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五百二十四章:谢陛下恩典

第五百二十四章:谢陛下恩典

  朱厚照像是【明朝败家子】被方继藩戳中了心事,有点抑郁。

  这老方说话,咋就这么直接呢?

  开口就是【明朝败家子】戳人心窝子啊。

  不过,话虽难听,朱厚照却的【明朝败家子】明白了。

  人就是【明朝败家子】如此,起初站在第三者的【明朝败家子】角度去看人,也难免跟人起哄和讥讽,这是【明朝败家子】因为,人下意识的【明朝败家子】将自己和被嘲讽的【明朝败家子】人区隔开来,自以为她们……未必是【明朝败家子】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同类。

  可一旦站在了对方的【明朝败家子】立场,自然,这便是【明朝败家子】同理之心,朱厚照心里沉甸甸的【明朝败家子】,憋着嘴说道:“本宫明白了,诶,老方,你说的【明朝败家子】对。”

  说着,他便深深的【明朝败家子】皱起来眉头,一筹莫展的【明朝败家子】问道。

  “可是【明朝败家子】……我们该如何帮助她们?”

  方继藩认真看了朱厚照一眼,心里掂量了一番,便开口道。

  “人接来京师,先将她们安顿下来,再说。至于这些劫掠来的【明朝败家子】财货,银子和黄金,依旧存入镇国府,用来购买武器和舰船,以及舰船修葺之用。其余的【明朝败家子】奇珍异宝,挑出一些,送入宫中,其他的【明朝败家子】,到市面上去兜售便是【明朝败家子】,除此之外,还需有一部分,作为赏赐,不赏,士卒们怎么肯卖力呢,就如殿下一般,若是【明朝败家子】将殿下丢来这里,给人成日打毛衣,却不给殿下一点好处,连银子都没有,殿下岂不是【明朝败家子】要跳脚。”

  朱厚照乐了,一面熟稔的【明朝败家子】勾着针,一面赞同的【明朝败家子】说道:“有道理啊,赏,好好的【明朝败家子】赏,可是【明朝败家子】……话说回来。”朱厚照面上突然狐疑起来,脸色顿时变了变,挠了挠头,很是【明朝败家子】认真的【明朝败家子】盯着方继藩看。

  “咦,本宫来此织毛衣,确实没得银子啊,老方,银子呢?”

  方继藩摸着自己额头,一脸难受的【明朝败家子】样子:“诶呀,诶呀,头又疼了,旧疾复发,这下遭了。”

  朱厚照朝方继藩龇牙。

  虽是【明朝败家子】如此,不过显然对于织毛衣,他是【明朝败家子】倾尽了热爱的【明朝败家子】,即便是【明朝败家子】不索取报酬,也无所谓。

  很快,宫里的【明朝败家子】消息便传了来,说是【明朝败家子】陛下要召戚景通与知府温艳生入宫觐见。

  居然没有召唐寅和胡开山,这令方继藩有些恼火。

  只是【明朝败家子】此时,却有黄门飞马而来,扯着嗓子:“新建伯方继藩……接旨意。”

  方继藩从是【明朝败家子】丢下了手里的【明朝败家子】毛衣,兴冲冲的【明朝败家子】去接旨,朱厚照却不肯去,依旧低头织着毛衣。

  寻常的【明朝败家子】毛衣织法,其实很容易,可想要弄出花色,却还要用不同颜色的【明朝败家子】线头,织出不同的【明朝败家子】毛衣来,却需花费不少心思,先要了解织法,接着还要设计图案,甚至还需记下尺寸,这可不是【明朝败家子】一件耗神的【明朝败家子】事,朱厚照没功夫去搭理外头的【明朝败家子】事。

  方继藩只好感慨,太子殿下,真是【明朝败家子】干一行爱一行的【明朝败家子】典范啊。

  他匆匆出去,见了宦官,这宦官笑吟吟的【明朝败家子】道:“新建伯,恩旨来了。”

  面上带着讨好的【明朝败家子】笑容。

  方继藩很无法理解,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因为自己过于英俊,以至于到了人见人爱的【明朝败家子】地步,咋连太监们都对自己这般好呢,想想历史上,多少文臣武勋,各种被太监嫌弃和坑的【明朝败家子】事,方继藩觉得很幸运,英俊,果然是【明朝败家子】大杀器啊。

