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零三章:助人为快乐之本

第一千零三章:助人为快乐之本

  既是【明朝败家子】天子询问对策,方继藩自然不敢怠慢。

  他稍一犹豫,随即道:“陛下,此事万万不可,国库是【明朝败家子】国库,内帑是【明朝败家子】内帑,若是【明朝败家子】国库和内帑不分,今日国库向内帑挪借,那么明日,内帑不足了,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陛下也可挪用国库钱粮?”

  “此例一开,对于天子和朝廷,都没有好处。”

  弘治皇帝颔首,似乎是【明朝败家子】因为方继藩答出了正确的【明朝败家子】答案,忍不住欣赏的【明朝败家子】看了方继藩一眼:“朕也正有此等忧虑。”

  方继藩又道:“所以儿臣的【明朝败家子】意见是【明朝败家子】,对于内阁的【明朝败家子】要求,陛下不用理会,这些年来,朝廷税制紊乱,陛下有意进行税制的【明朝败家子】革新,可百官对此却是【明朝败家子】敷衍了事,好了,现在没银子了,又来向陛下索要,这是【明朝败家子】什么道理?”

  “陛下这样做,只会纵容他们,让他们不爱惜国库的【明朝败家子】钱粮,却又令他们失去了收取税赋的【明朝败家子】动力。”

  “每一次提及到收取税赋,他们便大声嚷嚷,说什么横征暴敛。这是【明朝败家子】空话,什么是【明朝败家子】横征暴敛?百姓们这么多年来摊牌和税赋,缴纳的【明朝败家子】少了吗?一丁点都没有少,可税赋就是【明朝败家子】收不上来,钱粮都去哪里了?”

  方继藩一想到这个,就恨的【明朝败家子】牙痒痒,都说我方继藩没良心,跟在座各位比起来,你们才是【明朝败家子】缺德。

  弘治皇帝若有所思,口里道:“所以,直接驳了他们。”

  “不但要驳,若是【明朝败家子】陛下点头,儿臣下头有徒子徒孙数千人,儿臣让他们统统写文章,狠狠痛斥一通。”

  弘治皇帝定下了心,方继藩说的【明朝败家子】有道理,既如此,那就不管他们了。

  不过,他心里还是【明朝败家子】有一些隐忧,就怕当真国库不足,害了百姓。

  “陛下,大破才能大立,否则陛下今日拿出数十万两,明日缺了银子,他们还要索要,所谓升米恩、斗米仇,陛下的【明朝败家子】内帑里,就算有再多的【明朝败家子】钱粮,也不够他们挥霍的【明朝败家子】。”

  弘治皇帝皱眉道:“朕就怕,因为内廷和朝廷,而贻误了军机和灾情……出了事,朕却是【明朝败家子】承担不起。”

  方继藩自能体谅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心思,这也是【明朝败家子】内阁那边认为志在必得的【明朝败家子】原因。

  家天下,家天下,朕即国家,那么反过来说,国家吃你老朱家,也没有错吧,天下是【明朝败家子】你家的【明朝败家子】,你得负责。

  方继藩道:“陛下莫非忘了,欧阳志在定兴县。”

  “嗯?”弘治皇帝瞥了方继藩一眼,一时没明白方继藩此话的【明朝败家子】深意。

  方继藩道:“儿臣这个门生,智商虽不及儿臣万一,可自在定兴县新政以来,倒也还算得力,不知今岁,定兴县所缴的【明朝败家子】钱粮能有多少,或许可以弥补国库的【明朝败家子】亏空。”

  弘治皇帝一愣,狐疑道:“一县之地,可以弥补国库亏空?”

  他难以想象。

  似乎将国库的【明朝败家子】亏空,寄托在一个小小的【明朝败家子】县里,更是【明朝败家子】滑天下之大稽的【明朝败家子】事。

  方继藩笑了笑道:“陛下,到时便知了。”

  弘治皇帝既打定了主意,一两银子都不给,自然而然的【明朝败家子】,也就不去多想什么了。

  以后再说吧。

  朕存这点银子,不易啊。

  弘治皇帝索性不再谈论此事,转而道:“太子近来在做什么?”

