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以人为本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以人为本

  正因为如此,方继藩对于廷议和朝会素来不太关心。

  就算是【明朝败家子】不得已来了,也如木桩子一般,在一旁和朱厚照挤眉弄眼。

  朱厚照似乎很开心,他袖子里,不知藏着什么,隆起了一大块,趁着所有人注意力都在朝会的【明朝败家子】时候,偷偷将袖子揭开一些,便露出了一个雕塑出来。

  方继藩眼尖,看了个真切,而后,吓得脸都绿了。

  那木雕塑……卧槽……有点佛朗机人文主义风格啊……

  怎么说摹久鞒芗易印控,通俗一点来说,这塑像,有那么点儿……下流。

  至少对于这个时代而言,是【明朝败家子】很下流的【明朝败家子】。

  却见那半身塑像上,一个英武的【明朝败家子】男人目视前方,上身裸露,肌肉隆起,什么肱二头肌,什么腹肌,统统都有。

  倒是【明朝败家子】神似,米开朗基罗的【明朝败家子】《大卫》,这思想,很前卫啊。

  没想到……太子殿下……竟有这样的【明朝败家子】恶趣味。

  方继藩打了个寒颤。

  朱厚照却不禁乐了,似乎……这是【明朝败家子】他的【明朝败家子】得意之作。

  见方继藩低着头,假装什么都没看到,站在方继藩一旁的【明朝败家子】朱厚照,脚步轻轻挪动,和方继藩挨着更近一些,低声道:“老方,好看吗?”

  “殿下,这……这是【明朝败家子】从何而来?”方继藩轻声细语。

  朱厚照嘴巴不动,却发出悄无声息的【明朝败家子】声音:“本宫自己雕刻的【明朝败家子】,几个佛朗机那里学来的【明朝败家子】,我瞧他们雕塑人像,颇有意思,哈哈……你瞧瞧,这一身肉,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很厉害,本宫可没有夸张,这是【明朝败家子】对着镜子,如实摹久鞒芗易印俊刻出来,要不要再看看本宫的【明朝败家子】肌肉?”

  方继藩低声道:“不……要……”

  要字还没落定。

  却见朱厚照又掀起他的【明朝败家子】长袖,那雕塑便又露出一截,这一次,露出来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雕塑的【明朝败家子】大腿,这腿部的【明朝败家子】肌肉,结实有力,犹如老树盘根,尤其是【明朝败家子】腰带以下不可描述的【明朝败家子】部位,竟只雕了一片巨大的【明朝败家子】芭蕉叶,遮住。

  站在齐国公方继藩身后的【明朝败家子】,乃是【明朝败家子】英国公张懋,英国公张懋听二人细声细语说着什么,他正想着祭祖的【明朝败家子】事,不禁好奇,眼睛直勾勾的【明朝败家子】看过来,顿时……瞧见了那半身塑像,一下子,张懋的【明朝败家子】头竟好像要炸开,晕沉沉的【明朝败家子】。

  哎呀,哎呀……老夫不行了,不行了啊,天,这是【明朝败家子】什么名堂,为什么不穿衣服,呀,太子殿下在奉天殿朝会,竟……竟拿出这么个下流玩意,哎呀……不成了……不成了……

  一个以祭祀为主的【明朝败家子】老国公,怎么承受的【明朝败家子】了这个东西,张懋顿时头晕目眩,身子晃了晃,直挺挺的【明朝败家子】栽倒。

  这一栽,恰又撞到了身后的【明朝败家子】定国公徐永宁。

  一时之间,两个人抱着,翻到一起。

  弘治皇帝正听群臣进奏,听到这里哎哟的【明朝败家子】声音,忙是【明朝败家子】侧目看来,皱眉:“何事?”

  张懋和徐永宁忙是【明朝败家子】拜倒,忙不迭的【明朝败家子】认罪:“万死。”

  张懋又道:“陛下,臣身子不好,老眼昏花,方才……突觉不适。”

  弘治皇帝方才脸色缓和一些。

  却见朱厚照和方继藩二人站的【明朝败家子】笔直,一副洗耳恭听、如痴如醉之状,便忍不住责怪道:“卿乃老臣,怎不及年轻人?太子今日尚且如此乖巧,再看看齐国公方继藩,亦是【明朝败家子】目不转睛!”

