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二百章:龙颜大悦

第一千二百章:龙颜大悦

  方继藩豁然而起,对朱厚照道:“将此人,立即带去宫中,太子殿下亲自去,要和陛下讲明缘由。”

  朱厚照倒也认真起来,不敢怠慢。

  于是【明朝败家子】带着这鞑靼人入宫觐见,到了傍晚时,才沮丧的【明朝败家子】回来。

  “怎么样。”方继藩等得急了,看着朱厚照。

  朱厚照耸耸肩:“查无实据,当然是【明朝败家子】让厂卫继续去打探,父皇是【明朝败家子】要面子不要命呀,觉得这只是【明朝败家子】空穴来风,倘若不去大同,不与诸部盟誓,反而显得,他胆子小,不敢去,他要做第二个唐太宗,他怎么就这么好大喜功呢,果然是【明朝败家子】昏君啊,本宫没有说错。”

  方继藩看着朱厚照,心里说,你们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德行吗?

  当然,方继藩对弘治皇帝,是【明朝败家子】可以理解的【明朝败家子】。

  天可汗的【明朝败家子】称号,对于任何天子而言,都具有极大的【明朝败家子】诱惑力。

  相比来说,这天可汗,比去泰山封禅的【明朝败家子】逼格还要高,就这泰山封禅,还不知多少皇帝赶着去凑热闹呢。

  人嘛,总得有点追求,做皇帝的【明朝败家子】,也一样。

  就这么点爱好了,你还剥夺他,说的【明朝败家子】过去吗?

  方继藩便背着手:“陛下还说什么?”

  “父皇说,让你想办法,加强戒备。”

  “……”

  方继藩龇牙咧嘴,心里默念:“昏君!”口里却道:“陛下真是【明朝败家子】圣明哪,既然托付如此重任,我方继藩一定竭尽全力才好。”

  说着,方继藩下意识的【明朝败家子】扶了扶蛤蟆镜,这蛤蟆镜,果然很有用,能掩饰内心的【明朝败家子】想法,别人看不到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内心。

  朱厚照道:“父皇自己要找死,看来是【明朝败家子】没得救了。”

  方继藩却是【明朝败家子】皱眉:“得想想办法才是【明朝败家子】,可惜,太子殿下,不能代替陛下去……”方继藩一脸古怪的【明朝败家子】看着朱厚照:“说起来,太子殿下,你咋和陛下不像呢?”

  朱厚照:“……”

  若是【明朝败家子】长得像,乔庄易容一番,倒是【明朝败家子】让太子想办法,代替弘治皇帝去,倒也无妨,可是【明朝败家子】……真不像啊。

  这令方继藩很纠结。

  朱厚照一把提起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衣襟:“你想说什么?”

  方继藩忙道:“没,没有。”

  朱厚照道:“我长得像我的【明朝败家子】母后而已,你看朱载墨,他就和父皇一模一样,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明朝败家子】,我是【明朝败家子】父皇的【明朝败家子】儿子,朱载墨是【明朝败家子】我的【明朝败家子】儿子,孙子像大父,你有什么意见?”

  “没,没有。”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脖子,像要捏断了,拨浪鼓似得摇头。

  朱厚照才眯起眼,放开方继藩:“你的【明朝败家子】意思是【明朝败家子】,让人取代父皇去?如此一来,在天下人看来,父皇与诸部盟誓,名垂青史,同时,也可保障父皇安全?”

  方继藩点点头:“有这个想法,可惜……”

  朱厚照道:“其实……我看王守仁长得很像。”

  方继藩:“……”

  还别说,真的【明朝败家子】很像。

  方继藩突然有点心疼王守仁他爹王华了。

  方继藩道:“我想,可能是【明朝败家子】守仁近来有些中年发福了,面上的【明朝败家子】肉长多了一些,这才像的【明朝败家子】吧,你别乱说。”

  朱厚照道:“就是【明朝败家子】鼻子不及父皇高耸。”

  方继藩:“……”

  朱厚照惊喜的【明朝败家子】道:“去将王守仁那东西叫来。”

