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四百九十八章:虽千万人,吾往矣

第四百九十八章:虽千万人,吾往矣

  方继藩自紫禁城中出来,特意的【明朝败家子】去了一趟兵部。

  在这里,张懋和马文升二人已接到了旨意,急如热锅蚂蚁,正与文武官员商讨对策。

  不过琢磨了很久,他们商讨的【明朝败家子】对策,就是【明朝败家子】没有对策。

  这其实是【明朝败家子】可以理解的【明朝败家子】,这人没法营救啊。

  周腊是【明朝败家子】在关外被围住的【明朝败家子】,鞑靼人将其围而不攻,目的【明朝败家子】自是【明朝败家子】吸引明军出关,明军最大的【明朝败家子】凭仗,就是【明朝败家子】关隘,难道让他们在关隘之外去面对鞑靼铁骑?

  那里聚集的【明朝败家子】鞑靼人已经越来越多,有数千人,而且天知道后续会不会陆续的【明朝败家子】增加。

  就算明军精锐尽出又如何?

  几乎可以想象,一旦明军倾巢而出,鞑靼人即便不敌,在撤走之前要杀死周腊,也不过是【明朝败家子】轻而易举的【明朝败家子】事。

  张懋装模作样的【明朝败家子】研究了好一会儿舆图,这是【明朝败家子】陛下让他想法子的【明朝败家子】,只是【明朝败家子】……这个法子,他是【明朝败家子】怎么也想不出。

  马文升也在装模作样的【明朝败家子】看舆图,只是【明朝败家子】一味的【明朝败家子】唏嘘,等二人从舆图上抬起眼时,都从对方的【明朝败家子】眼睛里看出了无奈之色。

  张懋叹了口气道:“这人……怕是【明朝败家子】救不回来了。”

  马文升苦这一张脸,点头道:“此人真是【明朝败家子】可憎,好端端的【明朝败家子】,竟出关去打猎,胆子不小啊。”

  张懋没有做声,他和马文升不同。

  马文升乃是【明朝败家子】文臣,逮着谁骂都行。

  而他是【明朝败家子】武勋,其实更需谨慎。

  张懋道:“陛下要的【明朝败家子】章程,到时怎么说?”

  马文升便皱着眉头道:“只好说需加派斥候,打探精细再说。”

  张懋点点头,无奈的【明朝败家子】道:“既如此,那么就这么定了,我这便上书。”

  “且慢。”马文升却是【明朝败家子】摆摆手道:“研讨研讨再说。”

  “啥意思?”张懋眯着眼,看着马文升,根本是【明朝败家子】研讨不出任何结果的【明朝败家子】啊,还研讨个屁。

  马文升意味深长的【明朝败家子】看了张懋一眼,才道:“英国公,周腊乃太皇太后外孙,非同小可,现在宫里,据说已经不可开交了,陛下下旨让你我尽力想对策,可想在不牺牲大量军马的【明朝败家子】情况,又不能与鞑靼人议和,救人……这是【明朝败家子】断无可能的【明朝败家子】,这一点,你我心里都清楚。可是【明朝败家子】……陛下心急如焚,你我就研讨这么片刻功夫,便说是【明朝败家子】束手无策?英国公哪,有没有办法,这是【明朝败家子】一回事,可是【明朝败家子】……为人臣者,可不能敷衍了事哪。”

  张懋沉默了片刻,突然觉得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大半辈子是【明朝败家子】活在了狗身上了。

  难怪文臣日益混得开,这不是【明朝败家子】道理的【明朝败家子】啊。

  瞧瞧人家,想得够深,讲究啊……

  张懋便颔首点头道:“明日再上书?”

  马文升摇了摇头道:“至少要后日。”

  张懋点头:“那就后日,要不咱们再研讨研讨?嗯,老夫看看,这儿,这儿……这些……”

  …………

  和马文升研讨到了夜深,张懋才从兵部出来。

  张懋则在心里忍不住怒骂,兵部这些家伙,还真是【明朝败家子】会装模作样啊,也不知其他的【明朝败家子】事,他们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也是【明朝败家子】这般卖力得不得了的【明朝败家子】样子,实则却早想好了什么办法都没有。

  他心事重重的【明朝败家子】出了兵部衙门,却见方继藩正好骑马而来。

  张懋乐了:“方贤侄,有日子不见你了。”

  方继藩下马道:“见过世伯。”

  张懋亲昵的【明朝败家子】一巴掌拍在方继藩肩上,道:“啥意思,何须这样客气?咱们是【明朝败家子】什么交情,咋,你来兵部做什么?”

