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五百九十八章:吾皇圣明

第五百九十八章:吾皇圣明

  刘五六这样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没读过什么书。

  而且作为底层的【明朝败家子】农民,他肯定有一身臭毛病。

  比如他很不讲卫生,他涕泪直流的【明朝败家子】时候,要清鼻涕,一把抱住了朱厚照的【明朝败家子】腿,另一只手便塞住一个鼻孔,然后撕拉一声,朱厚照的【明朝败家子】裤腿上,便有点儿湿。

  刘五六也有贪婪的【明朝败家子】一面,他知道这是【明朝败家子】太子,有他一句话,自己便可进西山,所以他认准了朱厚照,拼命的【明朝败家子】抱住了朱厚照的【明朝败家子】大腿,死死都不肯松开。

  刘五六甚至还有一些粗鄙,方才动了火,满口粗鄙的【明朝败家子】谩骂,用的【明朝败家子】都是【明朝败家子】很多不堪入目之词。

  可刘五六虽然脏,虽然贪,虽然粗鄙,可他不傻。他有他的【明朝败家子】智慧,他会用这种智慧,去辨别一个人的【明朝败家子】好坏。

  这种智慧和杨廷和不一样,他的【明朝败家子】方法很简单,谁能给自己饱饭吃,谁就是【明朝败家子】好人,你说他是【明朝败家子】圣人也好,说他是【明朝败家子】啥都好,反正,刘五六只认这么个死理。

  所以,大恩公能给人吃饱饭,那么他就一定是【明朝败家子】个大善人,是【明朝败家子】像包拯一样,能为民做主的【明朝败家子】人;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心里念着百姓的【明朝败家子】人,是【明朝败家子】戏台上,那大义凛然,指斥昏君奸贼的【明朝败家子】人。用读书人的【明朝败家子】话,他就是【明朝败家子】个圣人。

  刘五六滔滔大哭,决定死不撒手,他一点都不怕大恩公,他知道大恩公和其他的【明朝败家子】官不一样,一定不会见怪自己的【明朝败家子】。

  “大恩公,小人若是【明朝败家子】能为大恩公效劳,便是【明朝败家子】死也甘愿啊,能给大恩公当牛做马,皇帝都不换。”

  “……”

  一下子。

  殿中安静了。

  弘治皇帝仿佛遭受了一万点的【明朝败家子】暴击。

  这……算是【明朝败家子】欺君罔上吗?

  群臣们一听,有人脸色一变,随即暗暗摇头,这个时候,能说啥呢,不都说了,这就是【明朝败家子】个夯货吗,你能说他个啥?

  杨廷和目瞪口呆的【明朝败家子】看着这一切,他发现,原先和他一起仗义执言的【明朝败家子】人,都溜了个干净,大气不敢出,连平素和他交好的【明朝败家子】人,此刻也避之如蛇蝎,仿佛躲瘟疫一般,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刘五六道:“大恩公,您在这儿,咱们这些小老百姓,便有人做主了啊,您……”

  弘治皇帝看不过去,便道:“朕恩准了,卿等自此便是【明朝败家子】西山的【明朝败家子】庄户了。”

  朱厚照瞪着父皇,有些无奈。

  可刘五六一点都不在乎那个自称朕的【明朝败家子】男人,而是【明朝败家子】依旧抱着朱厚照的【明朝败家子】大腿,嚎叫道:“别人说了都不算,恩公说了才算。”

  “好吧。”朱厚照道;“都起来,我裤子湿了。”

  刘五六几人才起来,看着朱厚照的【明朝败家子】目光,都在发光,其他的【明朝败家子】人,一概无视。

  他们是【明朝败家子】乡下人,啥都不懂,就认这个。

  大恩公就好像是【明朝败家子】人行走动的【明朝败家子】大馍馍,走在哪儿,都能吸引万千人的【明朝败家子】目光。

  弘治皇帝却是【明朝败家子】感慨不已,他心里竟有些酸溜溜的【明朝败家子】,这太子到底做了啥事,也没见他多辛苦啊,玩闹的【明朝败家子】时候还多一些,反观是【明朝败家子】朕,人家都叫皇帝老子或是【明朝败家子】皇帝老爷,亦或者是【明朝败家子】万岁,自己勤于政务,夙兴夜寐,怎么就没人对自己这般感恩戴德呢。

  可弘治皇帝旋即高兴起来。

  就这么一个儿子,大明的【明朝败家子】基业,将来还是【明朝败家子】要在他手里,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儿子能做圣君,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孙子可就能轻松了。

  好事啊!

