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七百七十八章:尽灭贼军

第七百七十八章:尽灭贼军

  次日一早,朱厚照便出发了,斥候已飞马而来,在北方,发现了一片湖泊。

  朱厚照打起了精神,查了查舆图,舆图上,似乎并没有发现这里有湖泊的【明朝败家子】位置。

  不过,这舆图,本就不太精细,这沿途,朱厚照可没少重新标记,他骑上马,能带走的【明朝败家子】东西,统统带走,一千多人,却驾驭和驱赶着战马四千多匹,除了一些马负责负重物资之外,其余的【明朝败家子】,统统用于长途奔袭时换乘之用。

  不能带走的【明朝败家子】,统统聚在一起,直接烧为灰烬。

  朱厚照命人将这些老弱妇孺解开了绳索:“能不能活,全看你们了,你们自己需明白,这大漠之上,粮食和畜牲本就珍贵,现在除了仅剩的【明朝败家子】这些马肉和我留给你们的【明朝败家子】一点干粮,哪怕是【明朝败家子】你们寻觅其他鞑靼部族人救济,他们也不会给你们粮食。大漠中的【明朝败家子】规矩,你们比本总兵官懂的【明朝败家子】多,自是【明朝败家子】知道,在这里是【明朝败家子】弱肉强食,而今,本就缺粮,你们不是【明朝败家子】沦为奴隶,便是【明朝败家子】被饿死,想活,来河西和大同,如若不然,便是【明朝败家子】死无葬身之地,走!”

  他大手一挥,丢下这些老弱妇孺,身后亦是【明朝败家子】燃起了冲天的【明朝败家子】火光。

  朱厚照不喜杀妇孺,他自诩自己是【明朝败家子】个大英雄,屠戮这等事,他是【明朝败家子】干不出的【明朝败家子】。

  不过……朱厚照曾和方继藩,讨论过这些事。

  老方的【明朝败家子】法子,很恶毒。

  不杀妇孺,却将他们的【明朝败家子】粮食和畜牧烧杀个干净,如此,他们要嘛成为其他鞑靼部族的【明朝败家子】负担,而鞑靼部之中,为了粮食,本就相互攻杀,因为只有有了粮食,人才能活下去,一旦大量的【明朝败家子】鞑靼人失去了粮食,整个鞑靼部的【明朝败家子】统治基础,就动摇了,各个小部族之间,为了夺取口粮,定会发生大规模的【明朝败家子】仇杀。哪怕是【明朝败家子】鞑靼大可汗,也无法制止,因为即便是【明朝败家子】你鞑靼可汗,有不可能让自己的【明朝败家子】本部人马不吃不喝,养着这些妇孺。

  当然,朱厚照给他们留了一条生路,这些唯一活命的【明朝败家子】机会就是【明朝败家子】迁徙,最终,手无寸铁之人,乖乖至河西、大同等地,成为明军的【明朝败家子】俘虏,饭,肯定是【明朝败家子】有一口的【明朝败家子】,可这些人,却是【明朝败家子】未来大漠之中,重要的【明朝败家子】人力资源。

  不过……这一招,看似美好,可朱厚照却有些不自信,毕竟,他的【明朝败家子】印象之中,鞑靼人和汉人不一样,他忍不住朝身边的【明朝败家子】刘瑾道:“刘伴伴,你说,这些人会去河西和大同吗?”

  刘瑾摘了鲜嫩的【明朝败家子】草,放在口里轻轻咀嚼,他已认出什么草,能吃了。

  最近肉吃的【明朝败家子】太多,需吃些草促进一下消化,他背着大锅,骑在马上,道:“会的【明朝败家子】。”

  看着刘瑾笃定的【明朝败家子】样子,朱厚照忍不住有点懵:“为啥啊。”

  “因为人饿起来,什么事都做的【明朝败家子】出。”刘瑾道。

  “……”

  大队的【明朝败家子】骑兵,风驰电掣一般的【明朝败家子】朝着更北的【明朝败家子】方向而去,果然,再走数十里,便是【明朝败家子】一处湖泊,只是【明朝败家子】这湖泊极奇怪,清澈见底,可附近却是【明朝败家子】寸草不生。

