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七百七十六章:兵败如山倒

第七百七十六章:兵败如山倒

  轰隆。

  终于没有令方继藩失望。

  那炸药包,炸了!

  随着一阵硝烟弥漫,泥石乱飞。

  随着冲击,无数的【明朝败家子】铁珠和铁屑亦是【明朝败家子】随着冲击波矿物。

  在这爆炸之后,粉末般的【明朝败家子】白磷,瞬间的【明朝败家子】燃烧,变成一个个的【明朝败家子】光点,随着冲击波,四散开来。

  这炸药包装载量大,比之炮弹,所装载的【明朝败家子】火药量,要多数倍,因而,爆炸之后,顿时硝烟弥漫,刺鼻的【明朝败家子】硝烟之后,便是【明朝败家子】周遭大量的【明朝败家子】鞑靼人似被铁珠和铁屑击中,附近诸多人纷纷落马。

  就在所有人鞑靼人还心有余悸的【明朝败家子】时刻,似乎他们以为,这一切,都已结束。

  虽是【明朝败家子】一地的【明朝败家子】疮痍,可后队的【明朝败家子】人,却依旧的【明朝败家子】补充了进来,可随后,真正恐怖的【明朝败家子】事却发生了。

  那磷火落在人的【明朝败家子】身上。

  裸露的【明朝败家子】肌肤里,突然有了一阵炙痛。

  沾染了磷火之人,下意识的【明朝败家子】低头,竟见自己的【明朝败家子】皮肉,竟已开始燃烧了。

  有那么一丝丝烤肉的【明朝败家子】味道。

  却几乎没有多少烟尘。

  下意识的【明朝败家子】,马上的【明朝败家子】骑兵开始拍打。

  可是【明朝败家子】……手一触及到那炙烧的【明朝败家子】地方,突然,手心便是【明朝败家子】一阵剧痛。

  这火,竟是【明朝败家子】扑不灭的【明朝败家子】!

  那燃烧的【明朝败家子】速度极快,片刻功夫,森森的【明朝败家子】白骨,便裸露了出来。

  剧烈的【明朝败家子】炙烧,引发的【明朝败家子】疼痛,令这鞑靼人发出了一声惨呼。

  炙烧入肉,最后白骨竟也烧了个烧的【明朝败家子】焦黑。这蚀骨之痛,犹如遭受世上最严酷的【明朝败家子】酷刑。

  于是【明朝败家子】,吼声更加凄厉。

  人不由自主的【明朝败家子】摔下马,想要抓住一切想要抓住的【明朝败家子】目标,整个人已失去了最后的【明朝败家子】理智,或是【明朝败家子】宛如疯子一般,勒马乱撞。

  事实上……被烧的【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一个人,数十人都燃烧起来,他们如疯子一般,撞向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同袍。

  这突如其来的【明朝败家子】状况,立即引发了一阵混乱,附近受牵连者,多不胜数。

  而此时,无数的【明朝败家子】炸药包炸开。

  轰隆隆……轰隆隆……

  连绵不绝的【明朝败家子】爆炸声,竟如连珠炮一般………

  那密集的【明朝败家子】鞑靼骑队里,一处处硝烟冒气,一片片的【明朝败家子】人,如割麦子一般的【明朝败家子】倒下,那凄厉的【明朝败家子】惨呼声,竟是【明朝败家子】掩盖了喊杀,甚至有人生生成了火人,冒着烟,似还没气绝,在地上狂奔几步,最终,伴随着他最后深至肺腑的【明朝败家子】凄吼,只剩下焦黑的【明朝败家子】残躯,倒下。

  方继藩在飞球上,也看的【明朝败家子】心惊胆寒,心里忍不住想,好可怕啊,尤其是【明朝败家子】自己亲自投掷下的【明朝败家子】那个炸药包,简直就如自己一般,是【明朝败家子】炸药包圈中的【明朝败家子】极品,连爆炸,都如此英俊,耿直。

  鞑靼骑队仿佛被拦腰截断。

  前队虽已杀入车阵,与明军鏖战。

  可是【明朝败家子】中后段,无数的【明朝败家子】硝烟升腾而起,留下了一地的【明朝败家子】尸首。

  那中了铁屑和铁珠之人,还未死,却也是【明朝败家子】惨不忍睹,有的【明朝败家子】倒下,有的【明朝败家子】伏在马上,受惊的【明朝败家子】战马,四处乱窜。

  那一个个火人,尤其渗人。

  投掷了炸药包之后,在这个间隙,又有无数的【明朝败家子】火油弹投掷而下。

  紧接着,第二轮的【明朝败家子】炸药包,纷纷坠地。

  鞑靼人感觉要疯了。

  他们真的【明朝败家子】不怕面对面被人砍死啊。

  甚至,他们自觉地自己对火油瓶子,也有了一些免疫,可是【明朝败家子】……面对这可怕的【明朝败家子】炸药包,还有这突然沾在身上,而后炙烧皮肤的【明朝败家子】鬼火,却有一种深深的【明朝败家子】恐惧感。