  “在修铁路,偶尔会去西山医学院教学。”

  弘治皇帝点头:“修铁路,是【明朝败家子】正经事,医学院……教学……教授什么学问?”

  “手术啊,拿刀!”方继藩比划着:“刺啦一下,开膛破肚,细虫论出现之后,这临床手术也出现了新的【明朝败家子】理论……可惜,那医学院里的【明朝败家子】生员多是【明朝败家子】没用的【明朝败家子】,太子殿下很为他们着急,所以……”

  弘治皇帝不禁莞尔:“这样啊。也罢,由着他吧。”

  对于太子,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印象改观了不少,从前担心他会胡闹,可现在看来,太子只是【明朝败家子】对他感兴趣的【明朝败家子】东西有兴趣而已。

  至少……没有胡闹就好。

  …………

  一听到方继藩入宫,还是【明朝败家子】陛下亲自召见。

  原本智珠在握的【明朝败家子】李东阳,顿时提心吊胆起来。

  这可能是【明朝败家子】因为内帑的【明朝败家子】事,陛下召方继藩询问对策。

  原本,只有陛下拿主意倒也还好,可现在方继藩横插了一杠,这……

  李东阳不敢怠慢,忙是【明朝败家子】拉着谢迁一道往奉天殿觐见。

  这一路,谢迁忍不住道:“李公,你脸色为何不好,陛下终是【明朝败家子】圣明之主,这国库的【明朝败家子】亏空……”

  “且先见驾再说吧。”李东阳阴沉着脸,二人刚刚到了奉天殿外,恰好看到方继藩徐步出来。

  李东阳咳嗽一声,勉强露出点笑容:“方都尉,你好呀。”

  方继藩连忙上前,谦虚的【明朝败家子】道:“见过李公,见过谢公。”

  谢迁颔首,朝方继藩微笑。

  李东阳道:“方才陛下召问方都尉,所为何事?”

  方继藩老老实实的【明朝败家子】回答道:“因为国库亏空的【明朝败家子】事。”

  李东阳便知道,果然是【明朝败家子】怕什么来什么,他面上的【明朝败家子】笑有点挂不住了:“方都尉没有说什么吧?”

  这话问的【明朝败家子】很隐晦,已经很婉转了。

  方继藩振振有词的【明朝败家子】道:“李公怎么可以这样想我方某人,我方某人是【明朝败家子】那种乱嚼舌根子的【明朝败家子】人吗?”

  李东阳:“……”

  这表情……

  方继藩气咻咻的【明朝败家子】道:“李公即便可以侮辱我方某人的【明朝败家子】人格,但是【明朝败家子】也决不可怀疑我方继藩爱民如子之心,告辞。”

  说吧,抱拳,走了。

  李东阳和谢迁面面相觑。

  谢迁道:“看他这个样子,想来……应当没有说什么坏话。”

  李东阳可没有谢迁那么想得开,沉着脸道:“见了驾就知道了。”

  二人通报之后,入殿行礼。

  弘治皇帝坐在御座上,正提笔,低着头疾书着什么,眼睛都没有抬一下,他对着案牍上的【明朝败家子】票拟道:“你们来了啊,来的【明朝败家子】正好,朕想了一夜,觉得国库和内帑的【明朝败家子】事,万万不可混淆,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祖宗的【明朝败家子】规矩在上,这国库有亏空,和内帑何干呢?诸卿勉力吧,因为有亏空,才需开源节流。”

  李东阳:“……”

  谢迁心里大抵是【明朝败家子】卧槽,姓方的【明朝败家子】那狗东西说的【明朝败家子】话,果真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字都不能信啊,这家伙若是【明朝败家子】没有在圣上面前说什么,陛下怎么会如此有决心。

  “陛下啊,这亏空……”李东阳惨然道:“臣等……万死,只是【明朝败家子】……”

