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九百一十八章:当浮一大白

第九百一十八章:当浮一大白

  朱厚照一脸夸张的【明朝败家子】道:“你说这个孩子,他可怕不可怕,今天就这样,明日,岂不是【明朝败家子】要翻天啦。”

  方继藩:“……”

  朱厚照叹了口气,显得很惆怅,颇有几分既生瑜何生亮的【明朝败家子】感慨。

  别人的【明朝败家子】智商,可能未必在朱厚照在下。

  可哪怕是【明朝败家子】他们看出了朱厚照是【明朝败家子】个人渣,却也不敢当面戳破皇帝的【明朝败家子】新衣。

  因为啥,因为朱厚照是【明朝败家子】太子。

  可现在好了,一个同样聪明的【明朝败家子】家伙出现在朱厚照面前,可怕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这个人,还真敢直接揭朱厚照的【明朝败家子】伤疤,太子不要面子的【明朝败家子】吗?

  偏偏……

  这个小子,他同样是【明朝败家子】龙子龙孙。

  更可怕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哪怕他无论说了啥,都属于童言无忌的【明朝败家子】范畴。

  方继藩和朱厚照一齐唏嘘起来,不得不说,他们二人,俱都开始怀念自己还是【明朝败家子】孩子的【明朝败家子】时候了,那时候,真好啊,想怎么来就怎么来,总会有人为自己寻找做坏事的【明朝败家子】借口。

  方继藩拍拍朱厚照的【明朝败家子】肩:“殿下,算了吧,他还是【明朝败家子】个孩子。喔,对了,殿下没有将我招供出来吧。”

  朱厚照顿时支支吾吾。

  朱厚照不擅长骗人,至少方继藩一眼就看得出来。

  方继藩忍不住感慨:“我以兄弟待殿下,殿下负我啊。”

  心里发出感慨,忍不住,更加唏嘘起来。

  朱厚照红着脸:“这……你胡说……我……我没有………朱载墨这个小畜生,他还离间我们兄弟!”

  方继藩怒气冲冲:“果然,被我猜中了,一诈就将你诈出来了,我做了什么孽,居然教你偷牛,我掐死你。”

  朱厚照一脸郁闷,红着脸:“别闹,你边上有人呢。”

  边上,确实有个人。

  王鳌站在一边。

  这两个家伙,一个压根没将自己当做太子,另一个,毫无礼数,呸,这也算是【明朝败家子】臣子吗?

  他见方继藩和朱厚照一起目光看过来。

  眼睛便开始往上飘,看着房梁。

  木然的【明朝败家子】脸上,大抵是【明朝败家子】一副,你们互掐吧,掐死一个算一个,老夫当做没看见,来啊,你们两个动手,都甭客气,老夫多半心里还乐呢,回家当浮一大白。

  …………

  过了春分,便是【明朝败家子】清明时节,天气有些暖和了,可随之而来的【明朝败家子】,却是【明朝败家子】一场场细雨。

  清明时节雨纷纷,可最新一期的【明朝败家子】《富国论》却摆在了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案头上。

  弘治皇帝手里拿着书,细细的【明朝败家子】看着,他沉眉,这一期的【明朝败家子】求索期刊,实在过于莫名其妙,没有刊载任何的【明朝败家子】文章,却只刊载了这本《富国论》。

  在这上头,还有评议组的【明朝败家子】建言,显然,评议组的【明朝败家子】建言各不相同,有的【明朝败家子】推崇,有的【明朝败家子】认为其言过其实。

  在这巨大的【明朝败家子】争议之下,还是【明朝败家子】有人力排众议,选择了将此书刊出。

  事实上,评议组的【明朝败家子】争议,同样在坊间,也引发了巨大的【明朝败家子】争议。

  甚至,有官员认为,此书是【明朝败家子】想要颠覆孔孟治国的【明朝败家子】理念。

  虽说孔孟的【明朝败家子】理念,并不具体,无非是【明朝败家子】四书五经中的【明朝败家子】《仁政篇》,以及治大国如烹小鲜之类的【明朝败家子】字句,可显然,富国论过于锱铢必较,这恰恰与孔孟之学背道而行。

