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八百一十一章:圣驾

第八百一十一章:圣驾

  过完了年。请百度搜索()

  第一期工程便算是【明朝败家子】彻底有了着落。

  方继藩忙是【明朝败家子】入宫报喜。

  朱厚照也兴冲冲的【明朝败家子】跟了来。

  他买了不少的【明朝败家子】地,现在见着那大明宫,便觉得那是【明朝败家子】金子造的【明朝败家子】。

  弘治皇帝听到大明宫竟已有了雏形,且已建了第一期。

  这第一期……工程量有多少呢?弘治皇帝可没什么概念。

  不过在场刘健等人,面带微笑。

  谢迁笑呵呵的【明朝败家子】道:“方都尉,这才大半年功夫,大明宫建好了?咱们这紫禁城,你可知,花费了多少时日吗?”

  方继藩心里笑,呵呵,大半年算什么,这也是【明朝败家子】我方继藩是【明朝败家子】个有良心的【明朝败家子】人,和其他的【明朝败家子】开发商不一样,不然我方继藩两个月将这造出来,你怕不怕?

  这谢迁的【明朝败家子】言外之意,是【明朝败家子】造的【明朝败家子】时日如此之短,摆明着,这是【明朝败家子】粗制滥造啊。

  方继藩道:“这第一期,总计有大殿一座,有园林三百余亩,还有湖景,以及无数亭台楼榭,囊括了护城河,看去,建筑规模宏大,可是【明朝败家子】……为了赶工期,两万余人,几乎是【明朝败家子】同时动工,且为了加快建造,还采取了一些不同的【明朝败家子】建筑方法,这大明宫第一期好与不好,一看便知,这第一期的【明朝败家子】投入,花费了纹银两百七十多万,这是【明朝败家子】真金白银,谢公,银子是【明朝败家子】不会骗人的【明朝败家子】。”

  两百七十万……还是【明朝败家子】第一期……

  谢迁倒吸了一口凉气。

  李东阳更是【明朝败家子】心疼的【明朝败家子】厉害,这么多银子,用来充实国库,这所有的【明朝败家子】亏空可都补足了。

  弘治皇帝只一听两百七十万两银子,心咯噔了一下:“这大明宫,共有几期?”

  “十期。”方继藩老老实实的【明朝败家子】回答。

  银子啊……都是【明朝败家子】银子啊。

  当然,第一期是【明朝败家子】最花钱的【明朝败家子】,毕竟,前期需买大量的【明朝败家子】材料,许多匠人,手艺还有一些生疏,不少建立作坊的【明朝败家子】费用,也统统的【明朝败家子】折算在其了。

  往后建造起来,成本可以极大的【明朝败家子】压缩。

  可对于君臣们而言,他们只觉得,这几乎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天数字。

  弘治皇帝皱眉:“太破费了。”

  “陛下,是【明朝败家子】否巡幸大明宫?”

  方继藩笑吟吟的【明朝败家子】看着弘治皇帝。

  他肯定会去的【明朝败家子】,这么小气的【明朝败家子】人,听说两百七十万两银子,丢在京师外头,连看都不看?

  弘治皇帝大喜:“自该去,都去,都去,哈哈,继藩哪,你是【明朝败家子】个好孩子。”

  方继藩拜倒:“儿臣为陛下分忧,实摹久鞒芗易印克理所应当,儿臣心里除了陛下之外,再无其他念想,只愿陛下永寿,江山万年。”

  以往听方继藩溜须拍马时,弘治皇帝还有一丁点的【明朝败家子】抗拒之心。

  可今日,却听着格外的【明朝败家子】悦耳。

  弘治皇帝四顾刘健等人:“明日去,众卿都去,都好好看看,这大明宫如何?”