  刘瑾下马,上前,掬了一把水,放入口里,呸的【明朝败家子】吐出来,咸的【明朝败家子】。

  “殿下,这是【明朝败家子】盐湖,这盐湖大着呢……”

  盐湖……

  朱厚照咬牙切齿:“这些该死的【明朝败家子】鞑靼人,放在好好的【明朝败家子】盐湖,却制不出盐来,这么大的【明朝败家子】盐湖,可产多少盐啊。”

  他开始低头,给舆图做了标记,想了想,给这湖取了一个名儿:“寸草不生朱厚照湖”。

  似乎觉得寸草不生,正合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形象,顿时裂开嘴,乐了。

  “殿下……拿出了三个鞑靼人,他们划着竹筏,在附近靠岸,被咱们的【明朝败家子】斥候拿住了。”

  却见三个鞑靼人,五花大绑,这三个鞑靼人很凶,叽里呱啦的【明朝败家子】大呼着什么,其他的【明朝败家子】骑兵听不懂,可朱厚照却听懂了。

  “你们是【明朝败家子】什么人,哪个部族的【明朝败家子】,我乃右丞相……”

  一听右丞相,朱厚照一愣。

  右丞相虽在鞑靼人这儿比较泛滥,可在这鸟不生蛋的【明朝败家子】地方,却还有右丞相,这至少说明,这里可能有一支规模不小的【明朝败家子】部落。

  朱厚照便下马,上前,狠狠一脚踹了那鞑靼人的【明朝败家子】心窝子,用鞑靼语道:“你是【明朝败家子】何人?”

  右丞相闷哼一声,却甚是【明朝败家子】硬气,他昂首,横眉冷对朱厚照:“说出来吓死你。我乃大元右丞相……”

  虽是【明朝败家子】大明称他们为鞑靼人,可这些鞑靼人,却自称自己是【明朝败家子】大元的【明朝败家子】正统,以大元自居。

  右丞相继续道:“我乃大元右丞相,大元水师上万户官,赤鲁布花是【明朝败家子】也。你们是【明朝败家子】何人?”

  “……”朱厚照有点懵,这上万户官,在鞑靼军中,可是【明朝败家子】不小的【明朝败家子】官啊,右丞相还兼任了一个上万户官,几乎形同于,大明内阁学士,兼任大明总兵官了。

  鞑靼人,还有水师?

  “你们水师,有多少人,都在哪里,这两个,是【明朝败家子】你的【明朝败家子】亲兵?”朱厚照手指着这赤鲁布花身后二人。

  另两个鞑靼人则低着头,有些畏惧。

  “这二人,说出来也吓死你,一个乃是【明朝败家子】水师副万户官,兼枢密院知院,再令一个,乃中万户官,兼枢密院副枢密官!”

  “……”朱厚照看着这三个穿着破旧皮袄子的【明朝败家子】家伙,忍不住道:“你们的【明朝败家子】水师呢?”

  “就我们三人。”赤鲁布花恶狠狠的【明朝败家子】看着朱厚照,虽是【明朝败家子】五花大绑,被勒令跪着,却依旧是【明朝败家子】昂首,不可一世状。

  朱厚照不信,这么大的【明朝败家子】官,兵呢?怎么着,也有数千人吧。

  朱厚照冷笑:“你们的【明朝败家子】船呢?”

  “喏,你们自己不是【明朝败家子】瞧见了吗?那艘,便是【明朝败家子】我们大元水师的【明朝败家子】舰船。”

  朱厚照拿起望远镜眺望,看着那被骑兵们拖上了岸的【明朝败家子】竹筏子……

  朱厚照咬牙:“你大爷,本总兵官好声好气跟你们说话,你们竟敢欺瞒本总兵官,你们到底有多少人,有多少舰船,来呀,让他们开口,给我打,打死勿论,不让他们交代了这鞑靼水师的【明朝败家子】主力在何处,便给本宫打死他们!”

  朱厚照对这硬气的【明朝败家子】鞑靼人,真是【明朝败家子】深恶痛疾,敢侮辱我朱厚照的【明朝败家子】智商?欺负本总兵官是【明朝败家子】傻子吗?可恨!

