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五百七十五章:陛下洪福齐天

第五百七十五章:陛下洪福齐天

  朱秀荣本来悲伤的【明朝败家子】不得了,将信将疑的【明朝败家子】听着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话,竟有点儿哭笑不得,她忍不住道:“真的【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便大义凛然道:“假的【明朝败家子】。”

  “……”朱秀荣又有点悲伤了。

  方继藩振振有词道:“方才我就说了,只有厚颜无耻的【明朝败家子】奸贼,才动辄溜须拍马,好好一个腰子,非要说的【明朝败家子】神圣无比,其实陛下也是【明朝败家子】有血有肉之人,哪里有这么神奇,他的【明朝败家子】腰子和臣的【明朝败家子】一样,而且还坏了,就如人会生疮一般,现在这腰子割了下来,便算是【明朝败家子】除掉了身体中的【明朝败家子】大害,我想,陛下只要能熬过去,身体便可以大好,所以,殿下不必担心,不会有事的【明朝败家子】。人身上的【明朝败家子】腐肉割了下来,只有益处。”

  朱秀荣有些晕,凝眸看着方继藩,方继藩显得很镇定,这仿佛给了她一点信心,她颔首:“嗯。”

  方继藩道:“还有,往后若有什么家伙,口里不着边说什么金灿灿,洪福齐天、上天之子之类的【明朝败家子】狗屁话,你定要小心防范他,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十之八九,就是【明朝败家子】奸佞小人。”

  “嗯。”朱秀荣俏脸上恢复了一些血色,想了想:“我只相信你。”

  “这……”方继藩身躯一震,这句话仿佛令他精神百倍:“殿下托付如此信任,臣既是【明朝败家子】惭愧,又觉得责任重大。”

  外头,却听朱厚照的【明朝败家子】声音:“老方,老方呢?”

  方继藩和朱秀荣对视一眼,方继藩忙起身,朝朱秀荣无言作揖。

  朱秀荣似是【明朝败家子】极理解方继藩似得,朝他颔首点头。

  方继藩便从这小舍里出来,刚刚合上门,就见太子迎面而来,朱厚照气势汹汹的【明朝败家子】道:“禽兽,你来此做什么?”

  方继藩面上毫无表情,对待朱厚照这样的【明朝败家子】人,是【明朝败家子】万万不能服软了,方继藩随即面上怒气冲冲:“我做什么,自是【明朝败家子】看望公主殿下!”

  “……”朱厚照万万想不到,方继藩这厮,居然还敢如此理直气壮的【明朝败家子】说这样的【明朝败家子】话。

  方继藩怒斥道:“公主殿下担忧陛下,伤心欲绝,太子你这做兄弟的【明朝败家子】,竟是【明朝败家子】不管不顾,太子配为人兄长吗?也不知你死去了哪里,四处都找你不见,看在你我兄弟份上,我来安慰公主殿下,怎么了?”

  “……”朱厚照脸微微一红:“本宫自己也心乱的【明朝败家子】很……”

  “殿下,现在陛下生命垂危,殿下就是【明朝败家子】顶梁柱,是【明朝败家子】一家之长,上有太皇太后和张娘娘,下有公主殿下,谁都可以心乱,唯独殿下不可以心乱,殿下你这是【明朝败家子】为人子,为人兄的【明朝败家子】样子吗?说起来便客气,若你我不是【明朝败家子】朋友,我才不稀来!”

  “诶……诶……小些声,别让我妹子听见了。”朱厚照拉住方继藩,想捂住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嘴。

  方继藩义正言辞道:“你竟也知道羞愧……”

  朱厚照道:“正经事,我们得去看看父皇……”

  “好吧。”方继藩觉得正事要紧,忙是【明朝败家子】和朱厚照至于蚕室,换了衣,戴了口罩,消毒之后,进去。

  苏月正小心翼翼的【明朝败家子】照顾着弘治皇帝,弘治皇帝很是【明朝败家子】虚弱,呼吸有些微弱,苏月这儿,则专门记录了每个时辰里,弘治皇帝脉搏和呼吸的【明朝败家子】频率,方继藩取了这记录,看了一眼。

