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六百三十七章:陛下何故先降

第六百三十七章:陛下何故先降

  阮文有些震惊了。

  这降书,怎么看,都不像是【明朝败家子】假的【明朝败家子】啊。

  金印,对了,金印……

  他眼睛有些红了。

  有些东西,是【明朝败家子】伪造不出的【明朝败家子】,或者说,不可能这么快伪造出来。

  何况,大明的【明朝败家子】将军,可以冒功,但是【明朝败家子】敢假冒自己已拿下了升龙,还俘虏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国君,甚至伪造国君的【明朝败家子】降书,这东西,就算是【明朝败家子】伪造,可很快就会揭破,到时,我大安南皇帝若是【明朝败家子】押解不来京师,这不就是【明朝败家子】欺君之罪吗?

  所以……阮文竟有些信了。

  可他还不甘心,不甘心啊。

  他疯了似得,看向降书的【明朝败家子】大印,这是【明朝败家子】大明皇帝,赐予安南王的【明朝败家子】金印。

  虽然这金印,只对大明公文往来时才用,在国内,安南王自封为皇帝,自己造了皇帝宝玺,可既是【明朝败家子】降书,当然没胆子,拿出玉玺来盖在上头,而这金印,为了防伪,在大明赐予了安南之后,安南王自行的【明朝败家子】在这上头,制造了一个不易察觉的【明朝败家子】缺口,一般人,是【明朝败家子】看不出的【明朝败家子】,能知道的【明朝败家子】此事的【明朝败家子】人,也是【明朝败家子】有限,而安南国使,就是【明朝败家子】其中一个,毕竟,安南王的【明朝败家子】许多上表,都需经过国使呈递,阮文要转呈表文之前,都会进行查验。

  他捧着战书的【明朝败家子】双手竟是【明朝败家子】颤抖起来,整个一瞬间呼吸都困难了,咬着牙目不转睛的【明朝败家子】看着这印纹,突然,眼泪夺眶而出。

  是【明朝败家子】……没错了。

  就是【明朝败家子】安南王印。

  这降书,是【明朝败家子】真的【明朝败家子】。

  降书里头,极尽阿谀奉承为能,自称为罪臣,祈求得到大明皇帝的【明朝败家子】谅解,愿意献土称臣…

  阮文这一目十行看去,其实只是【明朝败家子】一瞬间的【明朝败家子】事。

  可这一瞬间,他的【明朝败家子】表情,却是【明朝败家子】从不屑,到震惊,再到泪目,仿佛也只在这一瞬,让他体验到了人生的【明朝败家子】甘甜苦辣,他突然觉得自己两腿有些软。

  完了!

  他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在发抖。

  要知道,从镇国府发出了檄文,再到现在,连一个月的【明朝败家子】功夫都不到啊。

  其实若是【明朝败家子】如当初文皇帝进兵安南时,花费了许多年的【明朝败家子】时间,也杀入了升龙,可这样的【明朝败家子】结果,阮文不简单,因为即便如此,明军也如强弩之末,即便丢失了国都,照样可以继续战斗下去,依靠着安南的【明朝败家子】林莽和崇山峻岭,将明军拖死、耗死。

  可现在……不同了啊。

  短短一月,明军根本没有大规模的【明朝败家子】集结和准备,一支偏师,随即便攻入了升龙,而后,国君便降了。

  这样的【明朝败家子】战果,等于是【明朝败家子】一个闷棍,直接将人打瘫,令人恐惧到连反抗,竟都没有了勇气。

  一切全完了。

  他一下子,抱着这战报,没站稳,瘫在了地上,痛哭流涕起来。

  “这绝无可能,绝无可能。臣在此奋战,为安南谋划,陛下何故先降。陛下啊,大安南……历经五朝,已有八十年基业,而今,正是【明朝败家子】如日中天,百废待举之时,何故至这样的【明朝败家子】地步……”

  他心里,又是【明朝败家子】痛惜,又是【明朝败家子】悲愤,嚎叫了片刻,竟是【明朝败家子】失声,嘴角蠕动着,却是【明朝败家子】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也只在这一瞬之间,所有人都惊讶的【明朝败家子】看着他。

  尤其是【明朝败家子】那通政司的【明朝败家子】官员,至今还像做梦一样,说实话,他没见过如此胆大包天之人。

  何况,此等捷报,此人到底是【明朝败家子】谁,为何大哭?

