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祖宗之灵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祖宗之灵

  巨舰开始回航。

  弘治皇帝感慨万千。

  站在这巨舰上,还真有几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明朝败家子】感觉。

  朱厚照扶着船舷,低头去看海中的【明朝败家子】浮尸,还有偶尔一些人,筋疲力尽的【明朝败家子】呼救。

  “老方,真的【明朝败家子】不捞上几个人来?”

  方继藩摇摇头:“殿下,不必了。”

  朱厚照反而笑了:“老方,你变了,变得杀伐果断了,不愧是【明朝败家子】本宫的【明朝败家子】兄弟啊,做事儿,就要男人一点。”

  方继藩却是【明朝败家子】想了想,道:“不是【明朝败家子】杀伐果断,而是【明朝败家子】因为……他们知道的【明朝败家子】太多。”

  知道的【明朝败家子】…………太多……

  方继藩道:“这四舰被歼灭,一旦俘获他们,将他们带回了陆地,若是【明朝败家子】他们之中,有人传递出了消息呢?到了那时,西班牙人,便会知道,我大明有如此巨舰,定当会小心防范。”

  “那无敌舰队,乃我大明心腹大患,迟早有一日,我们要与他们死战,因而,这巨舰的【明朝败家子】消息,暂时不可泄露出去,西班牙人,唯一知道的【明朝败家子】,只是【明朝败家子】他的【明朝败家子】四艘舰船覆灭,却不知,是【明朝败家子】如何覆灭,等我们的【明朝败家子】东方不败舰队组建起来,有了七八艘,到了那时,便是【明朝败家子】寻觅无敌舰队,与他们决战的【明朝败家子】时候,为了保障巨舰的【明朝败家子】消息,不至走漏这些佛朗机人,一个都别想活着。”

  朱厚照托着下巴,颔首点头:“很有道理,老方果然很狡诈。”他幽幽的【明朝败家子】道:“我还以为,你是【明朝败家子】为了你的【明朝败家子】父亲,报仇雪恨呢。”

  方继藩拉着脸:“我爹不会死!”

  朱厚照摆摆手,却不敢再说什么,乖乖点头:“是【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

  弘治皇帝此刻,心旷神怡,回程的【明朝败家子】路途上,这一路,都觉得心底的【明朝败家子】恶气,总算是【明朝败家子】出了。

  他将朱厚照招来,却独独没有召见方继藩。

  看着朱厚照以及李东阳、谢迁等人。

  弘治皇帝抚案:“这蒸汽船,乃是【明朝败家子】朕的【明朝败家子】儿子所制,可归根到底,还是【明朝败家子】离不开继藩的【明朝败家子】鼎力支持。满朝文武,听到要造蒸汽船,听到这千万两纹银,个个面如土色,却不知,这花了银子,办的【明朝败家子】乃是【明朝败家子】大事,诸卿啊,你们的【明朝败家子】眼睛,看的【明朝败家子】太近了。”

  百官们没什么可说的【明朝败家子】,乖乖的【明朝败家子】听着陛下训斥。

  弘治皇帝又道:“今日,人间渣滓王不仕号立了大功,击沉敌舰四艘,毙敌千人,这是【明朝败家子】大捷,如此,朕和诸卿,总算是【明朝败家子】对得住登州的【明朝败家子】军民了。可是【明朝败家子】……”

  他顿了顿:“朕是【明朝败家子】一宿没有睡好啊,心里想着,太子和继藩殚精竭力,为我大明,立下了大功劳,这大功劳的【明朝败家子】背后,是【明朝败家子】他们的【明朝败家子】心血,朕有如此巨舰,何愁海波不平呢?可惜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鲁国公,却因此而战死,他如此忠烈,实是【明朝败家子】让朕觉得可惜。却也让继藩,失去了父亲。”

  说到此处,弘治皇帝目光幽幽,他猛地张眸:“现在,这上千的【明朝败家子】佛朗机人,还有这四艘舰船,就权当是【明朝败家子】,告慰了鲁国公在天之灵吧。朕思来想去,此乃大事,鲁国公……”

  “不!”弘治皇帝说到此处,摇头:“应当是【明朝败家子】新津郡王……”

