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八百五十二章:如斯恐怖

第八百五十二章:如斯恐怖

  ??

  方继藩打马回去。

  走了老半天,才看到浩浩荡荡的【明朝败家子】百官们追了过来,人群乌压压的【明朝败家子】,一群人脸色煞白,一个个快要断气样子,却是【明朝败家子】急的【明朝败家子】如热锅蚂蚁。

  他们担心陛下呀!

  可那马车和太子殿下,连个影都没看到。

  这时,见方继藩打马回来。

  “方继藩,陛下呢?”

  刘健一口气提起来,大喝。

  方继藩下马,气喘吁吁:“往京师方向去了,诸公,太子殿下进献的【明朝败家子】这个马车有点危险啊,跑的【明朝败家子】这样快,我都追不上了,看来太子殿下的【明朝败家子】性子还是【明朝败家子】有些不稳妥,他进献什么不好,非要献车,等他回来,我们一道儿弹劾他。”

  “……”

  这话说的【明朝败家子】,良心不痛?

  一双双如狼似虎的【明朝败家子】眼睛直直的【明朝败家子】瞪着方继藩。

  很渗人。

  方继藩觉得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呼吸都要停止了。

  这样看我干啥,搞得好像我方继藩是【明朝败家子】同谋一样。

  方继藩人畜无害的【明朝败家子】模样,咧嘴憨厚一笑。

  那谢迁脾气比较火爆,气呼呼的【明朝败家子】道:“什么太子殿下进献,方才真真切切听你说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你与太子殿下一道献的【明朝败家子】贺礼。”

  方继藩一眨眼,有吗?

  “……”方继藩立即道:“这什么话,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听错了,可不要乱冤枉人。”

  “我们都听见了!”

  “老夫也听见了。”

  “你还想抵赖不成。”

  “出了事,杀你方继藩祭天!”

  众人七嘴八舌的【明朝败家子】大叫,气的【明朝败家子】快要呕血了。

  陛下那马车,怕是【明朝败家子】追不上了。

  这叫个什么事啊,好端端的【明朝败家子】过个寿,陛下这寿星……没了。

  好吧,众怒了……

  只见方继藩抱着自己脑袋:“诶呀呀,诶呀呀,突然脑壳疼,看来脑疾要犯了……”

  可那一双双渗人的【明朝败家子】眼睛,依旧瞪的【明朝败家子】大大的【明朝败家子】,还是【明朝败家子】盯着方继藩不肯松懈。

  这是【明朝败家子】何等可怕的【明朝败家子】眼神啊。

  真要杀人祭天!

  方继藩悲哀的【明朝败家子】想,这连脑壳疼都没了作用,看来……这一次,是【明朝败家子】真的【明朝败家子】要被朱厚照那厮害死了。

  这么美好的【明朝败家子】寿礼,可千算万算,就没算到太子殿下放飞自我啊。

  方继藩便苦着脸,心里说,别喊打喊杀嘛,杀我祭天做什么,我还是【明朝败家子】孩……,不,我下头还有个方正卿,他还小,只是【明朝败家子】个孩子啊。若他没了爹,该有多伤心,还有没有同情心了。

  众人还是【明朝败家子】更在乎陛下的【明朝败家子】安危的【明朝败家子】,已经七嘴八舌的【明朝败家子】议论,有人建议立即派出骁骑前去京师方向寻访,大家是【明朝败家子】追不动了,就在此等,这京师和大明宫,大家坐轿子,需四个时辰往返,嗯……等这四个时辰,无论如何也要见到陛下平安无恙才好。

  此时,所有人都累得要命,有人甚至连形象都不顾,直接坐在了路肩上。

  刘健鼓着眼睛只盯着方继藩,让方继藩心里有点发毛。

  方继藩自知理亏,乖乖的【明朝败家子】到一处角落。

  这众臣还在那七嘴八舌:“太可怕了,这陛下身边也没有护卫,若是【明朝败家子】出了岔子,我等万死莫恕。”

  “陛下会不会没有回京……要不要派人四处寻访一下。”

  “落在太子殿下手里,我总觉得不放心啊,不会真的【明朝败家子】出事吧,诶呀……”

  “天哪……怎么就没有一日好日子过,总有操不完的【明朝败家子】心……”

  ………………

  而这个时候,弘治皇帝正稳稳的【明朝败家子】坐在马车里,他闭上了眼睛,却渐渐的【明朝败家子】发现,只要不看外头的【明朝败家子】景色,车厢里虽微微颠簸,可坐在这沙发上,却也没有什么吓人的【明朝败家子】。

  于是【明朝败家子】他便索性拉了车帘。

  看着外面飞速而过的【明朝败家子】景物,除了略有惊吓,心里多了一股子想要杀人的【明朝败家子】冲动。

  先杀谁呢?

