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鸿恩浩荡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鸿恩浩荡

  以张鹤龄的【明朝败家子】智商,怎么会察觉到不对劲。

  尤其是【明朝败家子】看陛下亲昵的【明朝败家子】把住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时候,他看的【明朝败家子】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咋?

  却见弘治皇帝眉飞色舞。

  方继藩那一句,儿臣差不多已经忘了,真是【明朝败家子】神来之笔啊。

  差不多忘了,谦虚,真是【明朝败家子】谦虚了。

  如此大功,他没有急于表现,而是【明朝败家子】遗忘了。

  如此深远的【明朝败家子】谋虑和布局,已经显示出方继藩乃是【明朝败家子】谋定而后动,这样聪明的【明朝败家子】人,会忘吗?

  当然不会!

  真相只有一个!

  那便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是【明朝败家子】个虚怀若谷,人格高尚,且不贪功之人。

  像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在弘治朝已经不多了啊。

  弘治皇帝继续深深的【明朝败家子】凝望着方继藩,许多话,如鲠在喉,他不由道:“这么大的【明朝败家子】事,你竟忘了?”

  “这个……”方继藩一脸扭捏:“儿臣……儿臣近来记性不好,这毕竟只是【明朝败家子】区区小事,儿臣……呀,儿臣脑壳有些疼。”

  “哈哈哈哈……”

  弘治皇帝大笑。

  脑壳疼……这小子,又开始装神弄鬼了,什么时候脑壳不疼,偏偏这个时候。

  这家伙,没想到……居然如此忠厚老实,有了好处,被人如豺狗一般的【明朝败家子】上前撕咬,他倒好,仿佛还害怕有大功似得。

  弘治皇帝心里既是【明朝败家子】欣慰,又是【明朝败家子】感动。

  不愧是【明朝败家子】方家之后,是【明朝败家子】朕的【明朝败家子】女婿啊。

  他拉着方继藩,左右四顾,骄傲无比:“朕原以为,平倭之首功,乃寿宁侯和建昌伯,如今看来,原来竟是【明朝败家子】朕之驸马都尉,驸马都尉居功而不自傲,堪称人臣楷模,朕有此婿,足慰平身。”

  哪怕是【明朝败家子】此时再嫌弃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百官,在这一刻,竟也肃然起敬起来。

  这不正是【明朝败家子】圣人所提倡的【明朝败家子】美德吗?

  抛开方继藩这个人的【明朝败家子】本身,就事论事而言,这家伙,深谋远虑,运筹帷幄,早年就定下平倭之策,可谓是【明朝败家子】功勋卓著,事后不声张,若非张家兄弟良心发现,只怕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深藏功与名,陛下说他乃是【明朝败家子】人臣典范,还真一点都没有错。

  众臣纷纷道:“方都尉居大功,而谦虚如此,臣等钦佩。”

  他们是【明朝败家子】服气的【明朝败家子】。

  王守仁更是【明朝败家子】热泪盈眶,恩师……深不可测啊。

  无数个日夜里,王守仁虽然很钦佩恩师,可总觉得恩师的【明朝败家子】品格,有点怪怪的【明朝败家子】,作为一个大夫子,怎么总是【明朝败家子】日上三竿才起来,成日就是【明朝败家子】粗鄙之语,王守仁有这样的【明朝败家子】怀疑,是【明朝败家子】因为作为一个开宗立派的【明朝败家子】人,本身就对权威,总是【明朝败家子】会有所怀疑,正因为永远对于权威抱有怀疑的【明朝败家子】态度,他才创出了属于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学说。

  可是【明朝败家子】……今日……真相水落石出,一切的【明朝败家子】疑窦,豁然开朗。

  恩师这是【明朝败家子】低调啊,所有的【明朝败家子】懒惰、粗鄙之语,还有动辄气急败坏的【明朝败家子】怒吼,掩藏这之下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一颗视功名利禄于浮云的【明朝败家子】不争之心,这才是【明朝败家子】人世间最大的【明朝败家子】美德,而那种种不好的【明朝败家子】表面,更像是【明朝败家子】魏晋之时,那些离经叛道的【明朝败家子】名士,所表现出来的【明朝败家子】自污之举而已。

