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七百三十三章:方都尉美名扬

第七百三十三章:方都尉美名扬

  可是【明朝败家子】……无论如何。

  陛下肯拿出内帑来,那么其他的【明朝败家子】事,就都好商量了。

  “干得好。”大家还是【明朝败家子】不吝啬于鼓励一下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

  这家伙挺二的【明朝败家子】啊。

  明明是【明朝败家子】驸马都尉,居然还能劝陛下拿出钱粮来。

  且这下西洋的【明朝败家子】开支,全部从内帑支取。

  一想到此,刘健觉得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身子都轻了许多。

  国库的【明朝败家子】压力顿时缓解,这是【明朝败家子】多大的【明朝败家子】喜事,他迅速和许多人交换了眼色。

  无论这方继藩出自什么目的【明朝败家子】,大家都需好好的【明朝败家子】鼓励这位方都尉一番。

  “是【明朝败家子】啊,是【明朝败家子】啊,方都尉真是【明朝败家子】识大体之人。”谢迁乐得脸上开了花,愉快啊。

  “方都尉小小年纪,便有此见识,真是【明朝败家子】国家之幸啊,近来都尉又立了功,陛下要封方都尉为侯,居然还有人反对,认为国朝没有都尉封侯的【明朝败家子】先例,老夫一听,就怒了,方都尉是【明朝败家子】非常人,自当以非常之理来看待,谁要是【明朝败家子】反对,老夫第一个不答应。”李东阳喜滋滋的【明朝败家子】道。

  马文升重重的【明朝败家子】呼出了一口气,这一下子,不必继续被人骂糟蹋国库的【明朝败家子】钱了,就算糟蹋,也是【明朝败家子】糟蹋陛下的【明朝败家子】银子,陛下乐意。

  马文升笑嘻嘻的【明朝败家子】道:“天生方都尉,国家之幸啊。”

  张升倒也乐了,其实方继藩有没有劝说陛下拿出内帑的【明朝败家子】银子来补贴下西洋,他也高兴,不过现在得从善如流嘛,于是【明朝败家子】他笑着道:“是【明朝败家子】极,是【明朝败家子】极。”

  那素来矜持的【明朝败家子】王鳌,此时眼眸微微一张,事情办成,心里一块大石落地了啊!奏疏是【明朝败家子】自己上的【明朝败家子】,现在陛下恩准,将来千秋史笔,夸耀的【明朝败家子】便是【明朝败家子】自己。

  这解决了多大的【明朝败家子】事啊,这是【明朝败家子】为国库,每年省下的【明朝败家子】乃是【明朝败家子】上百万的【明朝败家子】钱粮。

  王鳌几乎可以想象,单凭此事,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名字便可光耀后世,使无数后人为之夸耀。

  他的【明朝败家子】心情说不出的【明朝败家子】好,禁不住朝方继藩颔首点头道:“从前……总有人说方都尉如何如何,这些事,老夫一概不听,这是【明朝败家子】老夫心里有一杆秤,自知方都尉有功于朝廷,外界的【明朝败家子】流言蜚语,不过是【明朝败家子】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已。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方继藩感觉自己被夸成了一朵花。

  啥时候,自己居然成了楷模了?

  从前,哪怕是【明朝败家子】和刘健等人私交不错,也没见在这公众场合,如此的【明朝败家子】被人夸奖啊。

  方继藩差一点就要飘飘然起来,忙道:“惭愧得很,这不过是【明朝败家子】力所能及的【明朝败家子】小事而已。”

  “方都尉不要自谦,这可非是【明朝败家子】小事。”刘健含笑道:“从此之后,方都尉的【明朝败家子】美名将传遍天下,百姓们无不歌颂,天下军民都得念方都尉的【明朝败家子】大恩大德啊。这一年上百万钱粮省下来,功在千秋。”

  方继藩便道:“不错,方才我确实是【明朝败家子】谦虚,其实我也自知这是【明朝败家子】功在千秋的【明朝败家子】事,所以才俯身去做,我心里装着天下的【明朝败家子】百姓,我方继藩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将百姓当做父母之人。不过诸公太抬爱了,说的【明朝败家子】我竟有一些不好意思,我这人比较谦虚,以后这样夸奖的【明朝败家子】话,不要再说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诸公还是【明朝败家子】赶紧上书吧,陛下还等着呢。”