  骑兵们早就忍不住了,纷纷上前,抡起拳头抬起脚便是【明朝败家子】一阵痛殴。

  这赤鲁布花和另外两个水师高官顿时被打的【明朝败家子】嗷嗷叫,面目全非,赤鲁布花大叫道:“真就只有我们三人啊,再没有别人了,前年还有一个太尉,专门撑船的【明朝败家子】,可他说他家里羊没有人照料,便弃官而去了……我说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实话,长生天在上,我不敢相瞒啊…诶,诶,别打了………长生天,我大元水师,竟覆灭于此!”

  朱厚照不为所动。

  他万万料不到,这几个鞑靼人还如此硬气,咬咬牙:“打死勿论!”

  “我……我……我说,附近有一个部落……附近有一个部落……”

  朱厚照眼睛放光。

  他看着早已面目全非的【明朝败家子】赤鲁布花:“来,你说说看……”

  显然,朱厚照对于一切部落的【明朝败家子】讯息,都有着极大的【明朝败家子】兴趣。

  ………………

  大同城外。

  方继藩暂时接掌了大同三军。

  不过接掌之后,才发现自己被老狐狸张懋给糊弄了。

  多如牛毛的【明朝败家子】事,统统都落在了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身上。

  清理城外的【明朝败家子】尸首,就地掩埋,还有将自家将士的【明朝败家子】尸骨,统统收敛,预备装车,将其带回乡中去。

  除此之外,还有粮草的【明朝败家子】调度。

  以及数千伤员所需。

  甚至,各营之间,因为茅坑的【明朝败家子】事,引发出来的【明朝败家子】纠纷。

  事情是【明朝败家子】这样的【明朝败家子】,大同卫的【明朝败家子】一个营挖了一个巨大的【明朝败家子】茅坑,结果因为这茅坑距离客军的【明朝败家子】营地比较近,于是【明朝败家子】客军官兵们自然也就顺带儿来此。结果,大同卫就不乐意了,我们挖的【明朝败家子】坑,凭啥你们来**?

  于是【明朝败家子】乎,双方剑拔弩张。

  方继藩只好亲自在众目睽睽之下,带着双方的【明朝败家子】武官,在茅坑附近,用剑划下一道界线,当众宣布,双方以后解手,不可逾越雷池一步,谁敢逾越,我方继藩会打人的【明朝败家子】。

  好不容易将事情解决完,到了行辕,便又有武官上门,一脸惨兮兮的【明朝败家子】样子:“都尉,惨哪。”

  方继藩火了,也不知这家伙,到底是【明朝败家子】哪个卫的【明朝败家子】,你大爷,你惨,有我方继藩惨吗?从前我一日睡六个时辰,现在只能睡四个,方继藩扬起手,就给他一个耳光:“惨你大爷,现在是【明朝败家子】大捷,大捷!哭丧个什么,这代行总兵官,我方继藩不干了,要卖惨,滚一边去,我很忙。”

  背着手,留着那捂着腮帮子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明朝败家子】武官,他有点懵……这都尉……是【明朝败家子】个狠人哪,虽然早就听说过他在京师的【明朝败家子】一点儿事,可今日一见……

  须知,边镇上的【明朝败家子】武官,最是【明朝败家子】刁蛮的【明朝败家子】,这么不给脸,别怪老子翻脸。

  这武官也是【明朝败家子】愤愤然,可想了想,算了,惹不起,便怏怏回去。

  方继藩气的【明朝败家子】龇牙咧嘴,七窍生烟,回到大堂坐下,喝了一口茶,便开始骂:“今日起,让他们有事别找我,真有事,赵英国公,英国公不还活着吗?我昨夜才睡四个时辰,吃不消了,得去补补觉。”

  ……………

  第一章送到,太嗜睡了,真恨不得打自己两个耳光。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医统江山  神藏  酒神  异界无敌系统  星座网  超品巫师  极品家丁  毕业论文网  龙王传说  万古天帝  天下第九  琴帝  妙手心医  花百科  贞观大闲人  超级吞噬系统  龙王传说  天才相师  三寸人间  神墓  圣墟  最强特种兵王  医女小当家  大唐承包王  健康报网  黄金瞳  第一星座网  大王饶命  超神机械师  大魏宫廷  万道成神  混沌剑神  恶魔法则  笔趣阁  史上最强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