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四百九十章:一网打尽

第四百九十章:一网打尽

  倭寇们妄图想要反击。

  可没法儿反击,根本没办法反击啊。

  看着这一个个不要命似的【明朝败家子】踊跃冲杀向前的【明朝败家子】身影,而这些身影,个个矫健,倭寇觉得整个世界疯了,事情的【明朝败家子】发展,怎么是【明朝败家子】反过来的【明朝败家子】呢?

  这些人像是【明朝败家子】无所畏惧,最可怕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个个气力极大,和那虚弱无力的【明朝败家子】明军完全不同,有人就尝过这些人的【明朝败家子】厉害,一个倭寇好不容易砍断了对方的【明朝败家子】长矛,趁着对方落单,还以为自己无论如何也能杀一个够本,结果双手举刀,正待要劈,对面的【明朝败家子】那个水兵居然抬手抓住了他的【明朝败家子】手腕。

  倭寇的【明朝败家子】额上,顿时冷汗淋淋。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明朝败家子】手腕竟是【明朝败家子】丝毫动弹不得。

  这些人,是【明朝败家子】吃什么长大的【明朝败家子】?

  他脑海里瞬间划过这么个念头。

  然后对方像是【明朝败家子】轻轻一扭,倭寇顿觉得自己的【明朝败家子】手臂已不属于自己了,直接手臂脱臼,痛得嗷嗷大叫起来。

  接着对方迅速上前,一手抓着他头上的【明朝败家子】发髻,另一只手,连续朝倭寇面上几拳。

  这倭寇先是【明朝败家子】哀嚎,而后……越来越没了气力,生生被拳头打死。

  倭寇们惊惧地看着这一切,胆怯了,于是【明朝败家子】疯了似的【明朝败家子】开始后撤。

  这是【明朝败家子】他们第一次失去勇气,所谓的【明朝败家子】勇气,本就是【明朝败家子】对弱者的【明朝败家子】,他们将大明军民视为弱鸡,于是【明朝败家子】露出凶残的【明朝败家子】一面,可真正遇到了强者,瞬间就成了绵羊!

  一群人哀嚎着,纷纷退至沙滩,只是【明朝败家子】这时候,他们已没留下多少人了。

  四百多人,只有数十人抢到了登陆的【明朝败家子】小舟,如惊弓之鸟一般,拼命的【明朝败家子】朝着大船划去。

  而在沙滩上,满地都是【明朝败家子】横七竖八的【明朝败家子】尸首。

  一看有倭寇逃了,水兵们却是【明朝败家子】急了,连忙冲到了滩头,个个恨不得要冲入水中。

  “别激动,别激动。”戚景通手里提着染血的【明朝败家子】长刀,这一次,他砍死了三个,此时他歇斯底里的【明朝败家子】大吼!

  真的【明朝败家子】受不了这些人啊,为啥这些人总是【明朝败家子】这么激动呢?

  一个水兵焦急地道:“千户,追吧,追上那大船,不能放过一个呀。”

  走掉一个,就等于丢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银子啊!

  一个个水兵都很不甘心,有人开始给地上的【明朝败家子】倭寇补刀,有人嗷嗷叫道:“追吧!”

  胡开山亦是【明朝败家子】觉得意犹未尽,握着拳头,显得很暴躁!

  迎着无数渴望的【明朝败家子】眼眸,他心里在想,方才是【明朝败家子】不是【明朝败家子】用力过猛了,早知如此,就不该打得这么急,该将倭寇深入内陆一些才好动手。

  他后悔莫及,气恼的【明朝败家子】跺跺脚道:“去唐侍学那请命,留十几个受伤的【明朝败家子】兄弟在此看着,好生点人头。”

  一干人又激动起来,嗷嗷叫着疯了一般的【明朝败家子】往水寨去。

  唐寅已得知大捷,先是【明朝败家子】显得有些错愕!

  倭寇的【明朝败家子】战力,不是【明朝败家子】很强吗?

  当无数人要求请战,戚景通也认真起来:“唐侍学,不追击,可惜了啊,他们在海湾外有一艘大船,十之八九是【明朝败家子】从蓬莱水师那里缴获的【明朝败家子】。”

  “大船?”

  唐寅眼眸一亮,心动了,他的【明朝败家子】确需要船啊!