  新津郡王……

  百官凛然。

  追封郡王,已是【明朝败家子】板上钉钉,内阁和礼部,已经颁布了诏书,昭告天下。

  弘治皇帝道:“新津郡王若是【明朝败家子】在天有灵,一定要为之欣慰吧。朕在想,回京之后,朕该亲自祭祀新津郡王,借此大捷,以慰新津郡王和战死在新津的【明朝败家子】忠魂,这件事,让英国公去料理,命其承揽祭祀之事,择定吉日,朕率百官,亲往祭奠。”

  百官们纷纷感慨,自是【明朝败家子】没有人提出异议。

  新津郡王,死的【明朝败家子】冤枉哪,若是【明朝败家子】早一日,大明有此巨舰,如何会畏惧佛朗机人。

  堂堂国公,飘扬万里,为大明镇守最遥远的【明朝败家子】边陲之地,可谓披荆斩棘,出生入死,如今,终于魂丧万里之外,陛下亲往祭奠,这也很合理嘛。

  弘治皇帝又道:“回京之后,再下一道旨意,设东方不败水师,敕唐寅为水师总兵官,督造蒸汽舰,招募和操练水手,拟定蒸汽舰海战战法,朕要在三五年之内,使这东方不败水师成型,威慑四海。”

  弘治皇帝环顾四周:“诸卿,怎么看待此事?”

  朱厚照毫不犹豫道:“父皇,儿臣附议。”

  百官纷纷道:“臣等附议。”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预备诏书吧,登岸之后,就将诏书,传诸天下。”

  “至于方继藩……”弘治皇帝深深的【明朝败家子】看了朱厚照一眼:“太子这些日子,好生看着他,别让他想不开。”

  朱厚照道:“他想的【明朝败家子】很开哪,父皇……”

  弘治皇帝瞪了他一眼。

  朱厚照打了个寒颤:“儿臣知道了。”

  …………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明朝败家子】修养。

  方景隆的【明朝败家子】伤病,已痊愈了不少,浑身上下,又多添了无数道疤痕。

  此时,新津已经开始重建,大量从各个据点来的【明朝败家子】援军,也纷纷抵达。

  方景隆见过了诸将,努力的【明朝败家子】,想要早一些恢复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身体。

  佛朗机人终于不宣而战,这数十万的【明朝败家子】移民安危,自也命悬一线,自己乃是【明朝败家子】镇守,若是【明朝败家子】不能视事,一旦再遇佛朗机人的【明朝败家子】大举进攻,黄金洲,可就危险了。

  为了显示自己已经痊愈,他穿戴着厚重的【明朝败家子】盔甲,按着刀,在无人搀扶的【明朝败家子】情况之下,亲自去观摩了民兵的【明朝败家子】操练。

  等一日的【明朝败家子】操练下来,整个人已是【明朝败家子】疲倦不堪。

  徐经亲自搀扶着方景隆,回到镇守的【明朝败家子】行在,方景隆一面任人解下铠甲,一面苦笑:“老了,老了啊,想当初,老夫穿着这玩意,便是【明朝败家子】一天一夜,都不知疲倦,现如今,不成啰。”

  徐经谦和一笑:“师公是【明朝败家子】老当益壮,只不过现下,旧伤未去而已,想来,若能安心养伤,不日,就可恢复如初。”

  方景隆笑了笑:“这些话,不过是【明朝败家子】自欺欺人罢了,不过,老夫也承你吉言,这些日子,老夫重伤在身,倒是【明朝败家子】亏得你鞍前马后,辛苦了。”

  “不敢,能为师公效劳,实是【明朝败家子】学生的【明朝败家子】福气,恩师待学生,恩重如山,学生能够为师公分忧,也是【明朝败家子】在所不辞。”

  方景隆此刻,却是【明朝败家子】叹了口气:“老夫现在,倒很是【明朝败家子】担心哪,新津遭遇了佛朗机人的【明朝败家子】袭击,损失惨重,老夫……可谓是【明朝败家子】责无旁贷,怕就怕,朝廷要降罪下来了,老夫这辈子,是【明朝败家子】活够了,受过苦,也享过富贵,担心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若是【明朝败家子】因此,而影响了方继藩,也就是【明朝败家子】你的【明朝败家子】恩师,那么……哎……”