  刘健和王鳌对视一眼。

  王鳌面露微笑道:“好,上书。”

  这时,得趁热打铁,怕就怕陛下回过神来啊。

  所以诸人当面联名上书,而后这奏疏便送到了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面前。

  弘治皇帝看着奏疏,心情自然是【明朝败家子】跟刘健他们相反的【明朝败家子】,心里很不舍,这是【明朝败家子】银子啊,可最终还是【明朝败家子】朱笔一钩,呈送司礼监盖印,再颁发内阁,昭告天下。

  消息一出,那王鳌顿时声势顿时暴涨。

  士林之中,对于这位王部堂,更加敬重了,王部堂不但是【明朝败家子】帝师,且为吏部天官,竟还虎口夺食,与君争利,实为大臣典范。

  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名声,竟也有回暖的【明朝败家子】征兆。

  不过方继藩是【明朝败家子】个不在乎自己名声的【明朝败家子】人,外头的【明朝败家子】人想要吹捧,自管吹捧便是【明朝败家子】。

  倒是【明朝败家子】在西山,早早的【明朝败家子】,朱厚照便和方继藩一起来了,本是【明朝败家子】陛下早有旨意,命翰林院年轻韩林们来西山读书,却因为太子和方继藩去了南昌而暂时作罢,现如今,太子和方继藩既是【明朝败家子】回了京,这些人自然地乖乖的【明朝败家子】来了。

  这翰林侍读杨雅很不服气,他恰好年龄是【明朝败家子】三十有四,恰好属于‘年轻’的【明朝败家子】范畴。

  整个翰林院,来了六十多人,浩浩荡荡的【明朝败家子】,其实翰林院的【明朝败家子】年轻人确实多。

  因为进士进翰林,除了要考得好,还有一个重要的【明朝败家子】条件,那便是【明朝败家子】需要年轻,倘若你七老八十了才中进士,还进翰林院?等你在翰林院学习了怎么做一个得力的【明朝败家子】大臣时,人都死了,朝廷要你何用?

  因而在选官时,年轻翰林的【明朝败家子】优势很大。

  而今,这半数翰林们不情不愿的【明朝败家子】到了西山,一个个精神萎靡,尤其是【明朝败家子】那杨雅,更是【明朝败家子】脸色惨然。

  朱厚照在这清早,便开始将这些人招到了明伦堂。

  翰林们乌压压的【明朝败家子】凑在这里,朱厚照得意洋洋的【明朝败家子】叉着手。

  方继藩则一副好为人师的【明朝败家子】模样坐在一旁,笑吟吟的【明朝败家子】看着众翰林。

  很有一副……你们也有今天的【明朝败家子】表情。

  “先来拜见恩师。”朱厚照道:“你们不配做本宫的【明朝败家子】门生,也不配做老方的【明朝败家子】弟子,来,来,来,杨彪你来。”

  杨彪连忙风风火火的【明朝败家子】跑来,咧嘴……笑了:“殿下,你叫俺。”

  朱厚照道:“往后,你就负责教授他们,让你操心了,都来拜师。”

  杨雅诸人的【明朝败家子】脸色更难看了,想死啊。

  这杨彪,一看就是【明朝败家子】个夯货啊。

  他也配做我们的【明朝败家子】恩师?

  恼火!

  不少人面露不快之色。

  杨彪咧嘴又笑了,露出洁白的【明朝败家子】牙齿:“算了,乡下人,不作兴这么多规矩,不要拜了。”

  杨雅一听乡下人不作兴这些规矩,再看杨彪这模样,顿时如万箭穿心,一口老血要喷出来。

  “往后哪,俺就卖丑来教教你们,以后有啥不懂,就来问俺。”杨彪又笑。

  他的【明朝败家子】笑,很憨厚,很温暖,犹如三月的【明朝败家子】天气,使人如沐春风。

  翰林们则是【明朝败家子】一个个低着头,不做声。

  可心里自是【明朝败家子】对杨彪万分的【明朝败家子】鄙夷。

  方继藩笑吟吟的【明朝败家子】道:“哎呀,大家不要垂头丧气嘛,毕竟杨彪也差不多算本侯的【明朝败家子】半个徒孙了,他的【明朝败家子】学问还是【明朝败家子】有的【明朝败家子】。”

  “……”

  杨雅想上前去,直接将方继藩拍死。

  这祸国殃民的【明朝败家子】畜生啊!