  他一下子,精神抖擞。

  前些日子,被群臣给骂的【明朝败家子】抬不起头来。

  为何?

  因为人人都在说太子身边有奸贼,居然还有人吹捧太子为尧舜。

  说实话,这吹捧,弘治皇帝听着都脸红,觉得不但过头了,而且是【明朝败家子】令人发指。

  所以他不敢吱声,虽然也想维护太子,可毕竟,有些难为情。

  可现在,弘治皇帝爽朗大笑。

  底气有了。

  这口气朕可憋了很久啊。

  “朕听说,能苦民所苦,急民所急者,曰圣。三皇五帝,诸事已不可考了。而孔子却对三皇五帝之事极尽推崇,何也,正是【明朝败家子】因为圣君们俯仰天人,知民所苦,所以尧舜率天下以仁,而民从之;百姓们为何愿从尧舜,是【明朝败家子】因为他们受了教化吗?不对,正是【明朝败家子】因为尧舜能让百姓们吃饱喝足,而后教化百姓,使他们能明是【明朝败家子】非,知荣辱啊。”

  “今日太子与方继藩,在西山所为,不就是【明朝败家子】如此吗?看看这些百姓吧,十几万人啊,十几万个刘五六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他们心心念念,就愿在这西山农耕,愿在西山采矿,不正是【明朝败家子】因为,西山能给他们衣穿,能让他们吃饱,能让他们的【明朝败家子】子弟入学读书?刘五六的【明朝败家子】老娘有病,他没法子问医求药,这是【明朝败家子】不孝吗?不,非不能为,实不可为也。卿等见了这些百姓,难道就没有一丁点恻隐之心?平日里,都在说教化,在说百姓疾苦,现在这疾苦的【明朝败家子】百姓,就在眼前,而这满朝上下,却还在为尧舜吵作一团,此……朕之耻,也是【明朝败家子】诸卿只耻!”

  弘治皇帝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这满朝的【明朝败家子】百官,一个人都没有拉下。

  最后,他的【明朝败家子】手指点到了杨廷和。

  “杨卿家口口声声说尧舜,张口如此,闭口也如此,那么尧舜爱民亲民,使百姓人人能吃饱喝足,能他们能做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这不正是【明朝败家子】太子所做的【明朝败家子】吗?那么杨卿家又做了什么?”

  “臣……”杨廷和脸色煞白。

  弘治皇帝凝视着杨廷和,目光不肯松懈:“请杨卿家回答。”

  “臣……”杨廷和飞快的【明朝败家子】想着,他想找一件值得夸耀的【明朝败家子】事,可好像读书,好像仗义执言,自自己进入仕途以来,先为翰林,此后入詹事府,若说有什么真正做的【明朝败家子】事,一件都没有。

  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目中,掠过了冷意:“卿家满腹经纶,张口仁义,却无所作为?”

  “这不是【明朝败家子】臣的【明朝败家子】分内之事。”杨廷和脸一红,为自己辩解。

  “可你的【明朝败家子】俸禄,就是【明朝败家子】出自刘五六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身上啊。你所享受的【明朝败家子】劳役,也正是【明朝败家子】从刘五六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身上得到的【明朝败家子】啊。”弘治皇帝已升座,他磕了磕御案:“朕今日见了这一幕,尚且还惭愧,人们总说朕是【明朝败家子】圣君,可今日观之,朕尚不如太子。而你呢,你既为名臣,难道就一点羞耻之心都没有吗?”

