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六百零三章:营变

第六百零三章:营变

  当夜,风高。

  徐经太困了,早早的【明朝败家子】睡了过去。

  可到了子时,突然,外头传出一阵刺耳的【明朝败家子】喧闹声。

  徐经惊得猛地起来,只来得及披衣趿鞋,便见一群水兵冲进了帐子里来!

  显然这时间点,自是【明朝败家子】不对劲的【明朝败家子】,徐经狠狠的【明朝败家子】瞪了他们一眼。

  水兵们似乎有所畏惧,一个个恐惧的【明朝败家子】看着徐经,甚至有些人面露羞愧。

  “大使……”诸水兵们竟是【明朝败家子】统统跪倒在地。

  “何事!”徐经厉声道,显出一身的【明朝败家子】威严。

  “大使……我们……我们想回家!”有人艰难的【明朝败家子】道:“我们……我们不能继续前进了,再前进,何时才可以回家啊,这汪洋大海里,卑下们是【明朝败家子】一日都无法忍受了,就请上使看在我等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明朝败家子】份上,下令舰队返航吧。”

  “卑下求您了。”

  “是【明朝败家子】啊,上使……”

  营变!

  徐经脑海里冒出了一个念头。

  他很清楚,若不是【明朝败家子】因为自己和士卒们同甘苦,这些士卒们钦佩自己,只怕早已一刀砍来了。

  徐经脸色铁青,即便如此,这也是【明朝败家子】他无法接受的【明朝败家子】,他喝道:“是【明朝败家子】谁的【明朝败家子】主意?”

  众人默然无言。

  徐经道:“是【明朝败家子】杨雄吗?”

  众人忙摇头:“杨指挥并不知情。”

  徐经冷笑道:“你们想回乡,我何尝不想回乡?可走到了今日这一步,还回得去吗?”

  众人便道:“只需大使一声令下!”

  徐经恶狠狠的【明朝败家子】道:“我宁死也绝不会下达这个命令!”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所有人都踟蹰了。

  归乡的【明朝败家子】情绪已令他们要疯了,这海上,他们是【明朝败家子】一日也坚持不下去!

  于是【明朝败家子】有人捶胸哀嚎,有人咬牙切齿的【明朝败家子】道:“大使,我们也是【明朝败家子】人,我们随大使来此,并没有负过朝廷,我们哪一个不是【明朝败家子】捡回来的【明朝败家子】半条命?哪一个不是【明朝败家子】吃尽了苦头的【明朝败家子】?大使说咱们去寻找那神国,是【明朝败家子】为了家国大义,可谁怜悯我们,谁在乎我们?我们就注定了要为这家国大义所牺牲吗?大使,您忘了,你心心念念着朝廷,念着苍生百姓,可我们又何尝不是【明朝败家子】百姓呢?我们想活,我们即便是【明朝败家子】死,也不愿死在这万里之外,我们的【明朝败家子】尸骨,理应埋在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先祖们身边,而不是【明朝败家子】在此。”

  这人泪水磅礴,又接着道:“我们都钦佩大使,大使是【明朝败家子】个好人,若我们是【明朝败家子】大明百姓,见大使杨帆出海,也知大使是【明朝败家子】为了万民的【明朝败家子】福祉,可是【明朝败家子】我们不同啊,我们没有大使这般的【明朝败家子】大义,我们只求温饱,只求上有爹娘,下有妻儿,勉强能吃饱饭度日而已。该受的【明朝败家子】磨难,我们受了,随我来的【明朝败家子】两个同乡,死了一个,还有一个至今高烧不退。大使说要寻神国,可那神国,我们都很清楚,没有一年半载,我们到不了,我们不是【明朝败家子】牛马,我们也是【明朝败家子】人哪,请大使垂怜。”

  这一席话,却令徐经一时也说不出话。

  他甚至有点不敢去看这些冲入帐中滔滔大哭的【明朝败家子】人,他们和自己一样的【明朝败家子】,面黄肌瘦、骨瘦如柴,一个个宛如行尸走肉。

  闷了半响,徐经却是【明朝败家子】攥着拳头道:“这样的【明朝败家子】日子是【明朝败家子】很苦,可是【明朝败家子】我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了啊,走到了这一步了啊……走到了这一步……”他眼里迸出了泪来,接着道:“恩师命我造福苍生,我费尽了心思去做,如今都已至这一步,难道……就这般无功而返?那么我们此前的【明朝败家子】航行,我们从前遭受的【明朝败家子】磨难,我们吃的【明朝败家子】所有苦头,又有什么意义?”