  方继藩不禁道:“太子殿下,伯安是【明朝败家子】我的【明朝败家子】爱徒啊……”

  朱厚照背着手:“这是【明朝败家子】大事,父皇若是【明朝败家子】有失,你方继藩死无葬身之地。”

  不久……

  王守仁被叫到了镇国府的【明朝败家子】正堂。

  步入堂中的【明朝败家子】时候。

  便见朱厚照围着他转悠。

  朱厚照笑嘻嘻的【明朝败家子】打量着他,忍不住拍手:“好,好的【明朝败家子】很。”

  王守仁:“……”

  方继藩则背着手,痛心疾首的【明朝败家子】样子。

  朱厚照道;“现在有一件大事,要交代你去做,你敢不敢?”

  王守仁看向方继藩。

  方继藩咳嗽:“伯安啊,其实,你不想做,也可以不做的【明朝败家子】。”

  “这涉及到了千千万万人的【明朝败家子】生计,用你们读书人的【明朝败家子】话,叫做关系社稷苍生。”朱厚照在旁添油加醋。

  王守仁平淡的【明朝败家子】道:“若为家国之事,臣岂敢不去。”

  朱厚照便大叫道:“你看,他自己说的【明朝败家子】,来,来,来…来人……取标尺来。”

  外头刘瑾探头探脑,高兴的【明朝败家子】不得了,他不太喜欢王守仁,总觉得王守仁高高在上的【明朝败家子】样子,仿佛很歧视自己,作为研究院院长的【明朝败家子】亲随,身上带着小锤子、标尺之类的【明朝败家子】东西,这都是【明朝败家子】很合合理,刘瑾大腹便便的【明朝败家子】进来,取了标尺给朱厚照。

  朱厚照拿着标尺,在王守仁的【明朝败家子】脸上丈量,口里喃喃念:“个头矮了一些,眉稀疏了一点,重要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鼻头小了一些。”

  “来来来……”方继藩也有些忍不住了,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蛤蟆镜摘下,戴在王守仁的【明朝败家子】鼻上。

  “咦,神了!”朱厚照高兴的【明朝败家子】手舞足蹈。

  这蛤蟆镜一戴,顿时,之半张脸被遮盖,王守仁身上,立即焕发出了不怒自威之色。

  王守仁:“……”

  朱厚照抬着头:“这下有活儿干了。”他有点喜极而泣的【明朝败家子】样子,激动的【明朝败家子】手舞足蹈,接着拍拍王守仁的【明朝败家子】肩道:“这一次,若是【明朝败家子】当真出了事,你便是【明朝败家子】大功一件,不要害怕,本宫会派十个八个禁卫,在数十丈外保护你,就算是【明朝败家子】死,那也是【明朝败家子】为国而死。”

  方继藩擦擦汗:“我相信伯安,伯安武艺高强,一个可以打二十九个。”

  “若是【明朝败家子】对方用兵刃呢?”朱厚照挠挠头。

  方继藩道:“最重要的【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兵刃,而是【明朝败家子】如何狸猫换太子,啊,不,伯安换天子。”

  “下药,药翻了那昏君便是【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打了个寒颤:“我……我不下。”

  朱厚照抠着鼻子:“还有一个更可怕的【明朝败家子】问题,若是【明朝败家子】……没有人对昏君不利,我们会不会很惨?”

  方继藩低着头,他现在后悔了,这么个玩法,太黑心了。

  朱厚照道:“老方,你脸红什么,我来猜猜你心里怎么想的【明朝败家子】,到时候,就把所有的【明朝败家子】干系,都推给王守仁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

  “没……”方继藩眨眨眼,认真的【明朝败家子】道:“没有,男子汉,大丈夫,我方继藩……不是【明朝败家子】那样的【明朝败家子】人。”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

  王守仁戴着蛤蟆镜,伫立在原地,他虽勤于思考,可现在……脑子也有点不太够用了。

  良久,他摘下了蛤蟆镜:“臣到底要去做什么?”