  弘治皇帝看着此书……其中……对于市场,对于君主如何治理天下,财货以及税制,如何对国家进行改造,甚至是【明朝败家子】对外战争,如何权衡其利弊,如此种种,许多的【明朝败家子】观念,甚是【明朝败家子】新奇,可与此同时,连弘治皇帝,都觉得这有些过于赤裸了。

  当然,有不少观点,他是【明朝败家子】认同的【明朝败家子】,治理天下,就是【明朝败家子】理财,保持国库的【明朝败家子】丰盈,才是【明朝败家子】长久之道……许多惊世骇俗的【明朝败家子】观点,竟与弘治皇帝生出了功名。

  在此书之中,所有的【明朝败家子】一切,都将其归纳为财富,百姓是【明朝败家子】财富,只要善于运用,才可激发其创造财富的【明朝败家子】动力。良田是【明朝败家子】财富,商货是【明朝败家子】财富,矿产是【明朝败家子】财富……

  甚至,书中预见,商品将大量的【明朝败家子】波动,而在这波动之中,财富将会集中起来……朝廷和官府,对于这种现象的【明朝败家子】应对……

  弘治皇帝看着,不禁苦笑,他抬头,看着萧敬道:“撰写此书者,叫刘文善,可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那个叫刘文善的【明朝败家子】门生。”

  “是【明朝败家子】这个人。”萧敬心里想,和方继藩有关系的【明朝败家子】人,咱化成灰都认识。

  弘治皇帝颔首,不禁叹了口气:“果真是【明朝败家子】他,也只有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弟子们,才有这样的【明朝败家子】胆子,若是【明朝败家子】换做其他人………只怕无数的【明朝败家子】弹劾奏疏,就要送来了吧。”

  萧敬:“……”

  他想了想,还是【明朝败家子】啥都不说,啥都不说,至少不算犯错。

  弘治皇帝又叹道:“朕观此书,倒是【明朝败家子】颇有几分意思,只是【明朝败家子】,书中太多预言了……且这货值……当真这样重要,竟可以影响百姓的【明朝败家子】民生?”

  弘治皇帝提出了疑问。

  萧敬便道:“奴婢什么都不懂。”

  弘治皇帝淡淡道:“那要你何用?”

  “……”萧敬心里滋滋的【明朝败家子】抽着凉气,陛下……讲点道理好吗,奴婢说陛下说的【明朝败家子】有道理,说不准,您又说奴婢想要公报私仇,对方继藩有意见。奴婢说陛下此言差矣,奴婢这不是【明朝败家子】找死吗?奴婢啥都不说,难道也不成?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却不知那方继藩,可知道他的【明朝败家子】门生,写下了这么一部……书……此书,先搁起来,朕过几日,再看看。噢,还有……西山县,现在无事吧。”

  萧敬摇头:“无事了。”

  “为何?”弘治皇帝笑吟吟道。

  萧敬沉默片刻:“就不说县中的【明朝败家子】治理,单说若有百姓的【明朝败家子】诉讼,这些百姓,也不去西山县状告了,都去顺天府……”

  弘治皇帝颔首,他倒是【明朝败家子】能体谅百姓们的【明朝败家子】苦处。

  你想想看,让一个孩子做县令,这不是【明朝败家子】笑话吗?朕的【明朝败家子】孙子,就算真有什么本事,想来百姓们,也绝不相信,一个孩子,能够给他们主持公道,何况,此前的【明朝败家子】不少诉讼,都是【明朝败家子】一塌糊涂,百姓们自然学乖了,若有什么纠纷,那就索性,向正儿八经的【明朝败家子】顺天府去诉讼,直接将西山县绕开。

  “百姓们……都很明智啊。”弘治皇帝放下了心,他是【明朝败家子】极担心,方继藩和朱厚照的【明朝败家子】玩笑,或是【明朝败家子】朱载墨,再判出什么糊涂案来,到时,可真就笑掉大家大牙了。

  “一个孩子,受他们这样的【明朝败家子】折腾,真是【明朝败家子】……”

  弘治皇帝摇摇头。

  “还有,下个学期的【明朝败家子】学费,朕不交了。”

  “……”