  他拼命的【明朝败家子】捶打着帐中的【明朝败家子】一块临时拼凑的【明朝败家子】石桌,砸得自己的【明朝败家子】手鲜血淋漓。

  水兵们只是【明朝败家子】匍匐在地,也跟着一齐大哭。

  “我们坚持一会儿,再坚持一会儿,你们该相信我,应当信我,我徐经……我徐经……”

  徐经披头散发,在这冉冉的【明朝败家子】烛火之下,他脸狰狞的【明朝败家子】可怕:“我徐经会带你们回家,一定会带你们回家的【明朝败家子】,周二,你以为呢?你信我吗?”

  那叫周二的【明朝败家子】水兵,只是【明朝败家子】趴在地上痛哭,不敢答应。

  “刘虎,你说,你是【明朝败家子】舵手,你和别人不同,你来告诉他们,当初我是【明朝败家子】怎样带你们回去的【明朝败家子】。”、

  可是【明朝败家子】却没有等到回应,徐经不自觉的【明朝败家子】后退,他也绝望了,脸上是【明朝败家子】满满的【明朝败家子】疲惫不堪。

  他突然想要拔出御剑,以天子之命,斩下几颗头颅,而后宣读大使继续南下的【明朝败家子】命令。

  可……他又如何忍心,这些人,可都是【明朝败家子】和自己同甘共苦来的【明朝败家子】啊。

  何况即便如此,其余的【明朝败家子】人当真就肯顺从吗?肯陪自己继续至天涯海角吗?

  他嘴唇嚅嗫着,身躯颤抖,脑海里想到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恩师,恩师的【明朝败家子】谆谆教诲,他一个字都不敢忘,向西,向西……

  突的【明朝败家子】,他竟也是【明朝败家子】颓然的【明朝败家子】坐地,艰难的【明朝败家子】道:“传我命令……”

  “谁敢后退一步!”

  却在此时,在这大帐之外,却是【明朝败家子】一队人马杀了出来,明火执仗,为首一人,手里提着钢刀,杀气腾腾。

  带头的【明朝败家子】,乃是【明朝败家子】周腊。

  张家兄弟,很聪明的【明朝败家子】站在了周腊的【明朝败家子】身后头。

  原本半夜偷偷烤着老鼠,可吃到一半,竟听说营变了,张家兄弟急疯了,于是【明朝败家子】带着一干亲信家丁,匆匆而来。

  “你们是【明朝败家子】谁?”

  张鹤龄见没有危险,才将周腊拉扯到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身后,鄙视的【明朝败家子】看了这帐中之人一眼,道:“圣旨!”

  圣旨……

  徐经等人俱都大惊。

  “统统跪下接旨意,此乃陛下密旨,我乃寿宁候张鹤龄,怀揣密旨,私舱于‘小朱秀才是【明朝败家子】坏人’号上,尔等谁敢造次,立即拿办!”

  水兵们个个恐惧,他们万万料不到,会出如此变故。

  可随即,他们发现张鹤龄带来的【明朝败家子】人并不多,这才放下了一些心。

  张鹤龄迅速的【明朝败家子】宣读了旨意,随即恶狠狠的【明朝败家子】道:“听明白了吗?陛下命船队至黄金洲,谁敢退缩,满门尽诛。”

  于是【明朝败家子】水兵们一个个犹豫不定的【明朝败家子】看着张鹤龄。

  “当然。”张鹤龄背着手,踱了两步,又道:“我乃皇恰久鞒芗易印孔国戚,当朝天子,乃我姐夫,可我们几人却私藏在船上,你们以为只是【明朝败家子】督促你们去黄金洲?我们这么金贵的【明朝败家子】身子,谁愿意和你们这些又脏又臭的【明朝败家子】家伙呆一起?冒此等风险?”

  “呵……”水兵之中,有人冷笑道:“这里距离大明万里,天王老子来了也管不着,理他们做甚……杀了他们,我等再想办法……”

  张延龄给吓了一跳,抱着头,便想开溜,却是【明朝败家子】立即被张鹤龄一把扯住,拉了回来。

  张鹤龄看着这没出息的【明朝败家子】兄弟,真想踹死他,随即,他冷冷地看着这些水兵,龇牙道:“好啊,来杀我试试看,可你们这群蠢货,到了这时,竟还想回去?”

