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五百六十九章:走你的【明朝败家子】路,让你无路可走

第五百六十九章:走你的【明朝败家子】路,让你无路可走

  西山书院火热起来。

  读书人们恨它,可再恨,也改变不了西山书院能中试的【明朝败家子】事实。

  十五个新科贡生,直接撕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八股文章,接下来,开始跟随王守仁学习新学。

  而更多的【明朝败家子】秀才,则预备来年的【明朝败家子】乡试,开始每日作八股文。

  更可笑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居然开始有人提出,八股文摧残人性,朝廷应当废除八股的【明朝败家子】口号。

  提出这些事的【明朝败家子】读书人,居然还不是【明朝败家子】来自于西山书院……

  方继藩有点懵。

  你怎么可以这样呢,说好的【明朝败家子】大家学程朱,学八股,废了它,西山书院怎么办?新学怎么办?我方继藩咋办?

  这简直是【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可忍、孰不可忍的【明朝败家子】事,砸人饭碗啊。

  对此,方继藩表示了愤慨,欺负人啊,打不死你!

  自然,废除八股是【明朝败家子】不可能的【明朝败家子】,这不但关系着祖宗之法,更关系着整个庙堂所有人的【明朝败家子】利益。

  而今天下的【明朝败家子】官员,都是【明朝败家子】由八股取士而出,你考不上,你就说要改,你算老几?

  可最令人大跌眼镜的【明朝败家子】,却是【明朝败家子】某些狂热的【明朝败家子】程朱学读书人,号称不必拘泥于科举,学程朱以自强。

  意思就是【明朝败家子】,我们学程朱,才不是【明朝败家子】为了八股呢,我们求学,是【明朝败家子】为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本心,不考又咋了,八股文摧残了人性。

  而西山书院,这儒学之中,最旗帜鲜明,且反对当今天下理学的【明朝败家子】书院,却是【明朝败家子】普天之下,对程朱八股文的【明朝败家子】最大捍卫者,坊间一有苗头,翰林编修江臣,立即写文驳斥,甚至上奏,认为有人妄图擅改祖宗之制,试图动摇国家根本,丧心病狂至此,所涉儒生,俱因使各地官学,革去这些狂妄之徒的【明朝败家子】学籍,以儆效尤。

  整个翰林院都懵了。

  这到底谁才是【明朝败家子】谁一边的【明朝败家子】啊。

  这翰林院作为大明朝的【明朝败家子】理论机构,里头的【明朝败家子】官员,都为清流,上可以侍驾在帝侧,为皇帝解释儒家经典,诠释儒家和治国的【明朝败家子】理念;对下,他们又承托了天下读书人的【明朝败家子】民望,代读书人说话。

  以往的【明朝败家子】时候,除了翰林院里如王守仁等标新立异的【明朝败家子】异类之外,多数翰林,都是【明朝败家子】理学的【明朝败家子】忠实拥护者,若是【明朝败家子】有什么读书人,居然说要废黜八股取士,诶呀,我这小暴脾气,不弄死你我都枉为翰林。

  可今日呢,任谁都明白,提出这个口号的【明朝败家子】,乃是【明朝败家子】一些理学的【明朝败家子】读书人,他们只是【明朝败家子】对于当今现状不满,所以才提出了激进的【明朝败家子】口号,这口号,只让绝大多数人心里产生同情,谁好刁难他们。

  可新学的【明朝败家子】异类们,毫不犹豫的【明朝败家子】要求严惩,而翰林院其他人等,一个个在装死,还能说啥?假装没看到吧,人生啊,真是【明朝败家子】特娘的【明朝败家子】变化无常。

  更多人,暗地里在打听西山书院何时招生,到了这个份上,什么理念之争,毕竟都是【明朝败家子】假的【明朝败家子】,大家读书,是【明朝败家子】真爱程朱?程朱死了五百多年了,他又不赏自己饭吃,不能金榜题名,或者没有功名,一切都是【明朝败家子】假的【明朝败家子】,在士林之内,一个举人,称之为老爷,哪怕你只有十几岁,少年得志,可你若是【明朝败家子】撞到了一个读了数十年书的【明朝败家子】老童生,尊老?笑话,你年轻的【明朝败家子】举人依旧还是【明朝败家子】老爷,你坐着,那须发皆白的【明朝败家子】老童生,只能乖乖站着给你行礼,要自称自己是【明朝败家子】末学。