  朱厚照在一旁挤眉弄眼。

  刘健等人,倒无所谓,反正花的【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自己的【明朝败家子】钱,看看看呗,且看看这败家子,到底怎么个破家之法。

  …………

  京里沸腾了。

  百官们无不震惊。

  那大明宫,居然真修起来了。

  花了两百多万两银子呢。

  都察院、顺天府、鸿胪寺、大理寺……

  户部、吏部、兵部……

  几乎每一个衙堂,都在窃窃私语。

  翰林院里。

  沈这大学士,一如既往的【明朝败家子】要往史馆里走一走。

  人还未靠近。

  那史馆里,却是【明朝败家子】沸腾。

  “哈哈……听说是【明朝败家子】两百七十万两,两百七十万两哪。这方家这些年,到底积攒了多少银子啊。”

  有人摇头晃脑,有人忍不住看向身边的【明朝败家子】一官:“王侍读,你说的【明朝败家子】对,这人若是【明朝败家子】得意忘形,这家,哪怕是【明朝败家子】如日天,迟早也要败掉的【明朝败家子】。”

  这王侍读,乃翰林侍读王不仕。

  王不仕脸阴沉,他不喜欢听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消息,每一次听,都想打人,可今日,他谈性却很浓,王不仕眯着眼:“此乃民脂民膏也,否则,哪里来的【明朝败家子】这么多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我和姓方的【明朝败家子】有仇,老夫,是【明朝败家子】为了天下人哪,这方继藩,平日里盘剥百姓,攒下了万贯家财。可是【明朝败家子】,这世,冥冥之,自有天数,他如此猖獗,却得了脑疾,可见,这是【明朝败家子】什么?若不是【明朝败家子】这脑疾,他会失了疯,将这万贯家财,统统拿出来,给陛下营造宫殿?正所谓是【明朝败家子】,尽管算尽,却抵不过冥冥天意。”

  众人起初是【明朝败家子】不太爱搭理王不仕的【明朝败家子】,这家伙天天如祥林嫂一般,口里碎碎念,今日,却都很激动:“是【明朝败家子】啊,他还怂恿太子,将皇孙送去了西山读书,诶……”

  “他败他方家财,我等不过看乐子罢了,大家关起门来,说一说便是【明朝败家子】了,可不要在外有碎嘴。”

  王不仕红光满面,捋须:“哈哈,哈哈……高兴,真高兴,对了,老夫有一事,倒是【明朝败家子】想起来了,过几日,便是【明朝败家子】老夫的【明朝败家子】乔迁之喜。”

  “乔迁?”有人看着王不仕:“王侍读,置新宅了。”

  “也不是【明朝败家子】什么大宅子。”王不仕笑呵呵的【明朝败家子】道:“现在,不是【明朝败家子】粮食大丰收了吗?这老家的【明朝败家子】地价呀,竟是【明朝败家子】连跌,这地不值钱了啊,于是【明朝败家子】乎,索性,让家里的【明朝败家子】族兄弟,将前些年购置的【明朝败家子】土地,都兜售了出去,索性,在京里置一些产,毕竟,吾儿已是【明朝败家子】举人了,将来少不得,还得在京里科举,很可能,还要在京做官,从前都是【明朝败家子】租住着别人的【明朝败家子】宅子,现在想来,还是【明朝败家子】买个宅子吧,这宅子在五马街,到时,可要赏光哪。”

  众人一听,忍不住啧啧道:“竟在内城,这地儿,可是【明朝败家子】靠着钟鼓楼的【明朝败家子】,这……价值不菲吧。”

  王不仕终于还是【明朝败家子】从伤痛走了出来,面有得色:“也不多,恰好有人卖,此前说是【明朝败家子】九千两,我和他谈了半月之久,最终他说仰慕老夫,这才肯八千四百两卖了。”

  众人纷纷道恭喜。

  沈一直在外听着,接着,又听这些翰林们,叽叽喳喳的【明朝败家子】说起大明宫的【明朝败家子】事,一个个,嗓子里都冒着兴奋,沈苦笑,索性转了身,当做没听见,走了。

  …………

  次日一早。

  却是【明朝败家子】朱厚照兴冲冲的【明朝败家子】跑去了仁寿宫,催促着太皇太后也去。

  太皇太后心疼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孙子,哪里能说个不字。

  朱厚照还兴冲冲的【明朝败家子】道:“那儿是【明朝败家子】个好地方,曾祖母,你到了那儿,肯定不愿住这阴沉沉的【明朝败家子】仁寿宫了,孙臣想好了,您若是【明朝败家子】看了,今日直接在那住下,不打紧,这第一期的【明朝败家子】工程都完工了,附近虽还在施工,可宫墙却将他们隔绝,且还专门挖了一条护城河,里头什么都有,曾祖母,你一定要住下呀,您住在那,孙臣每日陪着你。”

