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八百六十九章:大医凛然

第八百六十九章:大医凛然

  刘健等人听了,心里打了个寒颤。

  连英国公都动用了啊。

  弘治皇帝坐下,手搁在御案上,手指节,轻轻的【明朝败家子】磕着御案。

  这一刻,他异常的【明朝败家子】冷静:“京营诸多,英国公只怕一时,也巡不过来,命驸马都尉方继藩,也去巡视京营吧。”

  弘治皇帝双目阖着:“告诉方继藩那个小子,不要老是【明朝败家子】神神叨叨他那些稀奇古怪的【明朝败家子】东西,教他做点儿正经的【明朝败家子】事。”

  “……”

  刘健汗颜。

  弘治皇帝随即道:“萧伴伴。”

  “奴婢在。”

  弘治皇帝看了萧敬一眼:“厂卫那儿,再有什么纰漏,朕不找牟斌,找你!”

  萧敬虽运气有点背,总是【明朝败家子】站在错误的【明朝败家子】一方,可察言观色的【明朝败家子】本事,却是【明朝败家子】非凡的【明朝败家子】,他自知陛下是【明朝败家子】什么意思,郑重其事的【明朝败家子】拜倒:“奴婢遵旨。”

  弘治皇帝颔首,便将目光落在了刘健的【明朝败家子】身上:“天……终究是【明朝败家子】塌不下来的【明朝败家子】,这些年来,朕仁至尽矣,自认朕没有对不起士大夫,也希望,他们如三位卿家这般,不会辜负了朕。”

  弘治皇帝抿抿嘴,指了指欧阳志的【明朝败家子】奏疏:“这奏疏,但是【明朝败家子】留中搁置,不可泄露。”

  刘健心里叹了口气,欧阳志的【明朝败家子】奏报到了这个份上,他也没什么话可说了。

  原本,还希望徐徐图之,可现在看来,除了快刀斩乱麻之外,再无其他的【明朝败家子】办法。

  却在此时,有宦官匆匆进来:“陛下……”

  弘治皇帝脸色冷漠,凝视着进来的【明朝败家子】小宦官。

  这小宦官也没想到,自己竟触了眉头,不免战战兢兢:“陛下,顺天府有奏,说是【明朝败家子】急奏……”

  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脸色依旧冷漠,从前和颜悦色的【明朝败家子】天子,现在浑身上下,竟隐隐有杀伐之气。

  可慢慢的【明朝败家子】,这杀伐之气渐渐的【明朝败家子】缓和。

  终究,他还是【明朝败家子】不忍心对一个小宦官过于苛责。

  对方,毕竟没有犯什么过错。

  他吁了口气,温言道:“顺天府的【明朝败家子】奏报吗?”

  这小宦官竟有些怀疑,自己是【明朝败家子】否看错了,看着勉强露出些许笑容的【明朝败家子】弘治皇帝,那目光从严厉,渐渐变得柔和,小宦官心里松了口气:“是【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顺天府府尹亲书,说是【明朝败家子】过于紧急,所以奴婢……奴婢便……”

  “噢。”弘治皇帝颔首点头:“念来听听罢。”

  小宦官笃定下来,取了奏疏,打开,清了清嗓子,道:“臣刘清奏曰:自顺天府协助医学院防治疫病以来,顺天府上下,众志成城,臣自觉事关重大,鞍前马后,上于户部索要防治疫病之钱粮,下……尽之可能,为医学院诸生,提供方便。今岁,夏秋之交,本是【明朝败家子】伤寒丛生之时,臣特报来喜讯,此一月以来,京师伤寒者,不及往年一二成,因伤寒而死者,不及往年之一成。臣刘清俯仰天恩,今因张森之细虫之学,衍而生出细虫防疫之说,如此,救活百姓无数,自此,大明再无伤寒之患也。”

  “……”

