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圣心独断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圣心独断

  官和吏乃是【明朝败家子】不可逾越的【明朝败家子】鸿沟,一百多年来,历来是【明朝败家子】如此,哪怕是【明朝败家子】向上追溯千年,也大抵都是【明朝败家子】如此。

  现在欧阳志竟是【明朝败家子】要让一群小吏,来做父母官……这……怎么可能,简直就是【明朝败家子】荒唐,是【明朝败家子】胡闹!

  多少举人,到现在都没有选官上任呢,一群可能连秀才功名都没有的【明朝败家子】人……配吗?

  大明的【明朝败家子】百官,最看重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功名,他们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明朝败家子】优越感。

  于是【明朝败家子】乎,所有人哗然起来。

  刘健似乎觉得欧阳志的【明朝败家子】话,只怕会引起反弹,忙为他缓颊道:“子杰,你不要说笑……”

  欧阳志沉默了片刻。

  他似乎料到了这个结果……

  不过……他始终反应慢了一拍。

  见许多人诧异的【明朝败家子】看着自己……欧阳志大抵也明白,这番话会引起什么样的【明朝败家子】后果。

  可是【明朝败家子】……欧阳志是【明朝败家子】个忠厚的【明朝败家子】人,在县令的【明朝败家子】任上,他真正的【明朝败家子】考虑过这个问题。

  为何这么多官,对于民情一无所知,却可以任高官,而许多的【明朝败家子】差役,明明他们对下情了若指掌,更有不少人,办事能力极强,却永远为吏?

  新政的【明朝败家子】推行,真能靠一群只知道读圣贤书的【明朝败家子】官吗?

  凭着他们,新政怎么推行的【明朝败家子】下去?

  无数的【明朝败家子】问题,摆在他的【明朝败家子】面前。

  世上有一个欧阳志,可以解决定兴县的【明朝败家子】问题,可以在定兴县推行新政,可是【明朝败家子】……世上又有几个欧阳志呢?

  这些常年跟着自己,推行新政的【明朝败家子】吏员们,已经对新政耳熟能详,为何不可以取代那些只知道总是【明朝败家子】成日养病的【明朝败家子】官?

  不解决这个问题,即便自己成为宰辅,又能如何?

  下头的【明朝败家子】人,对新政一窍不通,只会扭曲新政,只会阳奉阴违。

  反而是【明朝败家子】那些从底层做起,接触了实务的【明朝败家子】人,培养出了一批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才可使新政继续坚持下去啊。

  欧阳志想要开口……

  方继藩一看,痛心疾首。

  方才还夸这个家伙,转过头,他就要犯浑了。

  为师好不容易,靠你有了点好名声,你这家伙,怎么这么耿直呢?

  当然,可能这耿直,是【明朝败家子】从自己身上传染的【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心里有点急,他呵呵一笑,道:“不错,在我看来,正当如此,这哪里是【明朝败家子】开玩笑,欧阳志乃我最得意的【明朝败家子】弟子,他敢在陛下面前开玩笑嘛?陛下,要推行新政,非需要一批如田镜这般的【明朝败家子】人不可!”

  此言一出……

  瞬间,那诧异的【明朝败家子】百官们顿时哗然了。

  果然如此啊。

  难怪这老实忠厚的【明朝败家子】欧阳志,会说出这般不得体的【明朝败家子】话来。

  十之八九,是【明朝败家子】他的【明朝败家子】恩师方继藩教他说的【明朝败家子】。

  原本,对于欧阳志的【明朝败家子】反感,瞬间都转移到了方继藩身上。

  也只有方继藩这种人间渣滓,方才敢做如此犯忌讳、破天荒的【明朝败家子】事。

  简直……就是【明朝败家子】岂有此理!

