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八百五十章:了不起的【明朝败家子】成就

第八百五十章:了不起的【明朝败家子】成就

  ?奉天殿里,陷入了沉默。

  弘治皇帝按捺住一颗心疼银子的【明朝败家子】心,幽幽叹了口气,抚案道:“这……既是【明朝败家子】太子和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一番心意,朕若是【明朝败家子】不试一试,岂不是【明朝败家子】寒了他们的【明朝败家子】心。”

  话是【明朝败家子】这样说的【明朝败家子】,可眼睛鼓着,还是【明朝败家子】忍不住瞪了这两个败家子一眼。

  他很想不吐不快,直接给点银子,朕更开心。

  弘治皇帝这才继续道:“既如此,朕就试一试?”

  “对,试一试,试一试,孙子,驾车!”

  一听孙子,刘瑾顿时二话不说,牵着马转了头,出了这奉天殿,接着驻马等待。

  群臣心里各种叹息,却是【明朝败家子】无言。

  这是【明朝败家子】陛下的【明朝败家子】私事,似乎也不好干涉,再说这马车是【明朝败家子】送陛下的【明朝败家子】寿礼,他们也不能让陛下丢了。

  方继藩笑脸迎人的【明朝败家子】道:“陛下,这马车可能比较快一些,您在车里,不必担心。”

  “……”

  这话怎么听怎么怪。

  弘治皇帝身子一顿,突然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明朝败家子】感觉。

  可到如今,他还能说什么,只是【明朝败家子】微笑道:“朕乃天子,受命于天,自有上天庇佑。”

  可百官们的【明朝败家子】胸襟显然没有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广阔啊,他们的【明朝败家子】邪火,又要上来了。

  最近因为房子的【明朝败家子】事,大家脾气都有点暴躁。

  买了房的【明朝败家子】,忧心着这房子的【明朝败家子】涨跌。还没买的【明朝败家子】,更是【明朝败家子】一面筹措银子,一面担心着等自己银子筹措到了,却又买不起了。

  弘治皇帝已经徐徐出了奉天殿,众人只好呼啦啦的【明朝败家子】跟了去,萧敬显得很紧张,脸都是【明朝败家子】惨然的【明朝败家子】。

  陛下乃是【明朝败家子】千金之躯啊。

  这坐车……会不会不像话?

  这显然是【明朝败家子】无数人心头的【明朝败家子】疑惑。

  朱厚照却是【明朝败家子】眼中放光,带着一张笑脸,亲自搀扶着弘治皇帝,刘瑾已站的【明朝败家子】笔直,打开了车厢门。

  他几乎无法呼吸了,好紧张,可接着又开始后悔了,为啥……没有事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才来,吃饱了起码把害怕压下一点吧。

  弘治皇帝则是【明朝败家子】站在车门口的【明朝败家子】时候左右四顾了一眼,道:“欧阳卿家……”

  人群之中,静默了片刻,欧阳志才上前道:“臣在。”

  弘治皇帝不喜欢体验新的【明朝败家子】东西,若非是【明朝败家子】因为十万两,理都不想理,可他透过车门,一看这车中甚为宽敞,便招呼了一声欧阳志。

  对于欧阳志,弘治皇帝有一种出自本能的【明朝败家子】信任。

  欧阳志噢了一声,而后,弘治皇帝入车,欧阳志尾随而入。

  这车厢如外面所见的【明朝败家子】那般,很宽敞。

  毕竟是【明朝败家子】四轮,这宽为半丈,长约一丈,放在后世,便是【明朝败家子】大抵五个平方米的【明朝败家子】空间里,往最里一看,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大沙发。

  这玩意很敦实,下头都塞满了棉花,外头蒙了一层皮革,皮革上还有细纹,宽大的【明朝败家子】沙发,显得很气派。

  弘治皇帝一坐,整个人便陷了进去,可是【明朝败家子】……这坐姿……舒服。

  这感受,比龙椅要舒服多了,竟还可以翘着脚。在沙发的【明朝败家子】一角,是【明朝败家子】个可活动的【明朝败家子】板子,只需轻轻一拉,就等于多了一个茶几,两侧是【明朝败家子】车窗,用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多层玻璃,几乎隔绝了外头的【明朝败家子】噪音。