  张懋老脸憋得难受,却还是【明朝败家子】叩首:“万死!”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若是【明朝败家子】身体不适,就去歇了吧。”

  朱厚照立即道:“父皇,儿臣搀扶英国公出去。”

  方继藩道:“儿臣也略知一些医术,或可给英国公诊断。”

  弘治皇帝颔首。

  二人便如蒙大赦,一左一右,架起张懋就走。

  张懋觉得自己的【明朝败家子】两腿软的【明朝败家子】厉害,像是【明朝败家子】踩着海绵一样。

  被二人架着出了奉天殿,见了太阳,这阳光顿时让他炫目,更是【明朝败家子】晕的【明朝败家子】厉害。

  朱厚照笑嘻嘻的【明朝败家子】道:‘英国公,您年纪大,可万万要仔细脚下,哈哈,还是【明朝败家子】你厉害,这么一装病,我们就可不受那些家伙叽叽呱呱个没停了。”

  张懋却是【明朝败家子】暴怒,伸手,想要抓住朱厚照的【明朝败家子】衣襟,可一想,这是【明朝败家子】太子殿下啊,惹不起,于是【明朝败家子】手一翻,便一把勒住了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脖子。

  方继藩道:“干啥,这是【明朝败家子】要干啥,世伯,有话好好说。”

  张懋几乎咆哮:“你们到底在做什么?好大的【明朝败家子】胆子,你们那些下流东西,若是【明朝败家子】被人瞧见,且看会引起怎样的【明朝败家子】轩然大波,继藩,你爹不在,你就胆大包天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你以为你天不管地不收,可老夫非要管教管教你不可,快说,太子手里藏着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什么?”

  方继藩扑哧扑哧的【明朝败家子】喘着粗气,感觉自己要背过气去了,忙道:“世伯,这……你得问太子殿下啊……”

  有道理。

  张懋放开了方继藩,勉强挤出了笑容:“太子殿下,这……方才您袖里藏着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什么?可否给老臣看看。”

  “为何给你看?”朱厚照不客气的【明朝败家子】道。

  张懋:“……”

  这就有点尴尬了。

  张懋沉默了很久,赔笑道:“殿下,老臣……老臣……”

  “好吧。”朱厚照不耐烦道:“给你瞧就是【明朝败家子】,反正这东西,很快就要传诸天下了。”

  说着,取出了雕像来,张懋看得眼睛都直了,又扶额:“哎哟,哎哟,头晕的【明朝败家子】厉害。”

  朱厚照不禁道:“亏得你还是【明朝败家子】名将之后,胆小鼠辈,这有什么晕的【明朝败家子】,这叫写实,本宫**裸的【明朝败家子】来,将来,也要赤条条的【明朝败家子】去,人的【明朝败家子】身体,何等的【明朝败家子】美妙,此乃身体发肤,上天和父母所赐,有什么不敢看的【明朝败家子】?”

  张懋:“……”

  朱厚照笑嘻嘻的【明朝败家子】道:“佛朗机人,别的【明朝败家子】未必比我大明高明,可这雕刻之道,却颇有几分意思,本宫乃是【明朝败家子】取长补短者也,你不爱看,别看,本宫给方继藩看。”

  方继藩有一种想死的【明朝败家子】感觉:“殿下……雕了几个?”

  “就两个呀。”朱厚照道:“你一个,我一个。”

  “我的【明朝败家子】呢?”方继藩欲哭无泪。他讨厌艺术,不想管你大爷的【明朝败家子】到底是【明朝败家子】什么古典主义,又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什么鬼人性的【明朝败家子】解放……他想像一个正派人一样,好好活着,省的【明朝败家子】出去丢人现眼。

  朱厚照笑吟吟的【明朝败家子】道:“已经雕刻了,这是【明朝败家子】母本,送去给了石匠,让他们雕刻,将来……拿去关外卖银子去,鞑靼人不懂雕刻,他们的【明朝败家子】雕刻技艺,面目过于可憎,本宫教他们什么才是【明朝败家子】神明应有的【明朝败家子】样子。

  方继藩要哭了:“那……穿了衣服吗?”