  欧阳志又一愣。

  他像一个短路的【明朝败家子】机器,顿时脑子有点懵逼了。

  片刻之后,他回过了神,深深的【明朝败家子】看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恩师一眼。

  眼眶却是【明朝败家子】红了。

  提出这个要求,他是【明朝败家子】抱着身与名俱灭的【明朝败家子】勇气来的【明朝败家子】。

  在他看来,这是【明朝败家子】正确的【明朝败家子】事,既然是【明朝败家子】正确的【明朝败家子】事,再多的【明朝败家子】艰难险阻,都必须要去做。

  所以,他鼓起了勇气。

  可谁知,却在此时,恩师这么大声咧咧,这还不够明显吗?恩师这是【明朝败家子】想要保全自己啊,却将所有的【明朝败家子】仇恨,都拉到他的【明朝败家子】身上。

  人们很快,就不会记得一个叫欧阳志的【明朝败家子】老实人,突然要刨进士和举人们的【明朝败家子】根本,却只会记得,一个叫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人,依旧又在胡闹,这个家伙,已经臭不可闻,缺德啊,缺大德了。

  欧阳志的【明朝败家子】一切言行举止,都会被人认为,是【明朝败家子】被他的【明朝败家子】恩师方继藩所胁迫。

  人们不会憎恨欧阳志,只会觉得欧阳志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值得同情的【明朝败家子】人。

  欧阳志要哭了。

  恩师……对自己……实在太贴心了,便是【明朝败家子】自己的【明朝败家子】亲爹,只怕也不过如此吧。

  他咬着唇,正想说什么。

  方继藩却是【明朝败家子】振振有词,继续道:“陛下,新政要推行,就是【明朝败家子】要用非常之法,任何事,都可以在新政的【明朝败家子】区域之内去尝试,哪怕尝试的【明朝败家子】错了,将来,一样可以去修改,可以去改正。陛下既然让保定府,成为新政的【明朝败家子】推行区域,那么在这个区域之内,就该当无视旧规,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事,是【明朝败家子】不可以去尝试的【明朝败家子】,儿臣这些年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恳请陛下,试一试,若是【明朝败家子】对了,这是【明朝败家子】陛下圣明之故,可若是【明朝败家子】错了……”

  方继藩拜下,心里咬牙切齿,以后就算最心爱的【明朝败家子】弟子是【明朝败家子】王守仁那个家伙,也不是【明朝败家子】你欧阳志了,你坑我啊:“若是【明朝败家子】错了,臣一力承担,臣有六个门生……不对,七个……又不对,加上皇孙等人,数之不尽,要不……一并……”

  弘治皇帝脸色一变,怎么着,你还想让朕把你的【明朝败家子】门生弟子们都砍了?朕的【明朝败家子】孙子怎么办?

  他立即道:“此事……从长计议。”

  弘治皇帝自然知道,此事的【明朝败家子】严重,这几乎是【明朝败家子】捅了马蜂窝,方继藩这个小子,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

  只是【明朝败家子】……既是【明朝败家子】新政区域,一切都可以尝试,错了可以去改,可若是【明朝败家子】不尝试,那么……还谈什么新政呢?

  这话……竟是【明朝败家子】令弘治皇帝心念微微一动。

  “陛下……”百官之中,有不少人跃跃欲试。

  这一次,算是【明朝败家子】彻底的【明朝败家子】砸人饭碗了。

  这么多读书人,为了金榜题名,寒窗苦读,是【明朝败家子】为了什么,不就是【明朝败家子】想做官。

  现在若一个吏员都可以做官,那么寒窗苦读,还有什么意义?

  弘治皇帝压了压手:“好了,都不要争执了。”

  他压下了群臣们的【明朝败家子】不满。

  而后,深深的【明朝败家子】看了方继藩一眼:“方卿家,朕只来问你,新政的【明朝败家子】推行,当真非如此不可吗?”

  方继藩看了欧阳志一眼。

  这家伙……显然还在死机状态,这理应是【明朝败家子】dow系统了吧,还是【明朝败家子】连了电话线的【明朝败家子】那种。

  方继藩道:“正是【明朝败家子】。”

  弘治皇帝沉默了片刻,看向刘健:“刘卿家,是【明朝败家子】反对吗?”

  刘健苦笑,他能看出,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身后,已是【明朝败家子】怨气冲天了。

  他点点头:“陛下,国朝百二十年,不曾开此先河。”

  弘治皇帝道:“若朕只是【明朝败家子】格外开恩呢?田镜诸人,立有功劳,朕赐予他们同举人出身呢?”

  “这……”

  弘治皇帝又淡淡道:“那里是【明朝败家子】保定府,没有正定县,没有新政,今日,户部的【明朝败家子】亏空,谁来弥补?方继藩说愿意作保,那么……朕若是【明朝败家子】让他们以同举人出身的【明朝败家子】身份,代持县政,如何?他们并非真正的【明朝败家子】实官,这样的【明朝败家子】话……理应可以试一试吧?”

