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五百九十六章:圣王出世

第五百九十六章:圣王出世

  这翰林话音落下,顿时谨身殿里鸦雀无声。

  这些百姓,是【明朝败家子】真傻还是【明朝败家子】假傻?

  他们这是【明朝败家子】什么意思?

  莫非……

  许多人脸色惨然,很不好看。

  什么是【明朝败家子】清流,清流就相当于百姓们的【明朝败家子】代表,他们下察民情,上达天听,主要的【明朝败家子】职责,就是【明朝败家子】代表天下的【明朝败家子】百姓,来纠察皇帝和朝廷的【明朝败家子】过失的【明朝败家子】。

  可现在……

  这些百姓有点蠢啊。

  杨廷和有点懵。

  这不是【明朝败家子】数百上千,这是【明朝败家子】十数万啊,十数万人,且还在京师一带,这是【明朝败家子】何等汹涌的【明朝败家子】民意。

  杨廷和万万料不到,清早时,并没有太过关注的【明朝败家子】事,现在却成了一柄致命的【明朝败家子】利刃。

  杨廷和忙道:“百姓们因何故去西山?”

  萧敬回答:“不是【明朝败家子】说了,西山在招募庄户!”

  杨廷和有些乱,招募一千庄户,却来了十数万人,不对啊。

  方才许多站出来的【明朝败家子】清流,也有点懵了,无所适从。

  弘治皇帝一楞,有点转不过弯来。

  杨廷和强作镇定:“可否有人催促他们去,又或者是【明朝败家子】,百姓们受了什么胁迫?”

  朱厚照听了,大怒:“和廷杨,你敢污蔑本宫吗?”

  杨廷和自知失言,忙道:“臣万死,只是【明朝败家子】事情有些蹊跷,这么大的【明朝败家子】事,岂可不查个水落石出才好。臣……以为,臣以为……该请一些百姓来,当面问恰久鞒芗易印垮楚,陛下,请陛下恩准臣为巡按,彻查此事前由。”

  弘治皇帝脸色有些冷淡,对杨廷和,实是【明朝败家子】没有多少好印象。

  这个曾经自己对他寄以厚望,令他辅佐太子的【明朝败家子】人,现在……原形毕露了。

  “要问,就在这里问,不过是【明朝败家子】三言两语的【明朝败家子】事,何须这么麻烦。”朱厚照气得不轻。

  此时,满朝君臣都是【明朝败家子】一脸的【明朝败家子】疑惑。

  这到底咋回事?

  这么大的【明朝败家子】事,确实应当立即弄清楚啊。

  弘治皇帝颔首:“萧敬……”

  萧敬正待要答应。

  杨廷和却道:“陛下,臣以为,为使百官信服,还是【明朝败家子】让顺天府随意请几个百姓来才好。”

  他现在是【明朝败家子】真的【明朝败家子】急眼了。

  到了这个地步,哪有后退的【明朝败家子】可能,只能逆流而上。

  一定是【明朝败家子】镇国府收买了这些百姓,又或者是【明朝败家子】方继藩弄了什么诡计。

  只要一拆穿,事情自然真相大白。

  弘治皇帝似乎没有怪罪杨廷和的【明朝败家子】意思,他就是【明朝败家子】一个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哪怕到了现在,还希望留给杨廷和最后一点的【明朝败家子】体面:“那么顺天府立即去请人罢。”

  谨身殿里,顿时鸦雀无声起来,每一个人都各怀着心事。

  那顺天府的【明朝败家子】动作极快,片刻的【明朝败家子】功夫,便带了十几个百姓来。

  这些百姓也是【明朝败家子】吓着了,一路被人押着入了宫,一脸的【明朝败家子】惶恐,看着这威严和庄肃的【明朝败家子】宫室,有人吓尿了,死活不敢再走,几乎是【明朝败家子】被禁卫架着,方才到了殿上。

  这七八个百姓,有老有小,一进殿,看着这左右的【明朝败家子】百官,还有那高高在上的【明朝败家子】弘治皇帝,立即便吓瘫了一大半,站不住了,啪嗒跪地,哭号道:“草民万死,草民不知犯了何罪?”