  方继藩忍下了肩膀上的【明朝败家子】痛楚,道:“来查一查周腊的【明朝败家子】事。”

  “周腊?”张懋一扬眉道:“这个家伙,算是【明朝败家子】完了,你是【明朝败家子】奉旨来……”

  方继藩摇摇头道:“不,就想知道他何时会死,被围在何处。”

  张懋瞪大眼睛,看着方继藩,以他对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了解,这个家伙……不会是【明朝败家子】在幸灾乐祸吧?

  不过……这无关紧要。

  张懋是【明朝败家子】武勋,不太瞧得上那些皇恰久鞒芗易印孔国戚,尤其是【明朝败家子】张家兄弟,周家人……也只是【明朝败家子】比张家好一点点而已。

  张懋对此自是【明朝败家子】好说话,接着道:“这个容易,舆图和其他的【明朝败家子】奏报,待会儿,老夫让人送去给你便是【明朝败家子】。”

  这不是【明朝败家子】什么机密的【明朝败家子】事,何况方继藩而今也是【明朝败家子】近臣,所以也没什么大妨碍的【明朝败家子】。

  张懋乐呵呵的【明朝败家子】接着道:“来我府上,陪我小酌几杯。”

  方继藩得知张懋会将奏报全部送来,心里便松了口气,道:“那不成,得下次。”

  说罢,便翻身又上了马:“小侄还有事,下次。”

  “这个人……好现实啊。”张懋看这家伙骑马一溜烟逃了,摇摇头道:“当初老子的【明朝败家子】年轻的【明朝败家子】时候,可是【明朝败家子】很有礼貌的【明朝败家子】。”

  ………………

  次日一早,翔实的【明朝败家子】奏报便摆在了方继藩的【明朝败家子】案头上。

  方继藩认真的【明朝败家子】看着一个个奏报,毕竟山海关那儿走失了周腊,文武官员早已吓得魂不附体了,他们虽然没法子救人,却放出了许多斥候,想尽办法的【明朝败家子】打探,除此之外,北镇府司近来日益关注鞑靼人的【明朝败家子】动向,在鞑靼人之中,也暗中埋藏了一些细作,这些细作倒也打探了不少准确的【明朝败家子】消息。

  方继藩有时真不得不佩服锦衣卫了。

  位置……已经弄清楚了。

  周腊被围,现在他的【明朝败家子】身边,只剩下了一个亲随。

  鞑靼人呢,则只在他一两里外四面驻扎,其实他们已并不担心周腊逃了,他们的【明朝败家子】目标,显然不是【明朝败家子】周腊,而是【明朝败家子】等待前来救援的【明朝败家子】明军。

  大明以孝治天下,虽说鞑靼人不确定明军会不会出关,可谁知道呢,这人可是【明朝败家子】大明皇帝祖母的【明朝败家子】侄孙啊。

  他们故意给大明朝廷留了那么些许的【明朝败家子】希望,其本质,就是【明朝败家子】要吸引明军。

  退一万步说,就算明军不来,梦想还是【明朝败家子】要有的【明朝败家子】,万一实现了呢?

  方继藩对着舆图,一点点的【明朝败家子】确认,大致确定了位置。

  随即,他便立马骑马往西山赶去。

  他决定干一票大的【明朝败家子】。

  这是【明朝败家子】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胆大包天。

  周腊那个家伙,死不死都没关系,可重要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太皇太后,啊,不,是【明朝败家子】公主殿下。

  因为……只有那么努力的【明朝败家子】人,才会有女朋友啊。

  一口气赶到了西山,方继藩立马让人将王金元寻了来,道:“上次做的【明朝败家子】气球,让人收拾一下,赶紧送去山海关。”

  王金元却是【明朝败家子】吓了一跳,讶异地道:“去山海关?不是【明朝败家子】说放在农家乐上头,招徕游客的【明朝败家子】吗?”