  哪一个顺手一点?

  心里有无数的【明朝败家子】念头奔过。

  收回了目光,在这幽闭的【明朝败家子】车厢里,弘治皇帝抬眼看到了欧阳志。

  欧阳志面色从容淡定,不为任何外界的【明朝败家子】干扰所动。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道:“欧阳卿家,你有一个成日不想活的【明朝败家子】恩师,朕有一个恨不得打死的【明朝败家子】儿子啊。”

  欧阳志沉默了片刻:“陛下,可以尝试着不要出声,静静的【明朝败家子】感受。”

  “……”

  欧阳志继续道:“陛下,其实臣的【明朝败家子】恩师是【明朝败家子】非常人,非常人自当行非常事,他有时是【明朝败家子】古怪,臣作为他的【明朝败家子】学生,永远都猜不透他,这才是【明朝败家子】恩师的【明朝败家子】厉害之处啊,所以请陛下不要责怪恩师,恩师毕竟还年轻,有时也有不懂事的【明朝败家子】地方。”

  弘治皇帝却道:“那你可曾有不懂事的【明朝败家子】时候吗?”

  欧阳志想了很久,摇了摇头。

  弘治皇帝忍不住道:“朕也没有不懂事的【明朝败家子】时候,哪怕朕还是【明朝败家子】孩子的【明朝败家子】时候,也是【明朝败家子】行礼如仪,也绝非他们这般胡闹的【明朝败家子】。”

  欧阳志便沉默了。

  就在这时候,天知道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那车轮子是【明朝败家子】否快速的【明朝败家子】碾过了一个大石,车子几乎凌空低飞。

  好在四轮马车的【明朝败家子】稳定性极好,在外头,哐当一下,便又四轮着地,继续碾过了泥路。

  弘治皇帝觉得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心提了起来,又重重的【明朝败家子】落地,身子在沙发上轻轻的【明朝败家子】晃了晃。

  不得不说,即便如此巨大的【明朝败家子】震动,坐在车里,其实只要内心强大一些,不考虑翻车的【明朝败家子】可能,还是【明朝败家子】挺舒服的【明朝败家子】。

  好吧,弘治皇帝……终于觉得自己开始特么的【明朝败家子】习惯了。

  他的【明朝败家子】心情还是【明朝败家子】有点糟,铁青着脸,索性靠在了沙发上,心里冒出无数个念头。

  而后……

  竟是【明朝败家子】生生睡了过去。

  …………

  无数人在断头路这儿焦灼的【明朝败家子】等待,个个忧心忡忡。

  有人忍不住昂首,看那钟楼的【明朝败家子】大钟,时间还早。

  可是【明朝败家子】……陛下依旧没有音讯。

  等待的【明朝败家子】时间总是【明朝败家子】缓慢的【明朝败家子】,人们在焦灼中渡过了一分一秒。

  方继藩站在路肩上,谁都没有理。

  事实上,主要是【明朝败家子】没有人愿意搭理他。

  说实话,这令方继藩觉得自己挺寂寞的【明朝败家子】。

  为何自己混到这个地步呢。

  还是【明朝败家子】因为朱厚照那个可恨的【明朝败家子】家伙啊!

  这厮就天生的【明朝败家子】一个坑货啊。

  好好的【明朝败家子】事,都要被他玩成坏事。

  “来了。”

  突然,人群之中发出了一声惊呼。

  方继藩连忙看去。

  只见在那泥路的【明朝败家子】尽头,居然……当真看到了人。

  不,准确的【明朝败家子】来说,是【明朝败家子】朱厚照骑着马在前,后头跟随着一辆马车在狂奔。

  “……”

  朱厚照朝着前头的【明朝败家子】人群道:“让开,都让开,不想死的【明朝败家子】都赶紧让去,会撞死人的【明朝败家子】。”

  “………”

  显然朱厚照不会想到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在这里,真的【明朝败家子】很多人想被撞死。

  不如死了干净,总比活着被折腾得生不如死的【明朝败家子】好!