  殿中,安静了下来。

  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脸色,从略带苍白,渐渐开始,有了几分红润。

  小宦官清了清嗓子,继续道:“若细虫防疫之学,果为真,臣在此,恭喜陛下,贺喜陛下,此防疫之学,又何止能防伤寒之疫,只恐将来,仍有其他疫病,亦可防之。自圣著春秋以降,千百年来,疫病乃民之大害也,今……张森之说,实如拯救苍生于水火……臣落笔至此,不禁潇然泪下,张森之学,从何而来,驸马都尉,方继藩也。方继藩从何而来,若无陛下悉心教导,使其改变恶习,求索真学,何有今日?臣窃以为,细虫防疫之学,归根到底,实摹久鞒芗易印克陛下圣明之故……”

  “……”

  这奏疏虽然啰嗦,可事实上,却是【明朝败家子】对君臣们而言,却也颇有几分好处。

  因为,当这刘清奏报着说,张森的【明朝败家子】细虫防疫之学在实践之后,大获成功时,弘治皇帝和刘健等人已经失态了。

  正因为后头还能啰嗦,反而让君臣们有了调整心情的【明朝败家子】机会。

  细虫说,衍生出来了防疫学,防疫学,至少在京师,已救活了无数的【明朝败家子】百姓。

  它使伤寒的【明朝败家子】染病数量和致死数量,直接降到了故地。

  倘若只是【明朝败家子】染病者减少一些,倒也不足为奇,可有此巨大的【明朝败家子】成效,却实在让人意外。

  弘治皇帝豁然而起,下了金銮,径直到了宦官处。

  “拿朕来看看。”

  宦官忙是【明朝败家子】将奏疏献上。

  弘治皇帝拿起了奏疏,眼睛一动不动的【明朝败家子】盯着这奏报。

  身躯,微微在打颤。

  在古时候,所谓盛世的【明朝败家子】标准,就在于人口的【明朝败家子】增多。

  对于皇帝好坏的【明朝败家子】评判标准,最直观的【明朝败家子】数据,也大抵如此,虽然任何人都清楚,人口大量增加会带来人多地少的【明朝败家子】灾难。

  可是【明朝败家子】……这个标准,却一直为历朝历代的【明朝败家子】天子所信奉。

  因为,生命,本身就是【明朝败家子】无价的【明朝败家子】。

  人口减少,唯一的【明朝败家子】可能就是【明朝败家子】战乱,和无穷无尽的【明朝败家子】灾害。

  可现在,弘治皇帝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个的【明朝败家子】人,他长长的【明朝败家子】舒了一口气。

  “真是【明朝败家子】令人难以预料啊。”弘治皇帝始终不太明白一件事。

  他所读的【明朝败家子】圣贤书里,永远都将治理天下的【明朝败家子】好坏,与黎民百姓生活的【明朝败家子】好坏来挂钩。可他现在却越来越发现,所谓治理的【明朝败家子】好坏,固然也有重大的【明朝败家子】影响,可为何,会出现一个区区发表奇谈怪论的【明朝败家子】人,却可以轻而易举的【明朝败家子】救活无数的【明朝败家子】苍生黎民呢。

  无论怎么说,欧阳志所带来的【明朝败家子】坏消息,和弘治皇帝心底的【明朝败家子】阴霾,终于在这大喜的【明朝败家子】消息之下,驱了个一干二净。

  “好,干得好!”弘治皇帝不吝啬赞美之词:“这个张森,真的【明朝败家子】了不起啊,肉眼看不到他的【明朝败家子】东西,他竟看了个真切,千百年来,被那疫病折磨而死的【明朝败家子】人,他却能妙手回春,这……救了多少人啊。”

  世上,再没有人比救人,更有功德了。

  弘治皇帝喜出望外的【明朝败家子】看着刘健和李东阳三人:“朕明白了,细虫……是【明朝败家子】存在的【明朝败家子】。这张森所说的【明朝败家子】,并非是【明朝败家子】奇谈怪论,还有那一本期刊,里头说的【明朝败家子】话,也并非是【明朝败家子】子虚乌有。一部小小的【明朝败家子】期刊,里头一篇小小的【明朝败家子】文章,竟可以诞生如此的【明朝败家子】奇迹……”

  刘健也懵了,他发现自己已经跟不上年轻人了,这些年轻人,到底给这天下,带来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什么,他有些看不懂。