  举人老爷即便可以做你孙子了,却正眼都不瞧你这老童生一眼。

  因而,那些屡试不第之人,其实是【明朝败家子】最惨的【明朝败家子】,就如刘杰,这可是【明朝败家子】内阁首辅大学士之子,当初不中就是【明朝败家子】不中,没中你就抬不起头来,你就得被人踩下去。

  这其中的【明朝败家子】现实,还有其中的【明朝败家子】滋味,绝不是【明朝败家子】一般人能够承受的【明朝败家子】。

  哪怕是【明朝败家子】同为进士,也有进士及第和赐同进士出身的【明朝败家子】区别,进士及第的【明朝败家子】进士们凑在一起说话,你赐同进士出身的【明朝败家子】人即便社会地位等同,也难免受人奚落,觉得羞耻。

  有功名不考,这不是【明朝败家子】犯浑吗?

  所以理念之争,其实都是【明朝败家子】虚的【明朝败家子】,管你什么理念,是【明朝败家子】理学还是【明朝败家子】新学,没人会因为你学什么而高看你一眼,谁能中试,才是【明朝败家子】关键。

  可惜西山书院,暂时没有招生的【明朝败家子】打算。

  至少今年还没有,而是【明朝败家子】在这西山书院之内,一百五十多名秀才,现在却是【明朝败家子】磨刀霍霍,预备来年的【明朝败家子】乡试。

  北直隶的【明朝败家子】读书人,真的【明朝败家子】很绝望啊。

  那西山书院里,一百多个嗷嗷叫的【明朝败家子】秀才们,这是【明朝败家子】想咋地?难道……又想……

  方继藩乐呵呵的【明朝败家子】提着笔,写下‘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此后交给一旁的【明朝败家子】邓健:“去装裱,张贴。”

  “是【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邓健美滋滋的【明朝败家子】道:“少爷威武啊,现在全京师都知道,有少爷在,他们就别想中试,谁听了少爷大名,不是【明朝败家子】叫骂不绝……不,是【明朝败家子】他们对少爷好生相敬……少爷……”

  邓健眨着眼,看着方继藩,这几日变化太明显了,他一个打杂的【明朝败家子】,说摹久鞒芗易印垦听点,就是【明朝败家子】个狗腿子,居然成了香饽饽,被读书举人老爷和秀才请了去,拍着肩叫小兄弟,不但请他吃喝,还给他银子花,这世上的【明朝败家子】人,居然一下子,道德水平都提高了不少,至少邓健眼里的【明朝败家子】世界,完全不一样了。

  而他要做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少爷决定招生的【明朝败家子】时候,第一时间,去通知这些秀才、举人。

  这是【明朝败家子】举手之劳的【明朝败家子】事,方继藩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他们要给钱邓健花那就花吧,自己若是【明朝败家子】招生,绝不会第一时间告诉邓健。

  方继藩嗯了一声:“你居然还懂好生相敬。”

  “当然,当然。”邓健骄傲的【明朝败家子】挺着胸脯道:“少爷现在是【明朝败家子】文曲星,能在少爷身边,不读书的【明朝败家子】人,也能出口成章了。”

  这马屁,拍的【明朝败家子】很悦耳,还是【明朝败家子】没有底线的【明朝败家子】人好啊,那些徒子徒孙们拍起马屁来,太拘谨,老半天才憋出几个师公仁厚之类的【明朝败家子】车轱辘话,你看邓健就很推陈出新,给人一种全新的【明朝败家子】感觉。

  方继藩坐下。

  邓健忙给邓健斟茶。

  方继藩将茶盏端在手里:“不是【明朝败家子】本少爷吹牛……”

  邓健眨眨眼,洗耳恭听,一副小人专候少爷继续吹的【明朝败家子】样子。

  方继藩顿时觉得索然无味起来,摆摆手:“算了,不说这些,读书人的【明朝败家子】事,你也不懂,滚蛋。”

  “噢。”邓健很干脆的【明朝败家子】点头。

  他刚要出去。

  迎面,却有人闯来:“老方……你在哪儿……”