  深吸一口气,唐寅道:“为何倭寇敢如此猖獗,肆意在我大明登陆,这是【明朝败家子】因为倭寇们认为我们良善可欺。这是【明朝败家子】因为他们不必承担任何的【明朝败家子】后果,这是【明朝败家子】因为诸备倭卫,沿岸数省军民,从未将他们打痛过,没有让他们,知道侵扰我大明海疆的【明朝败家子】后果。时至今日,我们要做的【明朝败家子】,便是【明朝败家子】将他们打痛,教他们痛不欲生,教他们痛入骨髓,唯有如此,我大明千里沿海方才没有倭寇敢如此肆意胡为,更不敢猖獗至此。传令,出海追击敌船,敌船逃到哪里,我们便追至哪里,哪怕是【明朝败家子】天涯海角,全员听命,登舰。”

  于是【明朝败家子】无数满脸是【明朝败家子】血污和汗水之人,一个个眼里放着光。

  他们穷了十八辈子,历来都是【明朝败家子】窝在山里私斗,他们继承了祖辈的【明朝败家子】光荣传统,只不过这一次所打的【明朝败家子】却是【明朝败家子】海寇,可是【明朝败家子】他们依旧无法想到,他们凭借杀敌,就可以改变先人们给自己预备好的【明朝败家子】命运。

  “杀!”

  无数人爆发出了怒吼。

  他们像不知疲倦的【明朝败家子】机器,蜂拥登船,带上了他们的【明朝败家子】刀枪剑戟,背着他们的【明朝败家子】行囊。

  不久之后,一声炮响,威风凛凛镇国公号徐徐驶出港口,向贼船方才停泊的【明朝败家子】方向驶去,接着一路向东,许多的【明朝败家子】水手提着望远镜,在船中各处寻觅着敌踪。

  他们如今,都是【明朝败家子】这汪洋之上最优秀的【明朝败家子】猎杀者,毕竟有了猎杀数十头鲸鱼的【明朝败家子】经历,这海上再没有什么可以为难他们了。

  “东北方向!”有人兴奋地大吼道:“在那里,那里有海鸥盘旋。”

  敌舰是【明朝败家子】跑不了多远的【明朝败家子】,因而,只要一路搜寻,总能寻到对方的【明朝败家子】踪迹。

  有人手指天上的【明朝败家子】海鸥,那一片海域,没有岛屿和陆地,而海鸥其实并不会飞离陆地太远,毕竟它们的【明朝败家子】续航能力有限,必须得有东西停靠休憩,这东北方向飞起的【明朝败家子】海鸥,唯一的【明朝败家子】可能就是【明朝败家子】那儿有船,船渐渐离开了陆地之后,会将停在桅杆上的【明朝败家子】海鸥带走。

  “传令,东北方向……”

  “东北方向……”

  “东北……”

  舵手在舱中,嘴里吊着鸡腿的【明朝败家子】骨架子,他不但带着骨架,眼睛上还架着一个大墨镜。

  这墨镜摹久鞒芗易印克是【明朝败家子】西山玻璃作坊出品,本是【明朝败家子】给瞭望的【明朝败家子】水手用的【明朝败家子】,毕竟在桅杆上瞭望,若是【明朝败家子】对着太阳的【明朝败家子】方向,视线会受到阻碍,可倘若戴上了墨镜,便可隔绝太阳的【明朝败家子】直射。

  不过……这对于一个伟大的【明朝败家子】舵手而言,这座大船之中,最有技术含量的【明朝败家子】大人物而言,随便带墨镜,也是【明朝败家子】他的【明朝败家子】特权,他愉快地吹着哨子,一面轻车熟路的【明朝败家子】转着舵,身边的【明朝败家子】几个副手,不断为他提供讯息。

  噗……

  他将鸡骨吐出来,用手顶了顶墨镜的【明朝败家子】梁框,神气活现的【明朝败家子】道:“都他娘的【明朝败家子】扶稳了啊。”

  随即,船身急转,来了个漂亮的【明朝败家子】回旋。

  这是【明朝败家子】一般舵手不敢轻易做到的【明朝败家子】,毕竟太急,尤其是【明朝败家子】在满风的【明朝败家子】情况之下,这很容易令船只失去平衡,导致侧倾。

  可这舵手是【明朝败家子】什么人,那可是【明朝败家子】掌着舵,与鲸鱼放风筝的【明朝败家子】人,无数次被巨鲸顶的【明朝败家子】威风凛凛镇国公号千疮百孔,一次次吃了亏,才学来的【明朝败家子】手艺。

  “上副帆,全力追击!”

