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 > 第四百八十三章::嗷嗷叫的【明朝败家子】虎贲之士

第四百八十三章::嗷嗷叫的【明朝败家子】虎贲之士

  方继藩和朱厚照自暖阁出来。

  朱厚照显然有些急躁,拉扯着方继藩道:“老方,我们去宁波吧。”

  方继藩摇头道:“不去,我要去喂奶。”

  “……”朱厚照捋起袖子想打人。

  方继藩反手扯着朱厚照,却是【明朝败家子】突的【明朝败家子】道:“殿下,你看这天下有多少弊病。”

  朱厚照沉默了一下,而后才道:“数不胜数。”

  方继藩颔首点头:“是【明朝败家子】啊,各处天灾频繁,安南人关起门来,自居为南帝;倭寇侵扰东南沿岸;鞑靼人屡屡犯边;辽东那儿还有一群女真人,其实也很不安份。还有咱们要下西洋,要办许许多多的【明朝败家子】事,可是【明朝败家子】臣问你,这些,殿下管得过来吗?”

  朱厚照却是【明朝败家子】笑道:“管的【明朝败家子】过来啊。”

  这一次轮到方继藩想抽他了,大爷的【明朝败家子】,我好好得跟你讲道理,你特么的【明朝败家子】来抬杠的【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只好自说自话:“管不过来的【明朝败家子】。所以我们要淡定,既然镇国府让唐寅、胡开山、戚景通去了宁波,我们便不可怀疑他们,有一句话叫自己约的【明朝败家子】炮、含泪都要打完;不,臣的【明朝败家子】意思是【明朝败家子】……”

  “什么叫约的【明朝败家子】炮?”

  方继藩便板着脸,冷笑道:“意思是【明朝败家子】,一个人一旦做了某件事,将事情托付给了别人,就要无条件的【明朝败家子】信任他,就如唐寅他们,在他们被倭寇砍成肉酱之前,殿下和臣都要深信他们一定会成功的【明朝败家子】,否则事必躬亲,什么事都要殿下亲自动手,殿下分身乏术,又能办成什么事呢?”

  朱厚照噢了一声:“不去就不去吧,就你啰嗦,你到哪儿去?”

  方继藩脚步匆匆:“真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去喂奶。”

  “……”

  朱厚照又扯着方继藩:“咱们镇国府水师,若是【明朝败家子】全军覆没了怎么办?”

  方继藩不是【明朝败家子】没有努力的【明朝败家子】想过这些问题。

  方继藩道:“殿下是【明朝败家子】要办大事的【明朝败家子】人,而臣,恰好门生比较多。”

  朱厚照有点听不懂:“啥意思?”

  方继藩道:“那就再叫一个门生去宁波重建水寨,一个不成,就两个,两个不成,就第三个,若是【明朝败家子】臣的【明朝败家子】门生不够了,臣还有徒孙,子子孙孙,无穷尽也,不剿平倭寇,决不放弃,直到将他们彻底铲除为止。”

  朱厚照吐出了一口气,忍不住道:“你到底有多少徒子徒孙?”

  方继藩眨了眨眼睛道:“真的【明朝败家子】算不清楚了。”

  …………

  刘如意自太皇太后那儿回了府,显然这趟进宫颇为顺利!

  方小藩也哭得不厉害了,倒是【明朝败家子】令整个方府得到了短暂的【明朝败家子】安静。

  对于方继藩特意在皇帝跟前提得要求,宫里的【明朝败家子】效率很快,居然真的【明朝败家子】寻到了几个听莫扎特,不,身家清白,读过书的【明朝败家子】妇人来。

  先从她们身上取了**,而后微微放了一丁点的【明朝败家子】糖,搅拌之后,一时也找不到奶嘴,方继藩甚至想到了漏斗,可又觉得漏斗可不成,会呛着的【明朝败家子】,便只好用小勺,小心翼翼的【明朝败家子】给方小藩喂食。

  方小藩显然很得意,她似乎觉得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啼哭得到了丰厚的【明朝败家子】回报,所以很吝啬的【明朝败家子】笑了笑,一面吃着**,一面发出唧唧哼哼的【明朝败家子】声音,仿佛是【明朝败家子】在锻炼自己的【明朝败家子】肺活量,为下一次一啼惊人做准备。

  方继藩抱着孩子,忍不住瞎琢磨,唐寅他们真是【明朝败家子】令人操心啊,却不知他们操练得如何了,这操练的【明朝败家子】成效才是【明朝败家子】成事的【明朝败家子】至关重要啊。

  刘如意换下了进宫的【明朝败家子】盛装后,很快就赶来了,随手就接过了孩子,撇了方继藩一眼,却是【明朝败家子】道:“你有心事是【明朝败家子】吗?”

