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八百八十章:鲤鱼跃龙门

第八百八十章:鲤鱼跃龙门

  懂与不懂,都没什么关系。

  片刻之后,朱厚照便到了榜下。

  他爱凑热闹,虽是【明朝败家子】短须乱糟糟的【明朝败家子】,浑身满是【明朝败家子】油污,身后跟着七八个匠人。

  看着榜,朱厚照一知半解,耐心听人叙述。

  大抵……算是【明朝败家子】懵懵懂懂的【明朝败家子】明白了。

  “发现了什么,就可以投稿,投稿了可以做大院士,大院士是【明朝败家子】几品官?”

  “……”

  “不算官呀,只是【明朝败家子】西山书院内部的【明朝败家子】头衔,有了头衔便可受书院的【明朝败家子】聘任,周刊卖得好,还有稿酬?甚至,将来有人引用了文章,也有银子?”

  朱厚照眯着眼。

  老方在搞什么名堂。

  大抵,他算是【明朝败家子】明白了一些什么。

  于是【明朝败家子】朱厚照冷笑,这有何难。

  …………

  只几日时间,许多投稿就来了。

  五花八门的【明朝败家子】都有,方继藩看着脑袋疼。

  毕竟,许多人,压根对于论文没有多少概念,此时,也没有论文的【明朝败家子】模板,大家都是【明朝败家子】由着性子,自顾自的【明朝败家子】来。

  如此一来,各种乱七八糟的【明朝败家子】文字就出现了,以至于,方继藩看了一篇文章,说了老半天,懵了,不知啥意思……

  方继藩忙是【明朝败家子】寻找下头的【明朝败家子】署名,恨不得立即将此人抓来,狠狠痛打一顿,以解心头之恨。

  不过……也未必都是【明朝败家子】人渣。

  至少,有一篇有意思的【明朝败家子】文章,却是【明朝败家子】被方继藩发掘了出来——人体之中,有细虫。

  方继藩头皮发麻。

  细虫……细菌?

  方继藩认真看这文章,该文章的【明朝败家子】作者,自称自己曾观察过肉的【明朝败家子】腐烂过程,在一个完全没有苍蝇和蚊子的【明朝败家子】环境里,将肉放置在玻璃瓶中,而这腐肉,慢慢的【明朝败家子】变化,其根本原因,可能就是【明朝败家子】细虫的【明朝败家子】原因。

  于是【明朝败家子】他开始尝试着,截住放大镜来观察,只可惜,放大镜并不能观察到这些细虫的【明朝败家子】存在,不过……此人没有放弃,而是【明朝败家子】继续寻磨制玻璃的【明朝败家子】匠人,竟是【明朝败家子】将两片透镜结合一起,竟放大了放大镜的【明朝败家子】倍数,虽然,他依旧没有观察到细虫,可他决心用两块熟肉进行试验,最终的【明朝败家子】结果发现,肉质的【明朝败家子】腐烂,与外界的【明朝败家子】环境无关,哪怕是【明朝败家子】在没有外界环境的【明朝败家子】情况之下,熟肉,依旧还会腐烂。

  他认为肉的【明朝败家子】败坏,一定和某种看不见的【明朝败家子】东西有关……

  在这个时代,总不乏有各种奇思妙想的【明朝败家子】人。

  方继藩看了此人的【明朝败家子】署名……叫张森,名字很普通,方继藩对其,也没有多大的【明朝败家子】印象。

  此人是【明朝败家子】医学院的【明朝败家子】学生,很不起眼。

  他坚持认为,人在受伤之后,之所以伤口会腐烂,定是【明朝败家子】和细虫有关,而用酒精之类的【明朝败家子】消毒,定是【明朝败家子】因为酒精可能可以消灭这些细虫,这才可以防止伤口的【明朝败家子】感染。