  ………………

  内阁下了值。

  几辆马车便稳稳当当的【明朝败家子】停在了宫门口。

  很快,刘健就与李东阳二人联袂而出,二人如往常一般,彼此交头接耳,说着公务和私事。

  李东阳随即,坐上了马车,一日当值下来,李东阳的【明朝败家子】身心,具都疲惫,好在现在有了马车,坐在这舒服的【明朝败家子】大沙发上,正好可以打个盹儿,若是【明朝败家子】睡不着,还可以喝几口茶,这是【明朝败家子】极惬意的【明朝败家子】事。

  马车行走在这宽阔和平坦的【明朝败家子】道路上,没有丝毫的【明朝败家子】颠簸,现在这新城,马车日渐多了起来。

  而李东阳在新城的【明朝败家子】新宅,也已交房,就在宫里不远,占地三亩,对于他的【明朝败家子】身份而言,小是【明朝败家子】小了些,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自打住进去之后,李东阳发现自己平日的【明朝败家子】腰腿痛,都好了不少。

  这银子,花的【明朝败家子】值啊,贵是【明朝败家子】贵,小也小,可就是【明朝败家子】舒适。

  李东阳坐在沙发上,眯着眼,脑子里,还在想着白日的【明朝败家子】几份票拟。

  在这密封的【明朝败家子】车厢里,他反而发现自己的【明朝败家子】思路,更胜以往。

  不得不说,方继藩别的【明朝败家子】本事,总让人心惊胆寒,唯独这马车还有宅子,都建的【明朝败家子】不错。

  正思量着……却在此时……

  突然有人大叫:“千古奇冤啊……请青天做主。”

  李东阳脸色一冷。

  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事,不是【明朝败家子】没有发生过。

  总有一些蒙受巨大冤屈的【明朝败家子】百姓,瞅准着从宫里出来的【明朝败家子】车马,一眼认出是【明朝败家子】什么大人物之后,冒着巨大的【明朝败家子】风险,跪在道中,拦住车马的【明朝败家子】去路,大声喊冤。

  而朝廷对于越级上告,是【明朝败家子】极反感的【明朝败家子】,倒不是【明朝败家子】什么官官相卫,而是【明朝败家子】倘若,人人有了冤屈,就要告御状,就要找内阁大臣,那么,一旦放纵此事,那么天子和内阁大学士,什么都不必做了,单凭给人处理冤情,这辈子不吃不睡,也解决不完。

  因而,对于这样的【明朝败家子】行为,往往……都会先予以严惩,再酌情处置。

  李东阳打开了车帘子。

  便看到一个汉子哭哭啼啼的【明朝败家子】跪在道中,一面大喊:“恳请青天大老爷做主……”

  接着,便是【明朝败家子】磕头:“小人一家六口,具都被恶邻所杀,小人的【明朝败家子】孩子……才不满四岁啊……”

  他说着,又是【明朝败家子】滔滔大哭起来。

  李东阳本是【明朝败家子】愤怒,想要命人,将此人驱走。可一听……不但满门被人杀了,竟还涉及到了四岁的【明朝败家子】孩子,他心里咯噔了一下,于是【明朝败家子】,摇了摇车里的【明朝败家子】铃铛。

  外头的【明朝败家子】车夫和护卫听命,忙是【明朝败家子】打开马车。

  李东阳则好整以暇的【明朝败家子】从这马车中钻出来,他下地,左右四顾,便见这里,已是【明朝败家子】围满了人。

  他凝视着这个汉子,捋须,脸上波澜不惊:“诉状呢?”

  那汉子,已是【明朝败家子】哭成了泪人,随即递上了沉冤的【明朝败家子】诉状:“请青天做主!”

  …………

  老虎要月票,请支持一下。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史上最强店主  全民领主  电视指南  明朝败家子  天涯八卦  大符篆师  漂亮女人  99养生网  独断大明  混沌剑神  免费算命网  大王饶命  大魏宫廷  不败战神  武动乾坤  万古神帝  完美世界  超品巫师  医道无双  修真聊天群  超品相师  金枝绕东宫  超品巫师  中药大全  大符篆师  中国玉米网  牧神记  国色芳华  民国谍影  毕业论文网  凡人修仙传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玄界之门  无敌天下  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