  方继藩和朱厚照对视了一下,陷入了沉默,方继藩意味深长的【明朝败家子】道:“伯安啊,我们现在不讲要做什么,为师先给你上一堂课,净化一下你的【明朝败家子】心灵,让你知道,何为忠孝节烈。”

  ……………

  到了月底,浩浩荡荡的【明朝败家子】队伍便启程。

  弘治皇帝对此,显得极兴奋。

  虽然有商贾,做了预告,不过厂卫已经秘查,却也没听说过各部有什么阴谋。

  弘治皇帝对此,倒是【明朝败家子】并不担心。

  因为此去,禁卫如云,单单锦衣卫和金吾卫,还有随行的【明朝败家子】骁骑营,就足有数万人,再加上大同的【明朝败家子】边军,足以威慑诸部。

  那诸部的【明朝败家子】首领,想来,也是【明朝败家子】甘心顺服,而今,大明国力已是【明朝败家子】极盛,这些人,岂敢造次。

  他最担心的【明朝败家子】,反而是【明朝败家子】太子。

  不过这一次,他学乖了,直接将太子带在自己身边,如此……便放心了不少。

  这一路上,看着朱厚照乖乖的【明朝败家子】随扈在自己左右,一脸莫名乖巧的【明朝败家子】模样,让弘治皇帝心里,多了几分安慰。

  看来……只要看住了这个泥猴子,才能让朕放心哪。

  至于方继藩,却已先行去了大同,布置防卫了。

  继藩还是【明朝败家子】很让人放心的【明朝败家子】,可以独当一面,不必如太子一般,令自己操心。

  朱厚照几乎对弘治皇帝寸步不离,弘治皇帝将他叫唤到跟前来,道:“近来怎么这么老实?”

  朱厚照道:“父皇,自打父皇上一次教诲了儿臣之后,儿臣一开始,很不服气,可事后细细思量,方才知道,这都是【明朝败家子】父皇的【明朝败家子】一片良苦用心,儿臣想到父皇总是【明朝败家子】操心着儿臣,儿臣心里便难受的【明朝败家子】不得了,儿臣历来不晓得规矩,率性而为,而今,已打算重新做人,再不敢让父皇为之忧心如焚了。”

  弘治皇帝摘下了墨镜,不禁打量着身边的【明朝败家子】朱厚照,随后,叹了口气:“你能这样想,那便再好没有了,朕平时,并没有苛责你的【明朝败家子】意思,可你是【明朝败家子】储君,做储君的【明朝败家子】,就该有做储君的【明朝败家子】样子,朕怎么看待你,这不要紧,最要紧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天下人怎么看待你,这天下的【明朝败家子】军民,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福祉,俱都寄望于内廷,你不要教他们失望,不然,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呢。”

  朱厚照恳切的【明朝败家子】道:“父皇说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极,儿臣以后,尽力少胡闹一些。”

  “哈哈哈哈……”弘治皇帝大感宽慰,难得父子之间,说这么一番体己的【明朝败家子】话,没有反目争吵,也不见朱厚照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这令他龙颜大悦,弘治皇帝拍了拍朱厚照的【明朝败家子】肩:“这才像话嘛,来,来,来,和朕同车辇,朕想听一听,你对大漠诸部的【明朝败家子】看法。”

  朱厚照乖乖上车,坐在弘治皇帝对面,道:“儿臣没什么看法,儿臣其实还年轻,什么都不懂,父皇治国数十载,明察秋毫,自是【明朝败家子】心里已有定见,儿臣哪里敢班门弄斧。”

  …………

  求月票。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作文大全  开天录  莽荒纪  伏天氏  最强特种兵王  仙逆  经典语录  妙手心医  佣兵的战争  谍影风云  琴帝  天道图书馆  大唐承包王  广东高考网  房贷计算器  斗战狂潮  圣龙图腾  电脑爱好者之家  九星毒奶  情话网  修罗武神  唐砖  笔趣阁  秦吏  创世中文网  医统江山  99养生网  三界红包群  至尊重生  经典语录  玄界之门  逆天邪神  励志名人名言  大医凌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