  方继藩选出这篇文章,命评议的【明朝败家子】一些大夫,前去试验。

  方继藩当然不会告诉别人,世上确实有病菌的【明朝败家子】存在,既然杂志出现了,就必须遵循一种规则。

  紧接着,评议的【明朝败家子】人员们,开始用各种方法进行试验。

  最终……似乎也对此人的【明朝败家子】理论,引发起了争议。

  不过既有争议,那么,就不能否认这个人的【明朝败家子】说法,最终,这篇文章入榜。

  除此之外,便是【明朝败家子】大量农学的【明朝败家子】论文出现了。

  张信带着一群农学的【明朝败家子】生员和校尉,用各种作物和植物的【明朝败家子】发现,直接霸榜。

  倒是【明朝败家子】其他的【明朝败家子】文章,乏善可陈。

  这第一期的【明朝败家子】《求索》杂志,在经过各方的【明朝败家子】讨论之后,开始定稿。

  紧接着,在西山的【明朝败家子】一个印刷工坊,开始疯狂的【明朝败家子】印刷,王金元看着肉疼。

  折腾啊,太折腾了。

  这么个玩意,既没有教授人去读书作八股,又不是【明朝败家子】时下流行的【明朝败家子】世情话本,根本不可能有销路的【明朝败家子】,里头各种种植、细虫之类乱七八糟的【明朝败家子】玩意儿,谁看哪。

  这不是【明朝败家子】败家吗?

  少爷怎么喜欢折腾这个呢?

  王金元是【明朝败家子】个生意人。

  独具敏锐的【明朝败家子】商业摹久鞒芗易印靠光。

  老老实实卖房多好。

  他心里叹息。

  …………

  而似乎,一切都风平浪静。

  医学院里,一个叫张森的【明朝败家子】青年人,如往常一样,从学里出来,回到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棚户。

  今日,他观摩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恩师苏月给一个妇人进行剖腹。

  这妇人怀胎八月,便觉得肚子疼痛难忍,却又生不出,实在无奈之下,其家人才将人送来。

  事实上,将妇人送至医学院的【明朝败家子】人家,是【明朝败家子】需要极大勇气的【明朝败家子】,毕竟,妇人的【明朝败家子】名节,有时比性命更重要。

  可最终,夫家还是【明朝败家子】跺跺脚,决心救人要紧。

  他亲眼看着自己的【明朝败家子】恩师,如何开膛破肚,如何取出了孩子,可最终,妇人还是【明朝败家子】没有撑下去。

  张森在医学院,见惯了生死,可依旧,还是【明朝败家子】心里沉甸甸的【明朝败家子】。

  张森是【明朝败家子】个秀才,可家境并不好,这也是【明朝败家子】为何,他决心从文学院,转入医学院的【明朝败家子】原因,西山文学院教授八股,固然厉害,可学费也很厉害,一般人,实在读不起,反而是【明朝败家子】医学、农学、工学、土木学不但学费低廉,而且一旦学了一年之后,掌握了初步的【明朝败家子】知识,便要转入临床,到了此时,便有一些微薄的【明朝败家子】补贴。

  这微薄的【明朝败家子】收入,对于别人而言,不算什么,可对于张森而言,却可以填饱肚子,他的【明朝败家子】父母,为了供养他读书,几乎是【明朝败家子】卖光了家当,现在,他实在不愿意,再给父母什么负担了。

  当然,张森的【明朝败家子】爹在得知自己儿子居然不考八股了,气的【明朝败家子】半死,差一点没有冲进书院里来,将张森打死。

  不读八股,有什么出息,天天给人环切,给妇人开膛破肚?

  他看到了老父一脸痛惜的【明朝败家子】样子,这样子,在他脑海中,如走马灯一般的【明朝败家子】转着。

  鲤鱼跃龙门,自己为鲤鱼,在所有人心目之中,只有跃过了龙门,才可登入天子堂,成为官人,光宗耀祖。

  他回到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棚里。

  书院的【明朝败家子】书生,大多都在农户家借住,所谓的【明朝败家子】宿舍,就在这里。

  可他一抬眼,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明朝败家子】身影。

  是【明朝败家子】他的【明朝败家子】老父亲。

  一个瘦巴巴的【明朝败家子】汉子,身上是【明朝败家子】一袭浆洗了很多年的【明朝败家子】旧衣,这是【明朝败家子】儒衫,他的【明朝败家子】父亲,曾是【明朝败家子】童生,以自己是【明朝败家子】读书人为荣。

  “父亲……”张森开口。

  父亲叫张静,张静朝他苦笑:“回来了啊,你娘让为父给你带点东西来,你修书来的【明朝败家子】时候,说经常要熬夜看书,怕你夜里饿着,给你考了一些红薯。”