  一个个人,面如死灰,恶狠狠的【明朝败家子】看着朱厚照。

  朱厚照身体倍儿好,可也顶不住策马了那么久,已经累的【明朝败家子】快趴下了,连坐下的【明朝败家子】马也是【明朝败家子】有些吃不消了。

  朱厚照拉住了马,翻身下马,而那马车,开始不断的【明朝败家子】在制动,终于徐徐的【明朝败家子】停下。

  一个时辰还差一刻钟。

  嗯,换算下来,就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半小时。

  看来,这定不是【明朝败家子】去京师了,若是【明朝败家子】去京师往返,这样的【明朝败家子】道路,坐轿子往返是【明朝败家子】四个时辰八个小时,想来太子和陛下只在附近兜了一圈吧。

  好吧,还是【明朝败家子】陛下龙体重要。

  于是【明朝败家子】满心担忧的【明朝败家子】众人,纷纷的【明朝败家子】涌至车旁。

  刘瑾战战兢兢,面如土色,他似乎明白了什么,现在他更后悔了。

  真的【明朝败家子】应当吃饱了来的【明朝败家子】啊,现在好了,可能要做一个饿死鬼。

  他内心怕得要死,但还是【明朝败家子】跳下了车,打开了车门。

  先从车里出来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欧阳志,下了车,他朝着里头道:“陛下,到了。”

  弘治皇帝这才徐徐下车,接着被欧阳志搀扶住,等他落地的【明朝败家子】时候,突然觉得双腿轻飘飘的【明朝败家子】,仿佛……这地上显得有些不太真实。

  他左右四顾,方继藩不知哪里去了,朱厚照也躲在人群最后。

  刘健等人,总算感觉一颗悬着的【明朝败家子】心找回了点落地的【明朝败家子】感觉,个个露出了无限关怀之色。

  刘健等人纷纷拜倒道:“陛下……可安好嘛?”

  弘治皇帝憋着脸,想说点啥。

  可当着诸臣的【明朝败家子】面,他还能说什么。

  沉默了很久,弘治皇帝只是【明朝败家子】一叹道:“尚可。”

  尚可的【明朝败家子】意思就是【明朝败家子】还好,朕还活着,大家不要担心,没啥事。

  所有人都长舒了一口气。

  刘健叹道:“幸好陛下回来的【明朝败家子】及时,若是【明朝败家子】如方继藩所言,陛下当真去了京师,臣等可就急死了……”

  弘治皇帝一脸诧异道:“朕……确实去了京师啊。”

  “……”

  所有人一愣。

  这……怎么可能。

  往返就三刻?

  要知道,平日咱们往返可是【明朝败家子】要四个时辰啊。

  这时间上,竟缩短了近五倍,这几乎是【明朝败家子】快马的【明朝败家子】速度了。

  弘治皇帝似乎还有点没反应过来,他抬眸,下意识的【明朝败家子】看了一眼钟塔。

  可看了时间,竟也吓住了。

  其实在路上,弘治皇帝觉得时间过的【明朝败家子】很慢。

  废话,任何人若是【明朝败家子】受了点惊吓,都会觉得时间很漫长的【明朝败家子】好吧!

  所以对于弘治皇帝而言,这个过程,尤其漫长。

  只是【明朝败家子】,当他真真切切的【明朝败家子】看了时间,方才知道,原来……这一切竟是【明朝败家子】如此之快。

  他吐出了口气。

  现在,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陛下,是【明朝败家子】否受了惊吓,要不要请御医看看?”

  所有人都惊住了。

  陛下方才去京里打了个转?

  太恐怖了,这是【明朝败家子】得多快啊。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极品家丁  超级拍卖行  全民领主  龙组兵王  吞噬星空  贞观帝师  魔天记  极品透视  无限进化  吞噬星空  超级神基因  回到地球当神棍  谍影风云  穿越小说  锦衣夜行  民国谍影  斗战狂潮  至尊重生  斗战狂潮  盘龙  大符篆师  男性健康  莽荒纪  凡人修仙传  三界红包群  北宋大丈夫  南方财富网  盛唐风华  国色芳华  独断大明  民国谍影  修真聊天群  九州风机  混沌剑神  不朽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