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九百零六章:想百姓之所想

第九百零六章:想百姓之所想

  奉天殿里沸腾了。

  热闹非凡。

  所谓做文章,便是【明朝败家子】如此,抓到一个点,使劲的【明朝败家子】发挥。

  现在定兴县不是【明朝败家子】出了事吗,出了事,肯定有不平只事,所谓不平而鸣嘛。

  更有人瞄向了方继藩,心里说,这一次,你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弟子欧阳志,算是【明朝败家子】惹来了天怒人怨了。

  现在……总该有所交代才是【明朝败家子】吧。

  有人道:“方都尉……定兴县之事,你怎么看待?”

  方继藩想不到,有人点到了自己,有些错愕,随即,乐了。

  他含笑道:“这个……我和大家的【明朝败家子】意见一样,诸公所言,实在太有道理了,我方继藩如陛下一般,爱民如子,现在百姓们,有所诉求,岂可动辄弹压,理应招抚才是【明朝败家子】,以我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浅见,只要满足百姓们的【明朝败家子】愿望,这事,自然也就能平息。”

  “……”

  所有人呆住了。

  这方继藩……吃错药了。

  方继藩何止是【明朝败家子】吃错了药,继续道:“谁若是【明朝败家子】敢说一句弹压,就是【明朝败家子】和陛下对着干,不配为臣子。”

  “……”

  王鳌有点懵了。

  这方继藩,就如狼群中的【明朝败家子】哈士奇。明明自己是【明朝败家子】头狼,身后,是【明朝败家子】一群狼,可方继藩……怎么混了进来。

  弘治皇帝微笑,颔首:“朕也有此意,既如此,那么就依诸卿所言吧。定兴县士绅百姓,为了路权,闹将起来,声势浩大,客朕念他们无辜……”

  弘治皇帝拿起了一本奏疏,低头,看了一眼,淡然道:“譬如这个姓方的【明朝败家子】,叫方唐吉,此人……诸卿家可有印象吗?”

  “……”

  殿中鸦雀无声。

  似乎有哪里不对。

  不是【明朝败家子】百姓们不堪重负,苛政猛于虎,所以……闹起来了吗?这和路有什么关系?

  还有这方唐吉。

  这个人,许多人都有印象。

  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那个,病倒了的【明朝败家子】那个……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明朝败家子】道:“这领头之人,就是【明朝败家子】方唐吉,哎……朕还以为他已死了,谁料,竟还生龙活虎……”

  王鳌懵了,到底咋回事。

  方唐吉死而复生了?

  弘治皇帝继续道:“居然,为了保路,还闹得满城风雨……也罢,朕不追究他,放假去岁,纳税了五百七十多两嘛,也算是【明朝败家子】为官府,分忧了。这路,是【明朝败家子】定兴县人用税赋修的【明朝败家子】,让别人用,确实很不妥当,来人,下旨意,此路既为定兴县人所修,那么,就不得让其他县人,占了便宜,定兴县上下,踊跃纳税,这路,就是【明朝败家子】他们的【明朝败家子】,让陆路巡检司,专设定兴县道专员稽查,不得有车马,自定兴县之外,走下道路,违者,重罚,为了以示公允,定兴县也可足见人手,沿途巡查,凡有车马,自涿州二县下车者,都要重惩!”

  “……”

  刘健有点糊涂:“陛下,这……这……这是【明朝败家子】什么意思?”

  王鳌等人也急了,忍不住道:“请陛下示下。”

  弘治皇帝微笑:“还能是【明朝败家子】什么意思呢?定兴县闹起来,其根源,是【明朝败家子】为了保路,无数的【明朝败家子】士绅和百姓,修下了定兴县道,这条路,是【明朝败家子】他们的【明朝败家子】聚宝盆,也是【明朝败家子】他们的【明朝败家子】命根子,他们听说涿州二县的【明朝败家子】士绅百姓,竟也沾了这路的【明朝败家子】便宜,自然不依,便闹了起来,其中,为首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方唐吉,诸卿啊,朕倒想问问你们,你们口口声声说,百姓们被欧阳卿家逼迫,仿佛要家破人亡的【明朝败家子】样子。可朕看来,并没有嘛,不只如此,他们似乎还很生龙活虎。”