  这……才是【明朝败家子】真正了不起的【明朝败家子】人,其品德,其学问,堪称万世师表也。

  唐寅等人,更是【明朝败家子】一脸欣慰,露出了骄傲之色,他们就知道,恩师绝不是【明朝败家子】那等表面上那般粗鄙之人……

  朱厚照只有瞠目结舌,这时候……他已佩服极了,心里想说,自己对于老方,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有所误会。

  弘治皇帝欣慰的【明朝败家子】眼泪珠子都要掉下来,举着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手,方继藩微笑,可能……自己当初,真的【明朝败家子】给了张家兄弟锦囊吧,毕竟自己贵人多忘事,得了脑疾,就是【明朝败家子】麻烦啊,总是【明朝败家子】丢三落四的【明朝败家子】,连这么重要的【明朝败家子】事,竟都忘了。

  弘治皇帝道:“自太祖高皇帝以降,倭寇肆虐,杀吾民,淫其妻女,掠其财货,恃朕仁厚,稍加迁就,这些贼子,便负其凶横,变本加厉。朝廷柔服远人,本欲以和为贵,不滋生事端,以恪守德被四海之初衷,可其不知悔改,日甚一日,朕……仁至尽矣。方卿家,为国筹谋,呕心沥血,思朕之所思,念朕之所念,忧朕之所忧,早年便定下谋略,使环球之舟师,以袭贼巢,出其不意,以诛不臣,如此智计,叹为观止。其人人品贵重,擅谦虚自省,不计功勋,更为天下人所钦佩,其忠厚若此,朕叹为观止。”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百官们纷纷道。

  弘治皇帝背着手,欣慰的【明朝败家子】看了方继藩一眼:“继藩,辛苦你了。”

  方继藩摇头:“儿臣之辛苦,不及陛下之万一,儿臣能为陛下分忧,不过是【明朝败家子】因为陛下言传身教之故,这是【明朝败家子】儿臣向陛下学习的【明朝败家子】结果,儿臣……万死,尺寸之功,不足挂齿。”

  呼……

  弘治皇帝激动的【明朝败家子】脸色通红。

  说的【明朝败家子】也有道理啊。

  当初方继藩游手好闲,名声并不好,可现在……他变了。这是【明朝败家子】什么缘故呢?难道真是【明朝败家子】朕言传身教的【明朝败家子】结果,一下子,弘治皇帝觉得自己和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身影,都变得格外高大起来。

  “朕说过,此安民抗倭之大功,朕绝不吝啬赏赐,朕欲加继藩为国公,诸卿以为如何?”

  “嗡嗡……”

  满朝文武,又都哗然。

  方继藩此前,就已破格封侯,作为驸马都尉,这是【明朝败家子】极少见的【明朝败家子】情况。

  他的【明朝败家子】父亲,已经加为国公……

  现在,这方继藩,竟也要封为国公了吗?

  如此一来,岂不是【明朝败家子】和徐家一样,一门二公?

  这可是【明朝败家子】国朝的【明朝败家子】特殊先例啊。

  可虽这样说,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功劳,确实是【明朝败家子】不小。

  大明以战功而封爵,此次平倭,固然是【明朝败家子】三军用命的【明朝败家子】结果,可和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运筹帷幄,绝对分不开关系。

  肆虐了百年的【明朝败家子】倭寇,被方继藩一次性解决,以侯封公,可谓是【明朝败家子】合情合理。

  只是【明朝败家子】……如此殊荣……

  弘治皇帝一拂袖,正色道:“朕赏罚分明,方可正纲纪,朕意已决,礼部遵照办理,不可贻误。”

  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里。

  陛下很大方啊。

  看来……自己曾经对陛下,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有所误解。

  这好事临门,哪怕是【明朝败家子】品德再高尚的【明朝败家子】人,此刻,也无法拒绝了。

  毕竟,自己早有多生几个娃的【明朝败家子】心思,这样也好,以后又多了一个爵位……将来,也可以像徐家一样,一门二公,位极人臣。

  方继藩毫不犹豫:“儿臣……谢陛下恩典,陛下垂爱之心,儿臣心中感激涕零,儿臣不禁想要称颂,吾皇万岁,皇上万万岁!”

