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九百一十三章:陛下一力承当

第九百一十三章:陛下一力承当

  萧敬:“……”

  萧敬脑子有点懵。

  这真是【明朝败家子】陛下的【明朝败家子】意思……

  可……不像啊,自己一直侍驾左右,哪怕是【明朝败家子】自己没在的【明朝败家子】时候,也是【明朝败家子】其他宦官伺候着,陛下的【明朝败家子】一举一动,自己说是【明朝败家子】了若指掌也不为过。

  没发现有发过这样的【明朝败家子】旨意啊。

  可弘治皇帝此时的【明朝败家子】眼神,就如刀子一般的【明朝败家子】在萧敬的【明朝败家子】面上扫过,弘治皇帝冷声道:“怎么,朕什么事都需向你奏报?”

  “没……”萧敬吓了一跳,连忙皇城惶恐的【明朝败家子】道:“没有,奴婢哪里敢,奴婢万死啊,陛下……”

  “这就对了。”弘治皇帝沉着脸,冷冷道:“朕发的【明朝败家子】旨意,还无需你在此啰嗦,一边去。”

  “是【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萧敬再不敢过问了。

  弘治皇帝突然想起了什么,又道:“你为何说起此事?”

  萧敬心里咯噔一下,低眉顺眼的【明朝败家子】道:“这是【明朝败家子】……这是【明朝败家子】因为……陛下,这是【明朝败家子】因为……外头有了传言,京里许多人都在议论着此事。”

  弘治皇帝皱起眉,盯着萧敬道:“他们怎么说的【明朝败家子】?”

  “这……”萧敬没有说下去。

  他不敢说。

  弘治皇帝见他如此,便晓得外头是【明朝败家子】怎么说的【明朝败家子】了。

  还能说什么,胡搞瞎搞嘛,这……其实可以理解。

  弘治皇帝也是【明朝败家子】这样想的【明朝败家子】。

  他倒是【明朝败家子】认可自己的【明朝败家子】皇孙,每一个做大父的【明朝败家子】人,都会觉得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孙子是【明朝败家子】与众不同的【明朝败家子】。可是【明朝败家子】……

  皇孙毕竟年纪还小,拿着这么多百姓跑去让皇孙亲自去治理……这……就太过头了,方继藩这个小子,他是【明朝败家子】不闹出一点事来,不罢休啊。最可恶的【明朝败家子】……

  还是【明朝败家子】朱厚照,他皮又痒了……

  弘治皇帝心里有气,却也有些忧心起来。

  皇孙这么早就成为天下人瞩目的【明朝败家子】中心,若是【明朝败家子】闹出点什么笑话出来,可就糟糕了。

  弘治皇帝沉声道:“噢,朕已知道了,朕这么做,自然有朕的【明朝败家子】用意!”

  这么轻描淡写的【明朝败家子】来了一句。

  他是【明朝败家子】很想将朱厚照那小子抓来奉天殿里,细细一想,天知道方继藩和朱厚照又在鼓捣什么呢?

  他们毕竟……是【明朝败家子】有怪才的【明朝败家子】,也罢……这口锅,朕背了吧。

  萧敬内心复杂,其实现在他已猜测到了陛下的【明朝败家子】心思了,因而……再不敢多说什么,只是【明朝败家子】站在一边,心里则在嘀咕……近来还是【明朝败家子】小心一些的【明朝败家子】好,别到时候,所有的【明朝败家子】气都撒在他的【明朝败家子】头上。

  ………………

  西山县挂牌成立。

  三班的【明朝败家子】差役,都已齐备。

  一切都有模有样,吏房、户房、刑房……五脏俱全。

  那县衙的【明朝败家子】大堂,悬着明镜高悬四字,端庄大气。

  所有的【明朝败家子】桌椅,也都是【明朝败家子】订制的【明朝败家子】,得让县令、县丞等人有威仪。

  方继藩作为狗头师爷,手里打着蒲扇,他最缺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两撇八字胡,不过这不打紧,人重要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气质嘛。

