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首功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首功

  朱载墨一马当先,眼看这已是【明朝败家子】一片狼藉的【明朝败家子】代王府。

  所谓大势已去,就是【明朝败家子】如此。

  谋反,这是【明朝败家子】任何人,都无法承受的【明朝败家子】罪责。

  因而,哪怕是【明朝败家子】代王图谋不轨,所知的【明朝败家子】人,也只有限于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心腹。

  而至于寻常护卫和士卒,不过是【明朝败家子】另外找借口驱使他们罢了。

  哪怕真到了逼急了眼的【明朝败家子】时候,也大抵是【明朝败家子】取出一份所谓太后密诏,或者奉天靖难的【明朝败家子】手段,当然,代王朱俊杖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明朝败家子】地步,还指望着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心腹陈彦,能够给自己带来好消息。

  可哪里想到……一切都已经迟了。

  正德卫上下杀气腾腾,人见了血,气质就全然不同了,看任何人,都像是【明朝败家子】会移动的【明朝败家子】人头,对于这些护卫们抱头鼠窜,他们显得很遗憾。

  人头啊,房子啊之类乱七八糟且不健康的【明朝败家子】思想,在他们的【明朝败家子】脑海,如走马灯似得转悠。

  连进了数重仪门,正德卫直取正殿。

  正殿里。

  那书生模样的【明朝败家子】幕友在听到外头的【明朝败家子】呼喊,顿时明白了什么,如兔子似得,一下子溜了。

  虽然在此之前,他还在代王朱俊杖面前,卖弄自己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乃孔明再生,且还擅长观相之术,哎呀呀,殿下骨骼清奇,异日只恐要登大位……可现在……这些统统不见了踪影,人跑了。

  朱俊杖发懵。

  那幕友能跑,自己……能跑到哪里去?

  他直楞楞的【明朝败家子】伫立着,看到外头无数的【明朝败家子】人影,急促的【明朝败家子】脚步匆匆而来。

  随后,进来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一群军士,军士们个个凶神恶煞,到了门前,却是【明朝败家子】驻足。

  有人道:“殿下有令,先让小公爷进去。”

  传出一个少年的【明朝败家子】声音:“我不去,我……我们方家,也是【明朝败家子】要脸的【明朝败家子】人,怎么能夺人功劳,我……我不去……我爹打小就告诉我,要诚实做人。”

  不去?

  将士们却是【明朝败家子】满头大汗。

  私下里有消息传出,那旧城的【明朝败家子】房子,大头都是【明朝败家子】方家的【明朝败家子】,这功劳,小公爷不取,大家心里不安,若是【明朝败家子】齐国公不给房子咋办?

  要知道,齐国公可是【明朝败家子】殿下的【明朝败家子】恩师,他不肯给,谁拿他都没办法。

  几个人架着方正卿。

  方正卿哭了:“我们是【明朝败家子】清清白白的【明朝败家子】人家,我要清清白白的【明朝败家子】做人啊……”

  接着,他被丢进了正殿。

  啪嗒。

  屁股落地,火辣辣的【明朝败家子】疼。

  朱俊杖一脸懵逼的【明朝败家子】看着这一切。

  他无法理解,这些人在做什么。

  既然这些官军杀了进来,胜败已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那也没什么好说的【明朝败家子】,无非是【明朝败家子】引颈受戮而已,可是【明朝败家子】为何……为何……这些人竟还要羞辱自己。

  他怒了。

  抄起墙上悬挂的【明朝败家子】一柄宝剑,便气势汹汹朝方正卿冲去。

  方正卿反应极快,一个翻滚,起身,抽刀。

  朱俊杖双手举剑劈砍而来。

  口里发出啊呀呀的【明朝败家子】怒吼。

  方正卿横刀。

  铿锵……

  火光四溅。

  朱俊杖万万没想到,这个少年,气力很大,他竟被震得虎口发麻,手中的【明朝败家子】宝剑甩出。

  毕竟养尊处优,朱俊杖能有几分气力。

  可方正卿不一样。

  打小锻炼,虽年纪小,却处在精力最充沛的【明朝败家子】年龄,只在那宝剑飞出的【明朝败家子】刹那,他箭步上前,又是【明朝败家子】横刀,只是【明朝败家子】这刀,却搭在了朱俊杖的【明朝败家子】脖子上。