  他终于反应了过来,厉声道:“大胆,竟敢抢夺急报,尔是【明朝败家子】何人,竟有如此胆子。”

  门口的【明朝败家子】禁卫也看到了动静,忙是【明朝败家子】冲上来,有人将阮文手里的【明朝败家子】急报,抢夺了下来。

  阮文突然打了个激灵,见许多人气势汹汹的【明朝败家子】看着自己。

  那宦官似乎开始准备向通政司的【明朝败家子】官员和禁卫解释。

  而阮文却想到了一个可怕的【明朝败家子】事。

  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国君……降了。

  无数的【明朝败家子】亡国君臣,俱都落入明军的【明朝败家子】手里,任大明处置。

  而自己……做了什么?

  自己羞辱了大明君臣,还在……还在大明的【明朝败家子】皇宫里,提了诗。

  这……是【明朝败家子】何罪?

  他其实自知,自己做这些事,大明君臣是【明朝败家子】不会和自己计较的【明朝败家子】。

  因为他们是【明朝败家子】要脸的【明朝败家子】人。

  杀死一个使者,对于大明而言,没有丝毫的【明朝败家子】好处,反而会害了大明长久以来的【明朝败家子】名声。

  可现在却不同了。

  而今,安南国君臣,尽都成为了阶下囚。

  大明皇帝,会顾忌杀使臣的【明朝败家子】名誉,不会对自己动手,可……大怒之下,大笔一挥,这安南满朝文武,岂不是【明朝败家子】要杀了个干净。

  自己所做的【明朝败家子】事,形同于是【明朝败家子】害死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国君,害死了满朝的【明朝败家子】文武啊。

  而今,大明皇帝想要泄愤,有一百种方法,哪一种方法,都足够诛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心一百遍了。

  可笑自己自诩自己为安南忠臣。

  谁知……

  他想到这可能之后,见几个禁卫已要上前,将自己拿住。

  阮文打了个激灵,不能……决不能被拿住,被拿住之后,自己再没有机会了。

  自己……要去见大明皇帝,要去请罪。

  否则,不但自己死无葬身之地,便连这安南无数的【明朝败家子】俘虏,都要被自己害死。

  普天之下,还有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容身之地吗?大明待不下去,回到故国,那也是【明朝败家子】大明的【明朝败家子】疆土,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妻儿老小,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家族,尽都在那里啊。

  一想到此……阮文便想起了那该死的【明朝败家子】诗,愚蠢啊,愚不可及。

  他发挥了安南特产……猴子的【明朝败家子】本能,嗖的【明朝败家子】一下,趁人不备,居然翻身而起,行动快如迅豹,这是【明朝败家子】他最后一次机会,他无法错过,接着,嗖的【明朝败家子】一下,便原路返回,朝着那深宫的【明朝败家子】方向发足狂奔。

  “站住,站住,快将此人拿下。”

  宦官急了。

  这阮文的【明朝败家子】每一个举止,都让人匪夷所思,好端端的【明朝败家子】出宫,他跑去提诗,好端端的【明朝败家子】到了午门,他胆大包天去抢夺奏报,好端端的【明朝败家子】该滚蛋了,他又往宫里跑了。

  他的【明朝败家子】一切行为,在别人看来,都毫无逻辑,没有一丁点的【明朝败家子】章法。

  令人始料不及。

  紧接着,宦官立即带着一干人,一面追了去,一面大吼:“快,快将此人拿下!”

  ……………………

  弘治皇帝脸色很阴沉。

  那阮文一通冷嘲热讽,弘治皇帝若是【明朝败家子】还能保持平常心,那才怪了。

  他虽没有吭声,随意滥用自己的【明朝败家子】怒火,可看向朱厚照时,难免杀气腾腾。

  朱厚照似乎也感觉到,该死的【明朝败家子】阮文,将自己坑的【明朝败家子】死死的【明朝败家子】,两国交战,不杀来使,杀之不详,可总没规定,做爹的【明朝败家子】不能打儿子吧,这是【明朝败家子】天经地义的【明朝败家子】事啊。

  朱厚照乖乖的【明朝败家子】跪结实了,这一次,又露出了可怜巴巴的【明朝败家子】样子,眼圈发红,仿佛一下子,认识到了自己错误,深知自己该死,随父皇处置一般。

  暖阁里的【明朝败家子】气氛,尴尬至极,张懋等人忍不住道:“陛下,臣等告辞。”

  赶紧走吧,还打算留在这里过年吗?关我屁事!

