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万世师表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万世师表

  弘治皇帝心里,既有几分担忧,又有几分畅快。

  他低头,看着一个个人名,这上头,有大功者,后头都留有了备注,弘治皇帝看的【明朝败家子】很认真,心里不禁琢磨,不知修此功劳簿子的【明朝败家子】人是【明朝败家子】谁,倒是【明朝败家子】有模有样。

  他足足看了小半时辰,方才深吸一口气,抬眸道:“都是【明朝败家子】不可多得的【明朝败家子】人才,想不到此战竟是【明朝败家子】如此的【明朝败家子】惊心动魄,尤其是【明朝败家子】方正卿等人,大放异彩,载墨,何故这里没有你的【明朝败家子】功劳?”

  朱载墨泰然道:“孙臣作为皇孙,天潢贵胄,与他们并肩而战已是【明朝败家子】罪过,哪里有功,孙臣以后再不轻易冒险了。”

  听了这话,弘治皇帝忍不住哈哈大笑:“不错,朕所担心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这个,怕就怕你学你的【明朝败家子】父亲,想不到你倒还知是【明朝败家子】非。”

  “当时是【明朝败家子】事情紧急。”朱载墨道:“孙臣只好死马当活马医,奋力一搏、孤注一掷,幸赖皇天保佑。”

  弘治皇帝和刘健都露出会心的【明朝败家子】笑容,心里暗暗点头。

  是【明朝败家子】这个道理。

  作为大明未来的【明朝败家子】继承者,冲锋陷阵不算本事,这天下,有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勇士冲锋陷阵,立下奇功。可天底下,能居中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且能明察秋毫的【明朝败家子】人,只能有一个,这个人,必须是【明朝败家子】顺应天命的【明朝败家子】人。

  大明不缺功臣良将,缺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一个所有人都肯信服,肯为之效力的【明朝败家子】天子。

  若是【明朝败家子】皇帝昏聩,哪怕再如何勇敢,又有何用?历史上血淋淋的【明朝败家子】教训,实在是【明朝败家子】不胜枚举,可只要是【明朝败家子】好皇帝,他总能提拔出一批又一批的【明朝败家子】人才来强大国家。

  弘治皇帝最是【明朝败家子】忧虑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子孙,没有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

  他凝视着朱载墨,目中是【明朝败家子】显然易见的【明朝败家子】欣慰,而后又与刘健对视一眼。

  刘健笑吟吟的【明朝败家子】道:“陛下,老臣有一个建议。”

  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心情很好,笑道:“刘卿但说无妨。”

  刘健道:“老臣以为,陛下不妨就让皇孙来对这些有功之士进行赏赐。”

  “这……”

  这是【明朝败家子】考教的【明朝败家子】意思了。

  刘健是【明朝败家子】希望看看皇孙能否做到公平公正。

  当然,这是【明朝败家子】有风险的【明朝败家子】。

  毕竟皇孙还年少,若是【明朝败家子】赏赐过重,可宫中既然下了许诺,那也得捏着鼻子认了。

  可是【明朝败家子】……

  弘治皇帝却没有太多犹豫,他抖擞精神,手抚着案牍,只沉默了片刻,便道:“好,载墨,你来论功行赏。”

  朱载墨气定神闲的【明朝败家子】道:“孙臣遵旨。孙臣以为,此战居功至伟者,乃是【明朝败家子】恩师。”

  恩师……

  众人不约而同的【明朝败家子】看向了方继藩。

  这下子,方继藩总算是【明朝败家子】心里舒坦了一些,这就是【明朝败家子】,徒弟有良心的【明朝败家子】重要性。

  只见朱载墨道:“正德卫数月能有小成,这和恩师的【明朝败家子】操练之法,以及放手让孙臣们去操练分不开,若非如此,正德卫就是【明朝败家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因而,要追溯既往,恩师方为头功。”

  刘健在旁微笑,心里又是【明朝败家子】暗暗点头:“不错,不错,尊师贵道,虽然他的【明朝败家子】恩师不靠谱,可是【明朝败家子】这尊师,却是【明朝败家子】再紧要不过的【明朝败家子】事,尊师的【明朝败家子】人就能忠君,就懂得友爱,也就能有孝心,好孩子,好孩子啊。”

  弘治皇帝听到此处,印堂发红,心里亦是【明朝败家子】欣喜,他继续看着朱载墨道:“如何赏赐呢?”