  此时,方继藩站了起来,道:“西学有西学的【明朝败家子】规矩,你们从前都是【明朝败家子】读过书的【明朝败家子】人,自然晓得,这学里最重要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学风,为了让大家好好学习,最重要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还需防止有害群之马……”

  说到害群之马时,方继藩故意瞥了杨雅一眼,拉高了声音接着道:“妨碍大家学习,所以这学规最是【明朝败家子】紧要,谁若是【明朝败家子】犯了规矩,是【明朝败家子】要伸出手来,打戒尺的【明朝败家子】。”

  杨雅等人听着,却是【明朝败家子】不以为然。

  打戒尺,你方都尉还以为我们是【明朝败家子】一群刚入蒙学的【明朝败家子】孩子?

  又听方继藩大声道:“来人,将咱们西学的【明朝败家子】戒尺取来。”

  话音落下,外头便有一个徒孙捧着一根……狼……狼牙棒进来。

  这狼牙棒最粗壮的【明朝败家子】部位,竟有拳头粗,有手长,上头遍布了倒刺,看着让人触目惊心。

  这,戒……戒尺?

  杨雅瞪大了眼睛,要吓尿了。

  他眼睛发直,忍不住道:“这不是【明朝败家子】戒尺!”

  “瞎了你的【明朝败家子】眼睛,不识字吗?”方继藩想看白痴的【明朝败家子】看了他一眼,握着狼牙棒凑近了给杨雅看。

  只见这漆黑的【明朝败家子】狼牙棒里,居然还用朱漆写了两个硕大的【明朝败家子】字……戒尺!

  杨雅:“……”

  方才还是【明朝败家子】不为所动的【明朝败家子】众翰林,此时个个瑟瑟发抖起来,他们觉得,以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为人,这家伙……还真可能拿这玩意来咂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天灵盖。

  于是【明朝败家子】大家更是【明朝败家子】面如死灰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哪,翰林虽是【明朝败家子】清流,可之所以牛气哄哄,上怼皇帝,下骂朝廷诸官,这是【明朝败家子】因为朝廷本就给了他们这个特权。

  可现在这里不是【明朝败家子】朝堂,面对的【明朝败家子】也不是【明朝败家子】皇帝……

  竟突然有了羊入虎口的【明朝败家子】感觉。

  方继藩道:“好好读书,不可荒废了学业。”

  见众人没反应,方继藩眼眸一张,大吼道:“听明白了没有!”

  “……”

  在短暂的【明朝败家子】沉默之后。

  翰林们终于暂时的【明朝败家子】屈服了,哼,姓方的【明朝败家子】,走着瞧,别让我们出去,出去之后,我们弹劾死你。

  甚至还有人已经打算写书了,偷偷的【明朝败家子】写一本,署名可以用某某地笑笑生,嗯,委托唐宋时的【明朝败家子】背景,将你方继藩写进去,教你身败名裂,遗臭万年。

  “是【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听明白了。”在暴力的【明朝败家子】威胁之下,众人稀拉拉的【明朝败家子】回答。

  方继藩乐了,狼牙棒在虚空中狠狠挥舞几下,感觉很趁手,不亏为十八班武器之首,果然是【明朝败家子】威风凛凛啊。

  方继藩随口吹着口哨道:“很好,太师公很欣赏你们,好好的【明朝败家子】学,将来你们受益无穷。彪子,教他们做人,啊,不,读书去!”

  杨彪一张憨厚的【明朝败家子】脸上,升腾起了一丝神圣的【明朝败家子】感觉,他要好好努力,上,不负两个恩公的【明朝败家子】重托,下,也要让这些学生脱胎换骨。

  ……………………

  含泪求月票。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棉花糖小说网  唐朝工科生  妖神记  无尽丹田  据说娱乐网  逆天邪神  励志名人名言  天影  恶魔法则  努努书坊  大魏宫廷  全本书屋  牧神记  太监武帝  医道无双  秦吏  酒神  字幕库  落秋中文  大道朝天  带着仓库到大明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妙手心医  异界无敌系统  飞剑问道  修炼狂潮  莽荒纪  龙组兵王  玄界之门  混沌剑神  全职武神  全本书屋  明朝败家子  异界无敌系统  寒门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