  把车窗的【明朝败家子】窗帘一拉,弘治皇帝便可看到外头熙熙攘攘显得紧张的【明朝败家子】百官。

  可这么坐着,瞭望车窗外的【明朝败家子】风景,那真是【明朝败家子】好极了。

  弘治皇帝后背靠着靠枕,嗯……这是【明朝败家子】什么玩意,以后在寝殿里也要弄一副,舒服啊。

  而在大沙发的【明朝败家子】对面,则是【明朝败家子】两个并排的【明朝败家子】小沙发,正好和大沙发相对,那里的【明朝败家子】空间,就显得局促的【明朝败家子】多。

  欧阳志弓着身,也跟着进来,弘治皇帝点了点:“卿家也坐下。”

  弘治皇帝这时才明白了这对面小沙发的【明朝败家子】功能。

  这是【明朝败家子】在自己坐车时,若有什么事需要交代,或是【明朝败家子】需要在车中办公,完全可以让自己靠在沙发上看着奏疏,而这坐在小沙发里的【明朝败家子】人,则可以随时提供建议,甚至负责记录。

  这完全是【明朝败家子】办公神器啊!

  对弘治皇帝而言,单凭这个,就比得上任何交通工具了。他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勤政皇帝,一直恨不得自己可以分身,在任何时候都可处置政务。

  欧阳志便在对面的【明朝败家子】小沙发里坐下,显得有些拘谨,左右看了看,因为拉开了车帘,内里的【明朝败家子】采光极好,当然,这窗帘也可以随时合上,因为在这车厢里,还挂着一个马灯,用以车摹久鞒芗易印口照明。

  这车厢四壁,都蒙了好几层皮革,摸了摸,很柔软,这种皮革填充物,哪怕是【明朝败家子】发生了碰撞,也可对人进行一定的【明朝败家子】保护。

  当然,最紧要的【明朝败家子】还是【明朝败家子】气派,处处显现着高级的【明朝败家子】味道。

  在弘治皇帝手边还有一根线,自车顶垂下来,弘治皇帝一脸好奇,不由道:“此线何用?”

  方继藩笑吟吟的【明朝败家子】站在车门口,车门还没关呢。

  方继藩耐心解释道:“此线连接着车前的【明朝败家子】马夫这儿,这车厢里是【明朝败家子】封闭的【明朝败家子】,陛下在车里谈什么,只要不是【明朝败家子】大喊大叫,外头的【明朝败家子】人都听不见,可陛下要让马夫停止或者加快马速,又或者是【明朝败家子】有什么其他需求,只需扯一扯这线,而在车厢外头的【明朝败家子】铃铛便会响起,车夫便知殿下的【明朝败家子】心意了。

  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心头顿时乐了:“你啊,还真是【明朝败家子】心思多。”

  方继藩正色道:“儿臣多谢陛下夸奖。”

  弘治皇帝看着这个新奇的【明朝败家子】马车,忍不住翘起了脚。

  说实话,他历来推崇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皇帝该当端庄,要坐有坐相,站有站相。

  可是【明朝败家子】在这车的【明朝败家子】沙发里坐着,整个人深陷其中,说不出的【明朝败家子】舒服,还是【明朝败家子】这么翘着脚最是【明朝败家子】舒服,而且……这般坐着,看着玻璃窗外的【明朝败家子】景色,竟有几分睥睨天下之感。

  弘治皇帝感慨道:“此车……若是【明朝败家子】不动,倒是【明朝败家子】极好的【明朝败家子】。”

  他甚至生出一个念头,索性将这车搬回乾宁宫去吧,乏了,就在这坐坐,这不失为一个作用,总比在内库蒙尘的【明朝败家子】好,毕竟……十万两银子呢!

  方继藩自然听出了弘治皇帝话里的【明朝败家子】意味,脸都拉下来了。

  立即车门一关,朝刘瑾道:“孙子,出发。”