  朱载墨道:“恩师已为公卿,位极人臣,又是【明朝败家子】富可敌国,寻常赏赐,对于恩师而言,不过尔尔,可……又不能不赏,孙臣愿与众师兄弟一道写下一幅字,可表孙臣等人的【明朝败家子】孝心。”

  这显然有些别出心裁的【明朝败家子】感觉,弘治皇帝诧异的【明朝败家子】看着朱载墨道:“什么字。”

  朱载墨似是【明朝败家子】早就想好,一字一句道:“万世师表!”

  此言一出,弘治皇帝顿时心头一震。

  那刘健更是【明朝败家子】要老血喷出一口来。

  万世师表,方继藩也配?

  朱载墨道:“这是【明朝败家子】陛下说了,由孙臣来论功行赏的【明朝败家子】。在儿臣的【明朝败家子】心里,恩师……当的【明朝败家子】起万世师表四字。”

  这话没毛病啊。

  这就好像,绝大多数的【明朝败家子】孩子看自己的【明朝败家子】爹,哪怕这爹是【明朝败家子】个渣,在孩子心目中,这爹也是【明朝败家子】伟岸的【明朝败家子】。

  当然,也是【明朝败家子】有例外的【明朝败家子】,比如朱载墨对自己的【明朝败家子】爹就有不同的【明朝败家子】看法。

  可对他的【明朝败家子】恩师,朱载墨却是【明朝败家子】佩服的【明朝败家子】五体投地,这是【明朝败家子】他内心真实的【明朝败家子】想法。

  弘治皇帝沉默了很久,忍不住想要征询刘健的【明朝败家子】意见,于是【明朝败家子】目光落在刘健的【明朝败家子】身上。

  刘健先咳嗽一声,才道:“陛下,这是【明朝败家子】学生对自己恩师的【明朝败家子】敬意,虽是【明朝败家子】有浮夸之嫌,只是【明朝败家子】……”

  “准了!”弘治皇帝道:“这是【明朝败家子】载墨的【明朝败家子】一片心意,没什么不可。”

  只要不是【明朝败家子】官方赐予的【明朝败家子】万世师表四字,倒也没什么妨碍的【明朝败家子】。

  当然,皇孙的【明朝败家子】身份是【明朝败家子】有些敏感。

  可就冲着皇孙这份尊师重道之心,再加上这皇孙气度非凡,不正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教导之功吗?

  朱载墨拜谢。

  方继藩在旁心里感慨,万世师表,这是【明朝败家子】属于自己应得的【明朝败家子】荣誉,为了教育这些徒子徒孙,自己付出了多少的【明朝败家子】努力和心血啊,我方继藩和孔圣人比肩,算的【明朝败家子】了什么?反正我方继藩也不打算谦虚的【明朝败家子】活着。

  此时,朱载墨又道:“这次功,当是【明朝败家子】方正卿,这样的【明朝败家子】功劳,可敕为侯爵,其次还有……”

  他一个个如数家珍,念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明朝败家子】名字,从侯爵,至伯爵,再至世袭勋职,竟是【明朝败家子】流利无比。

  弘治皇帝不由在心里想,好家伙,这一下竟封出了这么多爵位,这些爵位,将来可都得朝廷供养的【明朝败家子】啊。

  可论他们的【明朝败家子】功劳,似乎个个都不小。

  弘治皇帝似乎对朱载墨还算满意,他欣赏的【明朝败家子】看了朱载墨一眼,道:“可以,就按这么交付内阁讨论吧,若有结果,报到朕这里来。”

  刘健心里不免苦笑,他还在为万世师表这四个字纠结呢。哪怕只是【明朝败家子】学生们对于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敬重,可一旦这四个字强加在了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头上,天知道以后会惹来什么争议来,可他此时也没有好的【明朝败家子】托词反对,便微笑道:“臣……遵旨!”

  弘治皇帝此刻对于朱载墨,又不禁重新打量起来。

  他背着手,来回踱步,这少年太镇定了,且许多事自他口里,都是【明朝败家子】信手捏来,这只怕只有熟知军务的【明朝败家子】老臣,方才能有如此清晰的【明朝败家子】逻辑。

  弘治皇帝突然站定,抬眸道:“你到朕身前来。”

  朱载墨依旧一脸从容,徐步上前。

  弘治皇帝眼睛饱含深情的【明朝败家子】看着朱载墨,道:“这些,你是【明朝败家子】从哪里学来的【明朝败家子】?”

