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有其师 必有其弟子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有其师 必有其弟子

  弘治皇帝目光随即落在了这田镜的【明朝败家子】身上。

  其实这是【明朝败家子】他第一次召见一个小吏。

  说实话,觉得很新鲜。

  犹如猴子。

  田镜此刻,只是【明朝败家子】匍匐在地,战战兢兢。

  弘治皇帝露出了微笑,道:“田卿家……”

  “……”

  殿中安静无声。

  田镜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弘治皇帝莞尔。

  群臣之中,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明朝败家子】咳嗽声。

  不过细细想来,可以体谅。

  一个籍籍无名的【明朝败家子】小吏,到了皇帝面前,若是【明朝败家子】表现出彩,那就是【明朝败家子】不正常了。

  偏偏田镜本想说什么,却不敢开口,现在陷入了尴尬,心里更为惶恐,便更紧张了。

  方继藩心里却是【明朝败家子】乐了,如此才显现出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可贵啊。

  方继藩道:“陛下在问你的【明朝败家子】话,还愣在此做什么?”

  田镜良久,才期期艾艾的【明朝败家子】道:“陛……陛下……小人蒙欧阳使君厚爱,小人……小人之所学,皆是【明朝败家子】拜方都尉所赐。”

  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脸顿时变了。

  啥?

  拜我所赐,我有教过你这么怂吗,有吗?我方继藩数不清的【明朝败家子】门生故吏,随便拎出来一个,哪怕是【明朝败家子】一条狗,也比你强,臭不要脸的【明朝败家子】狗东西。

  “是【明朝败家子】吗?”弘治皇帝似乎并没有因为田镜的【明朝败家子】失态而恼怒。

  他看了田镜一眼,而后才向方继藩道:“朕本欲召田卿家询问新政之事,可惜他竟是【明朝败家子】个忠厚之人,不能回答……”说着,叹了口气:“那就等欧阳卿家来吧。”

  可他想了想,还是【明朝败家子】有些不甘心,便又问田镜:“田卿家是【明朝败家子】定兴县人?”

  “是【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

  弘治皇帝纯粹是【明朝败家子】带着好奇的【明朝败家子】态度,毕竟对于一个书吏对于他而言,是【明朝败家子】极稀罕的【明朝败家子】,他莞尔一笑,又问道:“田卿家可有功名?”

  “不,不曾有。”田镜战战兢兢,又是【明朝败家子】惭愧道:“小人中过童试……”

  童试……当然不算功名。

  这殿中群臣,都禁不住的【明朝败家子】扑哧笑了起来。

  要知道,能站在这里的【明朝败家子】,最差最差也是【明朝败家子】进士,而且还是【明朝败家子】进士中的【明朝败家子】王者,而所谓的【明朝败家子】童试呢,你得中了院试,才能中个秀才功名,这个人,至多只中了县试或者府试而已,说穿了,档次太低,在诸公眼里,其实和文盲也没有太大的【明朝败家子】区别了。

  田镜听到嘲笑,更是【明朝败家子】羞愧到了无地自容的【明朝败家子】地步,头垂得更低了。

  弘治皇帝颔首,倒是【明朝败家子】没有失笑,却是【明朝败家子】道:“你为吏多少年了?”

  “二十一年……”

  弘治皇帝又点头:“一直都是【明朝败家子】司吏吗?”

  “不,不,不是【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此前为文吏,此后蒙欧阳使君不弃,忝为司吏。”

  弘治皇帝道:“一县的【明朝败家子】司吏,也是【明朝败家子】不易啊。”

  这显然只是【明朝败家子】一句客套话而已。

  不客气的【明朝败家子】说,在这里,一县的【明朝败家子】司吏,算个屁,但凡有点功名的【明朝败家子】读书人,也不甘心为吏的【明朝败家子】。

  大明的【明朝败家子】体制之中,吏是【明朝败家子】较为低贱的【明朝败家子】代名词,为官之人,更是【明朝败家子】视其为奴仆,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弘治皇帝说到这里,点到为止,而后对方继藩道:“方卿家,你的【明朝败家子】门生欧阳志,此次又立大功了,这新政在定兴县大获成功,朕在想……新政是【明朝败家子】否可以推广而之?”