  方继藩徐徐拜倒:“臣方继藩,接旨。”

  宦官郑重其事的【明朝败家子】道:“奉天承运皇帝,敕曰:新建伯方继藩,忠良之后也,其祖奉天讨虏、从龙靖难,历数代,至其父平西候,镇贵州,卫戍边镇,功不可没。况乎方继藩承父祖之志,屡立军功,朕心甚慰…旌奖贤劳乃朝廷之著典,兹敕方继藩为候,名定远……”

  封侯了。

  方继藩有点懵,眼眸微微转了转。

  幸福来的【明朝败家子】有点快。

  他都有些回不过神来了。

  自己的【明朝败家子】爹已有一个侯爵,自己又得了一个,这岂不是【明朝败家子】一门有两只猴,啊,不,是【明朝败家子】两个侯爵。

  大明的【明朝败家子】侯爵其实并不多,当然,公爵更是【明朝败家子】凤毛麟角,终明一代,在靖难之役之后,除了死了追封的【明朝败家子】,就没有一个活着的【明朝败家子】人,能封到世袭国公的【明朝败家子】。

  这侯爵,已是【明朝败家子】武勋的【明朝败家子】顶点了。

  方继藩心里乐了。

  尤其是【明朝败家子】遇到了类似于弘治皇帝或者是【明朝败家子】嘉靖皇帝那等小气的【明朝败家子】不能再小气的【明朝败家子】天子,这两朝对武勋的【明朝败家子】恩典,是【明朝败家子】极少的【明朝败家子】。

  褥皇帝的【明朝败家子】羊毛,这是【明朝败家子】再愉快不过的【明朝败家子】事,铁公鸡里拔毛,我方继藩能吹几辈子。

  方继藩沉默了一下,没做声。

  挺激动的【明朝败家子】,但是【明朝败家子】不能表现的【明朝败家子】太明显,有失了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身份。

  太监见方继藩沉默着,不禁乐了:“新建伯,不,定远侯,您……快谢恩啊。”

  方继藩想了想:“我要不要推辞一下。”

  “啥,啥意思?”太监疑惑的【明朝败家子】凝视着他。

  方继藩淡淡一笑。

  “谦虚客套啊,表示自己能力不足,陛下恩荣太过,所以不敢接受,你再回去,陛下再下一道恩旨来,如此,我显得谦虚了,也显出陛下的【明朝败家子】恩荣如山。”

  太监憋着脸:“别整这些虚头虚脑的【明朝败家子】,定远侯又非文臣,整这些虚头虚脑的【明朝败家子】做啥。”

  “有道理,那样太虚伪了。”方继藩又乐了,自己和那些臭不要脸的【明朝败家子】读书人不一样哪,于是【明朝败家子】谢恩,接过了圣旨:“按照规矩,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该给公公一点赏钱?”

  太监摆手,大义凛然:“定远侯不要这样说,定远侯今日得封,奴婢比定远侯还高兴类,奴婢仰慕定远侯已久,能为定远侯跑这一趟腿,便觉得这是【明朝败家子】祖宗积了大德,能听着定远侯的【明朝败家子】仙音,三日都不知肉味了,定远侯不要如此,这赏钱,咱万万不要的【明朝败家子】,要了,那成什么人了?定远侯,咱们不谈钱好嘛?”

  方继藩已收了恩旨,凝神看着他,心里说,不谈钱,难道我还跟你谈感情,你个老玻璃,当我啥人?

  “好,难就不谈钱,接下来,我该入宫谢恩吧。”

  “是【明朝败家子】,陛下在等着呢。”这宦官道。

  “很好,我准备一下,去去便来。”

  去换了一身朝服,又去问朱厚照,入不入宫去。

  朱厚照盘膝在炕上低头织衣,很是【明朝败家子】坚定的【明朝败家子】摇头:“不去,不去,要不你自己去,本宫见了父皇,便影响了心情。”

  方继藩终于知道,这厮欠揍的【明朝败家子】原因了,也懒得理他,匆匆随宦官入宫。

  暖阁里,弘治皇帝屏退了所有人,包括了萧敬。

  所以萧敬只好乖乖的【明朝败家子】站在外头,看着方继藩来了,面上带着一些尴尬,陛下不准自己进暖阁,天知道有啥话和方继藩说,自己心里不太是【明朝败家子】滋味啊。

  按理来说,自己是【明朝败家子】宦官,看着陛下长大的【明朝败家子】,不该吃这样的【明朝败家子】醋……可心里还是【明朝败家子】不痛快。

  这方继藩,会不会找由头捅自己一刀子?