  “陛下,能否将奏报,给老臣看看。”王鳌脸色铁青。

  身后,群臣都哗然了。

  许多人窃窃私语,低声议论着。

  弘治皇帝朝萧敬使了个眼色。

  萧敬会意,取了案牍上的【明朝败家子】奏报,下了金銮,送到王鳌的【明朝败家子】面前。

  王鳌接过,无数人如饥似渴的【明朝败家子】看着王鳌。

  王鳌垂头,一看,脸色就变了。

  果然,根本就没有什么官逼民反,有的【明朝败家子】……却是【明朝败家子】为了保路,而引发了定兴县与邻县士绅百姓的【明朝败家子】争斗。

  他突觉得有些眩晕,一个字,一个字的【明朝败家子】将奏报看过,却是【明朝败家子】沉默了。

  倘若真如此,这岂不是【明朝败家子】说明,定兴县的【明朝败家子】士绅百姓,都是【明朝败家子】对这一条税款修的【明朝败家子】道路,求之不得吗?

  那么……哪里来的【明朝败家子】民怨。

  他欧阳志修路,没有制造民怨,反而还成了实打实的【明朝败家子】政绩了?

  王鳌的【明朝败家子】脸,转瞬之间,变幻不定。

  他不能接受。

  王鳌不禁道:“陛下,这是【明朝败家子】锦衣卫送来的【明朝败家子】奏报吗?”

  弘治皇帝抚案:“正是【明朝败家子】。”

  王鳌不禁道:“老臣以为,这其中必有隐情,老臣前几日,还得了定兴县某些人的【明朝败家子】修书,他们对于这条道路,抱怨无比,怎么转眼之间,锦衣卫就上了这奏疏,老臣并没有非议厂卫的【明朝败家子】意思,只是【明朝败家子】……老臣以为……此事,值得商榷。”

  这一番话出口。

  总算让心乱如麻的【明朝败家子】百官们一下子打起了精神。

  不错……事情不该如此,十之八九,就是【明朝败家子】锦衣卫所奏不实。

  这是【明朝败家子】常有的【明朝败家子】事,有时厂卫为了讨陛下的【明朝败家子】喜欢,往往会报一些与事实偏离的【明朝败家子】事,现在这份奏疏,十之八九,就是【明朝败家子】如此。

  王鳌肃然道:“此时事关重大,还是【明朝败家子】陛下明察秋毫的【明朝败家子】好,老臣建议……可令都察院、刑部、大理寺,派员前往定兴县,将……”

  看来……他是【明朝败家子】不相信了。

  弘治皇帝抚案,面带不悦之色。

  朱厚照不禁道:“里头说的【明朝败家子】言之凿凿,怎么王师傅说不信就不信,王师傅这般说,可是【明朝败家子】说父皇昏聩,竟是【明朝败家子】连这等事,都不辩真假了吗?”

  太子殿下,显然是【明朝败家子】和方继藩穿一条裤子的【明朝败家子】。

  王鳌忙道:“太子殿下恕罪,老臣只是【明朝败家子】觉得蹊跷而已,只要彻查……”

  …………

  此时……

  一个宦官,抱着一沓厚厚的【明朝败家子】奏疏,匆匆的【明朝败家子】赶到了奉天殿外。

  “急报,定兴县的【明朝败家子】急报!”宦官高喊着。

  奉天殿内,听到了消息。

  弘治皇帝面色如常,道:“进来!”

  那宦官匆匆而来:“陛下,定兴县令欧阳志上奏……”

  弘治皇帝道:“取来,朕看看。”

  转眼之间,这奏报说来就来了。

  所有人都好奇起来,这急报里,写的【明朝败家子】又是【明朝败家子】什么?

  王鳌有点急了。

  不能让方继藩师徒们,这般的【明朝败家子】搬弄是【明朝败家子】非下去,他立即道:“陛下……老臣也想看看,这欧阳志,奏报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什么!”