  朱俊杖披头散发,一脸悲凉。

  一群官军,方才冲了进来,大家一起热烈鼓掌:“小公爷擒拿反王,大功一件,实是【明朝败家子】佩服,佩服。”

  “小公爷千钧一发,与反王战斗三百回合,降服反王,真是【明朝败家子】我等的【明朝败家子】楷模。”

  方正卿扑哧扑哧的【明朝败家子】喘着粗气。

  方才……很惊险。

  这群家伙,不是【明朝败家子】人哪。

  自己若不是【明朝败家子】反应快一些,说不准,看被人劈了。

  当然,他惊诧于,朱俊杖的【明朝败家子】气力居然如此之小,说是【明朝败家子】手无缚鸡之力都不为过。

  朱俊杖听掌声如雷,大家像过年一般,个个面红耳赤的【明朝败家子】鼓励,心如死灰,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他悲壮的【明朝败家子】道:“哼,成王败寇,太子何必要用一个孩子,来羞辱本王,本王也是【明朝败家子】高皇帝的【明朝败家子】子孙,输了,便输了!”

  太子……

  他认定了,带兵来此的【明朝败家子】乃是【明朝败家子】太子。

  事后才察觉,自己上当了。

  监国太子让皇孙出来游猎,根本就是【明朝败家子】阴谋,这是【明朝败家子】想让自己这鱼儿上钩啊,既然这是【明朝败家子】阴谋,那么太子一定亲自带了一支兵马奇袭自己的【明朝败家子】王府。

  如此,就可以解释了。

  那太子朱厚照,代王朱俊杖也久仰大名,这厮横扫大漠,以他的【明朝败家子】本事,能如此迅雷不及掩耳的【明朝败家子】杀至王府,一切都合情合理。

  输在他的【明朝败家子】手里……自己没什么不服气的【明朝败家子】。

  外头,人们自动的【明朝败家子】分开了一条道路。

  却又见一个少年,按剑进来,道:“叔祖父呼我父亲,所为何事?”

  父亲……

  朱俊杖瞳孔收缩,看着这少年……

  少年肤色有些黝黑,十一二岁的【明朝败家子】样子,个子颇高,面带冷峻之色,双目如星。

  他踏步进来,顾盼有神,嘴角微微勾起,带着几分杀气。

  这像极了,后世某些战乱之地的【明朝败家子】童子军,一群经历了战火的【明朝败家子】孩子,比成年人还狠,比任何人都凶。

  来人……正是【明朝败家子】朱载墨。

  朱载墨手松开来了刀柄,而后,双手抱拳,作揖:“朱载墨,见过叔祖父!”

  朱载墨……

  是【明朝败家子】……皇孙!

  “是【明朝败家子】你……”

  朱载墨含笑:“没错,是【明朝败家子】我!”

  朱俊杖,此时此刻,只想去死。

  皇帝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昏聩,他不知道。

  太子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真如传闻中那样,横扫大漠,他也没有亲眼所见。

  可是【明朝败家子】……他看到了朱载墨,这个少年,从天而降,他……还只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孩子……

  朱俊杖身子摇摇欲坠,他在这个孩子身上,依稀看到了某些人的【明朝败家子】影子,是【明朝败家子】……太祖高皇帝和文皇帝!

  一股悲凉,又自他的【明朝败家子】内心深处升腾而起,他哭了,接着,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输的【明朝败家子】不冤枉,不冤枉,这是【明朝败家子】上天要亡我!”

  朱载墨目中冷静,道:“来人,拿下代王府七十九口人,押解京师,请陛下治罪!”