  李东阳突的【明朝败家子】老脸一红,毕竟,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在为医学生和顺天府如索命鬼一般的【明朝败家子】讨债而生厌呢。

  “这是【明朝败家子】陛下圣明的【明朝败家子】缘故啊。”三人齐声道。

  弘治皇帝一挥袖子:“胡说,这是【明朝败家子】那张森的【明朝败家子】能耐,来人,将张森的【明朝败家子】生平给朕送来。”

  弘治皇帝想了想,竟是【明朝败家子】心宽了不少,他忍不住呵呵笑起来:“这期刊里,记的【明朝败家子】,可不只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张森的【明朝败家子】文章,听说,要入这期刊,可很不容易呢,只有如张森这般,极有本事的【明朝败家子】人,文章才可列入。诸卿,实不相瞒,朕的【明朝败家子】儿子,也有好几篇文章列入其中……”

  “……”刘健三人一愣,然后立即跟着笑了起来。

  其实,太子写文章在求索期刊里,他们早知道。

  毕竟前些日子,求索期刊名声这么大,刘健他们怎会不知呢。

  作为内阁大学士,多少也是【明朝败家子】会关注一下,只需叫人买来一本,打开一看,朱寿……便是【明朝败家子】傻子都知道,这是【明朝败家子】太子殿下了。

  只是【明朝败家子】,他们虽心知肚明,却也不便说,大家都是【明朝败家子】心照不宣,想来陛下,也是【明朝败家子】一清二楚的【明朝败家子】吧。

  可现在,陛下既然主动提起,自然不免,带着喜色。

  既然期刊如此了不起,那么,太子居然能有这么多篇的【明朝败家子】文章列入,且被大量的【明朝败家子】引用,这岂不证明,太子殿下的【明朝败家子】本事,不在张森之下?

  刘健三人只好装傻,一副诧异的【明朝败家子】样子:“是【明朝败家子】吗?那么臣等,倒是【明朝败家子】想要好好看看,太子殿下,有何高论了。”

  弘治皇帝喜上眉梢,却道:“他呀,固然是【明朝败家子】有些不务正业,可聪明劲还是【明朝败家子】有几分的【明朝败家子】,诶,可细细说来,若能如张森一般,只凭几篇文章,便可拯救万千的【明朝败家子】百姓,又有何不可呢?”

  “太子殿下,聪明仁慧,臣等佩服。”

  弘治皇帝兴冲冲的【明朝败家子】拿着奏疏,坐回了御椅。

  想起朱厚照,竟发现,这家伙,不但善战,竟还有如此本事,身为人父,竟也放下了心。

  幸好朕开明,没有因此而收拾他……

  弘治皇帝继续低着头,看着这奏疏,在细细看过,便有宦官进来:“陛下……张森的【明朝败家子】生平来了。”

  弘治皇帝抬眸:“说。”

  宦官道:“张森……乃是【明朝败家子】昌平县的【明朝败家子】生员,一年多前,入学西山书院,先在文学院中读了三个月的【明朝败家子】书,此后……可能是【明朝败家子】因为家贫的【明朝败家子】缘故,转入了医学院。噢,他有一个父亲,是【明朝败家子】个童生……”

  这是【明朝败家子】一个不值一提的【明朝败家子】小人物。

  正因为如此,关于他的【明朝败家子】介绍,自然是【明朝败家子】乏善可陈。

  可有这些信息,却足以让弘治皇帝感慨了。

  “英雄出少年啊,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奇思,天下多几个这般能悬壶济世之人,这百姓们,能少受多少的【明朝败家子】罪,传旨,朕要见一见他。”

  :。: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漂亮女人  不败战神  汉祚高门  大符篆师  无尽丹田  全职法师  星座网  大道朝天  异常生物见闻录  天天美食  庆余年  玄界之门  重活一次  太初  励志故事  大符篆师  论文大全网  将夜  星战风暴  妙手心医  雪鹰领主  伏天氏  巫神纪  龙组兵王  龙王传说  牧神记  无尽丹田  神道丹尊  中学生阅读网  酒神  穿越小说  大主宰  史上最强店主  谍影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