  方继藩不置可否!

  刘如意又道:“这么想娶媳妇?”

  “啥?”这话显然有些突然,方继藩有点懵,他这才意识到刘如意所说的【明朝败家子】心事,原来是【明朝败家子】这个。

  方继藩便板起了脸:“我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心怀天下之人,并不是【明朝败家子】什么时候都儿女情长。”

  刘如意深深的【明朝败家子】看了方继藩一眼,也不知方继藩所说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真是【明朝败家子】假,她扑哧一笑,豪爽的【明朝败家子】道:“太康公主殿下,我已见了,真是【明朝败家子】个美丽的【明朝败家子】女子啊,男人爱美人,这没什么羞于启齿的【明朝败家子】,让你的【明朝败家子】父亲给你提亲便是【明朝败家子】,成就成,不成,若是【明朝败家子】你们两情相悦,私奔便是【明朝败家子】。”

  方继藩却是【明朝败家子】给吓得脸都绿了。

  “和你玩笑的【明朝败家子】。”刘如意又笑道:“对我们土人而言,只要两情相悦便可以,没有这么样多的【明朝败家子】规矩。当然,也不是【明朝败家子】说摹久鞒芗易印裤们的【明朝败家子】礼法不好,可礼法可以禁锢人不去做有害的【明朝败家子】事,却为何要禁锢男女之爱呢?”

  方继藩感觉自己的【明朝败家子】心情有点凌乱,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有一个后母,然后这个后母竟和自己认真的【明朝败家子】探讨*解放的【明朝败家子】问题。

  刘如意扑哧一笑,眼波流转:“好了,方才只是【明朝败家子】玩笑而已。”

  原来是【明朝败家子】玩笑啊,这就好,否则总有一个人唆使自己去私奔,自己真的【明朝败家子】会学坏的【明朝败家子】。

  刘如意正色道:“其实摹久鞒芗易印裤也不必有这么多苦恼的【明朝败家子】事,我不知为何你郁郁不乐的【明朝败家子】样子。可你需知道,你那远在天边的【明朝败家子】父亲,真是【明朝败家子】为了你操碎了心。你当真以为你父亲谋夺安南,是【明朝败家子】为了报祖宗之仇?”

  方继藩讶异道:“又不是【明朝败家子】了?”

  刘如意摇头道:“你的【明朝败家子】心思,你父亲会不明白?你在朝中上蹿下跳,都在为了下西洋做准备,这些,别人不清楚,你父亲可最是【明朝败家子】清楚。你再想想,文皇帝时,命郑和下西洋,可为何文皇帝还找借口发兵安南?”

  “这是【明朝败家子】因为安南有天然的【明朝败家子】粮港,且本就在安南一侧啊,若从那里沟通西洋,乃至极西之地,比之泉州、宁波,更加便捷。朝廷从安南的【明朝败家子】撤出,又何尝不是【明朝败家子】海禁之后而导致的【明朝败家子】呢?现在朝廷重来西洋之举,若有安南为跳板,则事半功倍。”

  方继藩楞了一下,心里冒出了一个答案,道:“所以我爹……”

  刘如意凝视了方继藩一眼:“有时我真嫉妒你,你爹为了你,真的【明朝败家子】是【明朝败家子】费尽了心思,他这辈子,怕是【明朝败家子】也活不了多久了,你别介意,这是【明朝败家子】他自己说的【明朝败家子】,他说人哪。临死之前,总要给儿孙们留一些东西,这安南便当是【明朝败家子】他给你的【明朝败家子】礼了。此番我奉他的【明朝败家子】命入京,除了来看看你,便是【明朝败家子】要将小藩留在此,托付你照顾,因为等我回贵州之后,我与你的【明朝败家子】父亲还有许许多多的【明朝败家子】事要做,想让朝廷痛定思痛,对安南用兵,并没有这样容易。这孩子,我们怕是【明朝败家子】照料不成了,希望你能好好待她。”