  身边,到处都是【明朝败家子】惨叫。

  轰隆隆……轰隆隆……

  各处,到处都是【明朝败家子】爆炸,宛如一下子,置身在可怕的【明朝败家子】坟场,死神,朝着他们发出了狞笑。

  无数人倒下,可即便是【明朝败家子】在倒下之前,却承受着千刀万剐一般的【明朝败家子】痛楚,有的【明朝败家子】人哪怕是【明朝败家子】烧成灰烬之前,未烧焦的【明朝败家子】骨骼和皮肉,还保持着痉挛的【明朝败家子】状态,可怖至极。

  后队的【明朝败家子】鞑靼人……懵了。

  车阵之中,似乎得到了讯号,所有的【明朝败家子】火炮纷纷齐鸣,震耳欲聋的【明朝败家子】火炮声,令所有人心惊胆跳。

  飞球上,炸药包和火油弹犹如雨下。

  原本……好不容易对于火油瓶有了认知的【明朝败家子】人,在此刻……却彻底的【明朝败家子】……懵了。

  恐惧。

  又他直系亲属的【明朝败家子】恐惧,在今日,又出现了。

  一个炸药包,便是【明朝败家子】带走数十人,第一轮攻击之后,死伤竟超过了数之众。

  随后,是【明朝败家子】第二轮,是【明朝败家子】第三轮……

  这可怕的【明朝败家子】炸药包,简直是【明朝败家子】对鞑靼铁骑冲锋的【明朝败家子】神器。

  鞑靼人要冲击车阵,势必要密集队形,只有将人拧成一根绳子,方可一鼓作气,冲垮车阵。

  可这……却使他们陷入了修罗场。

  …………

  车阵之中,似乎冲入车阵的【明朝败家子】鞑靼人正待要一鼓作气,彻底将车阵冲垮。

  可他们显然察觉到了身后的【明朝败家子】变化,身后的【明朝败家子】惨呼声,令他们陡然之间,心凉了。

  而很明显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他们开始后继无力。

  虽然他们犹如猛虎,不断的【明朝败家子】冲杀,收割着明军的【明朝败家子】生命。

  而许多明军,竟有些胆寒,哪怕是【明朝败家子】有了车阵,骑兵对上步兵,或多或少,也有不小的【明朝败家子】劣势,可此时,张懋在斩杀了一个鞑靼人之后,听到了那爆炸声,顿时,热血上涌,这一刻,他仿佛靖难名将张玉附体,眼眶通红,发出了怒吼:“鞑靼军败了,鞑靼军败了,给老子杀,杀!”

  他一声大吼,明军士气一阵,源源不绝的【明朝败家子】官兵,朝着车阵的【明朝败家子】缺口,奋力向前,无数的【明朝败家子】长矛将鞑靼人抵挡住,抵消他们的【明朝败家子】冲击力。

  那四处的【明朝败家子】爆炸声响,宛如天籁之音。

  …………

  方继藩已投下了第五个炸药包,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脚下,早已是【明朝败家子】尸积如山,以至于,下头的【明朝败家子】骑兵,稀疏了很多。

  这很令人为难啊。

  为什么要这样呢?

  方继藩探着头,很是【明朝败家子】不舍的【明朝败家子】,点燃了最后一个炸药包的【明朝败家子】引线,此处应有掌声,然而并没有,方继藩投掷下。

  他甚至已经懒得去数,多少个倒霉蛋被这炸药包炸上天了,因为没有意义,善良的【明朝败家子】人,是【明朝败家子】不忍心去看此等血肉模糊的【明朝败家子】场景的【明朝败家子】,想一想都觉得害怕……

  没了炸药包,只好用火油弹来助兴,显然,这火油弹在没有连绵帐篷的【明朝败家子】助燃之下,威力小了很多。

  可已经没有多少意义了,脚下,已有无数的【明朝败家子】鞑靼人,开始败走。

  恐惧,已经蔓延了所有的【明朝败家子】鞑靼人。

  车阵之中,前队的【明朝败家子】鞑靼人还在鏖战,可他们回头,却发现,后头尽是【明朝败家子】尸骨,残余的【明朝败家子】同袍,早已成了败军。

  兵败如山倒。

  有人想退。

  可想走,哪里有这般的【明朝败家子】容易。

  明军颓唐了数十年,正面交战,稍弱一筹,可他们显然也是【明朝败家子】点了科技树的【明朝败家子】,只是【明朝败家子】这科技树技能点的【明朝败家子】有点歪,统统点到了痛打落水狗上头去了。