  这些数据,看上去无用,其实,却可以和从前的【明朝败家子】数十例病人的【明朝败家子】数据进行比较,一般恢复的【明朝败家子】不错的【明朝败家子】病人是【明朝败家子】什么数据,恢复的【明朝败家子】一般的【明朝败家子】病人又是【明朝败家子】什么数据,大抵……都是【明朝败家子】有数的【明朝败家子】。

  朱厚照凝神,低声道:“好像没什么问题。”

  方继藩道:“我看看,我看看……”

  他接过,忍不住感慨:“陛下的【明朝败家子】龙体还算康健,这我就放心了。”

  “现在就不知何时能醒过来,今日刀子割的【明朝败家子】快,出的【明朝败家子】血也不多……一切都没问题,想来,不会有事。”

  朱厚照放下了心,凝视着昏迷过去的【明朝败家子】弘治皇帝,紧接着,苏月开始为弘治皇帝换药,患口处,没有什么异常,这也令朱厚照和方继藩吸了口气。

  ………………

  太皇太后显得焦虑不安。

  其实焦虑的【明朝败家子】何止是【明朝败家子】他呢。

  皇帝乃是【明朝败家子】天下之主啊,天下之主任何的【明朝败家子】意外,势必会影响到每一个人。

  一旦陛下驾崩,接下来……

  至少……刘健不敢想象,现在太子太年轻了,遇事太过毛躁,一旦陛下驾崩,对陛下而言,将意味着什么呢?

  众臣一个个默然无言。

  张皇后只是【明朝败家子】低声哭泣,陛下是【明朝败家子】天下之主,也是【明朝败家子】一家之主,若是【明朝败家子】没了陛下,自己的【明朝败家子】顶梁柱,也就塌了。

  “还没有消息吗?”太皇太后询问着,天要黑了。

  “娘娘,蚕室那里,还没有动静,不过太子和定远侯,已入蚕室探视了。”说话的【明朝败家子】,乃是【明朝败家子】萧敬,萧敬的【明朝败家子】忧虑,是【明朝败家子】写在脸上的【明朝败家子】。

  太皇太后悲戚的【明朝败家子】道:“皇帝没过过一天的【明朝败家子】好日子啊,从哀家第一眼见他时起,他就是【明朝败家子】个没了娘的【明朝败家子】孩子,不为他的【明朝败家子】父皇所喜爱,他废寝忘食的【明朝败家子】读书,废寝忘食的【明朝败家子】治理天下,三十年,这三十年来,就没有一日好过。”

  厅中,顿时众人叹息起来。

  这是【明朝败家子】实在话,陛下的【明朝败家子】勤政,人所共知,上天……真是【明朝败家子】不仁啊。

  太皇太后觉得头有些眩晕,随即道:“蒋御医。”

  一个御医站出来,这蒋御医乃太医院的【明朝败家子】医正,医术高超,有神医的【明朝败家子】美名:“臣在。”

  “古籍之中,可有开膛破肚,制造病人的【明朝败家子】法子吗?”太皇太后显然担心了。

  所有人的【明朝败家子】目光,都看向蒋御医。

  蒋御医心里明白,其实太皇太后和这厅中的【明朝败家子】所有人,并不是【明朝败家子】真的【明朝败家子】想要询问能不能救治,而是【明朝败家子】……他们希望自己给他们一点信心。

  蒋御医踟蹰着,他不是【明朝败家子】不想给娘娘和其他人信心,而是【明朝败家子】他自己都觉得,这等破天荒的【明朝败家子】救治之法,太过于玄乎,已经超出了他对医学的【明朝败家子】理解,倘若自己说刻开膛破肚能治好病,到时陛下一命呜呼,自己不成了替罪羊吗?

  蒋御医苦笑道:“臣……学医五十载,方有一些小成,阅尽天下医书,至少证据确凿的【明朝败家子】医书里,不曾有过这一的【明朝败家子】先例。”

  太皇太后皱眉,她看看一旁的【明朝败家子】张皇后。

  张皇后悲戚道:“方继藩历来有办法,或许,真能靠此术救活,也未可知。”

  蒋御医却是【明朝败家子】叹了口气:“非是【明朝败家子】臣顶撞娘娘,而是【明朝败家子】依臣看来,天下的【明朝败家子】任何症状,尤其是【明朝败家子】伤及肺腑的【明朝败家子】,都是【明朝败家子】阴阳失谐,乃内损所致,所谓喜甚上心、怒甚伤肝、恐惧伤肾、忧思伤脾,哀伤伤肺,此五脏之性情也。现在陛下伤及的【明朝败家子】,乃是【明朝败家子】肠,想来是【明朝败家子】积劳成疾所致,世上,本就无药可医,且就算要救治,岂有割去五脏,便可完好如初的【明朝败家子】……”