  群臣们的【明朝败家子】心思复杂起来。

  他们不喜欢新的【明朝败家子】东西,可是【明朝败家子】……这新政的【明朝败家子】效果,实在过于明显和卓著,想来,这个风潮是【明朝败家子】挡不住了。

  这方继藩,一定求之不得吧。

  方继藩却是【明朝败家子】道:“陛下,臣以为不可。”

  “什么?”弘治皇帝一愣,当初就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拼了命的【明朝败家子】支持新政,现在好了,他居然说不可?

  方继藩道:“治大国如烹小鲜,新政在定兴县,靠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全力推行,臣不客气的【明朝败家子】说,这是【明朝败家子】因为,臣的【明朝败家子】门生欧阳志还算有点出息,可天下的【明朝败家子】州府,那些个官员,臣再不客气的【明朝败家子】说……”

  “你捡重要的【明朝败家子】说!”弘治皇帝打断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话。

  方继藩便只好道:“陛下也知,学生所信奉的【明朝败家子】,乃是【明朝败家子】科学。什么是【明朝败家子】科学,科学不是【明朝败家子】成果,而是【明朝败家子】……做事的【明朝败家子】方法。就譬如这新政,因为一地成功了,能保证其他地方不出乱子吗?臣看……不一定。贸然两京十三省推广,天下非要乱套不可。最科学的【明朝败家子】方法,就是【明朝败家子】以定兴县为一个点,继续进行新政,找出新政出的【明朝败家子】问题,进行回馈,再在朝中,想出解决问题的【明朝败家子】方法,而后,继续去尝试,之后,再进行反馈。新政可以铺开,但摊子不能铺的【明朝败家子】太大,可以以定兴县为中心,先划保定府为新政的【明朝败家子】新试点,再看看,这保定府中,执行的【明朝败家子】如何,途中,会有什么问题,这些问题,可否有解决的【明朝败家子】方法。并且,让更多的【明朝败家子】人,去观察新政的【明朝败家子】好处和坏处,好在哪里,坏在哪里……除此之外,还有人才的【明朝败家子】培养,既是【明朝败家子】新政,就需有人懂,知道如何运作……”

  群臣们本以为,这方继藩势必会贪功冒进,却万万料不到……竟如此谨慎。

  弘治皇帝一听,心头一震,道:“方卿家,所言甚是【明朝败家子】,此谋国之言,倒是【明朝败家子】朕,一见新政卓有成效……”

  方继藩心里想,哪里是【明朝败家子】卓有成效,是【明朝败家子】有利可图吧。

  “一见新政卓有成效,反而昏了头。此言甚善,科学之理……有些意思,朕万万想不到,方卿家能如此谨慎,看来,方卿家……”弘治皇帝似笑非笑的【明朝败家子】看着方继藩:“你长大了啊。”

  “……”

  方继藩心里感慨,我不想,我不想长大,我还想做个孩子……我要去幼儿园……

  弘治皇帝满面赞许,随后道:“那么,你上一个章程出来便是【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道:“陛下圣明。”

  虽然不知道这个和圣明有什么关系,可说圣明,就保准不会有错。

  却在此时,外头有宦官匆匆而来道:“陛下,欧阳志来了。”

  来的【明朝败家子】……这么快……

  弘治皇帝显得有些诧异。

  不过细细想来,那萧敬定是【明朝败家子】快马加鞭,其实定兴县和新城并不远,想来,他们是【明朝败家子】风尘仆仆的【明朝败家子】赶来了。

  弘治皇帝精神一震,满朝文武们,也都打起精神。

  不得不说,欧阳志的【明朝败家子】人气,还是【明朝败家子】很高的【明朝败家子】。

  片刻之后,欧阳志入殿。

  本来要见驾,需沐浴更衣,可萧敬知道陛下的【明朝败家子】心意,知道陛下急着见他,自是【明朝败家子】再三催促,连这个也省了。

  因而,欧阳志身上还背着包袱,徐徐进来,不卑不亢的【明朝败家子】行了个礼,才道:“臣,欧阳志,见过陛下。”