  许多人纷纷放肆起来:“事关重大,臣等也想看看。”

  奉天殿里,已是【明朝败家子】炸了锅。

  所有人都激动起来。

  弘治皇帝和刘健换了一个眼色:“王卿家,这奏疏,你来念。”

  王鳌才松了口气,心里想,若是【明朝败家子】欧阳志上来的【明朝败家子】奏疏,肯定是【明朝败家子】想借此解释这件事,他就不相信,欧阳志的【明朝败家子】奏疏里,会没有漏洞。

  他取过了那奏疏,打开,里头密密麻麻,让人竟有些头皮发麻。

  他缓缓念道:“臣欧阳志,启禀圣上,曰:今定兴县士绅百姓上下,不忿道路为涿州二县百姓所侵用,定兴路,乃定兴县上下赋税以及告贷所修,岂可定兴县缴税,而涿州二县之人所用之理,今诸士绅百姓……”

  念到此处,王鳌面带冷漠,已经不想看下去了:“陛下……这欧阳志,看来还是【明朝败家子】民变之事,栽在保路上头,倘若士绅百姓们当真之事保路,他……”

  王鳌说到他的【明朝败家子】时候,眼睛忍不住继续去扫这奏疏,可看下去,脸色却是【明朝败家子】变了。

  仿佛见了鬼一般。

  他喉结滚动着,咽了咽口水,继续道:“今诸士绅百姓联名,恳请陛下为之做主……再下头,是【明朝败家子】一个个签名,每一个签名上,还有一个血印,这指印,竟是【明朝败家子】带着几分腥臭味,是【明朝败家子】血……”

  王鳌身子一哆嗦,却是【明朝败家子】硬着头皮念下去:“具名者有:方唐吉、杨文生、刘见喜……吴建业、梁……”

  奉天殿内,却是【明朝败家子】在转瞬之间,安静下来。

  沉默……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所有人,只是【明朝败家子】默默的【明朝败家子】听着,一个又一个的【明朝败家子】名字。

  有些名字,甚至耳熟能详。

  王鳌继续念下去:“王贺、张百叶、邓子天……”

  翻开下一页,还是【明朝败家子】密密麻麻的【明朝败家子】性名,每一个姓名上,依旧还是【明朝败家子】血。

  血腥味……弥漫开来……

  王鳌的【明朝败家子】脸……则越来越红,他瞳孔收缩着,继续念出一个又一个的【明朝败家子】名字……到了后来,他发现自己如鲠在喉,声音越来越嘶哑……

  许多的【明朝败家子】大臣,一个个瞠目结舌。

  转过头,怎么看就……天地翻转。

  方继藩,将他们所有人,都收买了?

  这不可能,事情,怎么可能如此啊。

  里头的【明朝败家子】名字太多,竟有数千之众,王鳌已开始念不下去,他脸色蜡黄,最终长长的【明朝败家子】吐出了一口气:“陛下……老臣……老臣……”

  他既有些不相信,又觉得不可思议。

  这么大的【明朝败家子】事,没有人欺君罔上,且上头的【明朝败家子】名字,行书千奇百怪……这……

  啪!

  弘治皇帝在此刻,猛地一拍案牍。

  这一声脆响。让所有人的【明朝败家子】心里,都咯噔了一下。

  许多人拜倒:“臣等万死之罪!”、

  王鳌也已跪下,他面带糊涂的【明朝败家子】样子:“陛下……这……陛下……名字太多……老臣……无力再念了。”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免费算命网  北宋大表哥  道君  漂亮女人  经典语录  莽荒纪  大主宰  夜天子  大符篆师  异世界的美食家  独步成仙  官途  网游之修罗传说  武帝重生  健康报网  天天美食  情话网  寒门崛起  笔趣阁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大王饶命  盘龙  赝太子  房贷计算器  房贷计算器  重活一次  极品家丁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庆余年  修炼狂潮  个性说说  汉乡  斗战狂潮  星战风暴  努努书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