  群臣们窃窃私语。

  有人摇头,有人的【明朝败家子】情绪,却渐渐平静了一些。

  同举人出身……当然不属于真正的【明朝败家子】举人。

  这似乎是【明朝败家子】两全之法。

  不过……大家心里还是【明朝败家子】没底啊。

  毕竟……这个先河,算是【明朝败家子】开了。

  想想多少真正的【明朝败家子】举人,现在还在吏部待选,等待着朝廷补缺,给一个地方小官做做,可一群吏员……

  弘治皇帝正色道:“朕以为,既是【明朝败家子】新政,试一试,也没什么不可以,做的【明朝败家子】不好,朕先找方继藩是【明朝败家子】问,做的【明朝败家子】好了,也不是【明朝败家子】朕的【明朝败家子】功劳,是【明朝败家子】田镜他们的【明朝败家子】功劳,新政、新政,这新政推行之外的【明朝败家子】地方,自是【明朝败家子】断然不可冒进,可在这保定府之内,朕信任方卿家,信任欧阳卿家……田镜,你上前来说话。”

  田镜已是【明朝败家子】痴了……

  他浑浑噩噩的【明朝败家子】,突然有一种做梦一般的【明朝败家子】感觉。

  “小人……小人……”他泪水如雨帘一般垂下。

  一个小小的【明朝败家子】贱吏,平时,都侍奉着官老爷,可他万万想不到,居然有人……为了自己这么个贱吏,来求官。

  有人如此这般,认可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能力!

  他更想不到……陛下居然会力排众议。

  从前……他觉得庙堂距离自己很遥远,官老爷们,也距离自己很遥远。

  而现在……他忙是【明朝败家子】拜倒,磕头,脑袋磕在瓷砖上,淤青了一片。

  弘治皇帝道:“方卿家和欧阳卿家保你们,朕希望……你们不要让他们失望。”

  弘治皇帝轻描淡写,却是【明朝败家子】目光凌厉而冷冽。

  “若是【明朝败家子】卿等,办事不利,那么……朕也难辞其咎,朕自会让英国公在岁祭祖庙之时,向列祖列宗,宣告朕的【明朝败家子】过失,卿……明白了吗?”

  “明……明白!”田镜咬着唇,唇上咬出了殷红的【明朝败家子】血来,一滴滴,滴淌在了瓷砖上。

  弘治皇帝见百官们个个还是【明朝败家子】有些不甘,欲言又止的【明朝败家子】模样。

  弘治皇帝手指方继藩:“万方有罪,罪在朕躬,也罪在方继藩,错了,朕认,方继藩也认,方继藩由你们处置吧。”

  方继藩:“……”

  为啥是【明朝败家子】我由他们处置,不是【明朝败家子】我的【明朝败家子】门生们由他们处置?

  这不科学啊。

  弘治皇帝说罢,拿起了簿子:“欧阳卿家,明日之前,上一道章程,保定府诸官的【明朝败家子】人选,明日送来,朕要斟酌,谁还有异议?”

  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目光,格外的【明朝败家子】冷峻,这冷冽如刀的【明朝败家子】眸子,扫视着群臣。

  “朕再问一次,谁有异议?”

  ……………………

  在这个春节来临的【明朝败家子】日子,老虎迎来了一个新的【明朝败家子】盟主书友180429105305385,这是【明朝败家子】春节来临时最好的【明朝败家子】问候,要过年了,忙是【明朝败家子】忙了一点,老虎背着笔记本,到处码字,哇哈哈,天气有点冷,心很暖,在这里,求月票,大家支持一下吧。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秦吏  逆天邪神  我欲封天  从零开始  异界无敌系统  无敌天下  大明春色  汉乡  遮天  经典语录  超级拍卖行  tplink  莽荒纪  酒神  修真聊天群  中华养生网  圣墟  极品全能学生  明朝败家子  无疆  大唐承包王  神藏  超级学生  庆余年  飞剑问道  官居一品  将夜  史上最强赘婿  独步成仙  健康报网  漂亮女人  全职武神  大医凌然  星座网  帝道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