  朱载墨等人,则是【明朝败家子】显得很紧张。

  哪怕是【明朝败家子】他们再幼稚,却也知道,从现在开始,他们就要开始治理地方,无数人的【明朝败家子】身家性命,都要维系在他们的【明朝败家子】身上了。

  一群孩子围着黄册,开始计算着他们治下的【明朝败家子】百姓。

  紧接着,朱载墨让刑房司吏徐鹏举取最近的【明朝败家子】诉讼来,低着头,有模有样的【明朝败家子】翻看着所有的【明朝败家子】案卷。

  张家丢了一条牛,西家打起来了……

  朱载墨皱着小剑眉,看得头大。

  徐鹏举撑着小脑袋在一旁,突的【明朝败家子】,脑袋嘭的【明朝败家子】一下摔在了桌上。

  他打了个激灵,连忙吸了吸鼻涕,撑起脑袋来,一脸迷茫的【明朝败家子】看着左右,这是【明朝败家子】哪里,我是【明朝败家子】谁,我在干什么?

  朱载墨顿时瞪大了眼睛,怒气冲冲的【明朝败家子】看着他道:“你在做什么?”

  徐鹏举立马怯了,嚅嗫着嘴,老半天,才期期艾艾的【明朝败家子】道:“我……我想我饿了。”

  像是【明朝败家子】饥饿会传染的【明朝败家子】似的【明朝败家子】,孩子们顿时轰然叫起来:“饿了,饿了……”

  啪……

  朱载墨一拍惊堂木,冷喝一声:“肃静!”

  孩子们这才安静下来。

  朱载墨瞪了徐鹏举一眼,徐鹏举打了个寒颤。

  “你……”朱载墨正色道:“去寻张家的【明朝败家子】牛。”

  “啊……”徐鹏举嘴巴张得很大。

  “还有……”朱载墨继续低头看,边道:“近来学堂人满为患,教谕朱迁,你去招募人手,从县里调拨钱粮,扩建学堂……”

  其他的【明朝败家子】孩子,都当真起来。

  其实孩子反而是【明朝败家子】最有初心的【明朝败家子】,一旦他们开始扮演一个角色,虽开始会有些不习惯,可很快,他们就会认真起来……

  众人七嘴八舌,开始议论起来。

  有人道:“这里有一桩案子,要不要审……”

  “户房的【明朝败家子】钱粮不够了啊,哪里有这么多钱粮去修学堂……”

  朱载墨觉得头越发的【明朝败家子】大。

  他觉得这和书里所学的【明朝败家子】,完全不一样啊。

  什么教化天下,这四个字,人人都会说,可是【明朝败家子】……真要到教化的【明朝败家子】时候,却发现全然不是【明朝败家子】这么回事,怎么教化,让人学什么,请什么样的【明朝败家子】人……学堂不够了怎么解决,钱粮不够了又怎么解决。

  这一切,都是【明朝败家子】环环相扣,可偏偏,任何一个决定,都会引发连锁的【明朝败家子】反应,等到最后,转回来发现,噢,解决了这个问题,又会衍生另一个问题。

  方继藩只在旁含笑看着,哪怕知道这群小逗比,明明是【明朝败家子】在坑人。让他们这般折腾,方继藩敢保证,不出一年,西山县的【明朝败家子】百姓不敢说死绝,但是【明朝败家子】至少得死一半。

  可是【明朝败家子】……有什么关系摹久鞒芗易印控。

  方继藩有钱……他撑得起,也让那些人死不了。

  随你们折腾吧……到时候再擦屁股。

  方继藩悠悠然的【明朝败家子】摇着蒲扇,伫立一旁,犹如运筹帷幄的【明朝败家子】军师,只是【明朝败家子】含笑。

  “恩师,你看……劝农,让百姓们尽力去种植土豆可以吗,土豆的【明朝败家子】产量高。”

  方继藩颔首道:“这是【明朝败家子】县尊拿主意,本师爷不敢做主。”

  “好,那就这么定了!现在正好到了春耕时节,要赶紧张榜出去。”

  “还有抓偷牛贼的【明朝败家子】事,要抓紧,徐鹏举,限你半月之内,将人抓来,否则打你屁股。”

  方正卿在一旁边拨打着算盘边道:“师兄……我们的【明朝败家子】钱粮不够了啊……”

  “知道,知道,等土豆都种出来了,就好办了。”