  蒋御医不断摇头:“内伤重在调理……罢了,臣说这些,也是【明朝败家子】无益。陛下已是【明朝败家子】病入膏盲,太子和定远侯也已为他施救,臣也希望,陛下能够痊愈……”

  他话里的【明朝败家子】意思,很明白了,大家别抱有太大的【明朝败家子】期望,蒋御医也希望陛下痊愈,可恐怕,陛下……

  厅中鸦雀无声。

  萧敬落下泪来:“奴婢想请旨,去蚕室看看陛下。”

  太皇太后吁了口气:“生死有命罢,现在一切听太子和方继藩安排,不要来哀家这儿请旨,哀家……”

  她抚着额,觉得天旋地转,一旁的【明朝败家子】宦官眼尖,忙是【明朝败家子】上前将她搀扶住:“娘娘,娘娘……”

  一下子,又乱做了一团,有人道:“蒋御医,快,娘娘昏厥过去了。”

  刘健等人帮不上忙,只有跳脚的【明朝败家子】份。

  也不知……什么时候是【明朝败家子】个头啊。

  ………………

  朱厚照和方继藩在蚕室里,不断的【明朝败家子】观察着每一个测来的【明朝败家子】数据。

  尤其是【明朝败家子】脉搏、心跳。

  可弘治皇帝依旧昏厥不醒,二人虽有一些信心,可终究更多的【明朝败家子】,却是【明朝败家子】忐忑。

  蚕室并不大,两个人坐着,看着榻上的【明朝败家子】弘治皇帝,朱厚照突然道:“老方,你说,父皇……若是【明朝败家子】没有醒来,怎么办?”

  方继藩想了想:“没想这些,臣只知道,陛下洪福齐天……”

  “哎。”朱厚照叹息,他沉默片刻,道:“父皇其实待本宫还不错,除了有些时候,犯了糊涂,脑子犯浑之外,其他正常的【明朝败家子】时候,还是【明朝败家子】挺不错的【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道:“殿下切切不可这样说,臣以为陛下揍殿下,也是【明朝败家子】为了殿下好啊。”

  朱厚照一说这个,忍不住抬杠:“那我揍父皇,也为了他好?”

  “……”方继藩忍不住道:“殿下,陛下是【明朝败家子】你爹呀。”

  “爹就可以揍儿子,可以为所欲为?”

  方继藩想了很久:“我没有生过儿子,不知道,不过生出来,隔三差五给两耳光,或许,真的【明朝败家子】很爽。”

  朱厚照勉强的【明朝败家子】笑了笑,又沮丧起来:“你可知道,在此之前,本宫最大的【明朝败家子】心愿是【明朝败家子】什么?”

  方继藩摇头:“殿下聪明伶俐,神鬼莫测,臣……”

  朱厚照吁了口气:“最大的【明朝败家子】心愿就是【明朝败家子】能有一天,把父皇也吊起来,抽他一顿,让他也尝一尝,被人吊着打的【明朝败家子】滋味。不过……现在……恐怕要没有机会了……”

  “……”

  …………

  第三章,请投月票吧,哭。

  此外,本书第二十五、二十六个盟主诞生,分别为饕餮和上帝很忧郁同学夺得,这两位老板从网名来看,就可看出他们是【明朝败家子】有文化有素养的【明朝败家子】人,犹如谦谦君子,像无暇的【明朝败家子】美玉,老虎在此拜谢两位老板。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漂亮女人  太初  锦衣夜行  龙组兵王  魔天记  帝道独尊  九星毒奶  大明春色  创世中文网  星辰变  全球高武  剑来  第一课件网  极品透视  中国玉米网  全球高武  师士传说  凡人修仙传  笔趣阁  莽荒纪  莽荒纪  回到明朝当王爷  我的1979  凡人修仙传  金庸网  都市之神级宗师  励志故事  无敌天下  飞剑问道  医道无双  回到地球当神棍  娱乐大头条  将夜  极品全能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