  见朱厚照兴奋的【明朝败家子】不得了。

  周氏莞尔笑道:“看你急的【明朝败家子】,这明明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孝心,倒好似是【明朝败家子】你送了哀家一个宫殿,颐养天年一般。”

  “对对对。”朱厚照道:“可孙臣也有孝心啊,孙臣心里只有曾祖母,再无其他念想,只愿曾祖母永寿,长生无极。”

  周氏心里,暖呵呵的【明朝败家子】。

  “走,去,哀家听你的【明朝败家子】,你若觉得好,便依着你是【明朝败家子】。”

  朱厚照顿时眉开眼笑,乐的【明朝败家子】不得了:“曾祖母,孙臣背你去坐辇吧。”

  太皇太后摇头:“这可不成,哀家还能走呢。”

  朱厚照兴奋的【明朝败家子】道:“不成,孙臣一定要背不可。”

  他背着太黄太后了凤撵。

  宫里已妥当,浩浩荡荡的【明朝败家子】队伍,自大明门出宫。

  这大明门处。

  却是【明朝败家子】百官在此静候。

  方继藩在队伍之,恭候圣驾。

  陛下的【明朝败家子】圣驾还没来,这里乱糟糟的【明朝败家子】,大家显然心情都很愉快。

  那张懋垂头丧气的【明朝败家子】走到方继藩身边,一拍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肩:“方贤侄啊……”

  “噢,世伯好。”方继藩笑嘻嘻的【明朝败家子】道。

  张懋朝他摇头:“你怎么……罢了,罢了,不说了,后日老夫要去祭祀,你也知道,这宫殿落成了,是【明朝败家子】要告祭祖宗的【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道:“世伯真是【明朝败家子】辛苦了。”

  张懋背着手,压低声音:“你看你左右,这些家伙们,都好似过年一样,在看你的【明朝败家子】笑话呢。”

  方继藩诧异道:“他们为啥看我笑话哪,我招他们惹他们了?”

  方继藩一脸受伤的【明朝败家子】样子,很委屈。

  他这一嚷嚷,张懋觉得是【明朝败家子】悲剧,假装抬着头,像不认识方继藩一般。

  那无数目光都看来,看着一脸委屈的【明朝败家子】方继藩。

  等到所有人又做贼心虚似得,将目光错过去,又开始低声窃窃私语。

  方继藩叉着手,大吼道:“我方继藩,历来与人为善,从不和人发生口角,我方继藩做了什么,大家竟这样针对我,要看我笑话,来来来,是【明朝败家子】谁,是【明朝败家子】谁看我笑话,是【明朝败家子】你吗?”

  他拉着一个户部的【明朝败家子】员外郎。

  户部员外郎脸都惨然了,他吓的【明朝败家子】定住了很久,然后,屏住呼吸,心惊胆跳的【明朝败家子】摇摇头。

  方继藩便气咻咻的【明朝败家子】道:“为何都在欺负老实人。”

  “贤侄,贤侄,你别说了,别说了。”张懋吓的【明朝败家子】不轻。

  不晓得的【明朝败家子】人,还以为自己在方继藩面前挑拨了什么:“不要生气嘛,他们只是【明朝败家子】玩笑而已,绝没有恶意。”

  却在此时,大明门洞开,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纷纷拜倒御道旁,圣驾来了。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s:////x.html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我的1979  超神机械师  不败战神  金枝绕东宫  伏天氏  造梦天师  如意小郎君  龙组兵王  都市之神级宗师  完美世界  修真聊天群  就爱读小说  剑来  努努书坊  电脑爱好者之家  唐朝工科生  贞观大闲人  回到明朝当王爷  大符篆师  超级吞噬系统  字幕库  汉乡  大魏宫廷  全职法师  三寸人间  超级吞噬系统  超品巫师  极品家丁  卡徒  北宋大表哥  第一课件网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万道成神  无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