  何况还有一个到处煽风点火,成日正事不干,就晓得掀桌子砸人锅的【明朝败家子】方继藩。

  不过,他们所担忧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这些过激的【明朝败家子】言论出来,倒是【明朝败家子】惹来了不少的【明朝败家子】反弹,虽说有人,也只当这妇人联合会当做是【明朝败家子】笑话看,可也有顽固的【明朝败家子】,已经开始跺脚骂了。

  这样下去……天知道会是【明朝败家子】什么样子。

  弘治皇帝坐下,面上依旧还是【明朝败家子】红彤彤的【明朝败家子】一片,道:“嗯,卿等退下吧,朕乏了。”

  内阁诸学士退下。

  弘治皇帝抬头,气咻咻的【明朝败家子】看着小宦官:“萧伴伴到底何时回来,他到底死哪里去了?这已一个多月了,再不回来,就让他府留在大漠吧。”

  “是【明朝败家子】。”小宦官战战兢兢,忙是【明朝败家子】匍匐在地。

  …………

  有了张家的【明朝败家子】银子,妇人联合会办的【明朝败家子】很顺利。

  不少的【明朝败家子】宫娥、女官,都成了第一批的【明朝败家子】成员,尤其是【明朝败家子】那些女医官,是【明朝败家子】最起劲的【明朝败家子】。

  其实,起初的【明朝败家子】纲领,并不算激烈,反对纳妾,倒是【明朝败家子】还没有提出来,只是【明朝败家子】外间对这妇人联合会,多是【明朝败家子】讥讽的【明朝败家子】态度,认为一群女子,能扑哧点啥?因而,倒是【明朝败家子】添油加醋,将许多东西,编排出来,都当笑话看。

  这其实也情有可原。

  这个时代,对于女子的【明朝败家子】歧视,是【明朝败家子】入了骨子里的【明朝败家子】。

  正因如此,所以除了嬉笑之外,倒是【明朝败家子】真没人来耍横。

  耍横也不怕。

  方继藩正在家里磨刀。

  啊,不。

  是【明朝败家子】在打磨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妹子。

  本以为,自己该准备好小皮鞭啥的【明朝败家子】,不听话就抽她。

  可谁曾想。

  方小藩对于数学的【明朝败家子】热爱,远远超过了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想象。

  几乎是【明朝败家子】废寝忘食,方小藩除了吃睡,便都刷着题。

  夜里,挑灯,方继藩不放心她,坐在一旁,趴在桌上,陪考。

  而后,便听到这半夜三更,方小藩发出渗人的【明朝败家子】咯咯声。

  方继藩顿觉得寒风袭了身后,双肩之后,森森然。

  他一脸苍白的【明朝败家子】仰头。

  便瞧见方小藩对着试题,咯咯的【明朝败家子】笑。

  方继藩便忍不住战栗,打了个寒颤。

  二十多日过去。

  一麻袋的【明朝败家子】卷子,统统做完了。

  方小藩不禁嘟囔:“还有题吗,还有没有,这些题,前头作的【明朝败家子】时候,觉得有些难,可做到了后来,发现许多题,都是【明朝败家子】重复的【明朝败家子】,只不过,改了几个数字而已,一点难度都没有,哥,还有几日就要考试了呀,这可怎么办,我还想做题。”

  方继藩:“……”

  这二十多日,方继藩显得有些憔悴,陪着她读书,太累了,比自己抽人耳光还累,他委屈的【明朝败家子】道:“我去哪里给你找题,所有的【明朝败家子】卷子,你统统都做了呀。”

  “要不,你将算学院的【明朝败家子】先生们都叫来,让他们出题给我做?”

  方继藩想了想:“这样不好,我们方家,是【明朝败家子】清白人家。你别总想着麻烦别人,别人也要过日子的【明朝败家子】,这些先生,都是【明朝败家子】书院的【明朝败家子】瑰宝,是【明朝败家子】体面人,不是【明朝败家子】我们方家的【明朝败家子】奴仆。好了,这几日,你就歇一歇吧,保持好状态。”

  方小藩想了想:“好无聊,若这样混吃等死的【明朝败家子】活着,还不如死了干净。”

  方继藩怒了,攥起了拳头,没有王法了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我成日陪读,你还骂人?

  哼,君子不出恶言!

  …………

  感谢‘北凉绿蚁’同学五万起点币的【明朝败家子】打赏,在此拜谢。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龙组兵王  房贷计算器  帝道独尊  剑来  大符篆师  绝世唐门  美食供应商  大符篆师  吞噬星空  国色芳华  全本小说网  金庸网  IT百科  笔趣阁  修罗武神  重生之财源滚滚  星战风暴  玄界之门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星辰变  励志名人名言  神墓  史上最强店主  修真四万年  妖神记  全职法师  开天录  逆天邪神  不朽凡人  大学生必备网  电视指南  系统供应商  字幕库  星座网  修炼狂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