  朱载墨毫不迟疑的【明朝败家子】道:“恩师给孙臣安排了一个极厉害的【明朝败家子】教习。”

  教习……极厉害?

  弘治皇帝心里突的【明朝败家子】咯噔了一跳。

  难道方继藩还挖掘出了什么人才?

  方继藩既然敢让此人来做朱载墨的【明朝败家子】教习,那么势必这个人一定是【明朝败家子】非凡之人。

  弘治皇帝目中满怀期待,他面带笑容,看着朱载墨,一字一句道:“不知是【明朝败家子】何方神圣?”

  朱载墨道:“陛下,此人叫刘老西。”

  刘老西……

  弘治皇帝和刘健对视,似乎都在对方的【明朝败家子】眼睛里没有找到答案。

  连皇帝和内阁首辅学士都没有印象的【明朝败家子】人,那么……这个人……

  弘治皇帝便笑吟吟的【明朝败家子】继续问道:“此人此前,在何处高就?”

  朱载墨道:“在锦州。”

  弘治皇帝顿时哑然,锦州有个叫刘老西的【明朝败家子】人吗?

  还是【明朝败家子】没有印象啊。

  弘治皇帝道:“此人身居何职?”

  朱载墨想了想,才道:“他做的【明朝败家子】最高职位的【明朝败家子】时候,曾在二十三年前做过伍长。”

  伍……伍长……还是【明朝败家子】二十三年前?

  弘治皇帝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感觉……皇孙是【明朝败家子】在跟他开玩笑。

  历来朝廷对于皇家嫡长子和嫡长孙的【明朝败家子】培养,都是【明朝败家子】极为重视的【明朝败家子】,皇帝的【明朝败家子】贤明与否,和教育分不开关系。

  正因为如此,所以几乎所有的【明朝败家子】继承人,都会拥有最优良的【明朝败家子】教育资源。

  哪怕是【明朝败家子】翰林庶吉士,堂堂的【明朝败家子】状元、榜眼、探花,大明三年一次科举,从千军万马之中脱颖而出的【明朝败家子】佼佼者,也不过在詹事府任一个侍讲罢了。

  至于其他天下知名的【明朝败家子】大儒,就更加不胜枚举了。

  可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那家伙……实在是【明朝败家子】过于儿戏了,居然让区区一个小小的【明朝败家子】伍长,还是【明朝败家子】二十三年的【明朝败家子】陈年老伍长,成为太子殿下和这么多皇恰久鞒芗易印孔国戚子弟们的【明朝败家子】教习?

  弘治皇帝心里甚至嘀咕,这家伙……得了这么多学费,不会是【明朝败家子】统统都贪墨了,只拿了几两银子,寻了个老军卒来滥竽充数吧?

  当然……这个念头只是【明朝败家子】一闪而过。

  弘治皇帝觉得事有蹊跷,他并不是【明朝败家子】一个一根劲的【明朝败家子】人,他首要想到的【明朝败家子】疑问是【明朝败家子】,一个老军卒,怎么能教授这么多的【明朝败家子】知识呢?难道我大明这么多文臣武将,不及一个叫刘老西的【明朝败家子】人?

  弘治皇帝坐定,凝视着朱载墨,道:“只此一人?”

  “军中事务,只是【明朝败家子】一人教授孙臣人等。”

  弘治皇帝又皱眉:“一个老军卒,又能教授你们什么,莫非教授你们怎么埋锅造饭,怎么卫戍城门?”

  “陛下圣明,不错,孙臣得刘教习的【明朝败家子】传授,大多是【明朝败家子】这些。孙臣拜他所赐,受益匪浅!”

  弘治皇帝:“……”

  …………

  腰酸背痛,睡觉。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修真四万年  雪鹰领主  玄界之门  天影  笔下文学  天才相师  医统江山  异界无敌系统  北宋大表哥  医道无双  传奇经纪人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男性健康  师士传说  妖神记  修真聊天群  情话网  天下第九  毕业论文网  独断大明  魔天记  混沌剑神  诡秘之主  开天录  深圳美食网  盘龙  官途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民国谍影  全本书屋  都市之神级宗师  中华康网  娱乐大头条  无敌天下  武帝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