  “……”

  这百姓,实是【明朝败家子】真实的【明朝败家子】不能再真实了。

  看着他们惶恐不安的【明朝败家子】样子,有人竟是【明朝败家子】莞尔。

  弘治皇帝不疾不徐的【明朝败家子】道:“杨卿家,可满意吗?”

  杨廷和心里咯噔一下,他清楚,陛下对自己的【明朝败家子】不满已深,故意这般询问,颇又讥讽意味。

  他只好装傻:“请陛下容臣询问一二。”

  “且慢!”弘治皇帝没有急着让杨廷和询问,而是【明朝败家子】起身,徐徐下殿,在众目睽睽之中,走至这些百姓面前。

  这些人个个衣衫褴褛,浑身都是【明朝败家子】土腥,弘治皇帝竟还闻到了一股尿骚味,显然,是【明朝败家子】有人真的【明朝败家子】吓尿了。

  见他们惶恐不安,犹如惊弓之鸟的【明朝败家子】样子。

  弘治皇帝凝视着他们,他们的【明朝败家子】肤色,远比这殿中百官更加黝黑和粗糙,甚至让人怀疑,彼此之间,是【明朝败家子】否是【明朝败家子】同族。他们的【明朝败家子】手臂往往有许多疤痕,手上满是【明朝败家子】老茧,这些……是【明朝败家子】真正的【明朝败家子】百姓,假装,是【明朝败家子】假装不出来的【明朝败家子】。

  弘治皇帝吁了口气:“你们请起吧,不必害怕,这里没有人加害你们,只是【明朝败家子】有些问题,想要询问你们罢了。”

  弘治皇帝说着,看中了一个老者,这老者大抵有六七十岁,佝偻着身子,黝黑的【明朝败家子】面上,有许多的【明朝败家子】皱纹。

  弘治皇帝亲自将他搀扶起来:“老丈不必担心,朕非毒蛇猛兽,来,给他们搬一些锦墩来,赐座。”

  宦官们忙是【明朝败家子】搬了锦墩。

  弘治皇帝心里却很感慨。

  平时他总看太祖高皇帝留下的【明朝败家子】训诫碑石,上头写着‘尔俸尔禄、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难欺’的【明朝败家子】话,这虽是【明朝败家子】训诫后世子孙和官员们的【明朝败家子】警句,可绝大多数人,显然都已将这训诫抛在了脑后,虽然他们常常将这句话挂在嘴边。

  可今日,看着这惶恐不安、瘦骨嶙峋状的【明朝败家子】百姓,弘治皇帝方才更加深刻的【明朝败家子】意识到太祖高皇帝,那个自底层爬上皇帝宝座的【明朝败家子】人,说出这番话时的【明朝败家子】心情。

  弘治皇帝安慰这老丈坐下,这老丈才安定了一些,口里只反复的【明朝败家子】道:“公候万代,公候万代”之类的【明朝败家子】话。

  这令有的【明朝败家子】人忍俊不禁,人家是【明朝败家子】天子万代,你特么的【明朝败家子】公候啥意思?骂人?

  弘治皇帝没有介意,又安抚道:“待会儿有人询问你,他们问你什么,你便答什么,不必害怕,畅所欲言即可,朕就站在这,给你们撑腰呢。”

  老丈忙不迭的【明朝败家子】点头。

  弘治皇帝便瞥了杨廷和一眼。

  杨廷和几乎没有看到任何的【明朝败家子】破绽,若说这些懵懂无知的【明朝败家子】人不是【明朝败家子】寻常百姓,他杨廷和还真不信。

  杨廷和定定神,心里想,今日无论如何,也要问个明白,要看看这十数万百姓,到底拿了太子和方继藩什么好处。

  杨廷和咳嗽一声:“来者何人?”

  老丈:“刘五六!”

  杨廷和微笑,随即又道:“年方几何?”

  刘五六看这和颜悦色的【明朝败家子】弘治皇帝站在自己身边,心渐渐安了,道:“三十有三。”

  “什么?”