  论起痛打落水狗,无论是【明朝败家子】新兵还是【明朝败家子】老兵,个个都是【明朝败家子】杠杠的【明朝败家子】,首先的【明朝败家子】凶狠,露出狰狞之状,而后要嗷嗷叫,嗓门得够,再此后,得抢,这是【明朝败家子】军功啊,妥妥的【明朝败家子】军功,地上这么多人头,可以换银子的【明朝败家子】,皇帝老子的【明朝败家子】银子都不要,还有良心吗?

  宛如洪流一般,无数的【明朝败家子】明军争先恐后,围着鞑靼人,无数长矛和刀剑乱舞,瞬间,人便砍成了肉酱,鞑靼人们绝望了。

  他们举目四望,四面楚歌,有人早已没了战斗下去的【明朝败家子】勇气。有人仍是【明朝败家子】在这生命的【明朝败家子】最后一刻,妄图留存鞑靼勇士最后一丝的【明朝败家子】颜面。

  两翼的【明朝败家子】大明铁骑,已不需命令,便开始追逐败兵,哒哒哒……

  狂乱的【明朝败家子】马蹄,响彻整个旷野。

  张懋筋疲力尽,他张望,却发现,周遭,已没有了鞑靼人,他眺望着远方……看着那蜂拥而逃的【明朝败家子】鞑靼人,已至地平线的【明朝败家子】尽头。

  猛地,他的【明朝败家子】老眼里,泪水落了出来。

  当初,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大父和父亲,想来……曾经也曾这般,虎视四方,寻觅敌手吧。

  “公爷,公爷,您的【明朝败家子】手臂,手臂……”

  有人紧张的【明朝败家子】大呼。

  张懋低头,却见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左臂,早已被鲜血浸湿,方才杀的【明朝败家子】兴起,虽觉得疼痛,却没察觉,可如今,才发现,这手臂,竟是【明朝败家子】受伤不小,他的【明朝败家子】脸色,略显苍白,却只是【明朝败家子】道:“且不要管,传令下去,追击,追击!能多杀一个,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多杀一个,来年,鞑靼人就少一个祸害人间的【明朝败家子】狼崽子,传令……给老子杀!”

  “杀!”

  无数的【明朝败家子】明军,开始十数人组成一个个小队,散开,寻觅可能追击上的【明朝败家子】伤兵,以及散兵游勇。

  而张懋,却再也遏制不住,翻身下马,跪在了染了血的【明朝败家子】草地上。

  他……哭了。

  哭的【明朝败家子】惊天动地,拳头握起来,不顾手臂上的【明朝败家子】伤口,拼命的【明朝败家子】捶打着草地,嗷嗷大叫:“我张懋,这辈子,值了,总算没有辱没先人,爹,儿子没有给你老人家丢人哪!”

  接着,泪洒衣甲。

  …………

  方继藩举起了望远镜,开始眺望鞑靼人败退的【明朝败家子】方向,口里不禁喃喃道:“这些鞑靼人,还真是【明朝败家子】臭不要脸,看到不对劲,撒腿就跑,比兔子还快。我还当鞑靼人当真是【明朝败家子】悍不畏死呢。”

  “鞑靼人历来如此,他们骑马,见有利时,便疯狂冲杀,一旦失利,拨马便走,远遁进大漠深处。”沈傲忍不住道。

  方继藩放下了望远镜,呼了口气:“还有不少散兵游勇,看来……是【明朝败家子】追击不上了,却不知那该死的【明朝败家子】贼酋,死了没有,降落了,降落了!”

  …………

  还有。

  刚才去领奖了,嗯,本来领完就想走,可是【明朝败家子】觉得肚子饿了,于是【明朝败家子】又吃了顿饭,该死啊,老虎为啥要吃饭呢,耽误了,继续写。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唐砖  中华康网  将夜  明朝败家子  校园全能高手  师士传说  魔神狂后  回到地球当神棍  房贷计算器  作文大全  混沌剑神  剑来  飞剑问道  男性健康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大王饶命  大符篆师  大符篆师  银行信息港  手术直播间  蜡笔小说  万道成神  医统江山  盛唐风华  回到明朝当王爷  笔趣阁  从零开始  中药大全  极品全能学生  五行天  三国之天下霸业  谍影风云  龙组兵王  史上最强赘婿  巫神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