  羞耻二字一出,杨廷和脸色骤变。

  这两个字,对于读书人而言,是【明朝败家子】决不能亲自出口的【明朝败家子】,说一个人没有羞耻,这几乎就等同于读书人骂人祖宗十八代了。

  而这话若是【明朝败家子】出自皇帝之口,这则被称之为诛心,这和剜心割肉没有任何的【明朝败家子】分别啊。

  杨廷和这时,才有了恐惧,一种难言的【明朝败家子】恐惧,弥漫他的【明朝败家子】全身。

  他慌忙拜倒:“臣……臣万死。”

  弘治皇帝不屑的【明朝败家子】看了他一眼:“幸得朕没有令你教诲太子啊。”

  杨廷和打了个冷颤。

  他心知……完了。

  陛下点到即止,可态度已经不言自明。

  接下来,若他还想留存最后一点体面,就应当知道怎么做了。

  杨廷和顿时泪流满面,颓然拜倒,此时他的【明朝败家子】感受,怕也和当初的【明朝败家子】刘五六一般,透着一股绝望,他哽咽道:“臣……臣起于阡陌之间,蒙陛下厚爱,忝为翰林侍讲学士,高德厚爱,宛如甘露,臣……臣……”

  他哽咽。

  伏地。

  已经无法继续说下去了。

  这是【明朝败家子】请求致士的【明朝败家子】节奏,接下来就该是【明朝败家子】说,臣身体老迈,老眼昏花之类,恳请陛下恩准臣致士回乡。

  只是【明朝败家子】后头的【明朝败家子】话,杨廷和说不下去。

  这已不是【明朝败家子】罢官的【明朝败家子】问题了,若是【明朝败家子】因为仗义执言而罢官,大不了回家养着,可人人都会敬重自己,数十年之后,自己又是【明朝败家子】一条好汉,即便不能起复,那也是【明朝败家子】名留青史,为人所赞叹。

  可现在这般致士,却算什么呢?带着这耻辱退休回乡,被人所耻笑吗?

  寒窗二十年,入仕之后,苦心经营,机关算尽,而今,一切化为乌有。

  杨廷和终于承受不住,伏地大哭。

  弘治皇帝冷着脸,未等他继续说下去,便正色道:“好,朕恩准了。”

  难得,弘治皇帝也有动怒的【明朝败家子】一天,而且对待臣子,如此的【明朝败家子】不客气。

  杨廷和一听,抬头,便觉得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脑子嗡嗡的【明朝败家子】响,有一种万事成空的【明朝败家子】绝望,他嘴唇嚅嗫,想说什么,终究……却知事情已无法挽回:“臣谢陛下恩典。”

  弘治皇帝一挥手,杨廷和已跌入了地狱。

  这一次是【明朝败家子】真的【明朝败家子】地狱,而绝非只是【明朝败家子】清流们入朝为官,此后罢官养望,之后继续起复的【明朝败家子】套路。

  杨廷和清楚,这一走,就再也回不来了,他的【明朝败家子】名誉,也已化为乌有。

  他战战兢兢的【明朝败家子】站了起来,四顾,所有人低着头,再没有人怜悯他,许多曾经和他一起挥斥方遒之人,而今却对他回之以冰冷的【明朝败家子】目光,自然,也没有人为他求情。

  迎接他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安静。

  他只好走,踉踉跄跄,走出这天子堂。

  “吾皇万岁,吾皇圣明!”在这沉默之中,突然有人发出了大吼。

  这声音,很熟悉。

  几乎不用去看,便知这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发出的【明朝败家子】。

  于是【明朝败家子】方才还各怀心事的【明朝败家子】百官,却反应了过来,纷纷道:“吾皇万岁,万岁!”

  在这无数的【明朝败家子】称颂声中。

  弘治皇帝的【明朝败家子】内心,是【明朝败家子】他娘的【明朝败家子】有点儿无言以对的【明朝败家子】。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异世界的美食家  重活一次  寒门崛起  绝世唐门  众安驾校  大王饶命  史上最强店主  三国之天下霸业  创世中文网  医道无双  超级学生  汉乡  武帝重生  绝世唐门  情话网  明朝败家子  作文吧  太初  汉乡  造化之门  好名字  中国会计网  明朝败家子  99养生网  回到地球当神棍  金枝绕东宫  雪中悍刀行  回到地球当神棍  剑来  锦衣夜行  星战风暴  超级吞噬系统  太监武帝  励志故事  龙王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