  回去?张鹤龄便是【明朝败家子】死在这里,也不愿回去的【明朝败家子】。

  来都来了,这小半年吃了多少苦啊。

  当然,其实这点苦真不算什么,毕竟在这船上,吃喝的【明朝败家子】也是【明朝败家子】朝廷的【明朝败家子】给养,食物是【明朝败家子】难以下咽了一点,没有粥好喝,也没有土豆的【明朝败家子】滋味,张鹤龄更瘦了,可他心里还是【明朝败家子】满怀希望的【明朝败家子】。

  对,希望!

  他大喝道:“来之前,陛下已有嘱咐,寻不到神国,尔等上下父母妻儿,尽都诛杀。也就是【明朝败家子】说,你们现在即便回去,也是【明朝败家子】死路一条,反而还牵累家人。呵呵,你们想不到吧?”

  众水兵惶恐的【明朝败家子】看着张鹤龄,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张鹤龄眯着眼,冷冷地道:“你们不信?不信,那么且看看这一道圣旨是【明朝败家子】真是【明朝败家子】假。”

  随即,他将圣旨丢在了一个武官的【明朝败家子】身上,那武官忙是【明朝败家子】捧着圣旨仔细的【明朝败家子】看了看,却也看不出一个头绪。

  张鹤龄轻蔑的【明朝败家子】看着他们道:“我堂堂皇恰久鞒芗易印孔国戚,皇帝的【明朝败家子】舅哥,敕封的【明朝败家子】寿宁候,千里迢迢,负有圣命,随你们一道乘风破浪至此,你们以为本候是【明朝败家子】来吃干饭的【明朝败家子】吗?”

  众人抬眸,疑惑不解。

  张鹤龄啪的【明朝败家子】一下拍在了张延龄的【明朝败家子】肩头上,厉声道:“本候身密旨,是【明朝败家子】来寻觅传说中的【明朝败家子】宝藏!金山,你们谁听说过金山?”

  惶恐不安的【明朝败家子】水兵们,其实早已面无血色,一听说一旦不能寻到神国,便是【明朝败家子】死路一条,还要满门尽诛,却又见此人带着圣旨来,毕竟寻常人,谁敢伪造圣旨啊,大家虽不认得寿宁候,可此人的【明朝败家子】姿态和口气,无一不带着高高在上,凌驾于他们之上的【明朝败家子】气势。

  众人不安的【明朝败家子】听着金山二字。

  总算有人问道:“还请赐告!”

  张鹤龄若不是【明朝败家子】饿了两天,刚烤的【明朝败家子】老鼠也还没吃,依着他平时的【明朝败家子】火爆脾气,早就一脚将这该死的【明朝败家子】水兵踹飞了!

  张鹤龄再次提到金山,却是【明朝败家子】眼中放光:“金山,便是【明朝败家子】遍地黄金之地,那里的【明朝败家子】山,乃是【明朝败家子】金子做的【明朝败家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谁能到那里,直说了罢,从你开始,到你子子孙孙乃至千世、万世,都有享用不尽的【明朝败家子】荣华富贵,你一顿饭,吃一百碗粥,你能吃五千年也吃不尽!”

  水兵们脑子有点懵,粥……来作为计量单位的【明朝败家子】话,好似有点麻烦!

  一顿一百碗,一日三顿即三百,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即一年十万碗,五千年……

  ………………

  感冒还没完全好,昨晚太累太困,于是【明朝败家子】睡着了,这几天也谢谢大家体谅老虎,嗯继续求点票票,可还有的【明朝败家子】吗?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电视指南  天涯八卦  星座网  王者时刻  神道丹尊  超级拍卖行  酒神  三国之天下霸业  伏天氏  无尽丹田  北宋大表哥  大符篆师  全职高手  中华养生网  努努书坊  谍影风云  莽荒纪  遮天  头条新闻  琴帝  重生之财源滚滚  最强特种兵王  回到地球当神棍  民国谍影  九州风机  卡徒  修真聊天群  广东高考网  凡人修仙传  极品家丁  第一课件网  妖神记  独断大明  都市之神级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