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人才啊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人才啊

  方继藩听说宫里闹的【明朝败家子】鸡飞狗跳,吓的【明朝败家子】忙是【明朝败家子】入宫。

  不过,既是【明朝败家子】父子之间的【明朝败家子】事,等方继藩到了午门,却还是【明朝败家子】故意放慢了一些脚步。

  要给父子二人,足够的【明朝败家子】时间沟通交流嘛,自己凑个啥热闹呢,自己急急忙忙去了,指不定会给他们的【明朝败家子】沟通造成障碍。

  等他磨磨蹭蹭的【明朝败家子】到了奉天殿,果然,父子之间摩擦出来的【明朝败家子】火花已渐渐冷却下来。

  朱厚照遍体鳞伤,瞪大着眼睛,一副不服气的【明朝败家子】样子。

  弘治皇帝仍旧气愤难平之状,狠狠瞪着朱厚照。

  方继藩心里松了口气,看来,陛下虽还在气头上,不过已经渐渐消了一点气了。

  方继藩便上前,行礼:“儿臣见过陛下。呀,太子殿下,这是【明朝败家子】怎么了?”

  朱厚照一甩头:“哼,问他!”

  方继藩讪笑,他不敢问。

  弘治皇帝坐下,这一顿好打,如疾风骤雨,打的【明朝败家子】倒是【明朝败家子】痛快,唯独这家伙,果然是【明朝败家子】翅膀硬了,打完了之后,还敢顶撞。

  简直气死人了。

  此刻见了方继藩,弘治皇帝也没给好脸色,他怒气冲冲道:“继藩,你可知道,诽谤太祖高皇帝,是【明朝败家子】什么罪?”

  方继藩毫不犹豫道:“回陛下的【明朝败家子】话,诽谤太祖高皇帝,乃大不敬之罪,十恶不赦,形同谋逆,罪及三族。”

  弘治皇帝心里瞬间舒服了些,可面上依旧是【明朝败家子】一副肃然,从嘴角里冷哼出声:“那么,若是【明朝败家子】太子大不敬呢。”

  方继藩尴尬道:“太子乃是【明朝败家子】国家储君,年纪还小,还是【明朝败家子】个孩子……”

  说出这里时,方继藩下意识的【明朝败家子】脸微微一红:“我觉得,陛下当然是【明朝败家子】原谅太子殿下。”

  弘治皇帝眯着眼,眼里掠过一丝凶光,冷冷问道:“那么,若是【明朝败家子】你方继藩,也诽谤太祖高皇帝呢?”

  “呀?”方继藩看着朱厚照,卧槽,小朱,你将我卖了呀。

  朱厚照唧唧哼哼,还是【明朝败家子】一副不服气的【明朝败家子】样子,见方继藩朝自己看来,此时他白了方继藩一眼,便大声咧咧道:“看我做什么,我会出卖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兄弟,我只是【明朝败家子】说,父皇,凭什么打我,方继藩他们都说了!这是【明朝败家子】出卖吗?”

  方继藩:“……”

  方继藩小心翼翼的【明朝败家子】看了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脸色。

  却见弘治皇帝果然怒不可遏的【明朝败家子】样子。

  欺师灭祖,这是【明朝败家子】天理不容的【明朝败家子】事。

  哪怕是【明朝败家子】新学开始渐渐崭露头角,甚至连皇帝都认同这些主张。

  可并不代表,你们这些家伙,可以如此放肆。

  你过了嘴瘾,却没想到这背后的【明朝败家子】严重性,他顿时心里很无语,真是【明朝败家子】一群坑货呀!

  幸好方继藩立即回过神来,朝弘治皇帝娓娓说道:“陛下,儿臣并没有诽谤太祖高皇帝。”

  弘治皇帝怒道:“没有,难道是【明朝败家子】太子说谎?”

  方继藩笑吟吟的【明朝败家子】道:“儿臣确实是【明朝败家子】斗胆,评论过太祖高皇帝,说是【明朝败家子】太祖高皇帝,诛杀了不少的【明朝败家子】豪强。”

  弘治皇帝抚案,皱眉。

  太祖高皇帝时,大行株连,这也是【明朝败家子】事实,可问题在于,弘治皇帝作为太祖高皇帝的【明朝败家子】儿孙,自然不愿提及此事,这叫遮羞。不过,弘治皇帝也清楚,这些事迹,在不少文臣和士人口里,乃是【明朝败家子】极恶劣的【明朝败家子】事,大家虽不敢明面上,可是【明朝败家子】心里,却多有牢骚。

  现在你方继藩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是【明朝败家子】什么意思?