  “穿了衣服,那还是【明朝败家子】神吗?”朱厚照很认真的【明朝败家子】道:“本宫一直认为,许多人观念不对,你想想看,神乃天上之人,在那儿,有仙台和琼楼,他们早就看破了世间的【明朝败家子】本相,你想想看,一个一眼能洞悉本相的【明朝败家子】神明,会在乎衣服吗?若穿了衣服,说明他们还存在人性,人才有喜怒哀乐,有荣辱之心,可神明超凡脱俗,他们穿衣服做什么?继藩,你细细想,你若是【明朝败家子】神明,你穿衣服吗?”

  方继藩小鸡啄米似得点头:“穿,因为臣要脸。”

  朱厚照便将他的【明朝败家子】雕像收了:“和你说,你也不明白,总而言之,雕像已是【明朝败家子】命石匠们照本宣科的【明朝败家子】雕刻了,老方,走了,我觉得这雕像,还缺几分超脱之感,我回去琢磨琢磨,赶明儿,本宫给你瞧瞧。”

  说着,一溜烟的【明朝败家子】跑了。

  方继藩目瞪口呆。

  沉默了很久。

  一旁的【明朝败家子】张懋便又气咻咻的【明朝败家子】一把抓住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衣襟:“继藩,你这个臭小子……”

  方继藩一脸无奈:“世伯,讲道理好吗,我也是【明朝败家子】受害者啊,世伯不去寻太子殿下,为何总是【明朝败家子】找小侄,小侄虽然好欺,可也不能这么不讲理吧。”

  张懋觉得有道理,摇摇头,叹了口气:“哎……真是【明朝败家子】瞎了老夫的【明朝败家子】眼,现在眼里已有了业障,来日岁祭,只怕要辱了列祖列宗。”

  方继藩同样无言,他细细一琢磨,这事儿,不能放任着朱厚照,不然,自己可算是【明朝败家子】要出名了,这是【明朝败家子】划时代的【明朝败家子】艺术解放啊,卧槽……未来这作品可能上教科书……

  方继藩立即风风火火,一路跑着追上去,大呼道:“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且等等我,我有一些艺术问题,想要探讨。”

  …………

  今日的【明朝败家子】朝会,令弘治皇帝很是【明朝败家子】满意。

  至少,几乎没有大臣,当面提出什么质疑,大家对于陛下之所见所闻,或多或少的【明朝败家子】跟风似得吹捧了一番。

  这也是【明朝败家子】没办法的【明朝败家子】事。

  陛下开始有些独断专行了,不只如此,杨一清的【明朝败家子】新政失败,已贬斥为吏,此时谁还敢轻易冒头说教。

  弘治皇帝心情不错,等群臣告辞,方才坐下,命萧敬取来了内阁的【明朝败家子】票拟。

  他随手捡起一本,却是【明朝败家子】来自于泉州市泊司的【明朝败家子】奏疏,说是【明朝败家子】有佛朗机人,前来朝贡。

  “又是【明朝败家子】佛朗机人。”弘治皇帝皱眉,弘治皇帝不禁道:“这佛朗机,不是【明朝败家子】已有使节在此吗?何故又派人来?”

  萧敬战战兢兢道:“要不,奴婢去问问?”

  弘治皇帝一挥手,萧敬哪里敢怠慢,匆匆去了。

  一会儿工夫,他去而复返,笑嘻嘻的【明朝败家子】道:“陛下,奴婢打听清楚了。”

  可弘治皇帝却将奏疏,已丢到了一边,早不将这区区佛朗机的【明朝败家子】事,放在心上了。

  …………

  睡了,明日四更。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汉乡  剑来  异界无敌系统  牧神记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独步成仙  娱乐大头条  经典古诗词  逆天邪神  tplink  作文大全  不朽凡人  头条新闻  美食供应商  师士传说  琴帝  大王饶命  落秋中文  武极天下  大王饶命  酒神  修罗武神  魔界的女婿  中国会计网  健康报网  重生之财源滚滚  造化之门  超神机械师  魔神狂后  异世界的美食家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大魏宫廷  蜡笔小说  逆天邪神  励志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