  坐在车厢前突出的【明朝败家子】席位上,刘瑾依旧有些紧张,捏着马鞭子,双手扯着缰绳,也不敢用鞭子抽打马,只驾了一声,马便懒洋洋的【明朝败家子】动了。

  走的【明朝败家子】很慢。

  车轱辘开始缓缓转动。

  这四个车轮的【明朝败家子】橡胶与地面上的【明朝败家子】沥青路贴合一起,发出细不可闻,微微的【明朝败家子】沙沙声。

  可这声音在车厢里,是【明朝败家子】完全听不到的【明朝败家子】。

  弘治皇帝看着车窗,车窗外的【明朝败家子】景物开始移动了。

  只是【明朝败家子】……

  自己在沙发里……竟是【明朝败家子】……竟是【明朝败家子】……一丁点都感受不到移动的【明朝败家子】感觉。

  这……

  哪怕是【明朝败家子】步舆,还是【明朝败家子】会晃晃悠悠呢。

  可是【明朝败家子】……

  这车……明明在动啊。

  弘治皇帝吃惊,骇然的【明朝败家子】看着欧阳志。

  欧阳志似乎更加没有反应这马车在动。

  一群大臣,则小跑着追着马车。

  他们是【明朝败家子】担心死了。

  却又不知陛下在车摹久鞒芗易印口的【明朝败家子】情况。

  反而是【明朝败家子】朱厚照和方继藩两个人乐不可支起来。只见方继藩大吼:“孙子,左转!”

  这是【明朝败家子】……还可以转?

  四轮马车,可以转的【明朝败家子】吗?

  刘瑾立即将马绳子一扯,这老实忠厚如方继藩一般的【明朝败家子】蒙古马只轻轻打了个响鼻,便开始朝左拨头,继续前行。

  而这后头的【明朝败家子】马车车厢,下头的【明朝败家子】四个轮子,竟是【明朝败家子】平缓的【明朝败家子】开始转动。

  “真可以转啊。”有人惊呼。

  甚至在转动之时,弘治皇帝几乎也没有什么感觉。

  只是【明朝败家子】当他看着外头的【明朝败家子】景物,方才发现,噢,原来左转了,这是【明朝败家子】去哪儿?

  弘治皇帝坐在车厢里,依旧是【明朝败家子】以最悠闲的【明朝败家子】姿态坐着,很惬意,正因为这股子惬意,才给了他几分能静静欣赏车窗外的【明朝败家子】好心情。

  这马车……倒是【明朝败家子】极有意思。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明朝败家子】想着。

  …………

  “转了,转了。”外头的【明朝败家子】人骇然的【明朝败家子】叫着。

  一群大臣,索性老骨头都不要了,拼命的【明朝败家子】跟着马车奔跑,个个气喘吁吁,生怕这马车离开了他们的【明朝败家子】视线。

  担心啊,陛下乃是【明朝败家子】千金之体,可别出事了才好。

  当他们看到马车转向时,四个轮子仿佛自己会动似的【明朝败家子】,很平顺,却干脆利落。

  许多人都有些瞠目结舌。

  东方的【明朝败家子】科技树,点的【明朝败家子】有点歪。

  虽然老祖宗们曾有过无数了不起的【明朝败家子】科技成就,最出众的【明朝败家子】,当属四大发明了,须知这四大发明,乃是【明朝败家子】大航海和工业革命的【明朝败家子】基础。

  可在这马车上头,却停滞了上千年。

  四轮马车不能转弯,自然也就被人放弃,代之以轿子。

  而想要制造四轮马车,其中最紧要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一个车辆最原始的【明朝败家子】底盘系统。

  方继藩……折腾出来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底盘。

  论起车辆的【明朝败家子】宽敞和舒适性,以及其他方面的【明朝败家子】比较,马车按理来说,都是【明朝败家子】秒杀轿子的【明朝败家子】。

  可这一切的【明朝败家子】前提却是【明朝败家子】马车必须是【明朝败家子】四轮。

  方继藩在车辆的【明朝败家子】底盘里,装了两个较为原始的【明朝败家子】结构,一个是【明朝败家子】车辆避震器,说穿了,就是【明朝败家子】在底盘上加上一点东西作为缓冲,过滤掉震动。而另一样东西,则是【明朝败家子】车辆的【明朝败家子】四轮转向系统,说实话,方继藩不喜欢拿新概念去收割韭菜,倘若这个世上有韭菜的【明朝败家子】话,方继藩完全可以给这底盘取一个名儿,叫做‘双底盘滤震转向系统’。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笔趣阁  中华康网  经典语录  全职武神  管理资料下载  超级拍卖行  重活一次  我的1979  天涯八卦  第一课件网  黄金瞳  就爱读小说  医女小当家  系统供应商  个性说说  赘婿  至尊重生  经典语录  剑来  全职高手  魔天记  网游之修罗传说  管理资料下载  名人名言  带着仓库到大明  如意小郎君  民国谍影  社保查询网  医道无双  最强特种兵王  电视指南  回到地球当神棍  漂亮女人  全职法师  无限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