  方继藩不由解释道。

  “儿臣对太子殿下说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当初太祖高皇帝在的【明朝败家子】时候,天下已经经历了数十年的【明朝败家子】战乱,元人暴虐,以至民生凋零,百姓困苦。正因如此,太祖高皇帝定鼎天下,为了休养生息,杜绝奢靡,引蒙元的【明朝败家子】前车之鉴,抑制商贾,杜绝浪费,这个措施,没什么不好。”

  他顿了顿,旋即便一副认真严谨的【明朝败家子】模样,继续说道。

  “元朝的【明朝败家子】时候,蒙古人对于商贾颇为放任,尤其是【明朝败家子】回商,更是【明朝败家子】大行其道,他们遇到了灾年,就联合士绅,囤货举奇,兼并土地,且个个绫罗绸缎,蓄养的【明朝败家子】家仆,数千上万,数不尽的【明朝败家子】珍宝,糜烂在他们的【明朝败家子】仓库里,而寻常百姓,却要承担沉重的【明朝败家子】徭役,一遇天灾,便是【明朝败家子】颗粒无收,最后沦为奴隶,这也是【明朝败家子】为何,莫道石人一只眼、跳动黄河天下反的【明朝败家子】原因。

  太祖高皇帝正因为如此,对于囤货居奇,投机倒把可谓是【明朝败家子】深恶痛疾,因而,在借鉴了蒙元灭亡的【明朝败家子】前车之鉴上,颇有几分用力过猛。”

  方继藩用余光打量着弘治皇帝,见弘治皇帝认真听着,他才又徐徐道:“可是【明朝败家子】,此一时、彼一时也,当初天下需要恢复生产,需要安定下来的【明朝败家子】百姓,开垦荒地。所以,崇尚勤俭,本没有错。只是【明朝败家子】现在,今时不同往日了。天下的【明朝败家子】财富,十之八九,都在商贾们手里,商贾们现在心存疑虑,若是【明朝败家子】不肯将银子掏出来,陛下,现在有数十上百万人,都仰仗着大量的【明朝败家子】工程和作坊来维持生计,若是【明朝败家子】商贾们,不将银子拿出来扩大生产,不进行投资,害怕花银子,也学着来勤俭,那么……这天下的【明朝败家子】百姓,还有事做吗?百姓们的【明朝败家子】需求,极是【明朝败家子】简单,不过是【明朝败家子】有口饭吃而已……”

  “国富论之中,儿臣的【明朝败家子】学生刘文善,曾提及到一样东西,叫做‘内需’,也就是【明朝败家子】说,生产是【明朝败家子】来源于需求,有了需求,才有了生产,生产过程之中,需要招募人手,需要给匠人和徒工们发放钱粮,而生产的【明朝败家子】商货,通过有需求的【明朝败家子】人购买,这银子,却流通到了另一个商贾手里,同时,也流入了许多匠人和徒工手里。因而……当下的【明朝败家子】情况,是【明朝败家子】要让银子不停的【明朝败家子】流动起来,流动的【明朝败家子】越快,方才可使庶民们,也能从中分一杯羹,不至令他们衣食无着。”

  “太祖高皇帝的【明朝败家子】前事,确实让商贾们生出了疑虑,他们害怕显露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财富,担心有朝一日,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财富,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因而,他们虽然起初时,冒险挣了大笔的【明朝败家子】利润,可一旦财富到了一定阶段时,他们反而变得谨慎起来,他们开始效仿士绅们一样,想要将那巨大的【明朝败家子】财富,藏匿起来,这样下去,可就糟糕了。”

  “因此,要解决当下最大的【明朝败家子】问题,是【明朝败家子】要反太祖高皇帝时期的【明朝败家子】做法,要让商贾们,安心起来,放心大胆的【明朝败家子】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财富,曝露而出,要引起一个风尚,唯有如此,才可避免引发可怕的【明朝败家子】问题。”

  弘治皇帝心里对此,倒是【明朝败家子】有数。

  国富论他已经看了几遍。

  刘文善那里,他也询问过很多次。

  国富论之中,其中最可怕的【明朝败家子】敌人,就是【明朝败家子】银子流不动了,一旦流不动,大量的【明朝败家子】作坊,失去了需求,会纷纷倒闭,无数的【明朝败家子】匠人,因此而失去生计。

  弘治皇帝方才道:“原来如此,此一时彼一时,不错,卿家说的【明朝败家子】很好,这样说来,眼下,我大明是【明朝败家子】迫在眉睫,定要让那些商贾们,掏出银子来?”