  “全力追击!”

  “禀侍学,船舱之中食物和淡水充足……”

  “很好,放手去追吧。”唐寅升座之后,气定神闲地道:“对方的【明朝败家子】舰船自外海而来,淡水和给养,定已消耗了大半,不必追的【明朝败家子】太急,先慢慢的【明朝败家子】消耗他们,再将其一举全歼。”

  “遵命。”

  “侍学,倘若这些倭寇是【明朝败家子】回他们的【明朝败家子】巢穴,我们怎么办?”

  唐寅将手搭在了案牍上,接着看了一眼胡开山和戚景通,才道:“你们如何看呢?”

  胡开山扑哧扑哧的【明朝败家子】,如拉风箱一般,毫不犹豫的【明朝败家子】道:“那就将其巢穴一并铲除!”

  一并铲除,说来……真是【明朝败家子】容易啊。

  可要做到……

  唐寅却是【明朝败家子】咬了咬牙道:“那就一网打尽!

  ……………………

  留下来的【明朝败家子】人,开始数尸首。

  其实早有书吏负责计算人头的【明朝败家子】。

  可留下来的【明朝败家子】水兵们不放心,他们受了一些伤,虽然极想出海追击倭人残寇,可实在放心不下这一地的【明朝败家子】人头。

  那书吏数了一遍。

  水兵们则将尸首全部陈列在一起,然后自个儿逐个来数。

  他们的【明朝败家子】计算水平,实在不太高明,数了几次,数目都对不上,那书吏要哭了:“真是【明朝败家子】三百九十二个啊,不信,你们再数数?”

  水兵们瞪着他,又回头去数,可又不放心。

  取了算盘珠子,多一个人便拨动一下,如此一来,数目终于对了,他们也乐了。

  而在此时,漫山遍野前来接应的【明朝败家子】庄户俱都来了。

  看着这满地的【明朝败家子】尸首,一个个倭寇打扮之人,而且整整齐齐的【明朝败家子】排在一起。

  他们还看到,一群水兵开始搜索尸首衣里藏着的【明朝败家子】碎银,他们甚至拿着钳子将尸首的【明朝败家子】金牙掰下来,似乎一丁点都不肯浪费。

  无数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近四百倭寇,片刻之间,几乎诶杀了个干干净净……

  还好……当初没有招惹这些水寨里的【明朝败家子】水兵啊。

  温艳生激动的【明朝败家子】赶来了,看着这遍地的【明朝败家子】尸首,顿时眼眶红了。

  大捷,这是【明朝败家子】一场来之不易的【明朝败家子】大捷啊。

  大明这么多年来,对倭寇,几乎没有一场如此巨大的【明朝败家子】胜利,哪里想到,水寨不过区区三百人,片刻功夫,便摧枯拉朽,将这些人杀了个干干净净。

  温艳生倒吸着凉气,老脸在抽搐:“大捷啊,真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大捷啊,镇国府备倭卫……此次立的【明朝败家子】,实摹久鞒芗易印克汗马功劳。”

  这绝不是【明朝败家子】虚言,沿岸厂卫的【明朝败家子】糜烂,导致整个东南对倭寇而言,几乎是【明朝败家子】无险可守。

  人们擅长于将这渲染成了一群恐怖的【明朝败家子】怪物,可谁能想到呢,所谓凶残的【明朝败家子】倭寇也不过如此。

  由此可知,这些疯狂的【明朝败家子】水兵,可怕到了何等的【明朝败家子】地步。

  “立即……”温艳生激动的【明朝败家子】发出大吼:“立即取笔墨纸砚,要立即表功,这是【明朝败家子】大功一件啊,是【明朝败家子】社稷之福,这些肆虐了百年的【明朝败家子】倭寇,咱们大明,第一次,得到了一场大捷,立即奏报!”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修真聊天群  天下第九  大符篆师  圣墟  万道成神  魔神狂后  我欲封天  武动乾坤  笔下文学  社保查询网  励志名人名言  锦衣夜行  社保查询网  中学生阅读网  天才相师  毕业论文网  逆天邪神  至尊重生  女性健康  太初  tplink  异常生物见闻录  牧神记  金枝绕东宫  中国玉米网  剑来  开天录  作文吧  大王饶命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全球高武  棉花糖小说网  吞噬星空  全本书屋  大学生必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