  孩子们足足忙碌了一天,一个个鸡飞狗跳。

  他们居然开始乐在其中,每一个人,都开始牢记住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职责。

  第一日,是【明朝败家子】在杂乱无章中度过。

  不过到了此后,开始有了章法起来。

  每个孩子身边都会安排两个文吏和差役,这些人只负责执行,其他的【明朝败家子】事,一概不问。

  渐渐的【明朝败家子】,大家开始带入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角色。

  哪怕他们再幼稚,也开始在身边文吏的【明朝败家子】建议之下,慢慢的【明朝败家子】对于自己要做的【明朝败家子】事,有了一个基本的【明朝败家子】雏形。

  方继藩一副无所谓的【明朝败家子】样子,嗯……坑我吧,我有银子。

  …………

  再过几日,方继藩便觉得在此做师爷没有任何意思了,人又懒惰起来。

  随这些孩子们胡闹去吧。

  总不能捅破天来。

  朱载墨顿时觉得得心应手起来,他和所有的【明朝败家子】孩子们一样,开始享受起这样的【明朝败家子】感觉了。

  上万人的【明朝败家子】荣辱,具都维系在他们的【明朝败家子】身上,他们做出一个又一个的【明朝败家子】决定。

  起初,很稚嫩,慢慢的【明朝败家子】,开始得心应手。

  …………

  而过了半个月,方正卿开始得意起来,就如锦衣还乡一般,请方继藩到县衙里去看。

  方继藩这一次不只是【明朝败家子】一个人去,而是【明朝败家子】带上了王守仁、唐寅、刘文善人等一起。

  到了县衙,众人落座。

  一群孩子便纷纷涌上来,恭敬的【明朝败家子】道:“见过恩师。”

  方继藩朝他们颔首,微笑道:“殿下,觉得如何?”

  朱载墨满面红光,作揖,随即挺着胸脯对身边的【明朝败家子】人道:“正卿你来说。”

  每一次,看到方正卿一副狗腿子的【明朝败家子】模样,方继藩便恨得牙痒痒。

  不过他要保持微笑,微笑使人长寿。

  不然迟早被这兔崽子气死。

  方正卿得意洋洋的【明朝败家子】道:“爹,我们这些日子判了十几个案子,还鼓励了庄户们开垦,不只如此,我们还扩建了学堂,还有……”

  他如数家珍一般,将他们所办的【明朝败家子】事统统说出来。

  方继藩便感慨起来:“不错,不错,很好,很有几分样子,真是【明朝败家子】不容易啊,你们的【明朝败家子】欧阳大师兄也在做县令,他掌管着一个县,有声有色,看来用不了多久,你们就要比他厉害了。”

  孩子们纷纷哄笑起来。

  方继藩翘着脚,道:“伯安,你来说吧。”

  王守仁颔首点头:“师弟们可知道为何恩师要让你们来此,掌这西山县?”

  他问过之后,不等众师弟回答,接着便道:“恩师的【明朝败家子】本意,是【明朝败家子】让你们知道,你们手握着无数人的【明朝败家子】生死荣辱,让你们尝一尝这手握大权的【明朝败家子】滋味,也让你们知道,这万千百姓,与你们生死攸关。你们这些日子所做的【明朝败家子】事,恩师都看在眼里,你们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本事,很是【明朝败家子】难得,师兄在这个年纪的【明朝败家子】时候,还只是【明朝败家子】一个顽皮的【明朝败家子】孩子呢。”

  孩子们更加激动起来。

  “可是【明朝败家子】……”王守仁话锋一转,目光幽幽道:“我们先从判的【明朝败家子】案子先说起吧……”

  ………………

  哭了,月票被爆了,大新年被爆,老虎含泪求月票呀。

  :。: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万古天帝  混沌剑神  王者时刻  医统江山  唐砖  第一星座网  女性健康  花百科  修炼狂潮  天天美食  太初  完美人生  赘婿  全职高手  民国谍影  字幕库  至尊重生  全本小说网  国色芳华  锦衣夜行  理财知识  官途  大魏宫廷  盛唐风华  吞噬星空  经典语录  琴帝  贞观帝师  玄界之门  汉乡  万古神帝  诡秘之主  女性健康  酒神  男性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