  殿里有些躁动。

  这人,分明看着五六十岁。

  便连陛下都称呼她一声老丈,怎么看,也不像是【明朝败家子】一个三十三岁的【明朝败家子】大兄弟啊。

  弘治皇帝年龄和此人相差不大,这两个人在一起,一个白皙,一个黝黑,一个肤色油光,一个面上满是【明朝败家子】褶皱,相差怕又两代人了。

  见许多人窃窃私语,或是【明朝败家子】投来质疑的【明朝败家子】目光。

  刘五六忙道:“草民有黄册,是【明朝败家子】北直隶永平府卢龙县人……”

  杨廷和便摆摆手:“好了,不必取出来,本官自然信你便是【明朝败家子】。”

  “你从实说来,是【明朝败家子】谁教你自永平府去西山的【明朝败家子】?”

  杨廷和挖了一个陷阱,他不问有没有,而是【明朝败家子】直接问谁怂恿。

  刘五六道:“啊……我……是【明朝败家子】有人教我来的【明朝败家子】……”

  杨廷和听罢,精神一震,其余清流也都打起精神。

  “此人是【明朝败家子】谁?”杨廷和语气严厉,颇有几分判官的【明朝败家子】味道。

  刘五六吓得直哆嗦,忙道:“是【明朝败家子】我爹,我爹……还有刘保长……”

  他爹倒是【明朝败家子】无妨,可是【明朝败家子】这刘保长……杨廷和似乎一下子抓到了什么:“这刘保长为何教你来?”

  刘五六期期艾艾的【明朝败家子】道:“他说我三十多了,还未娶媳妇,一年到头,也是【明朝败家子】三餐不继,又说我娘得了病,有哪个姑娘肯嫁我。刘保长是【明朝败家子】我家五服内的【明朝败家子】亲,他看不过去,说现今西山招募庄户,得赶紧去,不去,就迟了。”

  “……”

  杨廷和脸色一变:“为何得赶紧去?”

  “这……我永平府四乡八里的【明朝败家子】人都知道,您是【明朝败家子】京里的【明朝败家子】官人,竟不知?”

  “……”

  杨廷和有点懵。

  事实上很多人都很懵。

  刘五六道:“你可晓得,在西山,人人都有白面吃,你晓得不?白面啊,里头没有掺沙子的【明朝败家子】,雪白雪白的【明朝败家子】米,一粒一粒的【明朝败家子】,听说吃起来,是【明朝败家子】甜的【明朝败家子】。”

  “就这个?”杨廷和不屑,不过心里,却有点不好的【明朝败家子】预感了。

  刘五六道:“听说有时还会杀豚呢,逢年过节都能分一些,那红薯和土豆,更是【明朝败家子】管够的【明朝败家子】。”

  刘五六说到这里,眼睛就放光了,开始流哈喇子:“听说去做工,还有工钱,一月下来,三两银子,诶呀,这可不少了啊,咱们寻常在地里刨食的【明朝败家子】人家,哪里见过这么多银子,一年到头,有几百个铜板,便要谢天谢地了。”

  刘五六掰着手指头,来的【明朝败家子】时候,他只知道西山是【明朝败家子】个好地方,可一路跟着同乡来,相互交流,知识也开始丰富了:“有了银子和饭吃,将来还能盖房子,有了房子,就可以娶媳妇,娶了媳妇能生娃,生了娃,还能给娃娃读书,京里的【明朝败家子】官人,过的【明朝败家子】不也就这样的【明朝败家子】日子吗?八辈子都修不来这样的【明朝败家子】福气,我早来两日了,不敢进城,在外城那儿将就着搭了个棚子等,谁料睡过了头,还没去应募,就被顺天府的【明朝败家子】人拿来了……”

  “我……”刘五六哭了,哭的【明朝败家子】很伤心,他现在倒不是【明朝败家子】担心官人加罪于他,而是【明朝败家子】自己与幸福的【明朝败家子】生活失之交臂:“我命苦,命苦哇,我若是【明朝败家子】能进西山,有太子殿下照拂,给我一个活干,我娘的【明朝败家子】病就有救了,我爹也能抱着孙子了……我命苦,我不如死了。”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造梦天师  造化之门  修真四万年  剑来  不败战神  三界红包群  减肥方法  凡人修仙传  大主宰  女性健康  大唐仙医  我欲封天  论文大全网  太监武帝  玄界之门  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一序列  星辰变  修炼狂潮  明朝败家子  金枝绕东宫  大明春色  万古天帝  全职法师  逆天邪神  明朝败家子  九州风机  深圳美食网  锦衣夜行  唐砖  个性说说  作文大全  星战风暴  唐朝工科生  盛唐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