  方继藩嘿嘿一笑道:“事急从权,不招徕了,先拿去办一件要紧的【明朝败家子】事,另外给我挑几个人,要精壮的【明朝败家子】,噢,将那杨彪也带上,他操纵气球已经熟练了吧。是【明朝败家子】了,还有那个沈傲也一并叫上,这个徒孙人不错,胆子不小,而且医术也挺高明。”

  王金元满心的【明朝败家子】惊疑,忍不住道:“伯爷您这是【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脾气不好,自是【明朝败家子】懒得解释,直接道:“叫你去便去,啰嗦什么,不想要你的【明朝败家子】腿了?”

  方继藩在这西山还是【明朝败家子】很有威信的【明朝败家子】,王金元打了个寒颤,连忙吩咐去了。

  方继藩让人预备了马车,虽说他素来都觉得作为一个能为未来做下更大贡献的【明朝败家子】有用之躯该是【明朝败家子】离危险保持适合的【明朝败家子】距离,可这一次,只怕也得跟着去山海关一趟了。

  车队很快就准备好了。

  沈傲一听师公叫他,受宠若惊啊,激动得脸都红了,他在西山学习,而今八股文作得越来越好,骑射功夫也有着极大的【明朝败家子】长进,最重要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整个人的【明朝败家子】身体强壮了。

  “学生见过师公。”他恭谨的【明朝败家子】拜下。

  方继藩勾起亲和微笑道:“起来,不要客气,你师公是【明朝败家子】个耿直的【明朝败家子】人,我就明人不说暗话了,我这儿有一个很危险的【明朝败家子】事,想交代你去做,你肯不肯去做?”

  沈傲毫不犹豫地道:“学生能为师公效力,死也甘愿。”

  方继藩心里感慨,真是【明朝败家子】个厚道的【明朝败家子】好孩子啊。

  果然不愧是【明朝败家子】翰林大学士沈文的【明朝败家子】种。

  方继藩道:“话虽这么说,可这一趟差事关系重大,需得有大智大勇的【明朝败家子】人居中坐镇为好,西山书院上下的【明朝败家子】年轻人中,师公最欣赏的【明朝败家子】就是【明朝败家子】你,这才想起你来。不过你也别把话说的【明朝败家子】太满,想去就去,不去就不去,师公是【明朝败家子】不会强求的【明朝败家子】。”

  沈傲一听师公最欣赏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自己,更是【明朝败家子】满心激动了,他原以为自己在书院里并不起眼,哪里想到……

  刹那之间,沈傲的【明朝败家子】眼睛都红了,哽咽道:“师公,学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方继藩也被他的【明朝败家子】勇气所感染了,便道:“壮哉!果然没有白白栽培你,来,这里有一份状书,你来画个押吧,免得到时,你出了什么事,你父亲来寻我要人。”

  “……”

  沈傲看到了状书,脑子晕乎乎的【明朝败家子】,只看到这上头有一句话:“生死勿论,一切咎由自取”。

  他想抬头说,师公,这咎由自取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有点用错了啊?

  可方继藩已将笔和印泥送上来了。

  想了想,沈傲没有多迟疑,直接提笔,郑重其事的【明朝败家子】签下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大名,按了手印。

  方继藩佩服的【明朝败家子】看他一眼,将状书收入怀中,心里一下子踏实了。

  片刻之后,车队出发,方继藩也随行,沈傲骑着马,他心里……突然有一种很忐忑的【明朝败家子】感觉,只觉得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右眼不断的【明朝败家子】在跳。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小学生作文  重生之财源滚滚  调教大宋  北宋大丈夫  IT百科  传奇经纪人  落秋中文  超级学生  房贷计算器  王者时刻  经典古诗词  大符篆师  银行信息港  极品家丁  汉乡  大道争锋  民国谍影  超凡传  头条新闻  异常生物见闻录  异界无敌系统  头条新闻  无敌天下  金枝绕东宫  第一课件网  遮天  民国谍影  努努书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我的1979  不败战神  无限进化  超品相师  深圳美食网  超级神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