  徐经听罢,也皱眉,却还是【明朝败家子】安慰方景隆道:“师公请放心,陛下对恩师,历来信任,对师公,亦是【明朝败家子】信重有加,此次,非战之罪也,想来……陛下一定不会责怪吧。”

  方景隆颔首点头,可他还是【明朝败家子】皱眉,这里距离京师太远了,谁料京里是【明朝败家子】什么局面呢,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儿子,做事太鲁莽,若是【明朝败家子】得罪了什么人,有人在陛下面前,说了什么坏话,这可就说不准了。

  方景隆道:“老夫,唯一担心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这个儿子啊,虽然这个儿子,比老夫聪明,比老夫有出息,可这心里……总是【明朝败家子】……”

  徐经道:“想来,不久之后,朝廷就会有音讯来,请师公稍待便是【明朝败家子】。”

  “好吧。”方景隆重重点头。

  …………

  圣驾回京,满京已是【明朝败家子】哗然。

  陛下亲自巡海,尽歼佛朗机舰,顿时,京师震动。

  人们不断的【明朝败家子】交头接耳,起初,因为只是【明朝败家子】流言蜚语,可许多人都这样说,想不信都难了。

  此后,唐寅奉旨入宫,弘治皇帝亲自召见,询问了一些关于缔造水师之事,唐寅对答如流,弘治皇帝对此,甚为满意。

  唐寅此人,此前就有建立水师的【明朝败家子】经验,何况,他又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门生,奉行的【明朝败家子】乃是【明朝败家子】新学,做事踏实可靠,这未来的【明朝败家子】舰队,交给他,倒是【明朝败家子】恰如其分。

  于是【明朝败家子】亲自授了唐寅钦命,唐寅捧着圣命出宫,回到了西山,他本是【明朝败家子】想去见一见恩师,聆听恩师对于这东方不败舰队的【明朝败家子】看法。

  这时,却见英国公已在堂中了。

  英国公张懋亲自前来,拍了拍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肩,欲言又止,最后苦笑:“继藩啊,没什么大不了的【明朝败家子】,我们这些老东西,若能马革裹尸,也未尝不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好的【明朝败家子】归宿,你的【明朝败家子】父亲,是【明朝败家子】老夫的【明朝败家子】老兄弟,他先去了,也没什么不好……”

  方继藩木然道:“我爹还没死呀。”

  张懋气冲冲的【明朝败家子】道:“怎么能叫死,不能叫死,好歹是【明朝败家子】有头有脸的【明朝败家子】人,都已经追封了郡王,该叫‘薨’,要有规矩,你现在长大了,以后,就是【明朝败家子】方家的【明朝败家子】一家之主,不可再任性了。”

  方继藩道:“我爹没‘薨’啊。”

  张懋道:“圣旨都下来了,能有错?老夫昨日,已见驾了,陛下的【明朝败家子】意思很明白,新津郡王薨的【明朝败家子】轰轰烈烈,以身殉国,实为万古楷模,此次,陛下要率百官,亲自祭祀,这祭祀的【明朝败家子】典礼,老夫来主持,老夫主持了一辈子的【明朝败家子】祭祀,这一次,却没有怨言,一定要让你的【明朝败家子】父亲,风风光光,漂漂亮亮,就当老夫……送他一程吧。”

  说到此处,张懋唏嘘感慨。

  或许是【明朝败家子】年纪大了吧,他面上虽挤出笑容,浑浊的【明朝败家子】眼里,却禁不住湿润了。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龙组兵王  牧神记  回到地球当神棍  修真聊天群  tplink  赘婿  第一课件网  电脑爱好者之家  异世界的美食家  小学生作文  中华养生网  医统江山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造梦天师  我欲封天  作文吧  秦吏  伏天氏  极道天魔  赝太子  吞噬星空  广东高考网  大王饶命  系统供应商  大明春色  全职高手  全球高武  雪鹰领主  超品巫师  大符篆师  妙手心医  开天录  极品家丁  都市之神级宗师  三界红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