  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面上,依旧激动不已。

  功劳很大,可方继藩立下的【明朝败家子】这么多功劳,这平倭之功也不算什么。

  他激动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谦虚,这孩子的【明朝败家子】品德,让朕欣慰啊。

  他而后,目光落向了张家兄弟。

  这两兄弟,功劳也是【明朝败家子】不小。

  只是【明朝败家子】………寿宁侯张鹤龄,却是【明朝败家子】张大了嘴巴,这大嘴,有点合不拢,他睁大眼睛,面上没有丝毫表情。

  张延龄脸上是【明朝败家子】一副……好似已开始神游的【明朝败家子】模样,咦,这是【明朝败家子】什么情况?这是【明朝败家子】在做梦吗?我是【明朝败家子】谁,我这是【明朝败家子】在哪里?

  弘治皇帝面上带着温柔之色:“两位卿家,功劳也是【明朝败家子】不小啊,汝二人,为朕妻弟,朕岂可薄待,卿家辛苦了,此次平倭,卿等哪怕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朕绝不会亏待了你们。”

  弘治皇帝顿了顿,背着手,露出了天子应有的【明朝败家子】端庄:“寿宁侯张鹤龄平倭有功,功不可没,钦赐斗牛服,以彰其功,再赐金五百万。建昌伯张延龄,赏赐与其兄等同。”

  五百万……

  金!

  张鹤龄还是【明朝败家子】有点不太明白。

  老半天,他才反应了过来。

  卧槽……

  敢情这是【明朝败家子】功劳啊。

  一旁的【明朝败家子】张延龄也不傻,脱口而出:“陛下……臣有话说!”

  张鹤龄却突然打了个寒颤,立即打断他的【明朝败家子】话:“陛下,他没有话说。”

  张延龄:“…………”

  他心里憋屈啊,他要检举,他要揭发,这功劳,是【明朝败家子】咱们两兄弟,我们才是【明朝败家子】国公。

  可兄长二话不说,不但打断了他的【明朝败家子】话,他转过头,杀气腾腾的【明朝败家子】看了张鹤龄一眼。

  张延龄只好住口。

  张鹤龄却是【明朝败家子】心在淌血。

  不能说啊。

  此前言之凿凿,说的【明朝败家子】有鼻子有眼,以张鹤龄高超的【明朝败家子】智商,自然清楚,一旦此时矢口否认,这陛下和百官未必肯信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话,只以为自己两兄弟,垂涎这赏赐,突然改口否认。

  哪怕是【明朝败家子】相信了又如何,相信了,自己二人,在此说了这么多废话,这岂不是【明朝败家子】欺君吗?当着满朝文武的【明朝败家子】面,犯下欺君大罪,哪怕陛下……不责怪。

  可这功劳,多半也只能用来折罪了。

  眼下……至少还有一个安慰奖,赏赐了五百万金,嗯……这折银多少来着?

  弘治皇帝忧心忡忡的【明朝败家子】看了两兄弟一眼:“卿等,气色不太好嘛?”

  “陛下……我……我……”张鹤龄如鲠在喉。

  弘治皇帝叹口气:“想来,你们一路颠簸,诶……真是【明朝败家子】受苦了,好不容易回来,要好好将养将养,不可再操劳了,知道了吗?”

  张鹤龄哭了。

  眼泪如潮水一般涌出来,他匍匐在地,哭的【明朝败家子】撕心裂肺,一面抽搐,一面擦拭眼泪:“臣……谢陛下恩典……”

  ………………

  求支持。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笔趣阁小说  天道图书馆  开天录  造化之门  社保查询网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中华康网  创世中文网  管理资料下载  我欲封天  电脑爱好者之家  大明春色  修真聊天群  太初  系统供应商  异界无敌系统  IT百科  超级吞噬系统  超级学生  民国谍影  五行天  庆余年  雪中悍刀行  创世中文网  电脑爱好者之家  中华养生网  斗战狂潮  超级兵王  不败战神  房贷计算器  笔趣阁小说  天天美食  谍影风云  三国之天下霸业  男性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