  方继藩不禁吸了吸鼻涕,突然又想爹了。

  “噢。”

  方继藩是【明朝败家子】不会哭的【明朝败家子】,他是【明朝败家子】一个坚强的【明朝败家子】人,什么大风大浪不曾见过,至多也只是【明朝败家子】眼里有沙子,想揉一揉而已。

  ………………

  清晨的【明朝败家子】第一道曙光,带着光辉撒落大地,也照亮了宁波水寨外的【明朝败家子】海面。

  一艘舰船,在波光粼粼中,徐徐的【明朝败家子】回到了港湾。

  它拖着鲸鱼,随即登岸。

  岸上无数的【明朝败家子】商贾、民夫,早已等候多时。

  紧接着,无数的【明朝败家子】小驳船下海,拖着鲸鱼登岸。

  在不远处,是【明朝败家子】宁波几家士绅兴办的【明朝败家子】鱼坞,鲸鱼和小黄鱼直接在此卸货,随即,雇请来的【明朝败家子】无数劳力开始动手干活。

  水兵们出海两日,却一个个精神奕奕的【明朝败家子】下船,吃了香喷喷的【明朝败家子】饭,接着便心情舒爽的【明朝败家子】赶回了营房休息。

  唐寅疲倦的【明朝败家子】和胡开山、戚景通开了一个小会,检讨了此次出海的【明朝败家子】得失。

  接着,也各自去歇了。

  宁波港这里,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明朝败家子】变化。

  如今,靠着捕鱼为生的【明朝败家子】百姓已有上万人,宁波府上上下下的【明朝败家子】士绅,皆有入股参与。

  这其中的【明朝败家子】利益,实在太大了。水寨负责出海打鱼,接着以较低的【明朝败家子】价格直接转售士绅和商贾,士绅和商贾们招揽了人,修建了一个个作坊,负责将这些鱼统统处理。

  有熬油制蜡的【明朝败家子】,有腌制肉干的【明朝败家子】,有对鱼进行脱水晾晒的【明朝败家子】。

  也有为数不少的【明朝败家子】人负责运输,以及负责转售的【明朝败家子】。

  不只如此,水寨里的【明朝败家子】船偶尔需要修,也有人接手了这事,招募了一批匠人,进行修葺。

  还有造船,也开始兴旺了。

  一个个船坞搭建了起来,有的【明朝败家子】人负责对船板进行处理,有的【明朝败家子】则做帆布和铁锚,还有人……只单纯做铆钉。

  有了巨大的【明朝败家子】利润,自然会衍生出无数的【明朝败家子】需求。

  唐寅也得到了消息,说是【明朝败家子】将会有一批大食人和佛朗机人抵达这里,负责造船事宜。

  整个宁波港已是【明朝败家子】繁荣无比,人山人海,反而是【明朝败家子】你宁波府城,却是【明朝败家子】渐渐有了衰败的【明朝败家子】气象。

  在休息过后,水兵们被拎了出来,接着便听到了胡开山的【明朝败家子】怒吼:“操练了!”

  操练开始。

  港湾里的【明朝败家子】百姓们,早已习惯了水寨里拉练的【明朝败家子】号子,他们呼呼喝喝,个个精神抖擞,洪亮的【明朝败家子】一次次演练着三才阵阵法,时不时传出来的【明朝败家子】喊杀声直冲云霄。

  戚景通对于这兵书,越发的【明朝败家子】佩服起来,按着这兵法约束和操练官兵,效果显著。

  看着这一个个嗷嗷叫的【明朝败家子】汉子们,个个精壮无比,杀气腾腾,戚景通心潮澎湃。

  他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没有敌人……真的【明朝败家子】很寂寞啊。

  不知何时,能寻一点倭寇来练练手!

看过《明朝败家子》的【明朝败家子】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国色芳华  黄金瞳  牧神记  超级吞噬系统  银行信息港  巫神纪  民国谍影  官途  中药大全  牧神记  极品家丁  造梦天师  大符篆师  无敌天下  修真聊天群  免费算命网  金庸网  个性说说  无疆  论文大全网  修炼狂潮  伏天氏  圣墟  天才相师  全球高武  南方财富网  玄界之门  盘龙  全职高手  神道丹尊  太初  笔趣阁小说  毕业论文网  大王饶命  女性健康