  很熟悉的【明朝败家子】声音,接下来,看到了很熟悉的【明朝败家子】人。

  朱厚照两眼漆黑,像熊猫一般,气喘吁吁的【明朝败家子】来:“书院的【明朝败家子】事,办好了没有,办好了陪本宫割腰子去。”

  “……”方继藩茶水喝到一半,突然觉得有点反胃,将这口里的【明朝败家子】茶水吐了出来:“殿下……”

  “赶紧啊。”朱厚照急的【明朝败家子】团团转:“昨日,有个得了肠瘫的【明朝败家子】病人割了腰子,伤口腐烂,今早死了,本宫没了你不成,有你在,心里踏实,现在还有没有事儿,没事赶紧,去蚕室,刘瑾又送来了三例病人。”

  “……”方继藩不由道:“殿下,那个苏月,难道就不可以吗?”

  “不可以!”朱厚照气的【明朝败家子】鼻子都歪了:“这厮做助手,到了本宫身边就紧张,瑟瑟发抖,问他啥都他都迟一些,还是【明朝败家子】本宫和老方心有灵犀啊,他只能负责在旁打打下手,做不得大事。”

  “昨日出事的【明朝败家子】那个病人,想来就是【明朝败家子】被他给耽误了。”朱厚照气的【明朝败家子】咬牙切齿:“再者说了,到时本宫给父皇开膛破肚,苏月他们敢站在一旁吗?你自己说了,能给父皇开膛破肚的【明朝败家子】,也只有本宫;可能站在本宫身边,协助本宫的【明朝败家子】,大明也找不出几个来,你就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其他人,能放心?”

  方继藩哭笑不得。

  朱厚照道:“赶紧,本宫还研究出了一点心得,待会儿和你讲一讲。”

  朱厚照不给方继藩任何一丁点偷懒的【明朝败家子】机会。

  不过说起心得,就如庖丁解牛一样的【明朝败家子】道理,杀牛杀的【明朝败家子】多了,每天都有新的【明朝败家子】发现;这割腰子也一样,根据术后不同病人的【明朝败家子】反应,以及他们的【明朝败家子】恢复状况,最后总结出,更好的【明朝败家子】办法。

  除此之外,这麻醉的【明朝败家子】臭麻子汤,已经经过了改进了,现在麻醉能力更强。

  手术的【明朝败家子】刀具,也进行了改进。

  术后的【明朝败家子】金疮药的【明朝败家子】用量,都进行了不同的【明朝败家子】修改。

  哪怕是【明朝败家子】切了腰子之后,什么时候进食,能吃什么,怎么恢复,这些,都从切了数十个腰子之后,在朱厚照和苏月等人努力之下,进行了调整。

  这大大提高了存活率。

  其实这个手术,在上一世,确实是【明朝败家子】普通的【明朝败家子】不能再普通的【明朝败家子】小手术啊,只要杀过猪的【明朝败家子】人,如果给他发一张执业医师资格证的【明朝败家子】话,大致告诉他怎么切,人家照样也敢试一试。

  可是【明朝败家子】这一世,这却是【明朝败家子】天大的【明朝败家子】手术,是【明朝败家子】大明当下,最高端医疗水平的【明朝败家子】体现。

  方继藩觉得,这是【明朝败家子】医学史上的【明朝败家子】一大步,先从割腰子开始,以后还可以发展成包皮环切甚至……

  真的【明朝败家子】不敢想象啊。

  方继藩道:“殿下,我先吃饭,否则待会儿做了手术,就没胃口了,吃饱喝足,我们再去。”

  朱厚照摸了摸肚皮:“你这么一说,本宫也饿了。”

  ………………

  第二章,推荐一本书,盛唐血刃,也是【明朝败家子】历史,写历史都不容易,嗯……老虎好惨啊,每天五更还被**啊,求月票啊,最后一天,大家看看还有没有票。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将夜  帝道独尊  好名字  太初  九星毒奶  第一课件网  据说娱乐网  大唐仙医  无疆  北宋大表哥  寒门崛起  不朽凡人  太初  极道天魔  太监武帝  恶魔法则  三国之天下霸业  全球高武  超级兵王  大魏宫廷  逆天邪神  天才相师  带着仓库到大明  史上最强赘婿  锦衣夜行  超级拍卖行  金庸网  魔神狂后  三界红包群  超级兵王  娱乐大头条  赘婿  中国玉米网  极品透视  完美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