  弘治皇帝大喜过望:“朕久候卿家多时了。”

  欧阳志陷入沉默。

  每一个人,都耐心的【明朝败家子】等候着他。

  大家都知道,这个叫欧阳志的【明朝败家子】人,哪怕是【明朝败家子】天塌下来,都是【明朝败家子】不徐不慢的【明朝败家子】。

  今日立下大功,任何人只怕都激动的【明朝败家子】不得了。

  可欧阳志终究还是【明朝败家子】欧阳志,他不紧不慢,面如止水:“臣愧不敢当。”

  不愧是【明朝败家子】欧阳志啊。

  相比于方继藩入殿时的【明朝败家子】尴尬和沉默。

  现在……不少人开始眉飞色舞起来。

  看看他镇定自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骄不躁的【明朝败家子】模样。

  真是【明朝败家子】……像极了……当初的【明朝败家子】……自己。

  尤其是【明朝败家子】这一句,沉默之后的【明朝败家子】愧不敢当四字,别人说出来,这像是【明朝败家子】客气,可欧阳志说出来,那似乎浑然不知自己立下大功的【明朝败家子】神采,跃然于他的【明朝败家子】身体之外。

  许多人都会心一笑。

  弘治皇帝见他还背着包袱,自是【明朝败家子】知道他一路鞍马劳顿。

  就是【明朝败家子】这个家伙当初救了自己,也是【明朝败家子】这个人,在锦州拼死抵御鞑靼人,弘治皇帝看着欧阳志,心里感慨。

  欧阳志道:“陛下,此次定兴县新政还算圆满,所缴的【明朝败家子】税银,以及人口、土地的【明朝败家子】簿册,陛下是【明朝败家子】否看过?这一年多来,臣在定兴县主持新政,有得有失,其中,有不少错误,这是【明朝败家子】臣的【明朝败家子】疏失,可也幸好,有不少的【明朝败家子】功劳,都是【明朝败家子】县中上下,同心协力的【明朝败家子】结果。臣这里,有一份奏疏,上头罗列的【明朝败家子】,都是【明朝败家子】定兴县本次有功的【明朝败家子】人员,还请陛下过目。”

  有功的【明朝败家子】人员……

  弘治皇帝看着欧阳志,那平和的【明朝败家子】样子,有一种说不出的【明朝败家子】感觉。

  有过错,便一人承担,有了功劳,便第一时间为他们请功……这个家伙……

  那司吏田镜就在一旁,听了个真切,激动得要哭了。

  欧阳使君,仁义啊。弟兄们当初没白跟着他赴汤蹈火,若知道欧阳使君今日这般,当初大家就更该拼命了!

  弘治皇帝道:“功劳都是【明朝败家子】别人的【明朝败家子】,错误却揽在自己身上,欧阳卿家……”

  见弘治皇帝有些感触,欧阳志沉默片刻,便道:“陛下,此乃恩师教诲,恩师以身作则,言传身教,如此而已。更何况,臣实没什么功劳,还请陛下明鉴。”

  所有人面面相觑。

  这……也是【明朝败家子】言传身教?

  于是【明朝败家子】所有人狐疑的【明朝败家子】看向方继藩。

  方继藩腰杆子挺直,面上带着神圣,头上宛若有光,他正色道:“没错,儿臣就是【明朝败家子】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

  …………

  昨晚喝醉了,看着广大同学们个个走上了人生巅峰,所以喝多了一点,那啥,今日稳定四更,明天暴更,继续补,求月票,真的【明朝败家子】,没有月票,连看人装逼都脸红啊,大爷,大爷,你别走啊,大爷,给点订阅和月票吧。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修炼狂潮  极品家丁  好名字  无敌天下  手术直播间  逆天邪神  男性健康  医道无双  个性说说  天天美食  大学生必备网  回到地球当神棍  励志故事  王者时刻  黄金瞳  众安驾校  赘婿  经典语录  造梦天师  极品透视  健康报网  励志名人名言  太初  国色芳华  逆天邪神  电视指南  大符篆师  励志名人名言  贞观帝师  异常生物见闻录  玄界之门  天天美食  凡人修仙传  无敌天下  免费算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