  却在此时,有宦官快步进来,道:“陛下,那安南使节阮文,胆大包天……”

  “又怎么了?”弘治皇帝气的【明朝败家子】不轻,脸色格外的【明朝败家子】不好看,闻声便劈头盖脸的【明朝败家子】质问来报的【明朝败家子】宦官。

  弘治皇帝心里真是【明朝败家子】郁闷极了,今日,似乎做什么事都不顺,连揍儿子都不顺。

  宦官战战兢兢的【明朝败家子】道:“他……他在金水桥,胆大妄为,居然提了一首诗……”

  “提诗……”

  方继藩心里翘起了一个大拇指,讲究人啊,只此一举,实是【明朝败家子】证明了,安南国自古以来,就是【明朝败家子】我大明的【明朝败家子】大部分,否则,咱们老祖宗们的【明朝败家子】提诗和到此一游的【明朝败家子】老传统,怎么会出现在一个安南人身上,看来从血统而言,安南人绝对是【明朝败家子】我大明旁支,跑不了了,赶明儿拿下了安南,得找几个大儒论证一下。

  这简直就是【明朝败家子】骑在头上拉si啊。

  不同于方继藩心里的【明朝败家子】小九九,弘治皇帝怒火彻底的【明朝败家子】爆发,双眸瞪得老大:“何诗?”

  宦官有些不敢说,却依旧期期艾艾的【明朝败家子】念道:“南国山河南帝居,截然定分在天书……”

  弘治皇帝脸都绿了,南国山河,果然是【明朝败家子】自居自己是【明朝败家子】南朝,这没跑了。还南帝居,他们是【明朝败家子】南帝,难道朕是【明朝败家子】北帝吗?

  宦官暗暗观察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脸色,虽然心里害怕,却依旧继续道:“如何逆虏来侵犯?汝等行看取败虚……”

  此言一出。

  弘治皇帝狠狠拍案:“好大的【明朝败家子】胆子!”

  后头,直接将大明喻为逆虏,这就更加是【明朝败家子】胆大包天了。

  弘治皇帝这一拍案,吓的【明朝败家子】其他人个个战战兢兢,弘治皇帝咬牙切齿的【明朝败家子】从嘴角挤出话来:“果然是【明朝败家子】狼子野心,看来,征伐安南,实是【明朝败家子】安南罪有应得,卿等怎么看待?”

  “……”

  众人都不敢吭声。

  陛下从未如此愤怒,现在说任何话,都是【明朝败家子】触霉头。

  朱厚照更是【明朝败家子】恨不得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脑袋埋起来,可惜他没有鸵鸟的【明朝败家子】技能。

  “嗯?”弘治皇帝见众人不满:“方卿家,你先说。”

  方继藩心里说,我能说啥,我又不是【明朝败家子】北帝,骂的【明朝败家子】又不是【明朝败家子】我……可见弘治皇帝恶狠狠的【明朝败家子】向自己看来,方继藩毫不迟疑,立即道:“此诗,几处韵脚都错了,且水平很是【明朝败家子】不堪,臣若是【明朝败家子】作诗,比他好。”

  其他人听罢,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是【明朝败家子】啊,是【明朝败家子】啊,臣若是【明朝败家子】作,比他好。”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魔神狂后  妙手心医  论文大全网  落秋中文  中学生阅读网  异世界的美食家  情话网  天涯八卦  超神机械师  龙组兵王  巫神纪  社保查询网  锦衣夜行  斗战狂潮  逆天邪神  天才相师  太初  美食供应商  大符篆师  超品巫师  工作总结  电脑爱好者之家  唐朝工科生  天道图书馆  全民领主  史上最强赘婿  神道丹尊  造化之门  深圳美食网  大道朝天  剑来  笔趣阁  逆天邪神  庆余年  带着仓库到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