  将士们再无疑虑,有人冲入了王府后园,有人将朱俊杖绑缚出。

  朱俊杖的【明朝败家子】二十九个儿子,一个个被绑出来,个个吓的【明朝败家子】身如筛糠,浑身颤抖,一见到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父王,便一起大哭:“父王…………父王……救我……”

  朱俊杖五花大绑,他昂着头,要表现出一点天潢贵胄的【明朝败家子】尊严。

  可听到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儿子们呼喊声,他终又垂下了头,仿佛……又一次,受到了深深的【明朝败家子】羞辱。

  徐鹏举拿着毛笔,将毛笔的【明朝败家子】毛尖在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舌头上舔了舔,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口水蘸了墨,湿润了毛笔笔头的【明朝败家子】坚硬,而后,他取出了一份簿子,认真的【明朝败家子】记录:“徐鹏举炸开王府;方正卿首擒代王。”

  没曾想,朱载墨站在他的【明朝败家子】身后,扬手,给他后脑一个暴栗子。

  徐鹏举忙是【明朝败家子】捂着后脑勺,超凶的【明朝败家子】回首,等见到了朱载墨,他面上的【明朝败家子】狰狞像冰山一样的【明朝败家子】融化:“殿下……”

  “写详尽一些,多写写正卿降服代王的【明朝败家子】事。”

  “噢,噢。”朱载墨提笔,低头,很认真的【明朝败家子】歪着脑袋,开始搜肠刮肚。

  “现在,传令下去,王府之内,封禁后院,一切代王家眷,都等陛下的【明朝败家子】旨意处置,在此之前,任何人不得轻易惊扰。我等驻扎前院,正卿,我们去巡视一番,看看附近还有没有贼子。”

  “噢。”方正卿很服气朱载墨。

  表哥做事有板有眼,处处都有章法,最重要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对自己好。

  虽然……他把自己的【明朝败家子】房子……

  一想到房子,他心里就有一点点的【明朝败家子】难受。

  ………………

  大同府镇守乃是【明朝败家子】昌乐侯邱静。

  邱静在此刻,认真的【明朝败家子】端详着一份诏书。

  他觉得这份诏书过于古怪,这是【明朝败家子】守城的【明朝败家子】守备官送来的【明朝败家子】,说是【明朝败家子】正德卫奉旨入城驻扎。

  有了圣旨,而且这正德卫一看就是【明朝败家子】禁卫,个个不凡,谁敢不放他们入城?

  可问题就在于……

  守备官没有见识,并不代表,邱静没有见识。

  太蹊跷了。

  这正德卫,是【明朝败家子】什么东西……噢,对了,监国太子殿下,曾有一道命令,是【明朝败家子】让皇孙去小五台山狩猎,好像……就是【明朝败家子】这正德卫随行的【明朝败家子】。

  既然如此,正德卫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何……会有皇帝的【明朝败家子】旨意。

  正德卫离开京师的【明朝败家子】时候,皇帝陛下,不是【明朝败家子】在巡行保定府吗?

  难道……是【明朝败家子】矫诏?

  一想到如此,邱静就觉得自己要原地爆炸了。

  他努力的【明朝败家子】用手摩挲着圣旨……

  不错,圣旨的【明朝败家子】纸张没有问题……

  这字……似乎也是【明朝败家子】待诏翰林最纯正的【明朝败家子】‘台阁体’,可谓有板有眼,一气呵成。

  他拿出了放大镜,在字里行间之中,不断的【明朝败家子】搜索。

  最后,放大镜落在了印玺上头。

  哎呀……

  真是【明朝败家子】奇了。

  这大印,居然也看不出丝毫的【明朝败家子】问题。

  世上,怎么可能有,如此……如此手艺,再者说了,圣旨,谁敢伪造啊?

  这样一想,邱静开始陷入深思,他有些怀疑人生,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侯爷,侯爷……”却在此时,外头,有人匆匆而来。

  “侯爷,大事不好了,正德卫入城之后,直奔代王府,拿了代王!”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道君  择天记  社保查询网  笔下文学  九鼎记  汉乡  唐砖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传  剑来  无尽丹田  凡人修仙传  择天记  汉乡  重生在南宋  圣墟  大符篆师  极品全能学生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至尊重生  王者时刻  中国会计网  娱乐大头条  笔趣阁小说  就爱读小说  开天录  龙组兵王  医女小当家  情话网  无敌天下  北宋大表哥  明朝败家子  明朝败家子  五行天  明朝败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