  弘治皇帝这才抬起头来:“所以开源节流,才是【明朝败家子】要紧事,那欧阳志不是【明朝败家子】在定兴县革新嘛,朕看国家这样下去,年年亏空也不是【明朝败家子】办法,且看看定兴县吧。”

  “凭他一个定兴县?”李东阳拧着眉头,突然觉得有点儿戏的【明朝败家子】感觉。

  弘治皇帝自然知道李东阳的【明朝败家子】心态,他之前何尝不是【明朝败家子】如此?不过……

  弘治皇帝只好板着脸道:“好了,就这样,朕意已决,内帑的【明朝败家子】钱粮归内帑,一个子儿都没有,朕不能破坏了祖宗们的【明朝败家子】规矩,卿等自行去想办法吧。”

  “陛下……”

  奉天殿里,传出了李东阳绝望的【明朝败家子】哀嚎。

  李东阳素来多智,他对陛下的【明朝败家子】性子,再了解不过了。

  正因为如此,所以他才认为国库不足,从内帑支取银子,不但顺理成章,而且还志在必得,因而这两年的【明朝败家子】开支,户部那里,确实是【明朝败家子】痛快了一些,毕竟……陛下的【明朝败家子】内帑里,现在已有纹银三千九百三十七万七千五百多两了,九牛一毛啊。

  可哪里想到……竟是【明朝败家子】这样的【明朝败家子】结果……

  方继藩那狗东西……真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缺德啊,他房子卖了这么多钱,自己有计较过吗?可他转过手就跑来坑人,这狗东西,还配做人吗?

  可弘治皇帝,似乎已打定了主意。

  毫无松口的【明朝败家子】心思。

  陛下不松口,如之奈何?

  至于所谓的【明朝败家子】定兴县,这就更加的【明朝败家子】离谱了,指着区区一个定兴县,这不是【明朝败家子】痴人说梦吗?

  国家大事,岂容儿戏!

  …………

  方继藩回到西山的【明朝败家子】时候,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

  自西山往新城,这里的【明朝败家子】铁路,已经开始预备修建了。

  一旦修建,那么西山、旧城和新城,便算是【明朝败家子】彻底的【明朝败家子】连接了起来。

  西山这儿,不但有至高的【明朝败家子】学府,还有大量的【明朝败家子】作坊,以及数不尽的【明朝败家子】产业,一旦和旧城、新城对接,几乎可以想象,这三者合而为一,将会对房价,产生怎样的【明朝败家子】影响。

  现在满京师内外,都如一个巨大的【明朝败家子】工地,数十万人在忙碌,数不清的【明朝败家子】原材料,进入了作坊,作坊产出之后,再输送各处,方继藩甚至曾一度,想将这西山,改个名儿,叫西山产业园,不过眼下似乎还不急。

  刚刚落了脚,便见那朱厚照身边的【明朝败家子】宦官张永匆匆而来,边焦急的【明朝败家子】道:“方都尉,医学院……医学院……太子殿下……在候着都尉……”

  “怎么,出了什么事?”方继藩淡淡道,显得气定神闲。

  张永道:“太子殿下有一个重大的【明朝败家子】手术,非都尉去打下手不可,都尉……赶紧,赶紧的【明朝败家子】,要出大事了,要出大事了………”

  出……大事……

  方继藩心里笑了,总觉得这些人喜欢小题大做的【明朝败家子】,笑道:“不怕,天塌下来,有我顶着,就算是【明朝败家子】下错了刀,死了人……那就埋了便是【明朝败家子】,反正殿下手里沾满了血债,债多了也不愁!”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魔界的女婿  全职武神  传奇经纪人  大符篆师  医女小当家  经典古诗词  全民领主  三国之天下霸业  管理资料下载  民国谍影  民国谍影  电视指南  回到明朝当王爷  史上最强赘婿  修真聊天群  全本书屋  魔神狂后  超级学生  穿越小说  将夜  名人名言  星战风暴  全职法师  牧神记  大符篆师  网游之修罗传说  雪鹰领主  民国谍影  大明春色  太初  万古天帝  大王饶命  民国谍影  三界红包群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