  带着这些心思,他惴惴不安的【明朝败家子】朝方继藩笑吟吟的【明朝败家子】道:“哟,定远侯,恭喜,恭喜了。”

  方继藩回礼,今日心情不错,面带笑意,喜滋滋的【明朝败家子】说道:“萧公公你好,这外头风大啊,咋不进去?”

  萧敬笑容有些僵硬,外头确实很冷。

  手脚都僵了,而今虽未下雪,可还是【明朝败家子】天寒地冻,他口里吐着白气,朝方继藩摆手:“无妨,无妨,陛下久侯你多时,你快去吧,去吧。”

  方继藩便入暖阁。

  见弘治皇帝端庄肃穆的【明朝败家子】坐在了御案之后,低头看着奏疏,听到了动静,方才恍然,抬眸一看,方继藩已跨槛进来,弘治皇帝将奏疏放下。

  方继藩乐呵呵的【明朝败家子】道:“臣见过陛下,臣……”

  “来谢恩了啊。”弘治皇帝极平静的【明朝败家子】道。

  方继藩点头:“臣对陛下……”

  弘治皇帝压压手:“不必谢,应得的【明朝败家子】,这不是【明朝败家子】恩典,是【明朝败家子】你自己挣来的【明朝败家子】。朕赏罚分明,否则,会被人戳脊梁骨的【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道:“谁这样的【明朝败家子】大胆,还敢腹诽陛下不成。”

  弘治皇帝似笑非笑的【明朝败家子】看了方继藩一眼:“你说摹久鞒芗易印控?”

  方继藩似乎听出了话外之音,心里不禁嘀咕,看来陛下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对我有什么误会,要不要澄清一下呢。

  弘治皇帝道:“这里没有别人,所以你不必担心,可以畅所欲言,当然,朕也就说实话了,镇国府,此次立了大功,自然,你也功不可没,你的【明朝败家子】学生唐寅,想来已给你书信了吧?”

  方继藩汗颜的【明朝败家子】样子:“唐寅确实是【明朝败家子】个不错的【明朝败家子】学生,臣对他寄以厚望,好在,他终究没有让臣失望,当然,他也没有愧对陛下的【明朝败家子】期许。”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你这教书育人的【明朝败家子】方法,还真是【明朝败家子】不同,别人去学,也学不会,朕也很想学,可也是【明朝败家子】东施效颦。”

  方继藩心里说,这不一样,我的【明朝败家子】门生,那是【明朝败家子】天生下来,便有根骨清奇,而陛下要教授的【明朝败家子】人,这天生下来,就是【明朝败家子】个人渣,大家不一样的【明朝败家子】,怎么可以类比?

  方继藩当然没有这样说,而是【明朝败家子】道:“其实太子殿下……”

  “这个逆子……时好,是【明朝败家子】坏。朕看着……不是【明朝败家子】个东西啊。”弘治皇帝忍不住脸色铁青。

  方继藩道:“陛下一定对太子殿下,有什么误解,臣倒是【明朝败家子】觉得,太子殿下历数历朝历代,恒古未有,乃是【明朝败家子】天纵奇才,臣很为陛下高兴,陛下有此龙子,是【明朝败家子】我大明的【明朝败家子】福气啊。”

  “……”

  ……………………

  推荐一个新人的【明朝败家子】小说《大唐昏君》,也是【明朝败家子】轻松向的【明朝败家子】,新人不容易,嗯,就这样。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带着仓库到大明  蜡笔小说  贞观帝师  经典古诗词  管理资料下载  大符篆师  莽荒纪  漂亮女人  异世界的美食家  卡徒  大王饶命  魔神狂后  励志故事  修炼狂潮  无敌天下  大符篆师  独步成仙  笔趣阁  武极天下  贞观大闲人  免费算命网  太初  最强特种兵王  重生在南宋  民国谍影  回到地球当神棍  酒神  最强特种兵王  中华康网  全本书屋  飞剑问道  南方财富网  九星毒奶  大道争锋  史上最强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