  方继藩微笑道:“陛下,正是【明朝败家子】,否则,极有可能发生滞胀,到时,只怕要万劫不复了。”

  弘治皇帝倒是【明朝败家子】谨慎起来,他抚案,心里竟有些无可奈何,一双眼眸认真的【明朝败家子】凝视着方继藩。

  方继藩很明白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心里。

  这做皇帝的【明朝败家子】,要杀人头容易,可是【明朝败家子】要让人掏出银子来,却是【明朝败家子】难上加难。

  大明皇帝里,还真没几个,能教人乖乖掏银子,还能成功的【明朝败家子】先例。

  历史上,崇祯皇帝曾向大臣们借钱,当时朝廷已经内忧外困,眼看着,天下就要不保,可大臣们照旧,还是【明朝败家子】双手一摊,没钱呀。

  虽然等到闯王进了京,从这些口称没钱的【明朝败家子】大臣家里,查抄出了数不尽的【明朝败家子】财富。

  可凭这一点,大致可以清楚,弘治皇帝即便身为天子,他所能做的【明朝败家子】,也是【明朝败家子】有限了。

  弘治皇帝看了方继藩一会,便道:“继藩未雨绸缪,果真是【明朝败家子】一番谋国之言。”

  朱厚照气极了:“儿臣也是【明朝败家子】这样说的【明朝败家子】。”

  “住嘴!”弘治皇帝怒气冲冲的【明朝败家子】看他。

  朱厚照还不服气,继续唧唧哼哼,絮絮叨叨的【明朝败家子】说:“我本就这样说的【明朝败家子】……太祖高皇帝,把人吓着了……我错了吗?”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那么,继藩,怎么看待此事?”

  他太清楚,这件事的【明朝败家子】可怕之处了。

  一旦方继藩所描述的【明朝败家子】情景发生,那么单单京畿一带,就会有数十上百万户百姓失去生业,重新沦为流民,而一旦有人挑动,那么……这江山社稷,可就彻底的【明朝败家子】在自己手里,玩砸了。

  当然,那只是【明朝败家子】最坏的【明朝败家子】情况。

  方继藩道:“所以,儿臣请了一个人才来了京师,就是【明朝败家子】要扭转这个风气。”

  “人才?”弘治皇帝一愣,看着方继藩。

  “此人叫邓健!”

  邓健……

  弘治皇帝搜肠刮肚的【明朝败家子】想了很久,依旧对于这个陌生的【明朝败家子】名字,全无任何的【明朝败家子】印象。

  话说……这个人,不像一个知名之人啊,应当没有做过官,也不是【明朝败家子】什么大儒。

  方继藩道:“他一直都在儿臣府上的【明朝败家子】奴仆。”

  奴……仆……

  弘治皇帝倒吸一口凉气。

  这么大的【明朝败家子】事,你方继藩,招来了一个你家的【明朝败家子】奴仆,来办事?

  方继藩道:“他祖宗三代,都在儿臣的【明朝败家子】府上为奴,且又有特殊的【明朝败家子】才能,儿臣在想,此事关系重大,如此大任,交给他去做,或许行得通!”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唐砖  作文大全  情话网  从零开始  回到明朝当王爷  谍影风云  女性健康  修真四万年  唐砖  明朝败家子  民国谍影  全职法师  毕业论文网  开天录  庆余年  笔趣阁  调教大宋  伏天氏  健康报网  中华康网  太监武帝  异界无敌系统  王者时刻  卡徒  极道天魔  手术直播间  修真聊天群  异常生物见闻录  超级学生  牧神记  广东高考网  超级拍卖行  大主宰  妖神记  伏天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