  果然,他脚下,是【明朝败家子】一筐红薯,发着香气。

  张森忙道:“这……”

  张静朝他苦笑:“你还是【明朝败家子】有心事吧,当初,为父是【明朝败家子】对你期望大了一些,可是【明朝败家子】人各有志啊,为父这些日子,在家里,是【明朝败家子】想明白了,人……为何就一定要金榜题名呢,你想悬壶济世,也没什么不好,来来来,坐下。”

  张森眼睛湿润了。

  他自是【明朝败家子】明白,自己金榜题名,对于父亲而言,是【明朝败家子】一辈子最大的【明朝败家子】期望,张家早就家道中落,张父却认为张家毕竟是【明朝败家子】诗书传家,决不能让子沉沦,为了供养自己读书,便连最后一点土地,都卖了……

  张森拜下:“父亲,是【明朝败家子】儿子令父亲是【明朝败家子】失望了。”

  张静眼里,虽有落寞,却是【明朝败家子】勉强露出笑容:“不可这样说,行行出状元嘛,你在学里,钱够不够,前些日子,为父去做工,倒是【明朝败家子】挣了一些钱,来……”

  张森忍不住哭泣起来:“父亲…儿子万死啊,儿子对不起您。”

  张静将钱塞进张森的【明朝败家子】怀里:“这天底下,两年一次院试,三年一次乡试,想要金榜题名,谈何容易呢,你不必自责,其实,这样也好……为从了医,也可救人嘛……好了,时候不早了,为父得去上工,前些日子,在新城里寻了一个给人算账的【明朝败家子】活计,倒也轻松,你不必挂念。”

  说着,背着手,要走。

  张森想叫住他,却觉得自己羞愧的【明朝败家子】无地自容,嘴唇嚅嗫,却是【明朝败家子】如鲠在喉。

  等他意识到父亲走了,快步追出去,却见那父亲背着手,依旧还带着读书人特有的【明朝败家子】执拗,穿着一袭长衫,似乎又心疼旧鞋被田埂的【明朝败家子】夯土磨烂,蹑着脚,徐徐而去。

  张森眼泪,顿时泊泊而出,朝那背影跪下,以头抢地。

  夜里,他照例读书,至于父亲留下的【明朝败家子】钱,他不敢用,都藏起来,已攒了七百多文。

  次日一早,晨曦已是【明朝败家子】绽放,如往常一般,张森到了医学院。

  迎面而来的【明朝败家子】,便有人道:“张师弟,你的【明朝败家子】文章,听说列入《求索》了。就是【明朝败家子】那细虫的【明朝败家子】怪论,不,并不是【明朝败家子】怪论,我……我……”

  张森显得无精打采,昨夜没有睡好,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明朝败家子】,都是【明朝败家子】父亲的【明朝败家子】背影。

  他自知道,自己的【明朝败家子】细虫论,不被许多人认可。

  至于投稿,不过是【明朝败家子】自己坚持认为,这细虫学说一定存在,想要试一试,师公是【明朝败家子】否认同罢了。

  昨日,他还对此,有所期盼,可今日,哪怕是【明朝败家子】听说这文章列入了《求索》,他竟也无精打采。

  或许……我该去学八股的【明朝败家子】,只有如此,才能遂了父亲的【明朝败家子】心愿,也才可让父亲在人前,能够抬起头来。

  过了片刻,又有人来:“张师兄,恩师请您过去……”

  他的【明朝败家子】恩师乃是【明朝败家子】苏月,张森没有怠慢,忙是【明朝败家子】动了身。

  ………………

  感谢《书友1602191802428》在五点半至现在打赏28万起点币,拜谢,真的【明朝败家子】很惭愧,书写的【明朝败家子】还不够好,愧对重赏。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北宋大表哥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逆天邪神  99养生网  好名字  神道丹尊  伏天氏  星辰变  玄界之门  修真聊天群  大主宰  天天美食  寒门崛起  道君  妙手心医  健康报网  妙手心医  如意小郎君  中国玉米网  民国谍影  雪鹰领主  贞观帝师  银行信息港  笔趣阁  师士传说  极品家丁  笔趣阁小说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从零开始  我欲封天  大符篆师  开天录  大明春色  黄金瞳  秦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